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崇政殿召对之后,宰辅们就又到政事堂中,开始讨论武好古出给他们的难题。

    “西军、朔方军的整理总算是大局已定,朝廷又多了十一将精锐,还有四千骑士,武崇道还是有功劳的。”苏辙高坐于正位之上,手中捧着个茶碗,侃侃而谈。“既然有功,还是得酌情奖赏。”

    和武好古一起整理西军的还有一个陕西转运使苏迟,他可是苏辙的大公子!有了这份功劳,宣麻拜相也只是时间问题了所以苏辙现在说武好古的好话,就等于在夸儿子。

    “升任他做河北五路宣抚使也算是奖赏了吧?”张商英抿了口云雾香茶,“如果还嫌不够,可以上奏天子,给武崇道一个节度留后吧。”

    他顿了顿,又道:“也亏得咱们这些宰辅恁般看重他一个武人,他却一点不领情,尽给咱们出难题。”

    其实他们这帮宰执对武好古也还算客气,就武好古干的那点事儿,按照一个大宋武官的标准来看,可以说跋扈到了极点。被逮去御史台喝鸡汤都不能叫冤枉的!扣个谋反的罪名,都不能算莫须有了!

    可是苏辙、张商英他们也就是打压,并没有想把武好古打死,而且还给了他一个看上去很大的河北宣抚使当。而武好古也不知道感恩,反过来又给政事堂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如果韩琦韩魏王泉下有知,一定会埋怨这一届文官无能的!

    不过苏辙却不打算把整军的事情往外推。

    苏辙摇了摇头:“整军的事情,也不能都仰赖武人,此事本就应该由各路帅司和漕臣负责。各路总军机不过是帅司的幕僚,如果由总军机承担整军之责成了惯例,那总军机岂不是要架空帅司了?本朝可没有这样的规矩!”

    “苏相公的意思是咱们应该接下武崇道抛出的难题?”邓洵武摇摇头道,“可是河东、京畿、京东、京西等地的禁军可不比西军,更不能和朔方军相比,要怎么整理?”

    “咳咳!”赵挺之咳嗽了几声,“他武崇道能接河北的烂摊子,我们就不能找人接了河东、京畿、京东、京西的摊子?我们如果不能接,那么他也有可能推了河北宣抚。”

    武好古如果推了河北宣抚,赵佶肯定不会让他呆家吃老米的,说不定又得京当都军机整天呆在官家身边妖言蛊惑,与国于民都是有害的。

    “可是谁能接了河东、京畿、京东、京西的摊子?”当过兵部尚的刘逵道,“东军可不比西军,就连武崇道自己,当日都不敢动开封禁军,而是另起炉灶练了18000模范新军。”

    开封府的模范新军和陕西新军、朔方新军的编制稍有不同,每个将都少一个骑兵营,只有4500战兵,4个将就是18000战兵。

    算上这4个将,陕西的6个将,朔方的5个将,现在大宋已经有了15个将的新军,另外还有7000多名骑士,能战的兵力总共有80000余人,其实也相当不少了。

    赵挺之叹道:“武崇道整军的手段也够利索的,西军四十余将愣是裁撤整编成了六个将即便算上朔方的五个将中也吸收了不少西军的军将,也只剩下十一个将了。他能在陕西办到的事情,咱们就不能在河东和京畿周围办到吗?”

    刘逵摇摇头:“不算折家军,河东现在有十二个将,京畿周围加河北三十七个将,东南六路还有十三将,总共六十二个将,军额不下三十万!另外还有不系将禁军十余万,大多也散在河东、河北、京畿、京东、京西等处。如果都要按照陕西的标准给地,一万万亩都不一定够哪儿有那么多官田可以给?”

    赵挺之笑道:“一定要给地?”

    刘逵摇摇头,“给地都不一定能裁掉这四十多万禁军!这些人一年吃掉两三千万的粮饷,十个里面倒有八个在军营之外还有营生!200亩地怎么可能把他们打发了?

    而且,这四十多万禁军里面还有不少武官和小武臣呢!带兵的官哪个不是油水丰厚?又是吃空额,又是占役兵,个个吃得肚圆肠肥的。”

    吃空额的事情,东军西军都是有的。不过东军的情况更加严重,不是吃个两成三成的空额,而是起码吃到一半!账面上四十多万禁军,实际上能有二十万就不错了。

    而这二十万禁军中,大部分都有各自的营生,不过是轮流应卯糊弄事儿。而应卯的禁军也不等于在营里面练兵,而是会被军官们驱使着去搞经营,称为占役。真正能打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有一万?

