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都军机?”张商英道,“只听说过都检点,何时有过都军机?”

    苏辙叹了口气,“都军机,都检点,在我看来都差不多都是将统兵、练兵、调度之权暂时发还给武官!

    不过,这总比让武崇道出任知枢密院事要好!至少都军机不列宰执,不会来参加两府议定啊!”

    “可是交出调度之权后,枢密院又该管什么呢?”同知枢密院事刘逵问。

    苏辙想了想,道:“可以把监军之权赋予枢密院,兵籍及将官升迁也交给枢密院。”

    “这不是恢复到元丰改制前了?”林摅说,“就是少了一个调兵权。”

    “那兵部岂不是架空了?”何执中问。

    “那那就把兵籍给兵部管。”苏辙道,“府兵的征募可比禁军困难,应该由兵部全权负责。另外,军器、军马、军资、军饷、军粮等事宜,也都交给兵部。

    枢密院则管监军、将官小吏升迁,再加上和大辽、高丽、日本等国邦交事宜,还有民兵、厢军也可以给枢密院管辖。”

    苏辙怎么一番腾挪,枢密院就变成了一个集合了监军、人事、外交和民兵事务的大杂烩。不过看上去还是蛮重要的,可以继续和东府政事堂并驾齐驱。

    而兵部则成了管征兵,管军饷,管后勤的衙门。也没有被架空,兵部尚的权力还是蛮大的。

    “那都军机呢?”张商英问。

    “可以设立一个都军机司,哦,就相当于那个枢密院军机房。”苏辙说,“只是不归枢密院管,而是直属官家。”

    “直属官家?”张商英摇摇头,“这不妥吧?绕开两府了。”

    “也无甚不妥。”苏辙道,“枢密院本就是为辅弼官家掌控兵马而设。早先的时候根本没有两府聚议,而是两府各自议事,分别上奏,连上殿的时间都是分开的,现在不过是让都军机司代替枢密院辅弼官家指挥兵马。”

    宋初的时候,朝廷设立枢密院是真的想让枢密院管军队的,枢臣大多是武将,即便是文官也是精通军略的。在那时,为了让枢密院和中门下互相牵制,是不让他们一起开会讨论的,连朝会后的上奏也分开进行,中门下和枢密院几乎是两个不大相关的部门。

    苏辙道:“现在枢密院的军机调度之权已经名存实亡干脆交出去,交给一个都军机司。让都军机司去负责整顿旧军,建立新军,以及各路战事。枢密院只要管好监军和人事就足够了。

    只要枢密院管住监军和人事,东府管住兵籍、军器、军马、军资、军饷、军粮,都军机司就不可能绕开两府行事。”

    东府都堂内的宰执们互相看看,都觉得不错。麻烦事儿丢出去了,最要紧的权力还抓在手中。而且也免得让武好古这个武夫跑到枢密院来瞎折腾这可是文官的地盘!怎么能交给一个武夫?

    “都,都军机?”

    今日的常起居后,两府重臣就在崇政殿议定上奏,提出了设立都军机司并且委任郓州防御使武好古为都军机使的建议。

    这轮到赵佶皱眉头了。什么是都军机?是不是把还没有开张的枢密院军机房升了下级,丢出去应付武好古了?

    “陛下,”左相苏辙上奏道,“臣等以为由御史台负责监军殊为不妥,因为监军使是要亲临战阵督战的,而御史大多是文弱生,不通军务,多数连马都骑不好,上了战场也是累赘。不如将监军之职交给枢密院,由枢密院选择青壮英武的文官出任监军使。

    而枢密院一旦领受监军之职,就不能同时负责调度谋划,要不然就是自己监督自己了。因此臣等认为,应该另外设立一个都军机司,使之总领全军机宜。负责制定方略,传达军领,监督训练。新府军之建立,旧禁军之裁撤办法,都可以交给都军机司全权负责。都军机使也不隶属二府,而是直接辅弼陛下。”

    和苏辙一起上奏的知枢密院事张康国补充道:“设立都军机司后,陛下就相当于统领三军的总帅,而都军机使则是总揽军事机宜,为陛下谋划一切。但是最终决定之前,仍然操于陛下之手。”

    这个好像不错啊!

