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元年孟春的时候,邪恶的资本主义大儒武好古还不知道苏辙、程颐这两个大儒已经找到了对抗实证主义的办法这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宋朝版啊!真是大大的厉害,毕竟在儒学造诣上,程颐、苏东坡的水平比张之洞高多了!苏程一开始就很清楚的知道“体”只能是天理,而不能是儒家的伦理道德。

    武好古这个时候正在灵州,在恢宏壮丽,由西夏王宫改建而来的西北三路宣抚使司的后院之内,探望病入膏肓的高俅高宣帅。

    在一间相当宽敞的房间里面,面色蜡黄的高俅在一张铺了松软褥子的大床上躺着,身体上压了厚厚的丝绒被子,正哼哼着出气多,进气少。屋子里面到处弥漫着中药的味道!

    一个白胡子老长,面孔上堆满的褶皱的老中医正颤颤巍巍的在给高宣帅把脉,还煞有介事的连连摇头……意思大概是高俅快不行了吧?

    现在才大观元年,混得风生水起的高俅就要死翘翘了?武好古才不相信呢!

    他冲着那个医生,还有在房间里面哭哭啼啼的一群高俅的小老婆挥挥手,“都且退吧,容某家和宣帅单独说会儿话。”

    高俅眯着眼睛,从眼峰里面瞄了春风得意的武好古一眼,心里面的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啊。

    让你来当个宣帅怎么啦?灵州这地方自己能呆那么多年,你武好古就呆不了?是不是好兄弟啊?

    而且,自家的那些胜仗是怎么打出来的,高俅还是知道的!他这个军事家就是装装样子的,真正在指挥的都是兵学司骑士学院系统出身的军事机宜。而兵学司骑士学院系统现在又是实证学派的地盘……

    所以真正有可能黄袍加身的那一位,就是潜伏在官家身边的武好古啊!

    一屋子哭哭啼啼的女人还有摇头叹气的老中医都已经退去了,只剩下了高俅和武好古这对好兄弟。

    “高大哥,可好些了吗?”武好古拉了把椅子,坐在了高俅的床头边上。

    “哼……”高俅轻轻哼哼几声,也不理武好古,显然是看穿了武好古的为人。

    “高大哥,灵州这边不好吗?”武好古笑着,“灵州富庶,还住着诺大的西夏王国,府州折家可比不了。”

    “将帅司设在王宫中是官家的旨意!”高俅气呼呼的开口替自己辩解。

    原来高俅刚进灵州的时候只是在王宫中用了宴,并没有住进去,而且还上奏给赵佶,请示是否要拆毁王宫。

    结果赵佶给他下旨,让他把王宫改建一下,作为帅司所在。

    这道旨意其实没有什么,可是高俅却是左右为难,纠结了好久如果他上疏推辞,拒绝赵佶的好意,似乎有点给脸不要脸的意思,而且还显得生分了。

    不就是个西贼的破王宫吗?高俅当年跟着赵佶,在宫里面过夜,还让宫女侍寝的事情都干过……

    如果高俅心安理得住进去,那就少不了被御史一顿弹劾,说他居心叵测,有为帝图皇的野心了。

    在纠结了许久之后,赵佶又给他下了道中旨,问他为什么还不住进西夏的旧王宫?难道嫌那里不够豪华舒适?要不要让黄五郎黄四郎的族弟走一趟灵州,再给他盖一座更好的帅司?

    赵佶下这道中旨其实是好意,可是却把高俅吓出了毛病王宫还嫌不好,那是要住皇宫吗?而且黄五郎是参与过琼林宫建筑和设计的!

    所以高俅没有办法,只能拖着病体住进了西夏王宫,还带着负罪的感觉接受了赵佶赐给他的十个美女……真的是太让人同情了。

    “高大哥!”武好古笑着,“你怎么就不明白官家的心思呢?”

    “官家的心思?”高俅瞪了武好古一眼,没好气地说,“你来不是一样?官家最信任的还是你!”

    武好古笑道:“你是朔方节度使,我是幽州节度使,再加一个忠心耿耿的河东节度使,官家才能高枕无忧啊。”

    “你当官家是唐玄宗啊?”高俅猛地坐了起来,盯着武好古。

    “官家比唐玄宗可强多了,”武好古笑道,“官家是用人不疑的。”

    “哼!”高俅冷哼一声,“就怕有人要当安禄山了!”

