<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让武好文接手?

    武好古听了赵佳人的话,微微有些皱眉。

    武好文现在的官也升得飞快,二十六岁就已经升到从六品奉直郎了。不过他在秀州的政声实在不咋地好,不仅疏于政务,而且成天和一群官伎鬼混,被秀州通判和两浙路转运判官好一顿弹劾。可是赵佶不仅不责罚,居然还让教坊司从宫中选了几个色艺上佳的女乐送去秀州陪伴武好文。

    不仅如此,赵佶没过多久还把弹劾武好文的秀州通判和两浙路转运判官打发到儋州去做官了从秀州和两浙发儋州,而且还是平调,这简直就是流放贬官啊!两个倒霉蛋哭死的心都有了!

    这下不仅江南官场上人人目瞪口呆,连武好古都有点吃惊了这个待遇哪里是个二十多岁的官场新秀能享受的?分明是请郡外任的宰执,而且是那种极受天子尊重的几朝老臣才有的待遇。

    以赵佶对武好文的纵容和宠爱,让他去替代米友仁出任沿海市舶制置使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只是武好古自己的河北宣帅,弟弟又做了下面的沿海路帅司,是不是给人一手遮天的感觉啊?

    “东翁,”赵佳人似乎看出了武好古的心思,低声道,“现在不是怕人在背后嚼舌头的时候!只要官家那边能过,硬着头皮也要上啊!反正现在弹劾您的奏章,都快堆满一屋子了,也不在乎再多几份了。如果丢了沿海市舶制置司,那麻烦就大了。”

    弹劾武好古的奏章是很多的!虽然没有用,但是也没发生过弹劾他的官员被赵佶穿小鞋的事情。

    这事儿想想都不大对如果不是赵佶压根不好男风,武好古都怀疑武好文和赵佶有一腿了!

    “那谁去和官家说呢?”武好古又问。

    赵佳人听着这话有点讶异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下面的人都知道了,可高高在上的那位爷却反应迟钝

    “当然是让夫”赵佳人想了想,“让潘少卿去说了!”

    “对,对!”武好古连连点头,“他说合适,这话我不能说我这就去找潘十一哥说说。”

    “东翁,”赵佳人又建议道,“顺便再给二郎君要个知沧州事吧,最好还能把沿海市舶制置司的名称改为海路市舶制置司。”

    宋朝帅司一般都会兼任地方守臣,而他们的办公地点就在所兼任的州府治所。也就是说,武好文一旦兼知海州,他的治所就在沧州首县清池县了。武好古则可以趁机占有界河商市南面的制置司城堡作为自己是宣抚司驻地,这样可就方便他实际控制界河商市了。

    “能要到沧州?”武好古头问赵佳人。“米元晖就请过沧州,官家都没给。”

    “肯定能要到的!”赵佳人肯定地说,“弹劾米元晖的官儿可没去儋州。”

    米友仁坐在沿海市舶制置司上,完全没毛病是不可能的钱和女人他不是很在意,可是古古画是他的软肋,这些年可收了不少好东西!官声其实也不怎么好,挨的弹劾自然不会太少了。

    而赵佶也就替他压一压,从来没有拿弹劾米友仁的官员开过刀。

    第二天上午,崇政殿中,官家赵佶已经知道了米芾去世的消息,他和老米的关系也是极好的,因此显得闷闷不乐。不过米芾并不是宰执一级的重臣,赵佶也不能为了他的去世而坠朝哀悼。

    待众臣行过礼后,赵佶就轻声一叹:“昨日傍晚收到走马上报,提举苏杭应奉局公事的米襄阳竟然急病而亡,实在让人惋惜!”

    这下一个苏杭应奉局,一个沿海市舶制置司同时出缺了

    朝中众臣可不会为了米芾的去世而惋惜,他们现在的目光都盯着因为米芾之死而空出来的两个肥缺。

    这个时空主持苏杭应奉局的不是朱勔,而是米芾和武诚之。他们俩在搜罗珍巧器物、奇花异石和名木佳果上的本事,可比朱勔强太多了。特别是米芾可是画史、史、砚史等收藏品鉴类著作的作者,还是赝品界的一代宗师,而且他还是收集奇形怪石的大行家,在历史上留下了“米芾拜石”的趣闻轶事。

    在他和武诚之的努力下,苏杭一带的文玩珍宝,源源不断的运往开封府,也算是极大丰富了赵佶的个人收藏。不过却没有酿成花石纲之祸,米芾行事毕竟是有分寸的。而且在“开封府土地财政”的支撑下,赵佶比历史上更加丰亨豫大,给苏杭应奉局拨下了每年上百万缗的经费,还给了一年50个青城学宫的入学名额。所以在江南搜罗器物石材的时候,并没有酿成太大的民怨。

    现在米芾一去,苏杭应奉局的肥缺可是能引得不少人垂涎的!

