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宋大观元年三月,沙州城。

    沙州又名敦煌,是赫赫有名的塞外名城,是连接河西走廊和高昌鹘的通道,也是丝绸之路上的明珠。在西夏崛起之后,丝绸之路因为宋夏连年战争被迫改道。失去了过往商队的沙州也不可避免的衰弱下来,不复昔日繁华了。

    不过由于西夏在几年前的战败和降伏,河西走廊再一次变得繁忙起来,沙州也就再次成为了“上桃花石”和“下桃花石”交流的重镇。

    整个城市突然就变得喧嚣而嘈杂,各种民族的人交错往来。一队队的骆驼,一队队的车马,不断穿城而过。带来了西域的皮毛、牲口,中原的丝绸、瓷器。

    但是这些日子在沙州这边最吸引眼球的,还是大队大队从东面开过来的军队!

    有来自凉州的铁鹞子和西凉骑兵所谓的西凉骑兵就是原来的卫戍军,西夏已经变成了河西军,自然不能再有“卫戍”之名了,“卫戍”可有拱卫帝王的意思,所以卫戍军就改名为西凉骑兵。成为了河西军下轻骑兵部队的名称。

    顺便提一下,现在的河西军也采取了宋朝新府兵的编制办法,以“将、部、营、队、火”等单位进行标准化编组。不过骑兵的占比很高,通常是一个轻骑兵部加两个步兵部,再配属一个铁鹞子营也可能不给组成一个将。

    因为骑兵营的战兵较少,只有300骑,所以河西军的一个将的战兵最多只有4200人,比宋军新府兵的将少了800人。

    另外,河西军还编有一种骑兵将,是有三个骑兵部和一个铁鹞子营组成,战兵总数只有3000人。

    整个河西军在经过了几个月编整之后,组成了7个将,4个骑兵将其中一个骑兵将没有铁鹞子营,以及一支2000人的亲兵部。总兵力大约43000人。

    现在,除了一个骑兵将没有铁鹞子营的那个和赵乾顺的亲兵部还留在凉州,其余的7个步兵将,3个骑兵将,总共约38400名战兵,已经全部集中到了瓜州。加上随行的辅兵河西军的辅兵比例没有原本的西夏军那么高了和部落游牧兵,总人数多达七万!

    除了这七万大军,大教化团也集中起了一支大军,包括2个配属了工兵营和辎重营,没有配属骑兵营的将,以及2000重骑兵。此外,大教化团还为2个步兵将配备了5000名辅兵,为重骑兵配备了4000辅助骑兵。总共达到了一万九千余人。

    而在两军近九万人基础上,还有一支包括了数十名军事机宜,数百名传令兵,数百名卫兵和大批辅兵的总中军团,作为赵忠顺和章援两位主帅的“司令部”。

    组成总中军团当然是灵州会议的结果了,本来吵吵嚷嚷的两方面,在高俅和武好古的强压下武好古可是代表债主的,很快就达成了一致。搞了一个“合议制”的指挥模式,由赵忠顺、章援、萧合达、马政和李永奇等五人共同掌握最高指挥权在发生分歧的情况下,则以五人团表决来下最后的决心有点总前委的意思了!

    这么搞虽然有点乱哄哄的,不如一个总司令好使,不过总比两边争执不下也来得靠谱。

    “诸位,现在天气已经渐渐炎热起来了,再不进军,可就很难通过沙漠了!”

    沙州城内,原本的兀卒行宫,现在已经变成了总中军团的驻地。在一间不算宽敞的殿阁里面,章援居中而坐,笑吟吟看着两旁分别坐着的赵忠顺、萧合达、马政和李永奇四人,开口说话了。

    “五人团”总要有个主持的。章援是大宋的文官,又是大教化团的大教谕,自然应该“以文御武”坐头把交椅的。

    “九万大军一块儿进军可不容易,”赵忠顺,也就是原来的晋王察哥开口道,“虽然咱们准备了大量的牛羊,但是青海路上的草场有限,现在也不是水草最肥的季节。九万大军同时开进,恐怕会耗尽青海路的元气。不如分路、分批而进。”

    行军打仗的原则当然是集中兵力,但是集中兵力有时候会加大后勤和道路的压力。

    由青海路到于阗城,走得再快也得一个多月。靠后勤输送是不现实的,只有千里驱赶牛羊随行。

    而牛羊随行又会遇到沿途水草难以供给的问题,如果牛羊都饿死、渴死了,那么大军也就只能打道府了。

    “另外,”赵忠顺又道,“黑汗逆虏很有可能会在于阗坚壁清野,如果大军汇集,粮草搜集可就不易了。”

    “那该怎么办?”章援看向马政和李永奇这两人可是武好古和高俅派来辅佐自己的将才啊!虽然不是自己的班底,但是人家的本事肯定是有的。

    “可以挑选精锐疾进,”李永奇道,“有1500甲骑,1500轻骑,两营工兵,一将步兵,就足够占领于阗城了!如果取下于阗城,应该可以夺到不少粮草,足够应付后续大军供应了。”

    “就8500战兵?”章援眉头皱着,“够吗?”

