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就在武好古武大军机入京的当晚。在开封府城西的潘家园大宅当中,七八人在此间旧宅的一处内房内,一边喝茶,一边密密而议起来了。

    潘家园是潘孝庵他们家的祖宅,是从太祖年间传下来的,到如今早就破旧不堪,并没有潘家的贵人在里面长住。不过因为宅子的花园很大,景色也非常不错,就成了一群将门亲贵聚会玩耍的去处。

    当然了,大宋的将门亲贵也不是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废物。他们和八旗子弟是不一样的,八旗子弟是因为国家政策规定,不许经商做买卖,所以养成了彻底的废物。而大宋的这般将门子可是各种各样的人才都有!什么艺术家、资本家、文学家,也有不少勉强还能带兵打仗的主儿。

    既然大家不是废物,平时聚在一起,自然就要商量一些关系国计民生的事儿了,通常是和买卖有关。

    比如开封府又有土地要唱卖了,大家伙应该出个什么价呢?又比如,酒中仙的独食吃了那么多年,是不是该公开一下配方了?有钱应该大家赚才对啊!还有就是三佛齐市舶司和南心岛商市是怎么事儿?怎么就一年给100万缗的税金?上交100万,自己兜里装了多少?怎么都要有500万吧?这三佛齐海峡的钱怎么会恁般好赚

    不过今天却是个例外。

    此刻正潘家老宅内房当中人物,无一不是各家将门里的要紧人物。就是那种当官掌权的主儿,不是出面做资本家管理生意的人物。大家都是一身舒适的便装,也没人伺候。房里面摆了茶点,伺候的人都辇到了院子外面。十几个人随意散坐,捧着茶碗低低的谈论着些什么。

    坐在上首位子上的有一老一肥两位。老的那位,正是当日和高俅、武好古一起在银夏奋战的老军事家王恩。他现在是三衙管军中领衔殿前都指挥使,阶官是武信军节度使。

    而肥的那一位,不用问,自然是潘孝庵了。他虽然不是潘家将门的家主,但是今晚把大家请来的却是他。

    寒暄了一番后,老军事家王恩就直入主题了,就一句话:“十一哥,真的要整河北军?”

    河北军账面上有十二万人!实数不知道有没有五万?而且就是这五万之中,至少一半也在替各家将门忙活各种买卖现在从界河商市到开封府的纲船生意,还有河北的牛羊买卖,多半就是掌握在河北禁军的军官手中的!

    另外在界河商市里面,至少有上万有手艺的河北禁军兵卒在经营着各种业务。

    真正能随时调动出来抓个山贼的禁军,也不知道有没有一万人?至于北伐大辽,呵呵,还是算了吧!

    潘孝庵伸出三根手指,“三成真!就三成是真的毕竟官家下了决心要北伐燕云了。没有一点精兵,这仗怎么打?”

    潘孝庵的一番话,底下人顿时炸了锅。

    “真的要北伐?”

    “那可是大辽国啊!太宗年间打了两都大败而了,如今的禁军能和那时相比?”

    “是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北伐受挫,坠了大宋的威风,契丹人就要挥军而下,到时候天下就要大乱了。”

    “是啊,雍熙年间20余万大军北伐都溃于一旦了,如今禁军上下还能不能拉出20万战兵都两说,凭什么北伐?”

    “不是有劳什子新府军吗?”

    “嗨,那才多少人?西军六将,朔方五将,拢共十一个将五万五千,再加几千骑士,不过六万多人,不到雍熙年间用兵数量的三分之一啊。”

    “不是还有一万八千开封军吗?”

    “一帮汴梁子,忠心是忠心的,上了战场可不行啊!”

    众人议论纷纷,不说整军,而是说起来北伐。个个都摇着脑袋没有信心!

    这帮将门子的恐辽症都是遗传的,恐了一百多年,都到骨髓中去了。在他们看来,即便大宋的五十万禁军个个能打,也不可能战胜强大的辽国。

    而武好古这厮也不知得了什么失心疯,居然想用朔方、陕西的十一将新军,再加上河北的最多五六将新军去对付强大的辽国。这不是鸡蛋碰石头吗?

    老军事家王恩是知道武好古和高俅在灵夏怎么打仗的,而且他一直怀疑当日的“宋辽磨擦事件”是武好古、高俅下的黑手!

