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转眼就是大宋大观元年正月初一了。

    新年的第一天对于北方的大宋本土而言,是用来走亲访友的假日。不过南心岛上,却又是一个忙碌的日子。除了昨天晚上大家伙好好吃了一顿,年节什么的,就当没有发生吧。

    在分了黄金之后,南心岛上的人们也陡然繁忙起来了纪忆这个黑心资本家的钱是那么好拿的?

    在纪大资本家的命令下,所有的水兵水手,除了必须的执勤和训练之外,都要去工地或是船场帮忙。

    而备战的命令,也同时由南洋巡检司下达了。等到所有在作战和航行中受损的船只修复,以及南心岛上的防御设施完工,大家就要踏上新的征程了。

    殖民和战争几乎就是一对孪生兄弟,纪忆和呼延庆此时也已经有了新的开战对象。就是朱罗帝国庇护下的小邦迦陀诃这个小国虽然微不足道,但是却占据了日后被称为克拉克地峡的地盘。

    后世就有人想在那里开挖运河以绕过马六甲海峡,而在北宋年间,往来于东西方的印度教商人们也想到了利用克拉克地峡进行贸易。地峡的两边都有港口,两个港口之间又有道路连接,虽然比较麻烦,但是却可以避开三佛齐海峡的收费站

    为了这个可以绕开“收费站”的通道,朱罗王国和三佛齐王国还在四十年前爆发过一场战争。

    而战争的结果自然是朱罗王国取胜,控制克拉克地峡的小邦迦陀诃继续为朱罗王国所控制迦陀诃是在朱罗王国的第一次东征期间发生在1017年被朱罗王国控制的。在1067年时亲三佛齐的迦陀诃国贵族发动起义,推翻了朱罗王国指派的傀儡王室,引发了第二次战争。在这次战败后,三佛齐国就承认了朱罗王国对迦陀诃的宗主权,直到现在。

    现在,三佛齐海峡的收费权已经易主。纪忆又怎么能允许一个可以绕过收费站的通道存在呢?

    这是对三佛齐海峡拦路收费事业的严重威胁啊!

    “朱罗人实在太可恨了,竟然敢夺取三佛齐国的土地!”纪忆色如严霜,罗列于桌上的各种海鲜一口未动,只见他浮在面孔上的怒意之中,却带着一丝不易察觉到得意,“现在亚齐已经归顺,我大宋的兵马也整备完毕,正好一起出兵!”

    坐在纪忆对面的,是三佛齐国的大相皮袜。

    他现在算是领教到了纪忆这个国际奸臣的手段了!本来以为他会派兵去攻打亚齐,没有想到却用了招安的办法,把亚齐变成了同时向大宋和三佛齐称臣的存在。

    这还没完!昨日赛义德宛思圣和墨娘子刚刚带着蒲阿布的使臣还有10万两黄金抵达。今天纪忆就准备拉着阿拉伯人一起去打朱罗人控制的迦陀诃了

    这事儿怎么看都不对劲儿啊!

    蒲阿布好像上了纪忆的当了不对,不仅蒲阿布上当了,三佛齐国好像也被套进去了。

    朱罗国可不是好相与的,在过去的近100年中,三佛齐国被他们打了两,其中第一次战争整整打了8年,打得三佛齐国元气大伤!

    现在纪忆拉着蒲阿布再去打迦陀诃,岂不是又要把朱罗国的兵招了来?朱罗兵来以后,肯定不会攻打大宋的南心岛好像也打不下来。而亚齐其实也不怕挨揍,那帮阿拉伯人归根结底是海盗,又不是封建领主,只要在迦陀诃抢饱了,大不了弃了亚齐跑路。

    朱罗帝国再怎么凶悍,也不可能禁止阿拉伯商人通过印度洋印度洋这个名字是阿拉伯人发明的啊。朱罗的水军没这样的实力,而且他们也得收税啊。

    所以最后倒霉的,不用说,一定是三佛齐国了!

    皮袜大相看得分明,却不能点破,只能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一定不愿意看到刀兵再起的”

    “这是除魔卫道!”坐在纪忆身边,正在大吃大喝的元觉大师马上插话,“婆罗门外道最是可恨,本来教派之争,大家动动刀兵也没什么。打生打死都是上面的事情,和下面的老百姓有个鸟关联?可他们却把我佛的信徒一律贬为贱民,世世代代做他们的奴隶,你说可恨不可恨?”

    可恨当然是可恨的

    婆罗门教的这条规矩真的有点坑,本来老百姓的宗教信仰是跟上面的君王走的。君王要皈依我佛了,让下面的人拜佛,谁敢不拜?可是这个信佛的君王一旦失败了,婆罗门教再当道,就不许下面的人改皈依佛教前的种姓,统统得当贱民!

    这在印度可不是闹着玩的!

