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罗马火?爆裂魔法?”

    纪忆当然明白哈里发和苏丹想要的是什么?他笑着说:“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罗马火。在三佛齐海峡上烧毁蒲家战船的是猛火油柜,猛火油是从地下开采出来的,油柜是个能将猛火油喷射出去的东西。如果你们想要得到猛火油柜,可以派出学者去云台大学学习。

    至于爆裂魔法,那不过是火药武器而已,根本不是什么法术。不过本使并不会制造,如果你们想学,也可以派出学者去云台大学学习。而且本使也想从贵国以及西方的罗马国邀请学者去东方的大宋讲学授课。大宋和西方的学问,完全是可以互相交流的。”

    猛火油柜的设计,对阿拉伯帝国来说也不什么秘密,类似的东西他们早就有了。只是不知道怎么提炼罗马火猛火油,也就是轻质原油虽然也挺能烧的,但比罗马火还是差远了。罗马火应该是石油的提炼品,类似于汽油的存在,极度易燃易爆!

    至于火药,在大宋其实不是秘密,民间的烟花爆竹里面就有填装火药的。不过黑色颗粒火药就是秘密了,除了界河商市火药所由商市商会和云台学宫还有云台学宫的几个格物学教授合股之外,大宋没有第二家火药作坊能够生产出颗粒状黑火药。

    而颗粒状黑火药的秘密当然是不会输出给阿拉伯人的。但是非颗粒状的火药的制作方法,在纪忆看来没有太大的军事价值,是可以传授给阿拉伯人的其实纪忆不知道颗粒状火药和普通火药的配方几乎相同,他还以为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东西呢。

    而且在了解了尼采米亚大学中的藏和这个时代的天方教学者在格物学术上的造诣后,纪忆和李纲都认为有必要邀请一批阿拉伯的学者去中原讲学。

    而在试着翻译欧几里德的几何原本时,李纲和宛思圣、宛穆德、白思文等人就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其中李纲、宛穆德和白思文的阿拉伯语水平不高,难以翻译学术文集李纲在前往巴格达的途中向宛氏父子学习了阿拉伯语。只有在米采尼亚大学学习过的宛思圣有这个能力,但是宛思圣并不是理性派的学者,他只是个看过亚里士多德著作的宗教学者。本身的自然科学功底很差,根本看不懂几何原本,翻译起来自然困难重重。

    翻译一个几何原本已经如此艰难,想要将尼采米亚大学中浩如烟海的学术文集全部翻译成汉语,绝对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巨大工程。而要完成这个巨大的工程,光靠精通汉语和阿拉伯语的商人或阿訇是绝对不行的。必须要有理性派学者的参与,要不然勉强翻译出来也会错漏百出。

    所以纪忆就想用火药武器为诱饵,吸引一批理性派的学者去大宋。

    此外,纪忆现在已经知道尼采米亚大学中大部分的籍,都是从西方的罗马、希腊抄来的。所以他很想作为大宋的使臣出仿罗马、希腊其实是一个国家和意大利半岛。

    “什么?贵使想邀请罗马的学者?”哈里发当然不愿意大宋的使臣直接和罗马接触了,不过他也不能因此扣留纪忆的使团纪忆背后可有一支卡住了三佛齐海峡,随时可以向印度洋施加影响的舰队!

    真要扣了使团,桃花石的天可汗也不用把舰队派到阿拉伯来,只需要用贸易和税收手段支持和巴格达为敌的伊斯玛仪派当时的什叶派主流,以法蒂玛朝哈里发为领袖,就够巴格达的哈里发和伊斯法罕的苏丹喝一壶的。

    哈里发和苏丹穆罕默德一世交换了一下眼神,苏丹也道:“没错,现在的罗马已经没有了文明和理性,只剩下了基督教的野蛮无知。”

    两人的话被宛思圣一字不漏的翻译了一遍,临了宛老头还补充了一句:“正使,如今罗马人的十字军正在和天方教打仗,哈里发和苏丹难免会担心咱们和罗马人结盟”

    纪忆笑了笑,他早就知道哈里发和苏丹的那点心思,而且也有了准备,于是就道:“哈里发陛下,苏丹殿下,本使前往罗马的目的,第一是为了搜寻罗马、希腊先贤的学问;第二则是想调停天方教和基督教的矛盾。因为我的使团中没有人会说罗马话,所以我想邀请海亚姆先生和安萨里先生陪同使团一起前往君士坦丁堡,充当使团的通事。

