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呼延庆和元觉大和尚,都站在“天理”号宋式桨帆战船的船艏甲板上,举着望远筒看着眼前的一切。

    末罗瑜的港口就展现在他们的面前。

    末罗瑜又称末罗游、马来尤,后世的马来人就是由此地而得名的。此处的港口是一座内河港,就建在流经末罗瑜平原的巴当河的如海口附近。依托着港口而出现的,当然是一座繁华而且拥挤的商市。传说中能够庇佑海商一帆风顺的金塔浮屠寺,恢宏壮丽,就伫立在一大堆杂乱的建筑当中。巨大的包金宝塔反射着耀眼的金光,似乎就在展示三佛齐王国拦路收费事业的兴旺发达。

    除了金塔浮屠寺之外,末罗瑜港口一带的建筑,大多都是竹木混制,多是随意搭建的房子,也有一些严整富贵的宅院,几乎都散发着浓浓的天方教建筑风格,只少为数不多的几栋是有飞檐斗拱的中式院落。

    港口周围都是水稻田,南洋这里的气候温暖多雨,水稻都是一年三熟。在北方的中原大陆还是冰封雪飘的天气时,这里的稻田却是翻涌着金黄色的稻浪,而且一眼都望不到头。稻浪之间,偶尔还可以看到当地人的村落,此时正升起一道道袅袅的炊烟,显得富庶而且安逸。

    河道内都是满载货物的商船和星星点点的渔船,商船大多是阿拉伯样式的,也有中式的。渔船则是当地土著的小木舟,一群一群的出海去营生了。而商船想要出港就没那么容易了。必须接受堵在巴当河口外的挂着佛教万字符旗的战船的检查,确实属于宋国汉商的船才可以离开。其他各国商船,一律许入不许出。

    通往三佛齐国首都的水道,现在已经被大宋开来的战船给封锁了!

    至于三佛齐国的战舟,现在绝大部分散在弯弯曲曲的河道当中,还来不及集中虽然蒲阿布向三佛齐国的国王和大相报告了“大股海贼”来袭的消息,请他们派出战船在河口外的海面上布防。不过现在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也没看见什么海贼,一帮三佛齐的老爷哪儿还有心思带着船只出海去傻等?

    再说了,谁不知道三佛齐海峡一带最大的海贼就是蒲家?如果真的有什么海贼强大到把蒲家海贼都打败了,那么他们就是三佛齐君臣的好朋友了,还剿什么剿啊?大家团结起来搞好三佛齐海峡的拦路收费事业才是正理儿

    所以当打着佛教万字符旗的大宋战船蜂拥到巴当河口实施封锁的时候,三佛齐国的官员和民众,还有被堵在港口中的商人们也没显得太过惊慌。

    另外,宋国船队打着的万字符旗象征的神佛也是三佛齐人信仰的!

    真正让三佛齐人害怕的婆罗门教的大军,无论是和三佛齐国争斗百年的朱罗王国,还是爪哇岛上的敌人,全都是信奉婆罗门教的。那才是死敌!

    河口当中,两只小小的哨船正由船桨驱动,缓缓的向河口外一字排开的大宋战船驶去。在其中一条哨船的船艏甲板上,站着一个穿着丝绸对襟长衫,头上梳了一个发髻的老者。另一条船上,则是个穿着丝绸短衣,带着把长刀的三佛齐武士。

    呼延庆已经发现了两条三佛齐的哨船,笑着对旁边的元觉大和尚道:“终于来人了,可真是迟钝啊!咱们的战船都堵住他们的家门了,才来了个人查问,也没看见兵船。呵呵,若是咱们真有什么歹心,早就把那个商埠拿下了。”

    元觉双手合十,“善哉,善哉,我们远道而来可不是为了打劫,而是团结天下僧徒,弘扬佛祖正道,拯救天竺佛教圣地的!”

    “大师教训的是,”呼延庆也合起手掌,一脸的虔诚,“本官犯了贪戒”

    元觉笑道:“呼延巡检,您这也算不上贪念,咱们那么老远为了拯救佛教圣地而来,也是为了保护三佛齐国免遭外道强国欺侮。三佛齐的君臣也都是佛弟子,也有除魔卫道的责任。现在不要他们出兵助战,给个一二百万军费他们还会不舍得?”

    “大师说的也是。”呼延庆笑着,“区区一二百万而已他们拦着海峡收钱收了几百年,还会在乎这几个小钱?”

    “肯定不会在乎的,”元觉道,“他们信佛的,四大皆空嘛!钱财算什么?”

    “哈哈哈,对对!”呼延庆笑道,“看来纪正使派你出使三佛齐国算是找对人了。”

    元觉笑着对身边的一个小沙弥道:“快去把贫僧的紫衣袈裟和戒刀取来!”