    赵挺之只是笑着,“可武崇道会有办法的!既然他有办法,那咱们照做不就行了?”

    苏辙也猜想武好古会有办法,他看了病怏怏的赵挺之一眼,又转到张商英身上:“天觉,整军的事情的确不可尽付武人。既然陕西、朔方已经有了先例,河北也很快就要开始了。河东、京畿、京东、京西以及东南六路只管照办吧。”

    “子由兄所言甚是,不过用什么人去整军还需仔细斟酌。”张商英思索了一下,“开封禁军先缓缓,京畿驻军,事关重大,两府也不宜插手。不过河东是重镇,将来若有北伐之日,必有河东一路。应该有个稳重有韬略的文臣去担任宣抚。”

    “那谁可以出镇河东呢?”苏辙问。

    “国子监祭酒陶子礼如何?”张商英道,“再让王正臣出任河东四路总军机,应该就可确保无虞了。”

    现在朝中能将兵的文官也快没谁了,吕惠卿老的不行,又总也入不了政事堂,气得提举宫观去了。钟傅转了武资,现在是开封新军的都指挥使,也不算文官了。找来找去,也只有陶节夫和张叔夜比较合适,而张叔夜现在要管着都军机司,根本走不开。唯一能去河东宣抚的,也只有陶节夫了。

    苏辙摸了摸胡须道:“陶子礼和王正臣同行,应该可以确保无虞了。现在就看武崇道有什么锦囊妙计了?”

    “崇道兄,你真能整得了河北那帮大爷兵?”

    “大郎,这差事可不好接啊!”

    “老师,您在好好想想”

    开封府城外,接官亭内,出城迎接武好古的苏适、潘孝庵和张择端等人,都在好言规劝武好古。

    苏适现在是提举界河商市公事,他是借着押送生女真贡马的机会来开封府的现在生女真部落联盟和界河商市之间还保持着联络,每年都会通过界河商市进行朝贡和贸易。朝贡主要是贡马,其实也没几匹女真马,质量也比不上界河三代马、四代马。不过却能堂而皇之的从赵佶那里骗到大量的赐,经手的米友仁、赵钟哥和苏适也都能骗到转官,真个儿是皆大欢喜。

    潘孝庵的官职也按部就班在往上升,现在以横行官阶的四方馆使出任了太府寺少卿这可是个替赵佶管私房钱的肥缺啊!

    张择端也有了官职,以东头供奉官出任了青城学宫绘画博士,同时还在继续经营花魁行。虽然官不大,但是在开封府的官场士林里面也算朋友遍布,消息是非常灵通的。

    听了几日的劝告,武好古只是苦苦地一笑,举起茶碗饮了一口云雾茶。“整不整得了,都是一任宣帅,有甚不好的?总五路官军,也算是一方诸侯了。”

    “大郎,”潘孝庵闻言一愣,看着武好古,“你不打算整军了?若如此,这五路宣帅倒也可做得了。”

    “一点不整也不行啊!”武好古摇了摇头,他知道潘孝庵和苏适都是替人来摸底的。

    他看着潘孝庵和苏辙,“某家是臣,官家是君,君要臣去整理河北军,做臣子的能什么都不做吗?”

    “大郎,”潘孝庵眉头皱了起来,“那就还是要整理河北军?”

    “多少整一点吧。”武好古笑着,“来日北伐燕云时,河北军必是主力,总要有些能撑门面的兵马吧?某的要求也不高,有三将精兵就够用了。”

    这话越说越离谱了!潘孝庵心说:三将精兵撑死了15000,再加上三四千骑士,再加一点效用士,能有三万精兵就顶天了。这么一点兵就敢打燕云了?

    武好古接着道:“河北禁军账面上不过十一二万,三个将不过15000战兵,算上辅兵也就20000上下,这个要求不高吧?若是能给某这个面子,来日北伐,大家都可以沾光。”

    他这是要通过潘孝庵向掌握着河北禁军捞油水的将门传话儿。他去河北也不多整,就整出三个将,余下的还是大家伙发财的地盘。

    而且大家只要给个面子,来日北伐燕云时,武好古就带着大家伙儿一起立功。

    “剩下的十万河北禁军呢?”潘孝庵道,“还是老样子?”

    “编成二十个将如何?”武好古道,“这二十个将怎么编,都军机司不管,河北宣抚司也不管,就由四路帅司、总管、钤辖自己去编。这样总行了吧?”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