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南洋的海面,和北方的渤海、东海西比,自是另外一番景象。

    海水蓝得如同一张闪闪发亮的波斯毛毯,一层层的翻涌滚动,就仿佛这层蓝色的毛毯在缓缓起伏。阳光一照,满眼都是光忙闪烁。潮热在空气中弥漫,极目四下望去,只看见一处处小岛点缀在三佛齐海峡开阔的入口处,每座小岛都是丛林葱郁,沙滩洁白。盎然的生机仿佛都要从当中溢出来了。数十艘阿拉伯风格的桨帆船散布期间,三角的船帆就如饱满的白云。蒲阿布站立在“真主之海”号阿拉伯式桨帆战舰的船头,看着眼前的美丽海景,一连几个时辰,都不觉得困倦。

    他是蒲阿里的堂弟,三佛齐蒲家的主人,同时也是世袭的三佛齐贵族和三佛齐水军总督“蒲”在三佛齐就是贵人和先生的意思,而将称号冠在名前也是阿拉伯人的习惯。

    至于蒲家的姓,其实是没有的阿拉伯人通常没有姓氏,他们起名字的习惯是这样,称号加上自己的名字,然后依次是老爹的名字、爷爷的名字、太爷爷的名字、高爷爷的名字、老爷爷的名字,如果是名门望族的话最后还得加个地名或者部族名。在后世,那个地名或部族名就会被当成姓氏。

    蒲家早先就是个海贼,没有什么部族可以自吹自擂,也不能加个地名,要不然肯定是什么“骷髅岛”、“金银岛”的,人家一看就知道是强盗出身了。

    所以没有地名、部族名可以当成姓氏的蒲家,在进入中土后,就把“蒲”这个称号的中文音译当成了姓。

    不过在三佛齐,他们的家族并不姓“蒲”,而是以“阿里”为姓。这个“阿里”就是蒲阿布和蒲阿里的祖父阿里的名字,他也是让蒲家从海商、海贼变成三佛齐贵族,进而利用在三佛齐的特权成为南洋海上最强大的海商家族的人。

    因此,蒲阿布真正的名字应该是蒲阿布某某阿里。

    而他的三佛齐水军总督,则是一个世袭的职位。三佛齐是一个非常古老的封建国家,深受阿三文化的影响,极有可能是古代阿三征服者建立的国家。最开始的时候是信奉种族隔离的婆罗门教,他们的上层应该是印度来的雅利安人。

    不过在蒲家老祖到三佛齐海峡做强盗的时候,婆罗门教早就失去了统治权,大乘佛教的密宗崛起可能是上层雅利安人数量太少,不得不用佛教去忽悠下面的马来贱民,成为了三佛齐国的国教。

    大约在北宋真宗年间的时候,信奉婆罗门教的南阿三小国的朱罗王朝强势崛起,开始向孟加拉湾周围的佛教国家开战。而三佛齐国最为阿三文明的边角料,向来同阿三本土的佛教国家关系密切,因此也卷入了和朱罗王朝的冲突。被强大的朱罗王朝攻打两次,一度丢失了首都勃林邦,并且向朱罗王朝称臣。

    现在三佛齐虽然已经摆脱了朱罗王朝的压迫,恢复了独立。但是位于三佛齐国北部的重要属国迦托诃这个小国控制着克拉克地峡,也是个重要的贸易中转国,直到现在依然臣服于朱罗王朝。

    而且朱罗王朝也借着对迦托诃国的控制,一直在三佛齐海峡保持着巨大的军事存在。

    在这种情况下,信奉天方教的蒲家海贼、海商家族,就得到了为三佛齐王国效力的机会。不仅成为了贵族,而且还得到了世袭水军总督的官职天方教和婆罗门教那可是血海深仇,如果让婆罗门教的海上强国朱罗王朝控制了三佛齐海峡,不用说,一定会对天方教商人克以重税的!

    从这个角度而言,朱罗国也算是三佛齐和天方教海商共同的敌人。信奉天方教的蒲家被信奉佛教的三佛齐招安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了,这个“世袭水军总督”也就是个名号,三佛齐国王自己的水军并不会让蒲阿布指挥。蒲阿布只能借助这个名号,号召天方教商人的海船为三佛齐王国而战。

    而这一次,蒲阿布总督和三佛齐王国却要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敌人大宋!

    这事儿简直是不敢想象啊!三佛齐王国一边和南天竺的强国朱罗为敌,对抗已经持续了一百余年。一边再和东方的海上强国大宋开战这简直是自杀啊!

