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一只三佛齐人的哨船缓缓驶入了巴当河口,在那个拥挤而繁荣的商市的一个码头上停了下来。

    跳板搭了上来,老汉梁友文先从细长的哨船上下来。然后转过身,满脸堆笑着对盘腿坐在哨船中的大宋高僧元觉和尚行了个佛礼,又一指码头上站着的一群穿着花花绿绿丝绸衣服的人说:“大师,请下船吧,三佛齐国的大相就在那边,他是奉了三佛齐国佛子大王的旨意,来此间犒劳天朝大兵的。”

    元觉大和尚只是应了一声,双手搭载船帮上,用力一撑就站了起来,然后大摇大摆的就通过跳板上了码头。

    那群穿着花花绿绿丝绸衣服的人看到元觉和尚下了船,纷纷迎上前来。当先一个是穿着一件绯色宋朝武官服的老头子,不过长相却不是汉人,而是三佛齐当地的马来尤人。

    如果是正经的大宋使臣,看见这身打扮,就该知道这老头一定出使过宋朝,在宋朝受了封赠,算是个大宋的“名誉官员”。不过元觉哪儿知道这个?于是就问身旁的梁友文:“梁老汉,洒家问你,那个穿着大宋官袍之人是谁?”

    梁友问道:“大师,那位贵人是三佛齐的大相皮袜,他还是大宋的怀远将军。”

    “噫?三佛齐的大相怎么会是大宋的官人?”

    元觉的话问的都有点露馅了。

    不过他这个使臣不真不要紧,巴当河口外的舰队是假不了的!而且蒲家的战船到现在也没出现,估计是不存在了。

    梁友文解释道;“皮袜大相在元祐年间曾经两度入贡大宋,受封了一个怀远将军。”

    怀远将军是个正五品的武散官。在宋朝异常混乱的官制之中,文散官是作为文官的阶官存在的。而武散官却不是武官的阶官,只是偶尔授给官员和外国使臣。

    “原来如此。”元觉大和尚嘴巴上应着,心里面还是弄不明白他这个宋朝的僧官连自己的官是几品几级都不知道,更别说不常见的武散官。

    不过弄不清也没关系,反正他是来要钱的,其他的不管。

    “只给20万两黄金?这,这也太少了吧?你们的国王真的是佛弟子?心怎么那么不诚?这样死后去不得光明世界,是要下黑暗地狱的!”

    恢宏壮丽的金塔浮屠寺内,高僧元觉正在用摩尼教的黑暗地狱吓唬信奉密宗佛教的皮袜大相。

    皮袜去过两次大宋,前前后后在宋朝呆了超过三年,而且在三佛齐这边也和不少宋国商人相善,是精通的汉语的。

    但他还是听不懂“光明世界”和“黑暗地狱”是怎么事?

    不过听不懂也没有关系,对方嫌钱少的意思他还是明白的!

    “大师,20万两黄金已经很多了!”皮袜一脸肉痛的模样,陀毕罗大王给了他25万两黄金的额度,他得拿5万两提成,剩下就只有20万两了。要再加,那提成就少了

    “是啊,20万两黄金相当于200万两白银,折成铜钱,300万缗都有了。”

    梁友文在旁边帮腔他这几天已经找了刚刚从宋朝过来的天方教商人打听情况,总算知道大宋这几年有点混乱了。主昏臣奸,对外穷兵黩武,对内则轻文重商,重用了一批奸商,而且还弃了老祖宗传下来的儒家道路不要,搞出劳什子实证论、理性论的总之一派国之将亡的乱象!

    估摸着,这场“保卫佛教圣地”的闹剧,也是那帮昏君奸臣折腾出来的!

    索取50万两黄金的事情,多半就是一票远征大军的官员自己私分了还真给梁友文猜中了,真是贪官当到国际上了。

    “太少,太少了”元觉大和尚的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这次的使团中战士加上官员有一万多人,20万两黄金不大够分啊!

    “至少25万!”元觉说,“而且这25万两得是金子,别的东西另算。”

    25万两?那不就没得贪了?

    皮袜苦着张脸,元觉看了就安慰道:“大相啊,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啊!你家大王不是说出家做和尚了?出家人四大皆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不如拿出了支持我佛的功业,帮助佛光战胜黑暗!这才是大功德啊!”

    佛光战胜黑暗?听着咋那么变扭呢?这和尚到底念的是什么经啊?

