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崇政殿,召对还在继续。

    赵佶又嘱咐了几句,才结束了和纪忆的问对。

    正式任命他当遣大食国使的诏,很快就会通过中门下下达。给大食国哈里发和塞尔柱苏丹的国,则是由翰林学士起草,文采飞扬,保证哈里发和苏丹都看不懂。

    礼物也已经准备妥帖,有张择端画的大宋天子的油画像和孔夫子油画像,有汝窑出品的精品瓷器,还有精美的江南丝绸,以及精装版的天理说、大学、中庸、论语、孟子、礼记、道德经等籍。

    对了,这些贵重的国礼并不只有一份,而是准备了同样的八份,分别装在八艘战船上。根据武好古的说辞,是为了防止船只遇上海难沉没而遗失实际上则是想将其中的一部分赠送给天竺或欧洲的君王。

    纪忆可是大外交家,好不容易出一趟远门,怎么都得多去一些国家吧?有可能的话,武好古还希望纪忆和李纲可以周游欧罗巴列国呢。所以礼物也得多准备几份。

    “陛下,”接着向赵佶汇报的是章援,“大教化团也已经万事俱备,兵马已经聚集了3000人,缗钱筹集了500余万,和尚、道士、博士也集中了数百人。

    另外,大教化团还准备好了一套三教合一的道理。”

    “三教合一?”赵佶不止一次听过这个词儿因为佛教、道教的兴盛,使得占据统治地位的儒生不得不为了保卫信仰而斗争了。可是儒学又因为无法完美解释天地宇宙灵魂这些人们迫切想要知道的事物,因此也就无法抵御宗教对人心的侵蚀,不得已之下才有了三儒释道三教合一的路线。

    “你们怎么解释?”赵佶问。

    “太初有天理,同时有了儒、佛、道,儒治家国,佛化人心,道法自然。三教本同源,皆出于天理”

    “这不是将天理置于最高了?”赵佶皱皱眉头,“和尚、道士们能答应?”

    “在中原是不能答应的,”武好古道,“但是在西域也只得答应了,要不然大教化团如何可以成行?难不成三教自己先斗起来?要那样的话,还这么去和天方教讲道理?”

    “说的也是,也只能这样了。”赵佶想了想,又道,“章卿,你务必要牢记一点,大宋十载之内就会和契丹开战,河西、安西方面,至少要保持中立。”

    章援道:“臣一定会设法将西平王兄弟的注意力引向天竺的。天竺距离中原数以万里,而是国富兵弱。西平王兄弟要入了天竺,没准会把河西版籍都奉还陛下的。”

    在宋代,阿三国可是全世界唯一可以和中原媲美的富庶土地。而且阿三国那里没有什么强权,迦色尼王朝已经衰弱,再说他们也是个侵略者,还和阿三本土的信奉佛教和婆罗门的王国没完没了的拉锯眼下佛教在印度还没有彻底仆街,在后世孟加拉和恒河中下游一带还存在一个以佛教为国教的护法波罗王朝。著名的佛教圣地那烂陀寺也还存在,受到波罗王朝的庇护。

    如果信奉佛教的西平王进军西北天竺,完全可以和波罗王朝结盟。衰败的迦色尼王朝根本不堪一击。

    而一旦进入西北天竺,那帮西贼就是老鼠钻进了米缸,再也不把贫瘠的河西走廊当成根本了。

    如果高俅在这个时候挥军进入河西,不战而胜就是大概率事件了。

    “这样最好。”赵佶满意地点点头。

    和历史上的情况不同,因为武好古和高俅的努力,西夏已经变成了大宋的安西军。这一战也打出了赵佶的自信,在他看来,再有个十年八年,大宋就能做好北伐契丹的准备了。

    到了那时,稳住河西军、安西军就显得非常重要了。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和契丹站在一起,在西北挑起新的战争,牵制大宋的力量。赵佶对于大教化团和河西军西征的事情那么热心,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

    如果能用祸水外引的方法摆平河西,那大宋就能安心对付契丹人了。

    见过了纪忆和章援之后,赵佶吐了口气,对还留在殿中的武好古道:“大郎,你说赵乾顺和赵忠顺真的会被引到天竺去吗?”

    “会的。”武好古不假思索地答。

    “为何?”

    “因为他们还欠大教化团200万缗呢!”

    “200万缗很多吗?”