    所以蒲阿布都没敢把这个消息上报给三佛齐国王比陀罗和大相皮袜他害怕三佛齐国的君臣直接给大宋朝跪了。只是借口说有安南国的海盗想要洗劫末罗瑜的财富,才请调了几十艘三佛齐的战船布署到了占卑河末罗瑜城通往大海的水道口备战。自己则率领蒲家的战船队去三佛齐海峡入口一带警戒,防止宋国的船队直接闯过海峡,或者在海峡上随便抢个岛屿。

    之所以这样布署,是因为三佛齐国的首都末罗瑜位于后世称为加里曼丹岛的大岛屿的东南面,距离三佛齐海峡的入口处有500里之遥。

    如果蒲阿布不把自己的舰队和三佛齐国的舰队分开布署,就无法同时守护末罗瑜城和三佛齐海峡入口了。

    但是分散以后的舰队实力又有点不足,所以蒲阿布就让蒲阿里带着宛思圣的旗号去发动三佛齐一带的其他阿拉伯海商,想要集中他们的船队打一场神之战。

    不过蒲阿布很怀疑有没有人会相信蒲阿里的话。大宋这么个大而弱的国家,怎么可能向强大的塞尔柱苏丹开战?他们可是连野蛮的契丹人都打不过的弱国啊!

    实际上,就连蒲阿布自己都不大相信蒲阿里的话

    “主人!前方发现船只!”

    蒲阿布耳边响起了他的古拉姆队长尤素服的声音。尤素服是个四十多岁的突厥人,十岁就被人贩子带到了蒲家在拉合尔的庄园,在那里接受了严格的训练,成为了一名水战古拉姆他不会骑马,但是却能从一艘摇晃的战船上跳到附近的另一艘战船上,然后立即投入肉搏战。

    另外,他还是非常优秀的船头,指挥战船在海上交战时从来都没有输过,是蒲阿布的王牌。

    蒲阿布的旗舰“真主之海”号的船头就是这位尤素服。

    “去看看!”

    蒲阿布吩咐道。

    “遵命,我的主人!”

    尤素服一手按着胸膛,行了一礼,然后就麻利的爬上了桅杆,手掌搭载眉梢上,向北望去。

    映入他眼帘的,是一艘巨大的阿拉伯式桨帆船。白色的船帆上方,赫然就是一面黑旗!

    这是象征着阿拔斯王朝的黑旗!

    “主人,”尤素服大喊,“是一艘阿拉伯式的桨帆船,挂着哈里发的旗帜。”

    蒲阿布轻轻点头,并没有露出意外的表情,“尤素服,你去‘真主之刃’号上,然后再乘坐‘真主之刃’号去问问情况如果是从宋国来的商船,就问问到底有没有宋国水师要来征服三佛齐?”

    “遵命,我的主人。”

    尤素服又麻利的从桅杆上滑到了甲板上,然后从一名水手那里接过了令旗,用力挥了几下,将行驶在“阿里”号边上的“真主之刃”号叫了过来,然后拉着根绳索就跳了上去。

    “真主之刃”号的船头也是一名水战古拉姆,名叫阿尤布,来自钦察草原。也是从小就被卖到拉合尔的蒲家庄园中接受训练的,年纪比尤素服还长一点,约有50岁了。而且他还多次指挥“真主之刃”号护送蒲家的商船队去广州,所以一眼就认出正由东北方向顺风而来的那艘大船了。

    “尤素服兄弟,那是‘赛义德宛葛素’号,是广州宛家的船。”

    “赛义德”是“圣裔”的意思,创建怀圣寺的宛葛素并不是圣裔,但是他是穆罕默德的门徒,在广东和南洋一带有着特别崇高的地位,所以也被人尊为“赛义德”了。

    而“赛义德”的子孙都是“赛义德”。所以广州宛家的男丁都可以在名前冠上“赛义德”。

    “竟然是赛义德宛家的船!”尤素服露出了仰慕的表情,对阿尤布道,“阿尤布大哥,那么我们赶紧前去问候吧。”

    在十八根长桨的驱动下,逆风航行的真主之刃号还是很快靠近了赛义德宛葛素号。

    阿尤布则亲自站上了船头,用恭敬的语气喊道:“对面可是赛义德宛葛素号吗?”

    立即就有人用生硬的阿拉伯语答,还是个女声:“是的!这是赛义德宛葛素号,尊敬的赛义德穆罕默德宛素葛就在船上。”

    天哪!

    竟然来了一位赛义德!

    尤素服和阿尤布全都感到无比的荣幸如今“赛义德”和“谢里夫”在大食国是成堆的,但是在南洋和宋国,总共只有广州宛家的子弟敢把“赛义德”冠在名前。

    “请问尊敬的赛义德,您远道而来三佛齐是为了什么?”阿尤布恭敬地问。

    另外一个人用有点生硬的阿拉伯语答:“我就是赛义德穆罕默德宛素葛,我带来了我父亲的神战法令!”

    原来是宛思圣的儿子,来替宛思圣传达神战法令的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