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见过了钟傅,赵佶心情大好,恰又到了饭点,于是就留武好古在崇政殿中一起用膳了。

    这种陪皇帝吃饭的荣誉,对别的大臣来说真可以荣幸上一辈子,可对武好古而言,却和去朋友家撮一顿没多大区别。

    说起来赵佶对武好古真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是真把他当朋友的。冲着这个关系,武好古也不能对赵佶见死不救啊,那样还是人吗?

    所以他说什么都得走这一趟火坑,替赵佶练出一支可以保命的新模范军。

    历史上的开封禁军可实在太坑了,别说保卫开封府了,就连护着赵佶、赵恒逃命都有点悬。

    在用膳的时候,武好古又开始和赵佶商量军机房主事以及模范新军监军御史的人选了。

    “陛下,枢密院十二房的主事向由正六品或从六品的官员担当。”武好古啜饮了一口鸡汤,斟酌着说,“这个职位非同小可,必须由文武双全的官员担当。”

    赵佶抿了一口酒仙行推出的低度葡萄酒,点点头说:“大郎,你推荐个人选吧。”

    他的意思是让武好古推荐个党羽武好古孤家寡人是很难掌握枢密院的,总得有几个心腹才好办事。

    “臣推荐张叔夜。”武好古道,“张叔夜虽然是文资,但是久历战阵,精通兵略,足以执掌军机房。”

    “可是张叔夜并没有带过新军啊。”赵佶还有些迟疑,“他能弄清新军该怎么打仗吗?”

    “陛下,如今新军才有多少?天下兵制还是以旧军为主。”武好古道,“军机房中的检祥官、计议官和机宜,肯定以右榜进士为主。他们是不懂旧式军制的,也没有真正的带兵经验。如果军机房的主事再没有带过旧军,只怕会在整军的问题上仓促冒进。”

    “也有道理。”赵佶点点头,“大郎,你这应该算是老成持重吧?”

    “陛下过奖了。”

    赵佶笑了笑:“现在模范新军都指挥使和枢密院军机房主事都有了,模范新军的军机主事该是王禀去做了。还差一个模范新军的监军御史大郎,你可有人选吗?”

    武好古笑道:“这事儿臣不方便说。

    “但说无妨。”

    “那臣倒是要个想法。”

    “说说吧。”

    武好古道:“御史台的人,臣是不熟悉的,具体的人选臣提不出来。不过臣想着,自己这些日子行事多有荒谬偏颇,应该没少被御史弹劾吧?”

    “哈哈,也还好吧。”赵佶大声笑着。武好古身上背的弹章怎么都有好几石重了,不仅御史弹劾他,还有不少官员也上了弹章参他。如果换个官家,武好古的性命多半都不保了。

    “所以臣就想,不如让弹劾臣最多的那名御史去当模范新军的监军御史吧。”

    赵佶一愣,看着武好古,“大郎,你倒是心大啊,就不怕这个监军御史把模范新军搞砸了?”

    武好古笑道:“他如果搞砸了陛下的新军,陛下自然会罚他,然后再派别的更加称职的监军御史上任。如果他好好干,他就会理解臣这些年的所为了。”

    赵佶点点头,“好吧,就让这个弹劾你最多的御史去监模范新军。”

    他顿了顿,眉头已经皱了起来:“大郎,朕知道你想当这个知枢密院事是一心为公。不过你毕竟是个武官,而且年纪又轻,还不到30岁,朝中的老臣们一定会千方百计阻扰。”

    武好古笑道:“臣可以先界河去等着。”

    赵佶明白武好古的意思,练兵和枢密院改革都不是小事儿,蔡京贵为宰相都没有成功。如果武好古没有一定的权位,事情根本不会成功。

    可是两府的文官大员可没那么好说话,特别是左相苏辙很可能会动用门下省的封驳权进行阻挡就算免了苏辙的相位,恐怕还会有别的文官宰执重臣挺身而出。

    有权封驳王命的大臣可不是一个两个,中舍人、翰林学士和给事中可以封还词头,门下省的通进银台司也可以进行封驳。宰执大臣也可以用二府聚议的方式拿出宰辅一致的反对意见。

    这事儿,想想都让人头疼啊。

    宋代历来就有“百官集议”制度,不过这样的集议人数众多,七嘴八舌的也商量不出什么。真正在宋代中枢议政中发挥重要作用的,其实是宰辅之间的小规模集体聚议。

    宰辅聚议分成两种,一是东西两府分别聚议,这是每日不间断举行的;二是两府合并聚议,一般是一月一聚,在东府的都堂议事。

    今天又到了两府例行合议的日子,主持聚议的则是尚左仆射兼门下侍郎苏辙。

    崇政殿问对之后,宰辅们就齐聚东府,共议如今朝中最让人头疼的话题怎么挡住武好古出任知枢密院事!

