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西北的紧急军报不必说,一定是和河西军的西征大业有关了!

    在即将过去的建中靖国六年中,河西军就一直在为西征拓地做着各种准备。在都军机司成立后,关于河西军西征准备工作的消息,也不时由西北三路宣抚使司军机房上报到都军机司。

    作为河西军西征最主要的准备工作,赵忠顺察哥在去年夏天挥军攻入了黄头鹘和黄头鞑靼的领地,将十数个游牧部落悉数征服,打通了由南线青海路进入喀喇汗国统治的于阗地区东部的通道。

    所谓黄头鹘其实就是甘州鹘的余部,在甘州鹘被元昊灭国后,迁移到了祁连山以南的青海路西部,也就是后世称为柴达木盆地的区域游牧。而黄头鞑靼则是九族鞑靼的一部,早先也在河西走廊和青海路西部游牧,实力比甘州鹘要弱小的多。自然阻挡不住战败的甘州鹘进入他们的领地游牧。

    不过由于青海路西部资源有限,拥挤在那里的黄头鹘和黄头鞑靼部落也就越混越差,现在不过是一些游牧野人,只是作为吐蕃、喀喇汗国和西夏之间的缓冲而存在。根本不是久经战阵的河西军的敌手,因此就被赵忠顺轻易征服了。

    在开辟青海路西部的同时,河西军还用借来的二百万缗巨款中的一部分,从青唐、北河套契丹统治、高昌鹘等处购买了数十万头牛羊,交给从河西游牧诸部其实就是原来的党项游牧部落中选出的精壮牧养这些牛羊将作为西征的军粮,伴随着河西大军踏上安西的土地。

    以牛羊为军粮的做法并不是后来蒙古人的专利,这是任何一个草原游牧部落都掌握的技能。

    而半牧半定居的党项人,当然也没有把老祖宗的本事完全忘光。面对漫漫两三千里的征途,携粮而进当然是不可能的,而且青海路西部和高昌鹘也没有足够能力供应大军。

    所以驱赶牛羊随军,也就成了唯一的解决方案。

    另外,河西军的使臣也频繁往来于凉州河西军的节度使司已经迁往凉州和高昌之间。

    一个反对黑汗鹘喀喇汗国的同盟,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被建立起来了。

    所谓的唇亡齿寒,在高昌鹘和黑汗鹘之间是根本不存在的!

    别看这两国的名称都有“鹘”,但是黑汗鹘的名称是汉人叫起来的,他们自己正是的国名是喀喇汗国。国族起源是葛逻禄和样磨突厥,和鹘有那么点血缘关系,但是并不怎么亲近。早年间在文化上也受鹘影响,使用鹘文字。

    但是自从萨图克博格拉汗改宗天方教后,喀喇汗国就迅速天方教化,连文字都变成了阿拉伯字母写的突厥文,文化上也以天方教突厥文化为主。和高昌鹘之间最后的文化联系,也因此斩断。

    而且在皈依了天方教后,喀喇汗国就成了天方教在中亚地区扩张势力的急先锋。在来自西亚的神斗士们的加持下,喀喇汗国向东方的于阗王国和高昌王国这两个以佛教信仰为主的国家,发起了疯狂的神之战。最终在北宋太宗年间灭亡了于阗王国,占据了安西四镇大部,其君王还自称桃花石汗。

    在灭亡于阗的过程中,高昌鹘和北宋的归义军都坚定站在了于阗一方,也因此被喀喇汗国称为“凶恶的异教徒”。

    归义军这个“凶恶的异教徒”早就被西夏吞并,剩下的高昌鹘就和喀喇汗国之间展开了长达百年的低烈度冲突倒不是喀喇汗国没有力量推平高昌,而是害怕同高昌鹘背后的契丹和西夏爆发直接的战争。

    哪怕在喀喇汗国的鼎盛时期,再加上西亚神斗士们的加持,大约也是打不过元昊的西夏,更不用说对上契丹这样的超级强国了

    到了如今,喀喇汗国早就衰弱,分成了东西两个部分,西喀喇汗国在十七八年前就被塞尔柱突厥征服,成为了附庸。而以八剌沙衮和喀什噶尔为中心的东喀喇汗国,目前还保持着独立,不过也没有足够的力量对抗河西军的入侵。

    所以当大白高国被桃花石国吞并的消息传到八剌沙衮后,东喀喇汗国的汗廷立即就警惕起来了。向河西和高昌派出了大量的间谍,而且还试图向开封府派出使团使团当然被河西军所劫杀,没有到达开封府。而这场发生在西北大漠中的杀戮,也等于拉开了战争的序幕。

