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苏辙今天借口身体不适,早早的就从政事堂了自家府邸,也不处理什么公文,只是在自家后宅的内房里面会客。

    房当中,68岁的大宋首相苏辙,正便装软帽,与两人对坐,低声的商议着什么。

    对坐两人,也都是一身便装,显然都走后门秘密来访的。其中一人正是同知都军机司事张叔夜。另外一人,却是前些日子上疏提及辟雍学宫改革和科举改革的陶节夫。这位允文允武的能臣,本来是新党的干将,现在好像成了苏辙的心腹了。

    苏辙看起来就是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这是他和苏东坡最大的不同,苏东坡有点诙谐,看着好像个老顽童。而苏辙一看就是德高望重的老臣!他看着张叔夜,缓缓抚须开口:“看来武崇道是有十足把握可以把河北禁军调教出来的。如果咱们依照他的办法,能把河东军整理出来吗?来日北伐,河东路的紧要程度可不在河北路之下啊。燕云诸州中的朔、寰、應、云、蔚、武、新等州,都可以由河东路进去的吧?”

    他又用咨询的目光看了眼陶节夫,“子礼,你是知兵的,说说看吧。”

    陶节夫抬头,看了一眼有点得意的苏辙,思索着道:“相公说的是唐末五季的州郡,现在那里大约属于辽国的西京道,地名和辖区都有不同了。大致上,辽国西京道是以大同府为根本的,大同府的府治就在原来的云州州治云中城。不过辖区比原来的云州大多了,下属有德州、弘州、怀仁、顺圣、怀安、天成、长青等州县。”

    辽国的府州军县划分是很乱的,和大宋这边“路州府军县”不同,辽国的州府下面有时候还有州军名号。而辖有众多州军的州府,毫无疑问都是辽国的统治中心。

    陶节夫又道:“若是能取下大同府,那么西京道南部原属汉家山河的部分,基本上就能拿下来了。”

    “能打下大同府吗?”苏辙问。

    陶节夫和张叔夜互相对视了一眼,陶节夫道:“如果如果武崇道能取下析津府,那么汇集河东、朔方、陕西之兵,进取大同是有把握的。”

    他可没有武好古那么大的把握,可以用两三万精兵夺下析津府!所以一开口就要集中河东、朔方、陕西三部分的主力,起码二十几个将,其中十一个还是新府军的将。一路上稳扎稳打推过去,打下大同府还是有指望的。

    “如果将朔方、陕西精兵皆用于大同,”张叔夜说,“析津府方面,可就有些不足了。”

    “不也有二十几个将?”苏辙说,“另外还有五岛巡检司的水军,还不够用吗?”

    “够是够了”

    武好古都没说不够,张叔夜自然也不好多说什么了。而且他也知道武好古是能“上兵伐谋”的,兵不血刃拿下析津府城都有可能。析津府城一到手,周围的汉族豪强一定望风归附。到时候武好古的可用之兵就不是两三万,而是七万八万乃至十万之众了。

    相比之下,倒是陶节夫负责的河东一路无甚把握。多半得一城一地打过去!汇集精兵强将也是很有必要的!

    “既然够了,那河东路就得好好打了!”苏辙抚着胡须,“可不能让武崇道居功太多他一个武人,现在都已经过了,再立大功就不好办了。”

    其实现在已经很不好了,弹劾武好古的奏章多的都已经数不清了,比弹劾高俅和童贯的奏章加一块儿都要多。

    也就是赵佶和武好古关系铁,一直压着不让查,要不然武好古也别做事了,天天挨家里听参吧。

    “相公,”陶节夫这时眉头一皱,“下官去河东后,应该如何行事?”

    “和武崇道一样不行吗?”苏辙问。“河东军比河北军要强多了吧?整出十五六个将总是没有问题的。加上陕西、朔方的十一个将就有二十六七个将了,再加上骑士,差不多有十五六万战兵了吧?”

    十五六万战兵如果加上辅兵怕是有三十万大军了!恁般多的兵马再拿不下大同城也太废物了吧?

    只是兵一多,后勤补给也麻烦啊!从太原出兵到大同有1000里之遥,而且道路也不大好走,30万大军加上后续的补给,各种各样的麻烦事儿可是要人命的。一旦顿兵坚城,兵多反而是累赘!

    陶节夫和张叔夜都是知兵的文臣,当然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他们也不会当着苏辙的面说这等扫兴的话。

    反正也不是马上就要北伐燕云了,现在仅仅开始准备,没有个十年八年的,北伐之战根本准备不好。

    说句不好听的,十年八年之后,在座的三位之中,说不定已经有人驾鹤而去了!

