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陀旁亚蒲大贵人被吓成了跪人!梁友文让他别害怕管什么用?他是三佛齐的水军将领,怎么会不知道蒲家海贼有多厉害?三佛齐国可以摆脱和朱罗国的君臣关系,现在还可以在三佛齐海峡称霸,西抗朱罗,东战爪哇,北抵真腊,南接大洋,靠得就是以蒲家为首的一帮亦商亦道的天方教商人。

    要不然就靠三佛齐的那些迷信佛教密宗的贵族,怎么可能同时和朱罗、爪哇国开战,而且还坚挺恁多年?现在强大是蒲家水军居然招惹上了大宋,而且叫人打了一个全军覆没!

    这可真是两个大难同时临头了!

    招惹上大宋是一个大难,三佛齐国两线作战那么多年,早就疲于奔命了,现在再加上一个大宋……莫不是真的要亡国了吧?

    第二个大难,当然就是蒲家水师全军覆没了!没有了蒲家水师,三佛齐国在三佛齐海峡上的武力起码减少一半。朱罗国和爪哇国听到这个消息后没准就要来攻打了。

    即便他们不来攻打,三佛齐国的水师还有能力拦截强行闯关的那些奸商吗?没有能力拦截,拦路收费的事业怎么办?

    如果收不到费了,那么三佛齐国哪儿来那么多钱维持军队、维持朝廷、维持那么多和尚尼姑?

    想想都替国王陛下着急啊!

    不过最让陀旁亚蒲大贵人害怕的,还是大宋和三佛齐竟然处于交战状态了!

    宋人不会把自己的脑袋砍下来吧?虽然两国交兵时通常也不会杀害对方的外交人员。

    可是自己不是三佛齐国王的使臣啊!自己只是一个守河口的小官而已……

    ……

    “……陀旁亚蒲贵人说,蒲阿布虽然是我国的水军总督,但是我国的大王肯定没有命令他袭击大宋天朝的战船,这完全是一场误会啊!所以恳请贵国天兵千万不要进攻巴当商市,一切都好商量,好商量啊!”

    正在甲板上跪着说话的是梁友文,他现在也跪了。没有办法啊,他现在客串翻译官,陀旁亚蒲贵人才是正主儿。现在正主儿跪着起不来了,他这个翻译官还能大摇大摆站着?

    “你们三佛齐国是信什么教的?”大和尚元觉和呼延庆一起站在船艉甲板上,装模作样地发问。

    “信佛的,我们三佛齐国上下都佛弟子,再虔诚不过了!”梁友文连忙双手合十道。

    “哦,”元觉大和尚点点头,“那么你们为什么要反对大宋的佛弟子出兵拯救天竺佛教圣地呢?”

    这话听着有点奇怪啊!梁友文心说:佛教现在也拿起屠刀拯救圣地了?这还是慈悲为本的佛教吗?大宋的和尚这是怎么了?都变得那么凶了……

    “大师,我们没有反对大宋佛弟子出兵天竺啊!”梁友文连忙解释,“那都是蒲家人干的,他们是天方教徒,所以反对拯救佛教圣地啊!”

    “可他是你们三佛齐的总督!”元觉和尚哪里肯相信,只是摇头,“你们三佛齐不是佛国吗?怎么会一个天方教的总督?是不是你们三佛齐的国王已经叛教投敌了?”

    叛教投敌?

    梁友文心道:这个是佛教的话吗?现在中土的佛教怎么这样了?

    “不,不,不,”心里怀疑,嘴上还得解释,“我国的大王是再虔诚不过的佛弟子了,年年都给寺庙捐钱的……”

    “是吗?”元觉看了看梁友文,“那么说起来你们的国王是支持拯救圣地的?”

    “支持!一定是支持的!”

    “怎么证明?”元觉问。

    还要证明?难道要捐钱给大宋天兵?

    梁友文有点傻了。大宋不是只管给人“送”钱的天朝上国吗?现在怎么改向人要钱了?

    “不知道天朝上国需要多少证明?”

    “这个数!”元觉伸出一个巴掌。

    “五……五万两黄金?”梁友文试探着道。

    “哼!心不诚!”元觉道,“你们三佛齐国王一定是假的佛弟子!贫僧一定要替佛祖教训他!”

    这是什么话?这是大宋官员应该说的话吗?

    “五十万两?”梁友文的声音都在颤抖。

    元觉点点头,“这还差不多……你回去和三佛齐王说,五十万两黄金虽然不少,但是肯定没有蒲家在三佛齐的财产多吧?只要没收了蒲家的财产,不就什么都有了。而且我们也不一定要黄金,我们要出兵天竺,需要粮食、船只、奴隶、香料、珊瑚、宝石、棉布,各种奇珍异宝,统统都可以抵账的。

    另外,你叫那个鸟贵人先给送点好酒好肉上船!在海上漂了恁多日子,洒家和兄弟们的嘴巴里面都快淡出鸟来了。”

    这话听着都亲切!梁友文心想:这个穿紫色袈裟的大和尚莫不是干过强盗吧?敲诈勒索的本事可不差啊!

