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广州,怀圣寺。

    这不是一座普通的佛寺,而是一座古老的天方寺。相传始建于大唐贞观年间,又先知穆罕默德派到中国的四位门徒之一的艾比宛葛素所建。为了纪念穆罕默德,故取名“怀圣”。

    由于是穆圣门徒所创,又是第一座在中国建成的天方寺,其在中国天方教徒中的地位有多么崇高就可想而知了。

    就在纪忆在明州等待方腊的摩尼教打手集结的时候,他的盟友阿拉丁,也就是白思文也没呆在海州做买卖,而是出现在了广州怀圣寺的看月楼内。

    这时的白思文已经脱去了儒服,换上了一身天方教的长袍,头上还裹着头巾,再加上他的一部又黑又密的大胡子,活脱脱一个天方教宗教人士。

    拜月楼的外观是中式的,内部却是大食国的风格,铺着厚厚的波斯毛毯,摆着几张矮桌。当间上首一张矮桌后面坐着一位和白思文一般装束,留着白胡子的白番老人。

    另外,和白思文对面而坐的,则是一个看起来相当凶悍的中年大胡子番人,也是长袍加上头巾。

    白番老人和中年大胡子番人手中,都各自捧着一本线装在看,白番老人看的是理性论,另外一人则在看实证论。

    两人的眉头都越拧越紧

    也不知过了多久,才见那老人啪嗒一声,将手中的册甩在了案几上面,念出了一个名字:“亚里士多德!”

    “大教长,您说什么?”

    白思文应该是没有听明白,恭敬地发问。

    原来这白胡子老头就是怀圣寺的主持,名叫宛思圣。据说是艾比宛葛素的直系后人!在宋朝的天方教白番商人中的地位尊贵无比。年轻的时候,还去巴格达的尼采米亚大学留学,在那里接触到了一些亚里士多德的著作。

    所以他看了实证论和理性论后,马上就想到了亚里士多德的“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了当然了,宛思圣想到的是这两个词儿的阿拉伯语。

    “这个武好古是信教的?他去过巴格达?”宛思圣问。

    “不是,他是个汴梁子,也不信教,更没去过巴格达。”

    “那他怎么知道亚里士多德的道理?”宛思圣皱着白眉毛,“难道是哪位去过尼采米亚大学的学者把亚里士多德的道理传授给他了?”

    “大教长,您是说武好古的学问是从那个叫亚里士多德教长那里抄来的?”白思文看着宛思圣,“这么说,他不就是个欺世盗名的骗子?他拿了我们的学问去欺骗了愚昧的汉人真是太可恶了!”

    “不是我们的学问,”宛思文摇摇头,露出了轻蔑的表情,“不过是堕落的希腊人的一些过时的学问罢了。”

    “那么教中的学者一定可以驳倒实证论和理性论吧?”白思文问。

    “那是当然的!”宛思圣道,“用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铿迭的万物有源论就能轻易驳倒浅薄的实证论和理性论。”

    所谓的万物有源论就是建立在“真神创造世界”和“真神是第一本源”的基础上的。在天方教世界中,这套理论当然吊打理性主义因为“真神就是他们文化的本源”,不过在别处能不能行得通就难说了。哪怕在西方的基督教世界中,也不可能完全排除古希腊、古罗马流传下来的本源,基督教可没有这样的实力。

    “大教长,”和白思文对面而坐的那个大胡子这时开口发话了,“他们并不是很讲道理的人,要不然真理传入已经几百年了,他们怎么还坚持自己的那一套东西呢?依我看,还是应该用剑与火对付这些胆敢威胁哈里发的敌人。”

    白思文瞅了那人一眼,他就是蒲阿里,广州白番商人中的首富,当然也是海上实力最强大的海贼。

    如果算上蒲家在三佛齐国的实力,他们拥有的战船数量已经超过了50艘,战奴人数号称一万!

    所以他根本不惧怕纪忆率领的36艘战船,更加不会容忍纪忆在三佛齐海峡建立据点。

    “海上的确没有人可以和我们相比,”宛思圣的白眉还是拧着,“但是在陆地上桃花石可汗的古拉姆战士能打败西贼的铁鹞子和汉人的御前骑士吗?”

    “应该可以一战吧!”白思文说。

    “即便不敌,也可以向塞尔柱苏丹求救。”蒲阿里也道。

    这俩货懂一点水战,可是陆战就完全外行了。铁鹞子和教化团骑士那是什么水准?黑汗鹘那些快一百年没打仗的古拉姆能和人家打?而且,古拉姆用钱烧出来的,迦色尼王朝那么阔能烧出万把也就到头,黑汗鹘能有1000真正存在的古拉姆就算穷兵黩武了号称几万什么的,根本不能听而河西军加上教化团至少有5000重骑,怎么会打不赢?

