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根据天方教的规矩,大阿訇这样的宗教领袖是可以宣布发起“神之战”的,赛义德宛思圣当然有这样的权力。

    但是向大宋王朝宣布神之战那就是公然造反啊!那是要满门抄斩的!

    宛家在广州那是家大业大,多少子弟啊,抄斩起来可就一个都活不了啦。宛思圣脑子抽风了才下达这种法令。

    所以白思文要是听说赛义德宛思圣发布了神之战法令是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但是尤素服和阿尤布两个古拉姆是老实人,培养古拉姆的课程中是没有多少阴谋诡计的古拉姆的主人们要的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打手,要是把古拉姆都培养成了阴谋家,他们的主人还睡得着觉吗?

    另外,古拉姆也是要洗脑的!给他们的洗脑的工具当然是天方教了。所以正常情况,古拉姆都很虔诚。比他们的主子要虔诚多了,听到“神之战”那是一个热血沸腾啊!当下也不怀疑有诈,直接就命令真主之刃号靠上去了。

    两艘阿拉伯式桨帆战船并拢,互相投掷缆绳的时候,眼尖的尤素服已经瞧见对面的甲板上站着一个穿着白色长袍,戴绿色头巾的胖子在向他们招手绿头巾是赛义德的标准,不过在广州的时候宛家男子是不戴的

    “赛义德有请!”

    马上就有赛义德身边的一个不知道干什么的女人喊了起来。

    “快快,搭去跳板!”阿尤布喊道,“我和尤素服兄弟一起过去拜见赛义德。”

    跳板很快搭了起来,尤素服和阿尤布两个船头乐呵呵的就过去了。

    戴着绿头巾的真是赛义德宛思圣的儿子,汉名叫宛穆德,他现在已经是大宋朝的一个堂堂的从九品武官了。他当然也不是一个人站在甲板上,身边站着个非常漂亮的白番女子,还有一群带着刀的童子保护,看长相都是汉人。

    尤素服和阿尤布猜想这些看上去凶巴巴的汉人小孩应该是宛家的少年古拉姆。

    看到两个高大精壮的中亚面孔的番人通过甲板上了船,宛穆德那张胖脸上就堆满了愁容和不忍。

    他知道这两人一定是级别很高的古拉姆其中一个应该是船头他没想到两个都是船头。

    “尊敬的赛义德”

    阿尤布和尤素服双双行礼,刚一弯腰,忽然耳边就响起一片锵踉声。甲板上的“童子”们同时拔出了和他们的身高相比长得有点滑稽的长刀,接着就是一声怪叫。

    “存天理,灭邪魔!杀给给!”

    两位古拉姆战士都是一身的本事,可是现在事发突然,砍人的又是善于打群架的新选组武士,下手又快又狠,根本容不得他们反应过来,就有几把刀子把他们的身体捅穿了

    好快的刀!

    好狠的古拉姆

    阿尤布和尤素服到死都没明白怎么事?只是直愣愣看着宛穆德,满脸都是惊诧。

    “新选组!跟我冲!存天理,灭邪魔!杀给给”

    带头杀人的就是武藤亲一!拔出捅入阿尤布体内的武士刀后,也不多看还在喷血的阿尤布一眼,就拎着太刀,又取下背着的扇形盾,就顶着盾牌冲向跳板,然后一跃而上,几步就冲了过去,跳到了“真主之刃”号的甲板上了。

    真主之刃号的甲板上这时站了不少想要一睹赛义德风采的水手和战士,其中也有几个虔诚的古拉姆。

    结果还没看清赛义德长什么样,就发生凶案了。而且还有一群拎着长刀的“小孩”嗷嗷叫着冲过来了!

    这是什么意思?

    大家正发懵的时候,惨叫声再次响起。原来武藤亲一又砍翻了一个目瞪口呆的水手。

    “敌袭!”

    “圈套!”

    “赛义德是假的”

    “卑鄙”

    终于有人清醒过来,开始拔出弯刀开始抵抗了。而武藤亲一率领的十几个新选组的打手也不含糊,趁着对方慌乱的时候都冲过了跳板,现在背靠着跳板和船舷站成了一个半圆形。在这个过程中又砍翻了三五人。

    血腥的味道开始在“真主之刃”号上弥漫了。

    面对这群杀人不眨眼的“孩子”,真主之刃号上的人们一时也有点发怵。他们现在失去了船头,而且又没有准备。刀子是随身携带的,但是锁子甲和盾牌都没带。面对拿着长刀和盾牌的对手摆明了吃亏啊!

    就在大家伙迟疑的时候,忽然又有人喊了一嗓子:“铁甲兵!”

    铁甲兵!

