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冤枉?”

    张克公看着钟傅,一脸的同情,“弱翁啊,御史台的同仁们都知道你是冤枉的!可是现在陈剑、于同道、薛定、刘龙四个贼子都跑了。你的罪证又落在了御史台,发兵包围青城宫的罪人你不当,那谁又来当啊?”

    “可我也是被挟持的!”钟傅悔恨交加,“我本来想去阻挡那四个贼人,可谁知道那四贼恁般凶狠,直接让人把我捆了张御史啊,下官真是被奸人所害的,您一定要明察啊!”

    “奸人?”张克公皱着眉头问,“这个奸人是谁?不会是陈剑、于同道、薛定、刘龙他们四个吧?”

    “当然不是!”钟傅道,“奸人就是武好古!他才是实证学派的头头,陈剑、于同道、薛定、刘龙全是他的学生,一定是他在背后指使谋划,下官就是被他给陷害了。”

    “你这么说,可有凭据?”张克公问。

    “凭据?”钟傅跺跺脚,“下官被拘在这里,哪里去寻凭据?若是能放我出去,一定能寻到凭据的。”

    张克公还是摇头,“怎么可能放你出去呢?弱翁,此处是御史台诏狱啊!没有陛下的旨意,你怎么出得去?要不这样吧,你给官家刺血上疏,看看官家能不能饶了你这一。”

    “好好,”钟傅点点头,“麻烦张御史借钟某一把刀子”

    “刀子?”张克公一愣,“你这是要”

    “刺血啊!”钟傅咬牙道,“某现在是武人了,当不避刀剑!”

    “不必,不必。”张克公瞅了眼钟傅,这家伙虽然上了点年纪,不过看上去却挺强壮的,绝不是文弱生。把刀子给了他还不知道会捅谁呢?

    再说了,现在也不是揭露武好古这个奸臣的时候!张商英已经让人和御史台的同党打过招呼了。官家已经决心重用武好古练兵,在兵练好之前,谁弹劾武好古谁就是自找没趣,统统去当监军御史。

    所以张克公才不会那么傻,把钟傅的血献上去他只是想给钟傅喝一碗鲜香无比的鸡汤罢了。

    谁让钟傅这厮怎么都不肯把罪名一个人扛下来,老老实实的去沙门岛走一遭?他的罪行可不是去海州了,起码得去沙门岛,然后再从沙门岛转去某个海外岛屿。

    “弱翁啊,”张克公说,“咱们御史台的规矩是这样的,凡是刺血上,一律用鸡血你只要出钱让台卒去买只老母鸡,把鸡一杀,血不就有了?鸡还可以炖汤喝,多好啊。”

    “是吗?那可太好了。”钟傅一想不错啊,他已经很久没有喝过鸡汤了,而且用鸡血也不用自己挨刀扎。

    张克公吐了口气,刚想让台卒把钟傅押牢房,外面就有人来报:“禀监察御史,提举皇城司的李副都知来了。”

    李副都知就是李忠!他没事儿可不会来御史台串门。张克公不敢怠慢,连忙吩咐人把钟傅送牢房,自己则大步出迎。到了院子里面,看见了一声大貂珰打扮的李忠。

    李忠也没和钟傅见礼,只是高声问道:“犯官钟傅在哪里?”

    一听这话的口气和称呼,张克公便知道李忠身负皇命,连忙让人再去把钟傅拘过来,自己上前一步:“下官监察御史张克公,已经让人去提犯官钟傅了。”

    李忠客气的一拱手,“那就有劳。”

    不一会儿,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的钟傅就被两个台卒押到了李忠跟前。

    “奉天子口谕,犯官钟傅即刻入宫觐见。”

    入宫觐见?

    这张克公和钟傅全都愣住了。

    “钟傅!”李忠有点同情地看了一眼钟傅,他当然知道钟傅接下去要被放在火上烤了。

    钟傅这才反应过来,行了揖拜之礼:“臣遵旨。”

    起身后,钟傅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对李忠道:“都知权且少待,等钟傅沐浴更衣后,再去宫中觐见。”

    御史台狱虽然比一般的大牢条件要好些,但终究还是监牢。在里面住了多日的钟傅人都快馊了,这么臭哄哄的去见天子,可是大不敬。所以李忠也不能催促,只好说:“钟弱翁请便,咱家就在堂上等候。”

    “多谢都知。”钟傅刚想转身,忽然又上前一步,“都知,不知陛下召某,所谓何事?”