    另外,拼轻骑,拼步兵,黑汗鹘更是死得贼难看了。党项人半游牧啊,最不缺的就是优秀的轻骑兵。而大教化团又组织起数千人的职业化步兵,他们再怎么不专业,也比黑汗鹘临时征召的牧民农民强太多了。

    宛思圣还是不大放心,他说:“你们赶紧派人去巴格达,将宋国入侵鹘,并且将派遣使团和战船队前往巴格达的消息报告给哈里发。”

    “大教长,我会让我的兄弟阿布亲自去一趟巴格达的。”蒲阿里道。“另外,蒲家将会出动50艘战船,还会鼓动三佛齐国出兵。一定可以在三佛齐海峡全歼宋人的36艘战船”

    “不是36艘!”白思文插话道,“是30艘!因为阿拉丁商会的6艘战船是不会参战的。”

    白思文说的是不会参战,而不是站在蒲阿里一边参战。

    他现在是脚踏两条船,可不会轻易和其中的一家彻底闹翻。

    “哼!”蒲阿里瞪了白思文一眼,“阿拉丁,宋人的船慢,又不能逆风航行。一旦战败,是不可能逃走的。所以三佛齐海州的结果是没有悬念的,胜利必然属于安拉!

    而且,不会有一艘宋人的船只逃走!”

    不会有一艘逃走,也就不会有人知道蒲阿里的战船摧毁了宋国的使团船队要不然蒲家就犯下了谋逆大罪,那是要灭族的!所以蒲阿里绝对不能放过纪忆使团中的任何一条船,除了白思文的六艘船。

    白思文恭敬地笑着,“那我就提前向您祝贺胜利了。”

    “斩!”

    “杀”

    “冲!”

    “刺”

    一大早,晕船晕的只剩下半条命的李纲耳边就响起了陌刀铁甲兵和水战格斗兵的喊声。在他所乘坐的“天理”号桨帆战船上,一共布署了12名陌刀铁甲兵,一律配属全装瘊子甲和大陌刀。除了领队的队长,其余的11名陌刀铁甲兵都是负责在五岛列岛操练水兵的周皋,从无数坏蛋中选出的坏蛋中的战斗蛋!

    个个凶恶无比,而且身长力大,披上铁甲后就好似一台人型坦克。

    除了6艘阿拉丁商会的战船表示不参战,没有布署“人型坦克”白思文也挺实在,一早就表示只带路,不参战。其余的30艘战船上艘都配属了一队12名陌刀铁甲兵。

    而且这些铁甲兵不是单独作战的,每一名铁甲兵身边,都会有一个5人队的水战格斗兵配合。这些人拿着长枪、刀盾、弓箭1名长枪兵、1名刀盾兵和3名弓箭手守护在铁甲兵身边。在铁甲兵冲杀的时候,负责掩护的跟进。在铁甲兵跌倒的时候,则负责上前救援。

    除了这72人,每艘战船都分配到了一队十余人的新选组武士。都是轻装配属刀盾,他们将和另外十余名经验丰富的水战勇士负责在跳帮登船战斗中冲当先锋,同时还要负责操纵船上的床子弩。

    此外,每艘战船上平均还有一百五十名以上的桨手和水手,他们并不是奴隶,而是被赦免的恶人和跑海的船夫子,也都配属了武器,在必要的时候,都可以参加战斗。

    而随同30艘战船行动的108艘商船上面,多少都有一些武装,虽然不能参加海上决战,但也不是没有自保之力。

    连李纲本人,也得到了一件锁子甲,一顶头盔,一张扇形盾和一柄宝剑这些对他而言并不是装饰品,而是真正会用,用得还不错哦,在他彻底晕菜之前。

    现在的李纲,实在是没有一点力气,随便来个小孩都能把他暴揍一顿。

    一阵脚步声响起,呼延庆大步走进了舱室,看到李纲就道:“伯纪,就快到明州了,咱们停泊在沈家门港,等纪忆之雇佣的打手和丝绸一起上了商船,就能继续南下了。”

    “什么?纪忆之又从明州雇佣了打手?”李纲支撑着坐了起来,“咱们已经有15000人了,都足够攻陷一国了再雇佣,是不是太多了?”

    “不多,不多。”呼延庆摇摇头,笑道,“海上的恶人可多着呢!三佛齐那边没准还有大打出手,多叫点人没错的。”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