    “而且,这25万两黄金也不是白拿你们的。”元觉和尚接着忽悠。

    别看他生得孔武有力,就以为他是靠力气吃饭的魔教妖人其实他是个宗教领袖,是靠传教布道过日子的,本事就在一张嘴上面。

    元觉说:“现在蒲家的船队完了,你们三佛齐国东有爪哇,西有朱罗,他们都是婆罗门外道。而且都对三佛齐虎视眈眈啊!如果没有大宋的庇护,你们三佛齐国还能一直霸占着西洋、南洋间的水道吗?”

    “可是大宋离开三佛齐那么远,怎么可能庇护三佛齐国呢?”

    元觉笑道:“其实也没有多远啊,从广州南下到三佛齐不过五六千里的水路,如果顺风的话,一日一夜就能行船千里,不过数日就能抵达了。”

    “可是一年之中才有短短的数月时间常见北风,而且刮北风的时候就少有南风可借,要北上就不容易了。”皮袜道,“若是南洋此时有变,大宋如何得知?”

    在旁充当皮袜幕僚的梁友文这时也补充道:“便是消息送到广州,广州也不能出兵啊,得飞马入京报给天子知道,然后才能安排出兵事宜。这来来去去的,一年两年都过去了。”

    宋朝原有的体制是将从中御,地方上的兵权很小,因此对于殖民主义的反动事业来说是非常不利的。隔着几千里乃至几万里的海洋,还想将从中御是做梦。

    “今时已不比往日了,”元觉道,“既然大宋天子已经决定出兵天竺,拯救佛家圣地,自然要放权的。现在朝廷已设立沿海市舶制置司,全权负责外海事务及援救波罗王国。

    今次打败蒲家海贼的,就是沿海市舶制置司的战船队!除了可以组成战船队之外,沿海市舶制置司还有权在外海开始巡检司,作为节制战船队的衙门。如果三佛齐国愿意和我朝一起为佛教圣地的存亡而战,那么两国自然就是盟友,我朝就会在蒲罗中岛设置巡检司,布置船队了。”

    这是在索要蒲罗中岛作为“租界”了。不过纪忆的诈骗手段高明,想出了一个组建佛教同盟去拯救天竺佛教圣地的名目此时的东南亚地区除了安南之外,都受印度的影响。佛教和婆罗门教在南洋诸国不包括安南中分庭抗礼。

    其中信奉佛教的有三佛齐、蒲甘缅甸,信奉婆罗门教的则是吴哥王朝统治下的真腊帝国和爪哇国。

    而三佛齐、蒲甘、真腊、爪哇这四个地区大国还受到域外国家的影响。属于儒家圈子的安南国和真腊长期敌对,争夺占城国,从而牵制了真腊国向南、向西扩张。

    天竺圈子的朱罗国则和爪哇国结盟,同三佛齐国争斗百年,以争夺三佛齐海峡的统治权。同时又和蒲甘王朝,以及占据佛教圣地的天竺波罗王朝敌对朱罗国梦想将孟加拉湾变成自己的内湖,不仅跨海攻打三佛齐,还攻打过波罗王朝、蒲甘王朝,以及锡兰这三个佛教国家。

    而波罗王朝、蒲甘王朝、锡兰和三佛齐四国,一直以来都存在联系,有时候还会联合同朱罗王国作战,四国间也存在联姻。

    所以对南洋的情况比较了解的纪忆,就想拼凑一个佛教大同盟拯救波罗王朝保护的佛教圣地其实就是个名目。用这个名目,让宋朝介入南洋变得合情合理,也容易争取南洋佛教僧侣的支持。

    毕竟,大宋能够投入到南洋的力量是有限的,不存在碾压各国的绝对实力。在这种情况下,拉一派打一派就很有必要了。

    当然了,在大宋组建佛教联盟的同时,也不等于一定要和天方教、婆罗门教翻脸开战。

    纪忆提出的口号是“拯救佛教圣地”,不是收复“佛教圣地”现如今波罗王国还没到马上就要灭亡的时候,而入侵西北天竺的迦色尼王朝自己也陷入了分崩离析,根本没有力量征服佛教圣地那烂陀寺。

    所以他只是想用“拯救佛教圣地”的名义,将波罗王朝、蒲甘王朝、锡兰和三佛齐四国团结在大宋周围,形成一个佛教联盟,以控制南洋和西洋的商路。

    “大师的意思是,”皮袜大相已经觉出一点儿不对的地方了,“大宋的水师以后要常驻蒲罗中岛了?”

    “大军远征天竺,路途遥远,风波难测,总是需要一个落脚点的。”元觉道,“如若让大军进入末罗瑜难免会造成兹扰,很不方便,所以就想在蒲罗中这个荒蛮之岛驻扎。国王和大相想来不会反对吧?”

    “那你们要驻扎多久呢?”皮袜问。

    元觉笑道:“佛祖需要我们驻扎多久,我们就驻扎多久!”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