    而且,本使还可以向哈里发陛下和苏丹殿下保证,只要贵方承认实际上只有一个桃花石,那么我国就不会同另外两位哈里发建立任何官方联络。”

    哈里发和苏丹又低声交换了一下意见,纪忆提出的办法看来是可行的。如果由海亚姆和安萨里充当使团的翻译,那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

    “那好吧!”哈里发道,“就让海亚姆和安萨里,再带上另外一些我们所指派学者,陪同贵使一起去罗马吧。

    至于你们和喀喇汗朝的战争是否属于桃花石的内政,还需要进行调查,可能需要几个月到一年的时间。等此事查明后,我们再讨论用尼采米亚大学中的籍交换火药武器的问题吧。”

    纪忆笑道:“那我们就先去一趟君士坦丁堡吧。”

    纪忆正准备西行去罗马的时候,武好古正准备东行返开封府。

    他已经在陕西和朔方灵州现在属于朔方路呆了好几个月了。在这段时间中,他除了关注安西之战外,就是在监督西军和朔方军的整军。

    武好古这次出京,一开始是当陕西六路总军机,负责六路整军。稍后又给加了个陕西、朔方七路总军机,连带着还要负责监督朔方路的整军。

    根据计划,不包括河东府麟路军的西军将会被整编成六将常备新军,分驻陕西六路。另外还会有多达十五万家的军府户需要安排土地,分在六路和朔方路陕西六路的官田不够分的居住。这可是个庞大复杂的工程,即便有了西军上下的合作,也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

    毕竟西军上下盘根错节那么多年,再怎么弄,也不可能短期里面就脱胎换骨。而且人家也不像河西军那样,背负着亡国之痛,自然没有什么是不能改动的了。

    西军毕竟是以胜利者的姿态进行改编的,大家都是朝廷功臣嘛,怎么能一点不照顾?

    不过武好古也是好说话的主儿,不会太难为一般西军将门的。只要能交待过去,他也就睁一眼闭一眼了。

    而朔方军的整编就顺利多了,朔方军是新军,本来就是府兵的体制。而且成立时间很短,内部还没有形成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以高俅、童贯和武好古的声望,什么样的改革会改不下去?

    所以在西军上下还在慢腾腾推进整军的时候,朔方军已经很麻利的完成了整军。一共整出了五个将,外加上2000名骑士,总共27000名战兵。其中高俅控制的灵州拥有一个将加上1000名骑士,童贯控制的朔方路经略安抚使司下辖五个将加上1000名骑士。

    不过和陕西军不同,朔方军虽然也以授田府兵为主力,但是军府户并没有十几万那么多军府户只能逐渐养成,不能一次都授出去。要不然都是差不多岁数的兵,五年以后没人了怎么办?所以职业军官、士官的土地可以马上授出,但是士兵的土地必须慢慢来。得在一批府兵的战兵服役期满后,根据表现和个人意愿授田。因为授田府兵的服役期是五年现役加二十年后备役,所以最多需要25年时间,才能完成5万军府户的授田。

    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的朔方军军官都会得到授田的。只有愿意落籍朔方,并且长期在朔方军中任职的军官,才能得到1000亩授田。

    在朔方军整军顺利完成和河西军的西征之役进展顺利的时候,武好古也在大观元年的夏天,得到了新的任命出任河北五路宣抚使。

    北宋河北的行政区域划分是有经略路和转运路的,其中经略路分成大名府路、高阳关路、真定路、定州路,以及后来设置的沿海路沿海市舶制置司一共五路,转运路则是河北东西两路。不过有时候朝廷也会设立河北路安抚使或河北路转运大使,全看河北的实际情况,并没有什么定数。

    而这一次武好古要去出任的河北宣抚大使名义挺大,实际上却是个权力有限,同时又相当扎手的差遣。

    因为朝廷在任命武好古宣抚河北的同时,并没有撤销下面的五个经略路。同时也没有给武好古便宜行事和节制五路的权力,反而让他负责河北五路禁军的整顿和新府军的编制。

    这可真是有点难为人的意思了!谁不知道河北禁军是豆腐渣?而且阙额很多,内部关系复杂,很让人头疼。

    而且河北五路都有各自的安抚使、制置使,除了沿海路的米友仁之外,其余四路帅司都是由知府、知州兼任,他们可都是高级文官,会听武好古的驱使?

    河北整军,怎么看都是个麻烦事儿!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阅读书包网.bookbao2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