    “不多,”武好古道,“但是却还不清,除非西平王肯进军天竺,否则还会欠更多的债。”

    那200万是有利息的!一年40万,虽然不是利上滚利,但是40万对河西军而言也是天文数字了。

    至于河西军第一个攻击目标黑汗鹘其实也是苦哈哈的穷鬼,安西四镇也不是人口密集,土地肥沃的地方。根本没有多少钱可以刮,真正有钱的是波斯和天竺。所以河西军打安西四镇肯定是亏老本的,想要捞来就必须去打波斯或天竺。

    “真的?”赵佶将信将疑。

    武好古笑道:“请陛下放心,大教化团不会让西平王有办法还债的。”

    赵佶笑问:“如果吾儿赵乾顺赖账不给呢?”

    “有高俅在灵州,西平王怎么敢赖账?”

    “哈哈哈”赵佶大笑,“说的也是!如此西北就可以放心了。”

    就在这时,一个閤门宣赞从门外快步进来,冲着赵佶一礼:“犯官钟傅带到了。”

    “宣他进来。”

    “喏。”

    不多时,这名閤门宣赞就出了大殿,笑吟吟对守候在外面的钟傅道:“你可有福了,官家今日心情愉快,总能免了你的罪过,快快随我进殿。”

    钟傅连忙冲那宣赞行了一礼,又塞了个银铤过去,然后便整整衣衫,跟随这名宣赞进了殿门。

    这座崇政殿是新盖的房舍,设计和老皇城的那个有点不一样,四周的窗户很大,在庑殿式屋顶的重檐之间,又开了一圈窗户,因此殿内的采光很好。

    殿内深处,身穿常服的当今官家就在案后安坐,御案边上站着一个身穿紫袍,带着佩剑的武官,正是武好古。另外,殿中四角还各有一个御药院的小黄门,便再无旁人了。

    这武好古居然可以带剑入殿!钟傅又看了一眼武好古挎着的长剑,应该是真家伙寻常有“带御器械”资格的武官,也就带一支折了箭头的羽箭装样子。能带真家伙的,都是真正的心腹啊!

    怪不得他敢来主持练兵,还敢当知枢密院事。可是艺祖当年,不也是后周世祖的心腹吗?

    这武好古还是读太少,在自寻死路啊!

    钟傅在心里面诅咒了一番武好古后,就向赵佶行大礼参拜,还口称罪臣。

    赵佶沉声道了句:“平身。”然后又沉默了一会儿,才道:“钟傅,你本是文资,为何要换成武官?”

    因为我蠢啊!

    钟傅当然不敢说真话,只是道:“因为臣的功业之心太盛,还想为朝廷带兵打仗”

    “哦。”赵佶点点头,“你愿意为朝廷带兵?”

    “臣愿意”

    钟傅心里面咯噔一下,偷眼看了看武好古,心想:这厮不会拉我一起跳火坑吧?

    “那好!”赵佶点点头,“朕就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以东上閤门使权发遣模范新军都指挥使吧。”

    钟傅一怔,连忙推辞道:“微臣不懂新府兵军制,如何能担当此任?”

    他现在已经被练兵的事情吓怕了,之前有蔡京顶着,自己还是糊里糊涂进了御史台狱。

    现在没有了蔡京这棵大树,那帮御史老爷还能放过自己?还不得天天弹劾啊!所谓三人成虎,到时候没事儿都得弹劾出罪过!

    况且,自己做了那么多年的官,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罪过?到时候一定会给御史们挖出来的。

    案几后的赵佶笑吟吟地道:“新府兵的军制尚未拟定,没有人懂的。而且钟卿不是入了辟谣学宫下属的速成武学堂吗?等陶节夫上任后,速成武学堂会重新开办。你先去学上几个月,等学成以后,再和枢密院的军机房一起商量军制的事情。”

    怎么拟定军制,武好古早就有数了。不过这份功劳烫手,武好古可不敢独占。所以就走正规的程序,由军机房、武学堂一起拟定草案,再由两府宰执合议,最后由赵佶批准实行。

    而且他也不需要去亲自掌握模范新军因为他和后世那位袁大头是不一样的,他不是单纯的军阀,而是学派领袖加财阀加军阀。如果能通过组建模范军扩大实证学派的力量,就等于壮大了自身。

    说到这里,赵佶又把身子向前倾了倾,看着钟傅道:“之前你是替蔡京练兵,今次则是替朕练兵,是不一样的!”

    赵佶的话里有话,钟傅哪里听不出来?之前替蔡京练兵你是答应的,现在如果不肯替官家练兵,那么呵呵!武官是可以杀头的!

    钟傅连忙大礼揖拜,“臣愿意替陛下训练一支精兵!”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