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同样是这一夜,在开封府新郑门内的都军机司衙署当中,傍晚时分才返开封府的武好古,正在衙署内院的私室当中,和同知都军机司事张叔夜默然对视着。

    前文说过,都军机司占的是官家赵佶的十三弟,蔡王赵似的旧邸。虽然赵佶非常忌惮这个亲弟弟,给他分配了一处位置很偏,容易看管的宅邸。但是王府的格局还在,该有的那一分宽阔、气派、奢侈,是一样都不少的。因此都军机司进驻后也非常舒服,不仅有了宽敞而且崭新的办公用房,而且给所有的参谋机宜都在衙署之内安排了住处。武好古和张叔夜同也都各自占了一个小小的跨院。

    从外府归来的武好古可还是都军机使,所以就没梨花别院,而是带着白飞飞住进了自己在都军机司的小院儿。还让人把这些日子一直主持都军机司事务的张叔夜请到自己的院中一聚。

    两人虽然是同僚,但却分属两党,寒暄客套之后,两人就好一阵相对无言,几案上本来还有白飞飞亲自操弄的几个小菜,这个时候已经变得凉凉的了。

    张叔夜忽然一拍桌子,一张大义凛然的面孔涨得通红,义愤填膺道:“整顿河北诸军是为了朝廷的北伐大计!对我朝而言,还有比收复燕云故地更大的事情吗?燕云不复,本朝怎敢称一统海内?谁要敢挡着此事,俺张叔夜第一个不饶他!”

    他吼完之后就一脸真诚地看着武好古,“崇道兄,你尽管放手去做,某掌着的都军机司一定全力支持!”

    武好古看着卖力表演的张叔夜,一声不吭,只是脸上渐渐展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张叔夜怔了一会儿,突然脸色一动,又道:“崇道,我也知道北伐平辽的事情没有那么容易,不能着急,得慢慢来。辽国毕竟树大根深,岂是西贼可比?”

    他虽然是非常知兵的文官,但是一直以来都是对抗西夏的战场上奔忙,对于辽国的情况并不太了解。想当年界河商市初兴的时候,他也一度负责过对辽的情报收集工作。可是并没有正在开展情报活动,就因为朝局的变化而不了了之。

    所以直到现在,他都不大相信大宋能很快打败辽国收复燕云十四州也许这只是武好古邀宠的一个借口吧?

    武好古笑道:“嵇仲兄,都军机司有没有收到沿海市舶制置司总军机房的北面情报汇总?这可是一月一报的。灭辽的办法,北面情报汇总上应该已经明明白白写着了。”

    沿海市舶制置司总军机房无疑是大宋所有的总军机房中规模最大,机构最全,人员最多,能力也最强的一个。这个总军机房之下,不仅有陆路军机房和海陆军机房,而且还有一个暗探房,就是原来的界河商市暗堂。

    而这个暗探房的刺探重点,当然是辽国的燕云地区了,在辽国的南京道下所有的县城都布了点!析津府城内三分之二的坊廓里面都有暗探房派出去的密探。其中的大部分密探都是以商人或僧人的身份在辽国活动,不过也有一些是在界河商市流亡的辽国贵人的子弟,在得到了大博士团的帮助后,得以免罪还乡,还从辽国的南京道留守司那里买到了官职,成为大辽国的官员!

    另外,界河商市最大的青楼,阎婆儿开设的软玉温香楼也是暗探房的一个重要据点。里面的小姐,不论是卖艺不卖身,还是卖身又卖艺,还是卖身不卖艺的,统统都兼职卖情报。有些当红的花魁,甚至还是阎婆儿和林教头一手调教出来的女特务。

    那些没事儿就喜欢到界河商市来寻欢作乐的南京道的辽国贵人,十个里面八个都着了道。

    所以沿海市舶制置司总军机房对辽国南京道的了解,绝对超过了大辽皇帝耶律延禧的!

    除了对南京道无孔不入的特务渗透活动之外,暗探房和大博士团还和生女真部落联盟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现在可有不少姓完颜的小贵人在界河商市的蒙学里面念。同时,大博士团下面还成立了一个海东布道团,向按出虎水完颜部派出了不少天理博士,还在按出虎水之畔建立了一所天理院。

    而且在沿海市舶制置司水军的配合下,还建立起了一条由界河商市出发,途径耽罗岛和绝影岛釜山,最后抵达生女真部落控制的曷懒甸的“贸易航线”。为此,沿海市舶制置司还和生女真部落联盟签订了一个租借合同,租下了曷懒甸沿海的一个港湾,修建了一个小小的兴东港商市。

    这样,沿海市舶制置司就能避开契丹人的耳目,同完颜部建立起直接而且秘密的联络。

    与此同时,对于生女真部落联盟本身的情报搜集工作,沿海市舶制置司总军机房也没有丝毫放松。

    可不能因为生女真是朋友,就一点儿不提防了。

    即便不提防,也得虚心向人家学习啊!三人行必有我师嘛,而且现在宋军骑士的墙式小队冲击战术,不就是从生女真那里学来的?