    原来元觉这个拜光明佛的假和尚他没有度牒的现在不仅有了象征高级僧官的紫衣袈裟,而且还会作为大宋官家的外交僧出访三佛齐王庭!

    至于“团结天下僧徒,弘扬佛祖正道,拯救天竺佛教圣地”这套鬼话,一听就知道是云台学宫的风格了。

    这可真是有点胡作非为的意思!

    也就是海盗海商家族出身,又开办了京东商市当了资产阶级领路人的纪忆做得出来虽然他有很大的权限,可以便宜行事,可以移牒外交。但是这种路数绝对不是传统的儒家官僚能做出来的。

    如果换苏辙来主持这次出访,怎么都不可能这样忽悠外国友邦。

    两个友邦人士已经上了“天理”号,其中一个拿着三佛齐官职的宋国移民,名叫梁友文的老汉。还有一个则是三佛齐国的巴当河口总管,名叫陀旁亚蒲的马来勇士。

    “存天理!灭邪魔!护!”

    迎接两位友邦使臣的,是十二名穿着全装瘊子甲,持着大陌刀的铁甲武士。当两位使臣被一个大篮子吊上甲板,刚刚战稳的时候,列在两侧的武士就齐声大喝。两个友邦人士都是一抖,名叫梁友文的老汉一脸的诧异,盯着“铁人”们好一阵打量。

    而那个巴当河口总管的那张马来面孔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恐惧表情怎么会有铁甲兵在船上?而且他们的铁甲看起来很坚固啊,用什么武器才能刺穿?

    “本官三佛齐国巴当河口商市管事梁友文,”那老汉一开口就是广东腔的汉话,“这位三佛齐国巴当河口的总管陀旁亚蒲贵人,请问你们是”

    “我等是大宋天兵!”天理号上的铁甲兵火长吼了一嗓子,“敌国来使,交出兵刃!”

    “交出兵刃!”其余的铁甲兵也跟着大喊。

    “这”梁老汉一愣,心想:这怎么事?大宋的使臣什么时候那么不讲道理了?

    他其实是个宋国出来的海商,因为在广东沿海做了一点坏事抢劫,不去家乡,上了年纪以后也不能跑海了,干脆就在三佛齐定居,还和三佛齐国的大相皮袜交上了朋友。在后者的推荐下,做了一个管商市的官员。

    虽然很多年没有过家乡了,可是他对大宋的情况还是了解的大宋现在还是朗朗乾坤,太平盛世,还是读人的天下

    “你们真的是大宋的官兵?”老汉看着眼前这十几个面相凶狠的铁人,心底里面就有一种亲切感啊,就仿佛遇上了老战友。

    “我等当然是官兵!”那火长一瞪眼珠子,“我等全都是忠君爱国的好官兵!”

    他用陌刀一指陀旁亚蒲贵人,兀那蛮子,快快交出兵刃!”

    梁友文眉头大皱,“你等怎如此对待三佛齐的贵人?你等来三佛齐作甚的?难不成是奉了官家的大诏要讨伐三佛齐?”

    “我等是奉了当今天子的命令去援助天竺波罗国,帮他们抵挡天方教素丹的进攻,以免佛祖悟道修炼之地惨遭外道蹂躏的!”

    那个火长还真是个能说会道的好官兵,照着元觉大和尚教给他的话语说的振振有词。

    他一脸愤恨地说:“可是当我们的船队驶到蒲罗中岛时,却被你们三佛齐国的水军总督蒲阿布伏击,一共五十条大食样式的战船,全都被咱们打沉了!

    现在该轮到末罗瑜的外道妖人授首了!”

    “啊!”梁友文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蒲阿布那个公子哥吃错什么药?率领蒲家的50条战船去和宋国开战?而且还全都被打沉了?

    好像蒲家的船是一去不了!即便不是都沉了,应该也损失惨重,不敢末罗瑜了。

    这下可真是把三佛齐给害惨了!

    “梁友文!”名叫陀旁亚蒲的马来勇士听不懂汉话,也有点不耐烦了,“宋国人怎么还不把本使迎进船舱?这里可是三佛齐的地盘!他们就不怕”

    “贵人啊!”梁友文跺跺脚,“出大事儿了,三佛齐和大宋已经开战了蒲阿布带着蒲家的船队在蒲罗中和大宋水师激战一场,全军覆没了!现在大宋天兵是来末罗瑜问罪的!”

    什么?陀旁亚蒲听得都快傻了!蒲阿布和大宋开战?他疯了吗?他家里面在大宋好像也有很多买卖,都不要了?为什么呀?

    “贵人!”梁友文道,“宋人说他们是奉了天子的旨意去天竺国帮波罗王家的人打天方教的贵人,您怎么跪下了?您站起来啊,别害怕,大宋是讲道理的礼仪之邦!”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