    ……

    陀旁亚蒲大贵人和梁友文两个人抱头鼠窜的回去了,到了巴当商市也不多做停留,安排人送了犒赏的酒肉和淡水给宋国舰队后,连夜就去了一百多里外的末罗瑜城,去给大王陀毕罗和大相皮袜报信儿去了。

    末罗瑜城之所以不摆在海边,就是为了防止被敌人攻占。三佛齐国之前的首都渤林邦就是因为太靠近海边,在同爪哇人和朱罗人的战争中就两度沦陷。吸取教训的三佛齐人再也没有胆量在海边建都,干脆就把都城摆在了末罗瑜平原的中央,远离海边,甚至也不在巴当河的岸边。

    因为首都的交通并不方便,所以陀旁亚蒲和梁友文走了两天才抵达佛寺环绕下的末罗瑜城堡!

    这可是一座相当坚固的城堡啊!建筑在平原上,是用不知道从哪儿运来的巨石砌成。城墙高达两丈有余,城外还有宽阔的护城河。城池附近,还分布着大量的贵族庄园三佛齐国虽然立足于大海,靠收过路费发家致富,但它并不是一个贸易城邦国家,而是一个封建制的王国。依靠拥有庄园的贵族服兵役维持武力,另外还有15个小一号的封国,主要分布在苏门答腊岛北部西部和马来半岛上。而苏门答腊岛的东南部则是国王直辖的地盘,其中的根本之地就是末罗瑜平原,因为这里的土地可以安置大量可以承担兵役的中小贵族。

    陀旁亚蒲和梁友文在末罗瑜城外,也都有一座小小的庄园。不过两人也没心思回家,入了末罗瑜城堡就直接去了王宫。

    ……

    “什么?宋国的和尚竟敢质疑本王是虔诚的佛弟子?真是太不像话了……本王和王宫中的美人们都已经出家了,全天下还有比我更虔诚的国王?他们宋国的天子有没有出家做和尚?”

    金碧辉煌的王宫寺庙之中,剃了个光头,穿着一袭僧衣的正是三佛齐当今大王陀毕罗。他是个天竺密宗的信徒,王后更是从波罗王朝远嫁而来。因为夫妻二人都沉迷密宗佛教,所以干脆剃度出家。

    当然了,和尚国王依旧是国王,除了少几根头发,国王该干的事情他是一件没有落下,要包括广纳妃子天竺密宗并不禁止僧侣和女性牵手,还称之为“欢喜禅”。

    “陛下,大宋国的天子虽然没有出家做和尚,”上了年纪的皮袜大相坐在陀毕罗王的御座旁边,摸着白胡子道,“但是他向天竺国派出了远征军……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的大军就在蒲罗中岛。现在派到巴当河口的,只是先头。”

    “二十几条战船还是先头?那全军该有多少?”陀毕罗王看着自己上了年纪的大相。

    这位大相是先王留下的重臣,而且他在十几年前还去过开封府朝贡,还得了许多赏赐,受封了一个什么将军。也因此成为了三佛齐国内第一号重臣,后来还成了托孤重臣。

    “上百艘战船肯定是有的!”皮袜大相道,“要不然不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灭了蒲家的五十条船。”

    这个分析是有道理的!

    皮袜接着道:“一条战船上包括桨手在内起码有200人,100条船就有20000人了。

    另外,宋朝既然要援助波罗王国,就一定会带着运兵的船只。所载的步兵、骑兵,怕也不下20000吧?”

    “40000大军?”陀毕罗王倒吸了口凉气,“那么对兵马都派去波罗王国?波罗王到底给了大宋多少好处?”

    他娶了波罗王的女儿,都没有派出三佛齐武士去支援波罗王抵抗天方教战士。现在大宋天子一口气派出四万大军,难道也娶了波罗王的女儿?看来娶到的还不止一个,而是一群了……

    “大王,”皮袜看了一眼年轻的国王,“波罗王给了大宋多少好处,老臣不知道,但是老臣知道我三佛齐国是无论如何抵达不住四万宋军的……如果大王不想灭国,那就必须应付好这些远来的宋军。尽快打发他们上路才是正理啊!”

    “对对对!”陀毕罗王道,“得尽快打发他们,只是50万两黄金也太多了!大相,你和宋国不是有交情吗?不如走一趟,去和他们说说,能不能减少一半,给25万两黄金吧!”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