    而今天由军机司的急脚递也是驿站传递系统的一部分送到都军机司的紧急军报,就和这场杀戮的后续反应有关。

    武好古到了都军机司,才一进入中堂,就见到了同知都军机张叔夜已经等候在那里了。

    张叔夜是以文资担任同知都军机使的,算是和武好古来个文武相制。不过他并不是于军务一窍不通的文官,实际上他早年也参与过慕容忘忧主持的兵学司。对于“新式军学”也算了解,因此还是非常称职的

    不过以文资充当都军机司的主官,还是让武好古感觉到了一些隐患,也许早年的枢密院就是这样一步步落到文官手中去的!

    张叔夜和武好古也算是老熟人了,不过关系谈不上多好,双方为了界河商市就暗斗过几,如果不是因为武好古的后台太硬,界河商市也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了。

    另外,张叔夜的堂弟张克公就是御史台里面参武好古次数最多的御史!所以也被武好古坑成了模范新军监军使,几乎成了一个官场悲剧的代名词了。

    张克公原来可是监察御史啊!这个位子上的官员很容易得到提拔,也许一个奏章合了天子的口味就能成为中舍人或翰林学士了。

    可是现在却成了个监军听着都像是宦官干的活儿!官场前途如何,就可想而知了。

    望着坐在上首的武好古,张叔夜也没有和他套近乎的心情,而是开门见山说起了正事儿。

    “西北帅司的急报,黑汗鹘向突厥国称臣求援了!急报上还说,这个突厥国可是西方强国,有万里之地,百万带甲,不在契丹之下啊!”

    西北帅司就是高俅的河西、朔方、安西三路宣抚使司。名义上,河西军和朔方军都受他的节制,安西大都护赵乾顺领有此职和安西大教化团也受他的节制。

    所以西北的紧急军情,就是通过西北帅司的总军机房上报的一个严谨高效的军令系统,也是武好古特别强调的。越级指挥和越级上报,在都军机司的条例中,都是不允许的。

    武好古在上首座位上坐得四平八稳,丝毫没有对最新的军报感到惊讶。

    黑汗鹘向塞尔柱爸爸求救本就在意料之中。

    这时,权发遣军情房章之凤已经拿着军报抄件走进了中堂,双手将抄件递给了武好古。

    军情房是都军机司直属的机构之一,主要责任就是搜集、分析军事情报。由章之凤主管,因为章之凤的官阶太低,因此就加了个权发遣的名义。

    武好古接过军报抄件打开看了一遍,原来是河西军和大教化团总军机房通过西北帅司总军机房转来的情报。

    河西军在喀什噶尔的探子打听到了东喀喇汗国向伊斯法汗派出使臣,去称臣求救的确切情报。而且还附上了一份塞尔柱帝国的大致情况报告有点夸大,说什么带甲百万,上将千员,沃土万里云云。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尔!”武好古合上军报,笑了笑道,“再说了,这本就是驱虎吞狼,就算变成了驱狼喂虎也没有什么。至少咱们能收河西路了!何乐不为之?”

    武好古才不相信塞尔柱突厥能把赵乾顺、赵忠顺两兄弟给吞了。

    根据西北帅司总军机房的报告,在200万缗高利贷的作用下,河西军现在已经恢复了元气。

    铁鹞子的数量达到了3000人,原本的卫戍军改成了轻骑兵军号还叫卫戍军,人数也达到了20000人。另外,河西军还在瓜沙二州征召了一支模仿朔方新府兵的精锐重步兵,称为破阵军,总兵力也有20000人。

    光是这43000人的战兵,实力已经比历史上的耶律大石强大不知多少了!

    而且大教化团现在也组织起了2000名重骑兵高俅提供了一部分兵力和近10000名步兵。

    两者相加,光是西征的战兵就已经达到了55000,加上辅兵,总数怕不下10万之众了。

    “话虽如此,”张叔夜道,“可你就不怕河西军一旦兵败,突厥国兵临河西走廊吗?”

    他顿了顿,“崇道兄,就算你不怕!两府宰执们会不考虑这个?官家会不考虑一下突厥的威胁?可别把党项狼换成了突厥虎,那西北可就永无宁日了!”

    “不怕!”武好古笑道,“西北有高宣帅坐镇,有什么可怕的?要不然就让高宣帅督军西征,这样就不怕打不过突厥国了。”

    “高宣帅可一直有病,”张叔夜笑吟吟看着武好古,“他可一直在推荐你出任西北宣帅来着!”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阅读书包网.bookbao2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