    如果下面的老百姓不想当贱民怎么办呢?当然就是皈依天方教了所以孟加拉和马来亚、东印度群岛这种历史上佛教婆罗门教反复争斗的地方,最后都变成了天方教的地盘看看那里的人种就知道,那些地方的天方教并不是靠子宫取胜的,而是婆罗门教的昏招帮了天方教大忙。

    “是啊!”纪忆一拍桌子,当时脸色就沉下来了,“这等恶徒如何不好好教训,使之改邪归正,我等还能称为佛弟子吗?

    而且迦陀诃乃是三佛齐故地,难道你们的大王就不想收复那里吗?”

    真的不想皮袜话到嘴边,却是生生忍住了。

    他也知道,无论自己说什么话,纪忆这位虔诚的佛教徒一定会出兵帮助三佛齐国收复迦陀诃的

    “纪正使啊,”皮袜大相摇摇头道,“朱罗国乃是强国,称霸南天竺100多年,可不比天方教的海贼。他们不仅有水军,而且在陆地上也有强兵啊。”

    纪忆正色道:“有我大宋天兵在此,朱罗王国算得了什么?皮袜大相,你就尽管放心,等到东南风一起,本使就亲率大军,前去攻打迦陀诃!”

    将一肚子苦水没处倒的皮袜大相送上了开往末罗瑜的船只后,纪忆就开始布置对迦陀诃的战争了。

    “夏都,攻打迦陀诃的方略做好了吗?”

    在尚没有完全建成的龙牙门港城堡内的巡检司大堂上,纪忆召集了几个将领还有元觉和尚,还有副使李纲,商议起了即将开始的又一场战争。

    幸好没有御史跟在一块儿来南洋,要不然非得狠狠参上他几十本!之前和三佛齐国的蒲家水军开战已经有擅开边衅的嫌疑先下手的可是纪忆的舰队!

    现在更不得了,要私自发动一场灭国战争了!

    “已经准备好了!”呼延庆跟在武好古混了几年,胆子也肥了,也不管朱罗国和大宋是有过友好邦交的,就根据纪忆的命令准备好了作战计划。

    地图已经铺在了一张木坯方桌上面,呼延庆指着被后世称为马来半岛的半岛地形,“属下想兵分两路,从东西两个方向夹击迦陀诃。”

    “好!”纪忆点点头,“亚齐的兵力算上了没有?”

    “亚齐?”呼延庆摇摇头,“蒲家怕不肯跟随吧。”

    “容不得他们不跟!”纪忆道,“西路军要路过亚齐的,逼着蒲家出兵即可。

    另外,在迦陀诃拿到的战利品分姓蒲的一半!”

    打婆罗门教徒当然得拉上天方教徒了!要不然他们双方联手怎么办?

    “喏。”呼延庆应了一声。

    纪忆又问:“有没有在迦陀诃东面港口筑城的方略?”

    “在东面筑城?”呼延庆又是一愣,“东面筑城防备谁?”

    “堵路啊!”纪忆道,“不堵上迦陀诃东面,三佛齐海峡的船只就会减少许多。”

    “那为什么不在迦陀诃西面筑城?”

    纪忆看了一眼呼延庆,笑道:“在西面筑城不就是给三佛齐当盾牌了?我们只管打迦陀诃,打完后不必防御,只需堵住通往南洋的港口就行了。”

    “这是为何啊?”呼延庆问,“三佛齐不是咱们的盟友吗?”

    “三佛齐是盟友,”纪忆笑道,“但是三佛齐海峡上的霸主只能有一个,就是咱们!而且三佛齐海峡上最大的商市,也只能是南心岛!

    如果朱罗国和三佛齐打起来,亚齐也卷入,那么大宋庇护下的南心岛,就是整个三佛齐海峡最太平的所在了。到时候末罗瑜的商人,亚齐的商人都会到咱们南心岛来。”

    还是界河商市的老办法不过手段更加狠毒,更加无耻!

    “忆之,”李纲这时插话问,“朱罗国如果知道了是咱们下的手,会不会把矛头指向南心岛?”

    “不会。”纪忆摇头道,“朱罗国一定把账算在三佛齐头上。”

    “为什么?”

    纪忆一笑:“因为三佛齐大而弱,到处透风,朱罗国打三佛齐一定可以捞个盆满钵溢。而我们在三佛齐海峡的据点只有一个南心岛夏都,等使团走后,你一定要好好经营。如果兵马甲械不足,就向制司索要。总之,一定要把南心岛经营的固若金汤。”

    “下官明白。”

    李纲又问:“忆之兄,咱们如果对朱罗国的属国下了手,朱罗国会不会不让咱们通过西洋?”

    纪忆笑着摇头,“哪儿那么快知道?咱们这一次西上,拿下迦陀诃后就和大队分开,带上光明之神号、天理号,再加上阿拉丁的六艘船,一块儿去巴格达了。

    这一去就是好几年,再来时,三佛齐海峡这边应该已经打完了。”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阅读书包网.bookbao2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