    赵佶这下心动了,他早就想亲自指挥打仗了,可是又不会。如果有了一个都军机可以帮着拟定计划,布署军队,那可就容易了。

    不过赵佶也没有马上点头,这事儿还得和武好古商量,要是武好古不干,他也为难。而武好古这个时候并不在城内,他送纪忆、章援两人出城去了。

    这两位已经领受了大诏、国、空白官告、还各自得了便宜行事的旨意,终于可以大显身手了。

    而武好古和纪忆、章援二人告别的地方,其实也没离开开封府城太远,就是在那个位于惠济河附近,属于郭小小的画仙观外的一座凉亭之中。

    亭内,坐着不多几人。居中的就是三个文士,纪忆和章援并排坐着,武好古在他们俩的对面。三人中间是一张矮几。打横作陪的就是郭小小本人,一身道装,还真有点仙气。谈笑间也有些雅趣,不言鬼神,倒是谈些诗词风月,在纪忆和章援两个高级文士之间也没有丝毫露怯。

    很显然,郭京在发达后就下了打本钱培养自己的妹妹,生生把一个疯丫头打磨成了可以在豪门权贵间周旋的仙姑。

    只是这样的仙姑,最后还是被赵佶赏给了武好古这可着实叫人羡慕啊!

    时候差不多了,武好古冲着跟前的二人一拱手,笑着说:“时候不早了,再聊下去,就得让二位在画仙观留宿了。虽然能让道观生辉,但是却耽误了二位的行程不如就此别过了!”

    纪忆笑道:“说不定还会在界河相见呢!现在还是初夏,某可得等到秋风乍起后才能从界河扬帆南下。”

    武好古点点头,“如果顺风,一两个月间就能到三佛齐了吧?”

    “应该能到。”纪忆笑说,“如果一切顺利,年内就可以在三佛齐海峡东面入口处拿下个岛屿了这也算开疆辟土吧?”

    “岂止开疆辟土?简直是不世之功!”武好古道,“但是忆之兄还是要做好一战的准备!”

    他压低了声音,“不过忆之兄也无需担心。我已经让呼延夏都训练了360名铁甲战兵,专门用来守船,另外还让人去日本国雇佣死士了。”

    360名铁甲战兵就是披着青天瘊子甲的格斗水兵。因为跳帮作战一般是不披重甲的估计三佛齐人也没重甲可以披。所以披甲的战士在防御甲板时有着极大的优势。所以武好古很早就命人在五岛列岛训练铁甲水兵,因为瘊子甲数量有限,所以也没练太多,总共就360名,全部配备铁甲和陌刀。

    虽然每艘战船上只能配备10名这样的战士,但是用来守甲板是足够了!

    等到拿下了淡马锡岛新加坡后,武好古还计划让这360名铁甲兵留守岛上的堡垒。再给他们配上强功硬弩和三倍的辅兵。这样纵有十倍的敌人,也很难夺取大宋三佛齐巡检司的堡垒

    至于日本国的死士则是用来冲锋陷阵的,倒不是担心宋国雇佣来的打手不能战,而是用日本死士更便宜。对付无甲的三佛齐人,日本人的大太刀还是很好用的。

    纪忆听武好古这么一说,心里也有数了武好古是决心和三佛齐打一仗的。

    不过也只有打上一仗,才能让三佛齐人心服口服,设立三佛齐巡检司也才有可能。

    接着武好古又对章援道:“致平兄,你此去西域也没多少困难灵州的高师严已经准备了一年了。他的军事机宜们可都想建功立业,所以灵州也会出兵的。至少可以出动1000甲骑!咱们博士团至少也可以拉出500甲骑,再加上西平王的3000铁鹞子,那可就是4500甲骑啊!黑汗鹘怎么抵挡得住?”

    在安西打仗,步兵其实没有太大的发挥余地,就是比骑兵。而在这方面西平军加教化团的优势是压倒性的。

    光是西平军的3000铁鹞子就能碾压黑汗鹘的古拉姆近卫军了这个时代天方教君主们打仗已经不靠封建骑士和部落兵了,就看有多少古拉姆近卫军。

    而古拉姆近卫军也基本上以重骑兵的形式存在。也就是说,比一下双方重骑兵的数量和质量,差不多就知道胜负了。

    4500重骑兵对黑汗鹘这种穷鬼来说,是根本承担不起的。况且西平王的铁鹞子,高俅的黑甲骑,还有武好古的博士团骑兵都不是吃素的。

    武好古的话正说到这里时,他的师爷赵佳人忽然急急的走来,到了凉亭外面直冲郭小小打眼色。郭小小会意,起身道:“时候的确不早了,就由贫道和武帅司一起送二位启程吧。”

    说着话,就在前引路,带着纪忆和章援先走了。赵佳人瞅见机会,就连忙奏上去,对武好古道:“帅司,宫里来人了,请你马上入宫去金明池水心殿见驾。”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