    持着恐怕的陌刀的铁甲兵,一共十二人,在一群拿着长枪、刀盾、弓箭的汉人水兵护卫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现在也往跳板处冲来了。

    同时,还有不少赛义德宛葛素号的水手也拿着带着钩子的跳板,纷纷搭上了真正之刃号的船舷,在两艘桨帆船之间,搭出了一个相当宽大的木板通道。

    不用说,这是为了让行动不便的铁甲兵通过!

    这些持着可怕长刀的铁甲兵一旦上了真主之刃号,毫无疑问就会展开一场屠杀!

    “真主的战士们,不能让异教徒的铁甲兵上船!”

    “杀了那些孩子!”

    “杀死他们”

    真主之刃号上的战士水手们终于反应过来了,红着眼睛挥着弯刀就往上挤。可是等待他们的却是无情挥动的武士长刀。

    “新选组,肩并肩!举盾!”

    武藤亲一大声呼喝,命令自己的手下举盾坚守。现在可不是盲目发挥个人勇武的时候,他们这些打头阵的武士只要守住跳板,让铁甲武士可以通过跳板登上敌船,就能大获全胜了。

    这种以铁甲兵为核心的战术,一看就知道是云台系兵法的水战版,完全在用陆战的思维在打海战。

    不过真要让这些重步兵上了真主之刃号的甲板,那可真是没有人能抵挡住的。

    知道大难将要临头的蒲家战士们这个时候也激发出了凶性,不过是一群“小孩子”罢了,难道还能打得过真主的勇士?

    “真主至大!杀啊!”

    随着一声发喊,所有人都一起向前涌去,猛地撞在了新选组武士的盾阵上,然后用力向前挤去。

    巨大的撞击力和随之而来的挤压,通过盾牌传到了武藤亲一根本不算强壮的身体上。虽然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但还是无法抵挡,生生向后退了几步,才被不知道谁扶了一把,勉强站稳了身体。

    一个凶恶的大胡子嗷嗷叫着舞动大刀扑了上来,武藤亲一则举起盾牌迎向对方的刀刃,同时将手中的武士刀猛地刺出,并没有刺中对方的要害,但是刀刃却从对方身体上划过,锋利的刀刃切开了皮肉,疼得那人哇哇乱叫,接着就被武藤身边的一名武士挥刀结果了。但是另一个挥着弯刀的大胡子很快就替补上来,这是个凶人,挥刀砍杀的动作非常娴熟,而且专门找盾牌和盾牌之间的缝隙下手。逼得武藤好一阵手忙脚乱,不过靠着身边一名武士的帮助,总算还是抵挡住了。

    不过新选组武士们还是出现了伤亡,他们的人数毕竟太少,而且也没什么好的防护。在被蒲家的战士们撞击的时候,就有几个人被撞翻,然后就被人潮淹没了。还有几人则倒在了敌人的弯刀之下,真主之刃号上除了尤素服和阿尤布之外,另有七八个古拉姆,都是勇武善战的斗士,武艺可不在新选组的武士们之下,而且在力量上又拥有巨大的优势。

    可是他们的短暂抵抗还是很有价值的,因为援兵已经上来了!好像铁塔一样的铁甲兵终于在其他水战兵的护卫和搀扶下过了跳板,上了真主之刃号的甲板,开始一个个替换下已经支撑不住的武士。

    他们可是全装的铁甲兵,只有脚丫子是光着的为了方便在甲板上行走,而且还持着可怕的陌刀这是一种长柄加长尖刃,而且还是双刃的古怪武器。是由界河冶金学院的工匠们用百炼钢和熟铁打造而成,对于无甲或轻甲目标的杀伤力极为惊人。

    陌刀一挥,往往就是一片血雨!

    已经当上大宋好官的方腊也从“赛义德宛葛素”号船舱里面钻出来了,他拿着一面象征着佛教的万字旗,还带着几十个“好官兵”,这些“好官兵”今天都是弓箭手,全都披上了可以抵御羽箭的纸甲,在方腊的指挥下在甲板上列阵。

    万字旗挥下一次,摩尼教徒的羽箭就会射向真主之刃号!

    一阵羽箭落下,拥挤在真主之刃号上的天方教水手和战士,就会倒下一片。

    在羽箭落下的同时,越来越多的铁甲战士也登上了真主之刃号上,这些披着全装铁甲的战士肩并肩组成了横阵,背后跟着持长枪、刀盾、弓弩的战兵,开始向前碾压过去。十几柄陌刀组成了一堵刀墙,随着一声声口令,同时挥下或者刺出,又长又细的刀刃所过,无甲轻甲的敌人就被斩了个东倒西歪。

    面对如此恐怖的“人型坦克”,不少真主之刃号上的天方教战士们很快就陷入了崩溃,纷纷弃了兵刃,跳水逃生去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