    他当下嗯咳了一声:“北伐这一仗让别人去打,兴许是鸡蛋碰石头,可是让武崇道去打就不好说了。他这个鸡蛋可不是一般的鸡蛋,他是个金刚钻磨出来的鸡蛋,一般的石头碰得过他?就算碰得过,也被他用金银财宝收买了。

    西军的六将,朔方的五将,河东折家至少一将,河北再有五六个将,就有十八将新军,九万战兵总是有的,另外还有七八千骑士,还能雇佣一些,也有十万大军了这可都只算了战兵,加上辅兵也和雍熙年间的二十余万北伐大军差不多了。”

    王老军事家可是真的在战场上打生打死一辈子的!十万精锐战兵,其中至少七千是具装甲骑,而且还是能打如墙而进战术的甲骑!

    这样的军事实力,其实已经超过雍熙年间了!

    而契丹人现在哪儿有雍熙年间那么悍勇?他们整天念经拜佛,早把自己搞废了!

    如果武好古真能拉出十万精兵做后盾,加上那么多年来在界河商市的布局早就把燕云豪强拉拢的差不多了,这个北伐还会打不赢?

    “老殿帅,您觉得武崇道能行?”

    “他一吏商,还是画师出身,真能平了燕云?”

    马上就有人追问起来了。

    王老军事家笑着道:“他是画师是吏商不假,但他有大学问也是真的!他有学派,有门徒,手下还有几个真能打的将才最要紧的是,他是有自知之明的。上阵打仗有香山先生,有赵钟哥,最近好像还出了个马政也挺能打的!总之不是问题。

    他自己只管用金银绢帛去收买就行了!燕云豪强至少能给他买过来一半!所这个北伐之战还是有很大赢面的。”

    在场的一般将门之主们马上开始盘算起来了。既然是有很大赢面的,那就应该投资不世之功啊!谁不想分润一二?虽然大家都是将门出身,但是祖上的余荫吃到这一辈还有多少,各家心中还没数吗?

    要想家宅长久兴旺下去,就得抓住每一个可以立功的机会

    在这一夜,苏辙的相府之中,父子二人,也在彻夜相谈。

    “仲南,你觉得他真的能把燕云十四州买到手?”

    “能啊!”看着将信将疑的老爹,苏适一笑,“金银财宝动人心,官职权位一样能动摇人心这两样武崇道都拿得出来!您说燕云豪强会不会望风归附?”

    “契丹大军呢?”苏辙问,“能打得过?”

    “能打得过!”苏适道,“大人,界河骑士学院一成立就开始研究这事儿了。不仅摸透了契丹人的底牌,而且还把析津府城内外情况完全掌握了。在界河骑士学院里面,还有一个缩小了一百倍的析津府城模子,每一个坊市,每一条大街,都和真的一模一样!里面的情况,也完全掌握了。内应估计也安排妥当了,析津府城应该可以在开战之初就拿下。

    据骑士学院的教授们分析,契丹人可以投入到燕云战场上的战兵也就是十万上下,这点战力咱们也能拿出来的。所以析津府城的归属就是最关键的谁掌握了析津府城,谁就能赢得战争了!”

    其实燕云一带现在有了两个巨大的城堡,一座是析津府城,一座是界河商市。

    如果这两座城堡都落到了宋军手中,不善于攻城的契丹人就会在燕云战场陷入极大的被动坚城打不下,野战没主动,析津府城和界河商市之间的水路也无法切断,界河防线也不可能突破。而且辽东道和中京道的沿海地区,随时可能被宋军舰队攻击

    在这种情况下,燕云豪强一定会被武好古大量收买倒戈。而且契丹人的后方,也会发生女真人和阻卜人的叛乱。甚至不需要大规模的决战,武好古就能赢得燕云十四州。

    “那么说武崇道真的能封王?”苏辙也有点难以置信,在他眼中,契丹人是无比强大的存在。怎么可能被轻易打败?

    苏适一笑:“大人,这可是不世之功啊!武崇道必然是宣帅,别人拿不下析津府,也买不来燕云豪强的。至于转运使非大哥儿莫属了!我苏家此役之后,就是不亚于韩家、向家的勋贵豪门了。”

    苏辙看着信心十足的儿子,陷入了沉思。他虽然是不愿意打仗的旧党,但是能收燕云十四州他当然是很高兴的。如果苏家再能搭上顺风车,成为和相州韩家其名,哦,应该是大大超过韩家的名门,那就更好了。

    只是武好古真有那么大的本事?契丹,又真的那么不堪了?这事儿还得好好想想。如果契丹真的不行了,那么这份功劳也不能让武好古一个人吞了大头。

    这对武好古自己,对大宋都不是好事啊!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阅读书包网.bookbao2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