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当真主之刃号甲板上的战斗由铁甲战士们接手的时候,刚才打头阵的新选组战士也没闲着,他们在武藤亲一的带领下,开始向真主之刃号的下层甲板搜寻而去。

    他们是去解放奴隶的!

    和沿海市舶制置司的战船普遍使用雇佣桨手不同,阿拉伯人的战船上面使用的桨手通常都是奴隶。而且理论上,一个天方教徒是不能把另一个天方教徒变成奴隶的。也就是说,桨手甲板通常第一次甲板之下上的桨手,都是被掠来的异教徒奴隶!

    所以他们不是天方教的战士,而是天方教的敌人,只要他们加入天理正途,真主之刃号上的战斗就会马上结束了。

    在南洋和中国沿海一带活动的阿拉伯式桨帆战船的结构都是差不多的。在“赛义德宛葛素”号上呆了不少时间的武藤亲一和他的新选组武士们,是知道该怎么进入桨手甲板的。

    一群矮小而邪恶的日本武士沿着“真主之刃”号的左舷护板一边作战一边前行,很快就到达了高高隆起的船艉甲板的下方。这里有一扇紧闭起来,从外面锁住的木门,就是通往下层桨手甲板的入口!

    木门用铁链和铁锁锁了起来,不过并没有人守护。武藤亲一让手下找来了一杆木枪,从铁链中插了进去,一头抵住门槛,另一头用来向外拉,在杠杆作用下很快就扯断了并不结实的铁链。

    两个武士用力推开木门,一阵恶臭和嚣杂的声音就从黑洞洞的楼梯走道中传了出来!

    “锁好铁链!快锁好铁链!你们这帮该死的异教徒奴隶!赶紧把自己锁上,这艘战船就是你们的坟墓,你们这帮卑鄙的异教徒”

    来自阿克苏姆的皮肤黝黑的白人奴隶奥巴哈耳边又一次想起了阿拉伯语的呼喝声,同时还有皮鞭抽打在人体上的瘆人声音,还有惨叫的声音。

    这个来自非洲阿克苏姆,也就是后来埃塞俄比亚的黑白混血男子原本是个贵族武士在后世,黑白混血一律算黑人,不过在中世纪,黑漆漆的阿克苏姆人都认为自己是白的。他属于分崩离析的阿克苏姆王国。这个由长得比较黑的非洲白人所建立的国家,一度非常强大,控制了红海的贸易通道,还多次向阿拉伯半岛进军。

    但是自从阿拉伯出了个穆罕默德,信奉科普特派基督教,同东罗马帝国关系密切的阿克苏姆王国的苦日子就来了。很快就失去了红海的控制权,同东罗马帝国的联系也被切断。成为了一块基督教的飞地,如果不是土地还过贫瘠,地形也颇为险要,恐怕早就被阿拉伯人征服了。

    不过躲过了阿拉伯人征服的阿克苏姆帝国却没有逃过内讧的浩劫,在一百多年前,阿克苏姆王国就不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了。虽然因为大家都太穷,没有办法组织起大规模的内战,但是小规模的冲突却是没完没了。而这些冲突的目的通常不是为了一统阿克苏姆的江山,而是为了掠夺奴隶转手卖给阿拉伯人。

    没错,历史上贩卖黑奴时间最为悠久的并不是万恶的欧洲白人,而是后来变成受压迫的黑叔叔的阿比尼西亚埃塞俄比亚“白人”。而黑奴的最大买家,也不是欧洲人,而是阿拉伯人历史上的阿拉伯帝国还发生过规模庞大的黑奴大起义!

    而阿克苏姆的小领主奥巴哈则在一次“以色列人”的入侵中被击败,失去了一切,然后被当成黑奴贩卖给了阿拉伯奴隶商人。

    哦,所谓的“以色列人”其实就是信奉犹太教的阿比尼西亚人。在圣经旧约中有一个示巴女王勾引所罗门王的故事,而阿比尼西亚的第一代君王就是示巴女王和所罗门王的儿子,他长大后在以色列留学,国的时候还把存放摩西从上帝那里得来的两块十诫石板的“约柜”给偷走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约柜”发挥了法力,反正阿比尼西亚从此就有了“以色列人”。

    而信奉犹太教的“以色列人”和信奉科普特派基督教的部族之间更是时常发生冲突,信奉科普特派基督教的阿克苏姆武士奥巴哈就这样从一个还算富有的白人贵族,变成了倒霉的黑奴。

    而且由于他这个黑奴不够黑,所以没有被天方教系统的各种哈里发、苏丹、埃米尔、赛义德、谢里夫和谢赫们选中成为一个衣食无忧的黑太监,只能成为一个卖苦力的奴隶桨手。整日呆在闷热,暗无天日,还散发着各种恶臭,让人透不过气来的船舱里面,在凶恶的阿拉伯人或波斯人的监督下,使出吃奶的劲儿划桨,直到累死、病死

    反抗是不可能的,在大洋上航行的商船一般不会配属众多的桨手,而配置桨手的都是战船。船上有凶神恶煞一样的士兵,还有比普通士兵凶恶十倍的古拉姆战士。

    即便到了战时,奴隶桨手也不可能反抗。因为在交战开始前,他们的脚下都有锁链,在交战开始前就必须自己把自己锁上!

