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咔咔

    瘆人的木材断裂的声音响了起来,赛义德宛葛素号剧烈摇晃着,甲板上所有的人都紧紧拉住脚下的绳索或者扶着什么东西,以保持身体的平衡。

    大家伙还没有过神来,紧接着又是几声“咔嚓”、“咔嚓”的巨响,这是真主之矛号上的床子弩发射的巨箭击中了赛义德宛葛素号的右舷!这些巨箭都拖着绳索,而巨箭金属的箭头上都带有倒钩。一旦插入厚厚的船舷护板,就很难挣脱。通过绳索和带着倒钩的巨箭,就能将两艘战船连接在一起了。

    光着脚丫子站在船艉甲板上的舵房内的成贵早就习惯了这种水战中的颠簸,但是眉头还是有点皱了起来。因为刚才的木材断裂声表明有不少右舷的长桨折断了!这样一来,赛义德宛葛素号就没有办法进行逆风机动了。这可有点出乎意料了其实也在意料之内,因为赛义德宛葛素号并不是纪家的船只,而是从宛家“借”来的船,成贵带领的纪家水手还不能熟练掌握。船速控制不好,也是理所当然的。

    看来接下去只能靠跳帮战来拖延时间了。

    成贵吸了口气,在狭窄的舵房里面挪了几步,身子倚着右侧的护板,目光死死盯着真主之矛号。这是一艘外观和赛义德宛葛素号相差无几的阿拉伯风格的战船,不过要比赛义德宛葛素号小上一圈,而且肯定也没有赛义德宛葛素号那么坚固毕竟赛义德宛葛素号是怀圣寺大教长的座舰,是广州阿拉伯海商捐了巨资建成的,可以说是不惜工本的杰作。真主之矛号怎么能和它相比?

    这也是成贵不怕对手撞击的原因那么好的船,蒲家海贼海商当然不舍得撞沉了,而且要撞沉也不容易,己方也会有许多撞击舰受损。

    既然不肯撞沉,那就一定是跳帮接舷了。成贵嘴角一弯,冷笑了一下,打跳帮的话,蒲家海贼可就惨了。

    “猛油柜!推!”

    就在这时,甲板上,负责指挥猛油柜和八牛弩的一个船政学堂毕业的小头目,挂着三班借职官衔的邓垦已经觉得双方的距离够近,可以喷射猛火油了。

    “喏!”

    两个壮汉应了一声,用力推动猛火油柜的推杆了。猛火油柜有点像了推拉式的风箱。通过推动推杆,可以把内部存储的猛火油通过顶部一个铜皮打造的喷头喷射出去。

    如果在喷嘴的头部点上火,那就变成一个火焰喷射器了。

    不过在一缸轻质原油旁玩火,怎么看都有点找死的意思!所以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是没有人敢把火药摆在猛火油柜的喷嘴处点火的根据云台学宫船政学堂制定的水战操典,在猛火油柜喷射猛火油前,整个甲板都严禁明火。

    所以现在被喷射出去的不是火,而是猛火油。

    散发着刺鼻气味的火油被压出了油柜,掠过了海面,全都洒在了正在靠近赛义德宛葛素号的真理之矛号上。

    正在真理之矛号的甲板上用力拉扯绳索拴在巨箭后方的绳索的天方教战士们身上也被洒到了猛火油。不过他们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南洋虽然出产猛火油,但是并没有谁将之用在水战上。会这么干的只有东罗马帝国和大宋的水师。

    “这是什么?”

    “真是难闻?”

    “是毒水吗?”

    “别管了,用力拉绳子!异教徒逃不走了!”

    “对!他们逃不了啦!”

    真主之矛号上的战士们没有意识到大难即将临头,而赛义德宛葛素号上的水军头邓垦则在确认猛火油柜排空后下达了点火和发射爆裂火箭的命令。

    马上就有接到命令的水兵奔跑着去了船舱,从里面抬出了十几个燃着炭火的火盆,火盆内摆着铁钎,铁钎的一头插在火炭里面,已经烧得发红了。

    一个个火盆被摆在了和八牛弩的木架子钉在一起的木匣子里面。负责操作八牛弩三个水手中的一人取出了火钎,用它点燃了已经撞在八牛弩上的爆裂火箭的引线。还有两人则各持一个木槌,一前一后,猛击向八牛弩后方的机括连砸两下是为了确保机括百分之百的被击发。要不然点着火的爆裂箭射不出去就麻烦大了。

    蓬蓬篷

    弓弦弹射的响动声顿时响成了一片,十二支点着了引线的爆裂火箭向真主之矛号飞射而去。

    只是刹那之后,“咔咔咔”的木材断裂破碎的声音也在真理之矛上响起来,声嘶力竭的惨叫声也随之响起。

    不过站在真主之矛号上的萨利赫却是眼睛都不眨一下。不过是十几支巨箭罢了,大部分还打在了船舷上,根本杀伤不了几个人,还不如射箭有威力呢!

