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纪忆当然不愿意为了三佛齐人出兵亚齐了。

    因为由他和武好古发起的这场南洋殖民运动,究其根本,还是一次商业活动。除了极少数的战船和兵力是由沿海市舶制置司提供的之外,大部分的战船、人员都是武好古和纪忆从投资者那里募集来的。

    投资者是要赚钱的,而让投资者取得满意报的办法,就是参与三佛齐海峡的拦路收费事业。

    全世界没有比拦路收费事业来钱更快的了!

    现在“南心岛收费站”已经到手了,那么剩下的自然就是尽快恢复三佛齐海峡的正常通行秩序了。如果纪忆和蒲家没完没了的在三佛齐海峡开战,商船怎么通行?没有商船,南心岛收费站向谁收费去?

    而且“南心岛收费站”本身还有开发建设的空间,完全可以照抄界河商市,发展成一个人才、资本、货物汇集的贸易中心城市。

    这里面的利润,可不比单纯的收过路费少。

    而要尽快开发南心岛,就少不了天方教海商的参与。毕竟目前通过三佛齐海峡的商船,还是以天方教海商的船只为主的。

    如果纪忆真的要和天方教海商在三佛齐海峡这边打一场全面战争,就等于把所有的天方教海商都逼到蒲家一边儿去那么呼延庆手下的三十几艘战船还真有点不大够瞧的了其实天方教的战船也不是没有一点优势的,宋式的战船虽然比较坚固,而且在跳帮战中有压倒性的优势。但是天方教的战船数量庞大只是在三佛齐海峡有数量优势,而且速度快,也比较灵活。

    因此双方一旦开战,必然会漫长而且持久!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也让纪忆不愿意和天方教海商展开一场全面战争,那就是他还得去巴格达见哈里发呢!

    真要打起来了,他还怎么去巴格达?三佛齐海峡以西都是天方教海商的势力啊!他能一路打过去?

    所以在征得了皮袜大相的同意之后,赛义德宛思圣和墨娘子就同白思文一块儿,乘坐着“阿拉丁”号阿拉伯式桨帆船往苏门答腊岛西北部的亚齐港去执行“招安”任务了。

    没错,就是招安,是代表大宋官家赵佶去招安盘踞亚齐港的阿拉伯海贼册封蒲某某为受大宋沿海市舶制置司管辖的亚齐巡检使!

    “赛,赛义德,您没和我开玩笑?大宋要封我做亚齐巡检使?”

    在亚齐港内,一栋白色的,装饰精美的天方教式宫殿里面,蒲阿布恭敬地看着身穿宋朝绿色官服的赛义德宛思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昨天他还在这座宫殿里面打着赛义德宛思圣的名号,向一群天方教商人煽动神之战呢!现在宛思圣自己穿着一身宋朝官服来招安了

    当然了,他煽动神之战的效果并不怎么好。毕竟神之战的对手是大宋啊!大家都是要去和大宋做买卖的,怎么能开战呢?开了战,买卖还能做下去吗?

    而且阿拉伯商人在印度洋中的“海权”也不是特别牢靠的。虽然他们在海上的优势不小,但他们毕竟是以商人和海盗的形式存在的。并没有形成国家组成海军。而且在三佛齐海峡以西的孟加拉湾,他们还面临着婆罗门教海上强国朱罗王国压力,再和大宋开战,恐怕日后就不是亦商亦盗,而是纯粹的海盗了

    再说了,蒲家水军在蒲罗中岛海战中的遭遇,大家多多少少都知道了。

    宋人的水军有黑魔法的!他们有黑巫师,会火球术,有妖魔童子,还有大铁人对了,他们还有可怕的罗马火!

    这样的敌人,怎么打得过?

    亚齐的宫殿之内,赛义德宛穆德摸着白胡子,笑着问蒲阿布,“阿布,你真的不用替广州的蒲家子弟考虑吗?你如果不受招安,那他们就都是反贼的家眷!

    另外,你现在不过宋军水师的手下败将!几十艘船打人家一艘船都没有拿下,还损失了十多艘战船现在能占据亚齐,当上宋国的巡检使还有什么不知足?难道你还想让哈里发封一个埃米尔吗?”

    蒲阿布当然不在乎广州的蒲家人了,那些人又不是蒲阿布的至亲,不过是些堂房的兄弟子侄叔伯,死不死的和阿布也没啥关系。

    可是他以什么名义统治亚齐却是个问题!

    他既不是赛义德,也不是谢里夫,更不是什么大阿訇。所以他在逃到亚齐后没多久,就打发自己的堂兄蒲阿里带着礼物去了巴格达,向哈里发求封埃米尔了。

    不过能不能封下来,蒲阿布也没有把握做东西方贸易的天方教海商太多了,有些个也不比蒲家来得弱,凭什么让蒲家当埃米尔?