    “要当安禄山也不是你我啊。”武好古接着高俅的话头往下说,“官家要当天可汗,那就得有人去带兵当大将军。可是官家身边真的能放心重要的武人又有几个?你我要是再不出力,官家的雄才大略何以施展?如果让官家错用了奸臣,真的出了安禄山、史思明,那可就要铸成大错了。”

    “可是,可是你我都是武人!”高俅摇摇头道,“本朝最忌武人拥兵了……”

    “唉,”武好古一笑,“你也没多少兵啊,灵州兵马能凑得出一将之数吗?他们府州折家的兵比你多,不照样安稳了一百多年?再说了,现在国中也只有你能镇得住西平王。别看那些御史叫得凶,两府集议的时候可没人敢提出把你调离灵州。”

    这倒是真的!

    西夏这场乱子最早从太宗年间就开锣了,闹到如今一百多年都有了,好不容易平下去了,别等会儿高俅一被逮进御史台喝鸡汤,那边赵乾顺又造反了。

    所以现在批斗高俅的都是御史,真正掌权的两府宰执反而不敢乱来。

    另外,高俅自己也非常谨慎。在赵乾顺表示臣服后,他就把手中的大部分军队都交给了童贯,只是在灵州保留了一将府兵4500步兵、500骑兵加两三千辅兵,又陆续安置训练了800名骑士。算上辅兵和辅助骑兵,拢共只有10400人。

    就这几个兵,想要当安禄山、史思明也不够啊。

    “可是现在又要打安西了!”高俅叹口气道,“西平王听说劳什子大突厥国要挺黑汗国就害怕了,就想着要我出头,可我要是出了头……”

    高俅现在就是怕立功,不立功,兴许还能安安稳稳的在灵州混日子。要是在安西之战中再立下大功……呵呵,他自己都觉得是在犯罪了。

    “安西那边不是有章致平吗?”武好古笑着冲高俅眨巴了下眼皮,“有他在主持大教化团,还怕打不过黑汗国、突厥国吗?”

    “他?”高俅一愣,“可他是文官啊。”

    “文官好啊,”武好古笑道,“书生掌兵……多好啊,没准还能当上河西节度使呢!以后那帮子御史也别老盯着咱们俩,没事也咬咬章致平。”

    “他会打仗?”高俅问。

    武好古摇头,“不会没有关系的。”他看着高俅,“高大哥,你不是也不会打仗吗?”

    “对了,我也不会!”高俅注视着武好古,“是你!那些军事机宜都是你们实证学派的人啊!”

    “那不就行了?”武好古笑道,“既然高大哥你可以在军事机宜的帮衬下当上大将,他章致平为什么不能?只要章致平这个儒将起来了,高大哥你就能安稳了。”

    “真的?”高俅将信将疑。

    “真的,真的!不就是拥兵自重嘛,拥兵自重的文臣武将越多,你我就越安全。”武好古连连点头,“高大哥,回头你让宣帅府总军机房下令,把章致平、马仲辅、赵忠顺和萧合达都请来灵州,一起商量一下西征的事情。

    现在都是季春了,再拖下去就是夏天了,还怎么过沙漠?”

    听武好古说起“夏天”,高俅也觉得有点热了,掀开被子,从床上起来,光着脚在自己的卧室里来回走动,也不知走了几圈,才叹了口气:“只能如此了!

    大郎啊,你可真是,真是把哥哥我害苦了!”

    怎么会苦?武好古心想:你现在这样,将来宋史上肯定能名垂青史的将来的宋史肯定是实证学派的史学家编的,所以一定会说高俅和自己的好话!所以高俅肯定不会变成水浒传里面的大反派了……

    ……

    高俅现在是朔方、河西、安西三路宣抚使,还有便宜行事之权。也就是三路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攻打安西之战名义上的统帅。所以设在灵州的宣帅府是有权下令将章援、马政、赵忠顺和萧合达四人都招来灵州开会的。

    而在后来的宋史上,灵州会议也被认为是安西之战得以胜利的关键。因为在灵州会议之前,集结在瓜沙二州的兵马分属于河西军和大教化团。两军之间并没有统一的指挥,很有点各自为战的意思。

    所以必须要有一场军事会议协调两军的关系,建立起统一的指挥。

    另外,河西节度使司和大教化团在安西四镇战后的治理上也争吵不休。都憋着股劲儿想多拿点地盘!还有一个高昌回鹘也参与了进来,同样想要瓜分喀喇汗国的土地。

    如果不好好谈妥了,只怕拿下安西四镇以后,等不到塞尔柱突厥打来,他们自己就得狗咬狗了。

    而要摆平河西军、大教化团还有高昌回鹘三方面的争执,大概也只有武好古和高俅一起出面了。

    大宋大观元年三月,在高俅高宣帅的命令之下,章援、马政、赵忠顺和萧合达四人都带着幕僚机宜到达了灵州城。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