    陶节夫看着须发皆白的苏辙,“那下官去了河东之后,就仿效武崇道,稍稍整理一番旧有的禁军,然后再编练几将新军如何?”

    苏辙道:“此事就由子礼和嵇仲商量着来吧,老夫也不懂军事啊。”

    话已经说到如此,苏辙已经心中有数,这时房门外突然响起了一声咳嗽,苏辙当下起身淡淡一笑:“时候不早了,老夫身体不适,且去将养。两位也早早转,今日就此别过了。”

    陶节夫和张叔夜知道苏辙还有事情要理,于是就起身告辞,苏辙则亲自送他们出了房。

    目送二人离去后,苏辙才淡淡地问:“是虎儿吗?”

    一个样貌儒雅的青年从阴暗中走了出来,冲着苏辙行了一礼,“大人,刚刚收到消息,米襄阳过世了!”

    “米襄阳没了?”苏辙皱眉,“才56岁啊”

    “大人,”苏逊道,“米襄阳一去,米元晖可就要丁忧了。”

    米芾死了不要紧,武好古的左膀右臂米友仁可就得家当三年孝子了。而米友仁一丁忧,沿海市舶制置使可就空出来了!

    在如今大宋的二十几路帅司中,哪有沿海市舶制置使这般财权军权一把抓的存在?

    也就是武好古和米友仁这样的天家心腹才能罩得住,现在米友仁一去,武好古又高居河北宣帅,这沿海市舶制置使还有谁能来当?

    苏辙点点头,自言自语道:“如果能拿掉沿海市舶制置司的大权,实证一派可就要元气大伤了!”

    “老爷,米襄阳没了!”

    武好古正趴在床上,享受着郭小小的按摩服务的时候,白飞飞忽然快步闯进了屋子,给他带来了这个噩耗。

    “什么?”已经有点迷迷糊糊的武好古一下子惊醒了过来,一个翻身就坐了起来,“飞飞,你说什么?”

    “米襄阳没了!”白飞飞道,“刚刚米府来人说的说米襄阳上个月得了急病,重症不治,三天就去了!”

    “真不是时候啊!”武好古吐了口气,眉头大皱起来了。

    米芾一死,米友仁就得去丁忧,那么沿海市舶制置司怎么办?谁来掌握?自家能锅再任此职吗?河北宣帅兼沿海置帅?那帮文官能答应?他们要是拦着,那沿海市舶制置司该给谁?苏适官太小,而且毕竟是苏辙的儿子。苏迈、苏迨又在替苏东坡当孝子,三年没满,不能出来做官啊!慕容忘忧倒是够资格,可是他毕竟是辽国的南归人,当到帅司恐怕会招惹非议。

    “大郎”郭小小也知道一些武好古政务上的事情,不过她不会多嘴插手,而是知趣地说,“奴去请赵先生,何状师过来吧。”

    “好!”武好古点点头,“小小,你叫人去请他们到内房。”

    然后他又对白飞飞说:“飞飞,麻烦你去准备些吊唁之礼,明天一早就送去米府。”

    两个女人都领命而去,武好古则穿上了衣衫,先去内房等候。过了没一会儿,就看见赵佳人和何天然匆匆而来了。

    “东翁,出了甚事?”

    赵佳人还不知道米芾去世的消息。

    “米襄阳没了。”武好古道。

    “那米帅司岂不是要丁忧了?”何天然对大宋的各项制度了如指掌,马上就道,“东翁,米帅司不可能夺情的。”

    武好古点点头,又看了看赵佳人。

    赵佳人拈着胡须,一双老眼溜溜直转,“东翁,沿海帅司不能落到旁人手中,要不然您的河北宣帅可就难当了。”

    河北五路之中,武好古如果连一个路都控制不住,也不兼任州府,他的宣帅就是光杆司令了。

    “我亲自兼任如何?”武好古问。

    “那是最好的,”赵佳人说,“只是两府能放行吗?若是两府一力阻拦,东翁如何应对?”

    “东翁可以请郡沧州。”何天然建议道,“东翁若出沧州,沿海帅司就没有人能接手了。”

    请郡是重臣求退的姿态,武好古现在是都军机使,算得上是重臣了,而且官阶是节度留后,绝对有资格请郡。

    而沧州又辖着界河商市的地盘,照理应该让沿海帅司兼知沧州的,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实行。如果武好古现在请郡沧州了,那么别人就不大敢去界河做帅司,因为武好古摆明了要给人难堪的,以他在界河的势力,要搞掉一任没有根基的帅司再容易不过了。

    只是武好古一旦出任沿海帅司兼知沧州,那么河北整军的事情,就得让他人接手了

    “还有别的办法吗?”武好古心有不甘。

    “有!”赵佳人道,“可以让二郎君接手沿海帅司!”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