    而在深入了解了生女真的虚实之后,赵钟哥和慕容忘忧等沿海市舶制置司总军机房的灵魂人物,都相信生女真部落联盟的起事,很有可能引发大辽帝国的崩溃。

    因为仅是生女真部落联盟中的核心按出虎水完颜部一家,现在就有能力装备出3000名具装甲骑!

    而且这些生女真骑兵的素质,甚至超过了武好古的假子骑士,他们能够以500骑两破数万高丽大军绝不是靠侥幸的。

    因此灭辽复燕的方案,现在已经呼之欲出了!

    “崇道兄,你的意思是要联女真灭契丹?”

    张叔夜看着武好古,沉声发问。

    武好古一笑,注视着张叔夜:“生女真反志以定,自败高丽后,完颜部声望日隆,已经领袖诸部。这两年来,他们日日夜夜都在厉兵秣马,准备和契丹决一死战。所以生女真和契丹人的一战,是无可避免的,最多十年之内就会发生了。

    嵇仲兄,咱们大宋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啊!若是错过了,说不定暮气深沉的契丹就会被朝气蓬勃的女真所替代。如果到那时燕云十四州还没有恢复,那官家就得时时刻刻担心女真铁骑从燕京南下了。”

    虽然历史上有很多人都把北宋的灭亡归咎于北宋背盟伐辽,不过在武好古看来,北宋是否背盟,都改变不了辽国灭亡的宿命。辽国的宿命,在宣和北伐的十年前就在护步达岗决定了。

    契丹举国之兵被两万生女真铁骑碾碎!北国大地上再也没有可以对抗生女真铁骑的存在,辽国凭什么可以不灭亡?既然辽国必灭,那么大宋不取燕云,女真就必取燕云。得到燕云之地的女真,难道会止步界河,不再南下去抢劫洗掠富而无用的大宋?

    武好古抿了一口云雾香茶,悠悠地说:“嵇仲兄,契丹亡国是大势!向年他们困于阻卜时就显露端倪了。倾举国精兵,对付不了区区数万帐的草原牧民。而今草原上的阻卜依旧是败而不灭,叛服不定。东方森林中的生女真又日益崛起,俨然是独立一国了。而我大宋,又是雄主当国,励精图治,平定西贼,开拓海外,国势日盛,早就超过了初唐。北取燕云,也是大势了,不过要将这大势变成功成,也着实不是易事儿啊!十年八年后的大战,就得从现在开始仔细准备了否则仓促上阵,能不能赢就全凭侥幸了。”

    武好古说的真切,张叔夜则有些迟疑,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低声道:“你说的是啊,灭辽可不必压服西贼。辽国毕竟称霸北方恁多年,底蕴深厚,非西贼可比。若稍有不慎,就怕满盘皆负。”

    “嵇仲兄可以这么想,伐辽的大计就成了一半了。”武好古点头道,“嵇仲兄和好古不一样,你是文官,又是世代将门,官家和两府相公都看重你,北伐的谋划和准备,必是要以兄台领衔的,首功也必是兄台的。好古做个宣抚就心满意足了,将来替朝廷进取幽州,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武好古的话说的客气,姿态也放得很低,显然是要向张叔夜背后的势力稍微低低头了。

    他现在可没有和大宋文官集团翻脸的本钱,而且形势的发展也对实证派有利。哪怕苏辙把右榜进士变成了挂武官衔,享受武官待遇的伎术官,也不会降低“财子”们对云台学宫的追捧。

    毕竟武官也是官啊!中了右榜就是官身,家里面立马变成官户,各种文官可以享受的待遇,武官一样不少,甚至还多一些呢!唯一不如文官的,就是没有机会进入两府,成为宰执。

    而张叔夜也不想和武好古翻脸,武好古是不得文官青睐,可是官家仍然看重他!

    “崇道兄,”张叔夜笑着问,“那么说来,你真准备接了河北整军的差遣?这份差事,怕很不易做成吧?不知崇道兄有什么良策?有用得着叔夜的地方吗?”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阅读书包网.bookbao2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