    “难道再过一阵子,武崇道就要成为两府聚议中的一员了吗?”苏辙高坐于中厅正位,拿起一碗茶汤啜饮一口,又道:“本朝已经很久没有武人出掌西府了吧?不知诸位有何看法?”

    张商英叹了口气,摇摇头道:“陛下心意已决,要重用武崇道练兵和改革枢府。我等宰辅,也不可能一直顶下去吧?”

    这些天来,两府的重臣们已经不知道在私底下商量过多少了。当然都是一致反对的,有几位中舍人、给事中和翰林学士都表示愿意出头封还词头这可是大大扬名的事情!哪怕暂时被皇帝踢出朝廷,将来也会成为清流领袖,问题是一味阻挡也不是个办法。

    已经请郡,但是并没有被赵佶批准一般都要客气上几的张康国叹了口气:“苏相公,现在的问题不是怎么挡住武崇道,而是知枢密院事要怎么当下去?”

    苏辙看了张康国一眼,“怎么事?”

    张康国摇摇头道:“如今天下的兵制已经大乱了,在禁军、厢军、番军、弓箭手和保甲之外,又多了骑士、猛士、府兵三类,而且还有朔方军、灵州军、河西军和武好古界河军四支不在国家法度之中的新军。

    另外,开封府还有速成武学堂,界河又有一个骑士学院。都是教养武人的学堂!而且还开了劳什子右榜进士,又选出一批精通实证之学的武官对了,蔡相公走之前还提了个建府军,撤禁军和设立监军御史的办法。

    枢密院都不知道要怎么应付了?”

    “不知道怎么应付也不能把枢密院给武崇道啊!”

    补了亲家李格非的缺的赵挺之开口数落张康国道:“枢臣可不是三衙管军!是两府宰执,向来是文臣出任的。武好古一介武夫,还那么年轻,怎么可以出任枢臣?”

    “正夫,”张康国看着赵挺之,“要不你来做枢臣?今日两府合议,一起举荐你去做枢臣,想来天子也不会拒绝的。”

    “对啊!”苏辙也眼前一亮,看着赵挺之道,“正夫,朝中谁不知道官家看重于你?如今也只有你出面去顶枢府的缺最多给武好古一个承旨。”

    “他怎么肯当承旨?”赵挺之摇着脑袋。

    中侍郎邓洵武插话道:“最多再给他一个军机房主事。”

    “枢密院都承旨兼军机房主事?”苏辙皱着眉头,“他肯答应?”

    “不可能。”张商英道,“他要答应了,那就什么事儿都干不成,只能等着被御史弹劾下台。”

    “是啊,”张康国道,“与其这样,他还老老实实在界河眯着算了。”

    “可是他肯眯着,官家也不会答应啊!”

    “不如这样吧,”尚左臣何执中忽然言道,“让他去统管三衙吧。本朝祖制是三衙管统军、训练,枢密院管调兵。现在官家要练新军,应该是三衙管的事情。”

    “三衙管军?”苏辙摇摇头,“早就有名无实了,武崇道又不傻,怎么肯接那个烂摊子?”

    “相公,”何执中看着苏辙,“您可是武崇道的长辈,就不能劝劝他?别的事儿都好说,只是这枢密院实在不能让给他。

    要不然,我等宰辅就该被清流物议骂成奸佞了。”

    张商英也立即附和道:“是啊,子由兄,现在一边是官家要练兵,一边是武崇道要实权,一边又是天下清流将实学派视为仇寇我们这些宰执真的三面受气。再这样,干脆一起请郡吧!”

    “对,对!干脆一起请郡!”

    “干不了啦!苏相公,要不您得去和武崇道说说,大家留点台阶吧。”

    苏辙眉头大皱,那个为难啊!

    “咱们自己就不能帮官家练兵?”苏辙问。

    张康国和同知枢密院的刘逵还有林摅都一起摇头,现在的枢密院都不知道怎么办了。下面是一团乱麻,蔡京那厮又献了个狗屁整军方案,可是看着一事儿,要执行起来谁都没有方向。

    另外,还有200个授了武官阶的右榜进士也不知道往哪儿塞?

    那么一大坨事情,真是难为死枢密院上下了。

    苏辙叹了一声,咬咬牙:“也罢!那咱们就议定上奏,保武大郎一个都军机!”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