    不过和苏杭应奉局相比,真正让朝中大佬人眼热的还是沿海市舶制置司这个怪物一样的衙门。

    谁不知道,这个衙门其实才是实证学派的基础啊!实证学派掌握的四大学宫中,南、北云台和格致学宫都设在沿海市舶制置司保护下的两大商市之内。而两大商市同时也是也是实证派的经济基础,维持三大学宫的金钱,主要就来源于界河和京东两大商市。

    实证派的军事力量也依赖沿海市舶制置司!实证派控制的骑士学院设在界河商市,同样被实证派牢牢控制的水师学堂则设在京东商市。而沿海市舶制置司下面不仅有一个庞大的总军机房,而且还拥有五岛巡检司、澎湖巡检司和南洋巡检司一共三大巡检司,实际上就是三大舰队!

    另外,沿海市舶制置司这些年还在海外圈地,旗下拥有耽罗岛租界并不是整个岛屿,只是一个商港加一个大型养马场、绝影岛租界、澎湖岛巡检司辖地包括澎湖列岛和台湾、流求天孙国租界、南洋巡检司辖地包括南心岛和迦陀诃东部的一小块地皮、亚齐巡检司辖地和兴东港租界等地。

    虽然都是零零碎碎的地盘,但是沿海市舶制置司对于这些地盘却有绝对的处置权!

    官员的任命,兵力和移民的布署,税赋的收取,乃至同邻近国家的外交,全部都是一笔糊涂账!

    这样的衙门,在大宋一朝的文官看来,简直就是个毒瘤啊,一定得尽快切碎了才行。

    之前已经有不少文官上奏要动沿海市舶制置司了,只是掌握制置司的米友仁是赵佶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心腹之中的心腹。所以赵佶也就对沿海市舶制置司的问题视而不见了有这么个心腹管着一个财源滚滚的衙门,对赵佶也没坏处啊,他现在的花销可是越来越大了!如果都走太府寺和户部,两府宰执还不得吵翻天?

    不过现在米友仁要丁忧了,沿海市舶制置司这个衙门总可以动一动了!

    就在大臣们各自打着小算盘,想着怎么瓜分了沿海市舶制置司这么个大摊子的时候,高高在上的皇帝又开口了。

    “米芾一去,提举苏杭应奉局公事一职就开缺了。另外沿海市舶制置使米友仁是米芾的长子,应当丁忧,这样沿海市舶制置使也出缺了。提举苏杭应奉局公事不是什么要紧差遣,可以先让武诚之代理一段时日。可沿海市舶制置使却不可长久空置。诸卿可有人选推荐?”

    执掌苏杭应奉局的人选是不必经过两府的,应奉局本就是为皇宫服务的衙门,只要官家看得上,两府也不好多说什么。

    可是沿海市舶制置使是一路帅司,必须经过门下省才能降诏委任。如果赵佶提出的人选得不到两府的认可,门下省又可能会行驶封驳之权。

    “陛下!”苏辙第一个起身上奏,“老臣以为,当务之急不仅是选出新的沿海帅司人选,而且还要厘清沿海帅司的责权。如今的沿海帅司其实是将帅司和漕司合一,既掌握兵马,又控制财赋,实在是有违本朝祖制。”

    张商英也马上附和道:“陛下,老臣建议将沿海市舶制置司一分为二,一为海路经略制置司,专管海疆安宁;一为市舶转运司,专管沿海各市舶司,并且为海路经略制置司提供粮饷支援。”

    赵佶闻言眉头大皱。沿海市舶制置司也的确有点过于庞大了可是也不能依着张商英的办法来。

    因为转运司的钱是政事堂在管,入的是户部的口袋。市舶司过去是太府寺管,钱财进的是官家的私库。而现在的沿海市舶制置司则是赵佶的小金库,把小金库交给户部管理那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他现在要花钱,一个纸条送过去,沿海市舶制置司就能给他搞定了。如果把沿海市舶制置司的钱给户部去管,呵呵,一文钱还不得摔成两半花?

    而且,昨天晚上他已经把沿海市舶制置司的差遣许给武好文了那是冯二娘托潘胖子来说的!

    赵佶想了想,点头道:“苏卿、张卿所言虽善,但是海外市舶之事岂是寻常地方事务可比的?不能照搬地方的帅司漕司的办法以管辖海外之事,还是得从长计议。不过沿海市舶制置使一职也不可长久空悬,不如就先让武好文出任沿海市舶制置使兼知沧州事,然后再慢慢讨论改制吧!”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