    如果宋人就这点本事,那么他们招惹蒲家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就在萨利赫想到这里的时候,耀眼而且炽热的火光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铺满了他的整个视线,仿佛一下子置身火狱之中了。然后才听见震耳欲聋轰鸣声,也不知道是天上打雷,还是火狱之中本来就有的声音?

    这是怎么事儿?萨利赫的脑中一片空白,完全弄不明白出了什么状况,甚至连自己是死是活都不知道了。

    难道是自己平时不够虔诚,偷偷喝酒,而且还娶了超过四个老婆,所以受到了惩罚,在战场上阵亡后下了火狱?

    可是,可是自己是在同异教徒的战斗中牺牲的

    “着火啦!着火啦”

    “真主啊!”

    “这是异教徒的魔法吗?”

    很快,战船上水手们凄惨的叫声将萨利赫的思想从“地狱”中拽了现实。他这才发现自己原来还没有死,只是置身在火船之中了。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真主之矛号的左舷已经烧成了一片,收起来的船帆也被点着了,火势显然已经不可控制了。甲板上面还有不少翻滚着,惨叫着的“火人”,其中一个火人还一边惨叫,一边奔跑,跑了几步才一头栽倒在地上。

    而没有被点着的水手和战士们也都不知所措,纷纷向还没有被大火波及到的右舷跑去。有些反应快的,已经在拉扯身上的锁子甲,显然是想脱了沉重的盔甲,然后跳水逃生呢!

    “船头,快弃船吧!”

    萨利赫的一个随从也反应过来了,上来要替他脱去锁子甲,却被这个古拉姆勇士一把推开!

    “不行!我萨利赫曾经在真主面前立誓,要和真主之矛号共存!如果它在战场上沉没,那么它就是我的坟墓!现在是我遵守誓言的时候了

    传我的命令,让奴隶们使出最大的力气划桨!让我们冲上去,和邪恶的异教徒同归于尽!”

    随从道:“可是,可是我们已经失去一部分长桨了!”

    “没有关系,真主会保佑我们的!”

    真主当然会保佑他的信徒,但前提是他的信徒必须做出正确的,充满智慧的决定。

    而萨利赫显然不够聪明,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桨手甲板早就烧成了个火柜,里面的奴隶要么已经死去,要么正在等待解脱,没有人会为他划桨了。

    “罗马,罗马火”

    蒲阿布的手心,这个时候已经全是紧张的汗水了。

    萨利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战败的,可他知道!他虽然不会打仗,但却是一个博学的人,当然知道赫赫有名的罗马火!那可是罗马帝国得以续存的王牌。在哈里发穆阿维叶一世发起的对君士坦丁堡的围攻战中,阿拉伯帝国庞大的舰队在罗马火的攻击下几乎全军覆没。

    三十九年后,哈里发奥马尔二世再次集结大军,包围了君士坦丁堡,试图一举夺取这座阻挡真理向欧洲传播的邪恶之城。可是卑鄙的基督徒再一次使用了罗马火,将阿拉伯军队的2560艘战船烧得只剩下5艘

    现在,邪恶的宋国人显然也是在使用类似的武器!

    蒲阿布身边的古拉姆萨拉姆疾疾进言:“主人,命令真主之剑号、真主之火号和真主之智慧号撞击吧!”

    “撞击?”蒲阿布道,“宋人有罗马火,我们还要打下去?”

    原来这位三佛齐水军的总督已经萌生退意了!

    “主人,现在绝不能退却!”萨拉姆道,“赛义德宛葛素号上的异教徒很可能是宋国的官兵!

    如果让他们活着返广州,那么蒲家在广州的一切就统统会化为乌有了!”

    “啊!”蒲阿布惊呼了一声。萨拉姆说的没错啊!自己正在和大宋朝开战!三佛齐对大宋而言是鞭长莫及,可是蒲家在广州的产业可就在大宋朝手心里面捏着。

    刚才真主之刃号可是被宋军占领过的,多半会带走船上的俘虏和器物,等到广州,就是蒲家造反的如山铁证啊!

    几百万的家当可就要灰飞烟灭了

    “不能让他们跑了!”蒲阿布咬着牙,“传我的命令,全军进攻,撞击!把异教徒的战船撞沉!”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