    如果他们的战船着火或是被撞沉,所有奴隶桨手就只有死路一条。

    想活下去,只有服从指挥,努力划桨。

    至于战船被敌人夺取对其他种族的奴隶桨手而言,也许是件好事儿。但是对一个黑人奴隶桨手而言,到哪儿都一样,无非就是换个主人继续划桨罢了。

    毕竟奴隶桨手就是消耗品啊!

    早就认命的奥巴哈这个时候,根本不去想反抗的事情,只是顺从的将镣铐锁在了自己日益消瘦的脚脖子上。

    刚刚锁完,就听见有人在大喊:“存天理!灭邪魔!杀给给”

    敌人已经攻进来了?也太快了吧?

    奥巴哈根本听不懂夹杂着日本话的生硬的汉语,他只知道有人杀进了桨手甲板!

    “是宋人!”

    “是自己人!”

    “有救啦!”

    “杀啊!快杀光白番”

    和奥巴哈的顺从不同,船舱里面还有不少汉人桨手,都是蒲家的战船队从被他们夺取的汉商海船上掠来的。

    他们听见了新选组的喊杀声,隐约知道是汉语,就把他们当成了宋人不管是海盗还是海商,总归是自己人啊!自己人的待遇当然是不一样的,抓了异族敌人一般是当奴隶,而同族则可以充当打手,打手可是吃得好穿得好还有钱赚的

    船舱里面顿时混乱起来了,有一些还没有把自己锁牢靠的汉人水手开始反抗,和试图镇压的阿拉伯人、波斯人扭打在了一起。

    而武藤率领的新选组打手更是好像下山的矮脚虎一样,挥动着又长又锋利的太刀,接连杀伤了几个阿拉伯和波斯武士这些人都是上了年纪,不再能充当肉搏兵的战士,自然不是新选组武士的对手,不一会儿就被斩杀殆尽了。

    “存天理!灭邪魔啊!”武藤亲一大喊着,“要活命的,都和我们一起杀邪魔去!”

    “杀邪魔去!”

    “杀啊!”

    汉人桨手们很快被煽动起来了他们可不是什么善类,出海无善人,善人不出海!这年头要在没王法的海上发大财,都得是心黑手狠的存在。

    一个和奥巴哈关系不错虽然语言不通的汉人桨手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钥匙,打开了奥巴哈的镣铐,把他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黑大个,和咱们一起干吧!”说着话,这人又塞给他一根又粗又重的木棍应该是一截断桨。然后就生拉硬拽的把他拖出了桨手甲板,到了顶层甲板上。

    一上甲板,奥巴哈就被眼前的场面给惊呆了。上层甲板上到处都是被砍成了碎块的人的尸体几乎没有完整的死人!都是缺胳膊少腿,或者没有了脑袋,或者被砍成了两截!看他们的穿着打扮,都是阿拉伯人和波斯人!

    十几个穿着闪亮的铁甲的“铁人”,面向抬高的船艉甲板站出了一排,手里面都持着不知道算是短枪还是长刀的可怕武器。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些弓箭手,正把羽箭一拨拨往船艉甲板射去。

    很显然,蒲家的阿拉伯人、波斯人战士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真主之刃号,现在只能退缩到船艉甲板,守住两侧的楼梯,等待救援。

    楼梯上都是滑腻腻的鲜血,对披着重甲的“铁人”而言太容易滑倒了。所以他们暂时没有发起强攻,而是充当起来“铁墙”,掩护弓箭手射箭。

    身材高大,手臂上肌肉突出没这点肌肉早累死了的奥巴哈突然发现有人在拽自己的裤腰带,低头一看,原来是个身高才到自己胸口的“汉人小孩武士”。

    这个小孩武士就是武藤亲一了!怎么个傻乎乎的黑大个当然得好好用用。武藤把自己的盾牌塞给了奥巴哈,又给了他一柄断枪,然后对奥巴哈说:“黑大个!你来打头阵!只要冲上后甲板,铜钱大大的有!花姑娘大大的有!冲不上去,就死啦!死啦了!你的,明白?”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