    这里面牵扯到的利益多了去啦!

    蒲阿布沉默了片刻,看了眼德高望重模样的宛思圣,又瞅了眼大模大样坐在宛思圣身边的墨莉。这个女人显然是个异教徒,没有戴上头巾就大摇大摆跟着赛义德进了自己的宫殿,而且赛义德对她的态度还非常恭敬。

    看到了蒲阿布在注视自己,墨莉冷冷的一笑,开口就是生硬的阿拉伯语,“阿布,我和赛义德到来的时候,看见亚齐附近的海面上还有蒲家的战船在向过往的商船征税,我想知道,是谁给你这样做的权力的?”

    这个问题问得蒲阿布一愣。

    他现在好像真的没有权力向过往海商征税了!

    “您是”蒲阿布看着墨莉问。

    宛思圣笑着介绍道:“她是光明神的使者,摩尼教的圣女墨莉,他是大宋使臣纪忆之的人。”

    果然是个异教徒蒲阿布吸了口气,笑着弯了下腰,“原来是圣女大驾,幸会,幸会。”

    不幸会也没办法啊!人家可是纪忆的人,纪忆手里有会黑魔法和罗马火的舰队!

    墨莉笑道:“阿布,三佛齐海峡既不是你们天方教徒的,也不是我们大宋的我们两边,都是外来的!能在这边占一片土地,建个港口商市,再把海峡的通航贸易抓在手中,才是真理啊!

    至于神的事情,自有大宋的使团去巴格达和哈里发当面讨论。”

    在旁站着的白思文也用阿拉伯语帮腔道:“阿布,其实纪正使知道你一定向巴格达派出使者求封埃米尔了,不过这没有什么关系你可以一边做埃米尔,一边做大宋的巡检使,一边再给三佛齐人做官。大宋的沿海市舶制置司也不会多管亚齐的事情,你只要按时上供就可以了!”

    一听到要上供,蒲阿布的眉头就紧了起来。

    “赛义德、阿拉丁、圣女,不知道我这个巡检使,一年要花多少钱上供?”

    赛义德笑道:“不多,不多,一年给个十万两黄金就行了。”

    十万两黄金还不多!?蒲阿布心疼的脸儿都皱起来了。

    白思文忙道:“阿布,这些钱可比你家之前交给三佛齐王庭的少多了。虽然你只能在亚齐收钱了,可是你家也不必再维持恁多的战船了。有个十艘八艘的,还不够用吗?”

    这是要解除蒲家的大部分武装啊!

    虽然蒲家水军在蒲罗中岛附近遭遇惨败,但是本钱并没有赔光,阿拉伯式桨帆船的高航速拯救了被打散的舰队。陆陆续续有二十多艘战船抵达了亚齐港,让蒲家水军恢复了一点元气。

    可是要维持这种规模的水军却很不容易,无论是古拉姆战士还是普通的阿拉伯、波斯水手,都是要花钱养着的。而且划桨的奴隶也很费钱他们是需要频繁补充的!

    另外,古拉姆战士和水手的训练,战船的更新换代,也是支出的重头。

    如果要在三佛齐海峡中维持一支数十艘战船组成的舰队,每年的开销怎么都不会少于十万两黄金。

    除了舰队要花钱,亚齐港也需要花费巨资进行维护和防御。和南心岛不同,亚齐并不是一座孤立的小岛。因此必须防备从陆上发起的进攻。这就需要蒲阿布这个海商头领去维持一支陆军,为此他已经派人去印度和波斯雇佣军队了考虑到亚齐的气候和泛滥的瘟疫,雇佣士兵的花销怎么都不会便宜啊!

    “阿布,”赛义德宛穆德看蒲阿布还在犹豫,就有点儿不悦地说,“你这一次借着我的名义煽动神战,这是欺骗信徒,如果我向信徒揭发你,你还能在亚齐立足吗?如果没有了信徒的保卫,你有多少力量可以使用?到时候恐怕不需要宋军出手,靠三佛齐人的舰队和士兵都能把你在亚齐的一切都夺走了。”

    蒲阿布痛苦地看着宛思圣,“赛义德,您真的能允许异教徒统治三佛齐海峡吗?”

    “阿布!”宛思圣的老脸上已经浮现出怒气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三佛齐海峡本来就是异教徒的原本你们蒲家在这里连一寸土地都没有!可是现在,你们有了亚齐!一块属于蒲家,可以让所有宗教,所以种族的商人都可以自由出入的商业之邦!你怎么还不满足?你还想要什么?”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阅读书包网.bookbao2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