    “足够了!”萧合达道,“只要西方大突厥国的兵马不到,黑汗逆虏能有多少战兵?据查,黑汗逆虏的精锐就是古拉姆兵,都是用从钦察草原上买来少年调教而成,人数最多一两千,其余均不足虑。”

    才这么点精锐?

    章援有点不大相信。

    萧合达又道:“同时还可以出一支兵越大漠入高昌鹘,这支兵最好以轻骑为主,有三个河西军的骑兵将就足够了,由某统带去抄黑汗逆虏的老窝八剌沙衮。”

    三个骑兵将只有9000战兵,其中铁鹞子900人就这点人去抄黑汗国的首都?章援心说:怪不得西贼会被高俅打成河西军,他们的大将就这水准,不输也难啊!

    “萧军机,”马政问,“是不是高昌鹘准备出兵?你们给了他们什么好处?”

    萧合达笑道:“高昌鹘当然和咱们一起干了!事成之后,八剌沙衮和龟兹都归高昌鹘所有,咱们河西军就拿下于阗和疏勒。”

    八剌沙衮在原安西四镇的碎叶镇境内,把八剌沙衮给了高昌鹘就等于把碎叶给他们了。龟兹则是高昌鹘的故地,几十年前被黑汗鹘夺取。而疏勒镇就是现在黑汗鹘的副首都喀什噶尔黑汗鹘在喀什噶尔方向上的控制区域一直延伸到大部分的帕米尔高原,同迦兹尼王朝控制的阿富汗接壤。

    如果河西军可以占据整个喀什噶尔地区。那么他们就能打开通往阿富汗的通道!

    另外,疏勒喀什噶尔、于阗两镇和黑汗鹘的其它地区之间,还有葱岭帕米尔高原和天山阻隔,大军进出很不方便。在夺取二镇后,只需要投入少量的兵力守住图鲁阿提达坂山口,就能阻止塞尔柱的援兵攻入疏勒、于阗。

    所以放弃八剌沙衮不取,似乎是个明智之举。

    “大郎,河西军和大教化团总算出兵了,只是”

    “怎么了?高大哥,有甚不对吗?”

    灵州,西北三路宣抚使司,内厅之中,武好古和高俅正围着一张地图台研究着刚刚收到的总中军团的报告武好古是因为刚刚收到的命其整理灵州新军将的旨意而滞留的,整军的事情不用他过问,自有高俅的总军机房料理。

    于是他就和高俅一块儿研究起了前线送来的军报。

    “当然不对了!”高俅道,“兵分两路,一路8500战兵,一路9000战兵加一块还不到20000人,他们有43000战兵啊!怎么才出动这么一点儿?用兵岂能如此?”

    武好古心道:集中43000人是为了打印度阿三的对付黑汗鹘,17500人应该够了。

    “而且还有一路是去抄八剌沙衮的!”高俅道,“八剌沙衮在碎叶镇呢,离得那么远”

    武好古马上在地图上找到了八剌沙衮的位置,这下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去八剌沙衮的是谁?”

    “萧合达,”高俅道,“出动的都是河西精锐,另外还有咱们的几个军事机宜随行。”

    “都是谁?”

    “刘大石、韩大狗、萧铁牛。”

    刘大石就是耶律大石!武好古当然不能让他用耶律这个姓到处招摇了,这也太敏感了,所以就改成了耶律的谐音“刘”。

    而韩大狗、萧铁牛两人,武好古也都认识,一个是玉田韩家的子弟,一个是契丹萧氏的子弟,都是辽人。

    “萧合达也是辽人!”武好古喃喃自语,“难道辽国也想插一脚?”

    “辽国怎么可能插手?”高俅摇摇头道,“他们虽然和黑汗鹘接壤,但是并没有什么兵马在边境上摆什么兵马。而且他们现在国中都不安宁,还要劳师远征,能有甚好处?难不成他们还想在黑汗鹘的地盘上占块地?他们有兵力来守吗?”

    武好古一笑,自言自语道:“不会那么简单的,一定是有原因的且看吧!辽国要插一脚就插一脚吧,某家才不在乎呢!”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