    李忠道:“是好事!”

    好事?钟傅心道:看来性命是能保住了

    钟傅很快在御史台狱的牢房里面洗了澡,又让家里人给他送来了一身穿戴。这才在李忠的引领下,上马往宫中去。

    一路进了宫中,天子正在崇政殿中召见外臣。钟傅就被李忠领到了崇政殿外的閤门中等候。两人刚到,就看见章援和一个黑胖的官员,同一个约莫二十八九岁,中等身材,穿着紫袍,腰悬鱼袋和宝剑的官员,有说有笑往里走去。

    钟傅看得惊讶无比:“章致平身边那位是什么人?那么年轻就穿上了紫袍,难道是宗室?”

    “不是宗室,他就是沿海市舶制置使武好古啊!”李忠一笑,“才二十九岁,就已经是正任的防御使了。再过不久,说不定就要当上知枢密院事,也算是位列宰执之间了。”

    “什么!?”钟傅张大了嘴,“武好古要当知枢密院事了?可他是武官啊!”

    大宋一朝也不是没有武资的知枢密院事,但是比例很低,据后世的统计,只有9%的枢密院长贰之事正副职是武官,剩下的全是清一色的文官。

    “陛下要练兵用武,自然要重用武官了。”李忠淡淡地道。

    “可他还不到30岁”

    如果武好古今年四十多岁,再多立点军功,当上知枢密院事也没什么。可是武好古只有29岁,这也太年轻了吧?

    李忠笑了笑:“的确年轻了一些,可是官家等不了十年八年了如今西贼已经平定,契丹又日益衰弱,十年八年之后,天子就该威加四海了。你说现在没有人管练兵和枢密院改革能行吗?”

    “练兵,还要改革枢密院!?”钟傅心道:武好古在找死啊!大宋什么时候能容得下这样的武人?看来自己也不需要刺血上去揭发他了,用不了多久,他就要身败名裂了

    崇政殿内,武好古正在和赵佶说着向大食国进发的计划。他的知枢密院事没那么快落实,赵佶点头是一事儿,宣麻大诏下达是另一事儿。左相苏辙还有台谏系统一定会制造麻烦,赵佶得和他们斗争上好一阵子,才有可能真的让武好古当上枢相。

    但是“远征”大食,拉开小航海时代序幕的事情,倒是终于能够落实了。

    “陛下,据臣所知,三佛齐国也是脚踏两只船的,一方面向我大宋称臣,一方面又接受了大食国的官职。而且该国一直将大食国置于我朝之上,帮着大食人封锁海峡,不让我朝的船只进入西洋”

    眼下还是沿海市舶制置使的武好古,正在向赵佶进谗言,污蔑无辜的三佛齐国。

    “所以就要派出8艘战船和上两千兵丁去三佛齐?”赵佶皱着眉头,“兵力是不是太少了?”

    武好古当然不会告诉赵佶自己已经纠集了36艘战舰和一万多水兵去三佛齐。因为沿海市舶制置司账面上根本没有那么多战舰和水兵。8艘战舰和2000水兵,已经是沿海市舶制置司八成的海上力量了。

    “不少了。”武好古道,“臣已经命令冶金学院的工匠打造200副瘊子甲,配发给水师。这样就足够震慑三佛齐的贼寇了!”

    “哦?”赵佶感兴趣地问:“你们打出青唐甲了?”

    “已经打出来了。”武好古奏道,“臣离开界河之前,冶金学院已经打出了冷锻甲片。”

    打出冷锻甲片并没有多困难,武好古已经把青唐城一半的铁匠抓到界河和海州了。而且生铁含硫含磷的问题也不难解决,不用煤炼铁,改用木炭炼铁就行了。徐州附近也许没有足够的木材可以烧炭,但是界河商市和京东商市都有进口木炭的渠道,根本不是问题。

    另外,利国监的铁矿石其实很不错,低硫低磷,而且铁含量也高。

    所以南北两座冶金学院都已经打出了合格的冷锻甲片。不过产量还是有点低想要达到量产的水平,还要解决熟铁质量控制,完善水利锤的设计,同时还要打造更加宽大的甲叶,以减少扎甲的难度。

    不过南北两大锻铁场在几个月中打造出200副瘊子甲还是有可能的。有了这200副瘊子甲,呼延庆就能装备起一队铁甲战兵,用于震慑三佛齐人和控制岛屿。

    “能让军器监的人去云台学宫的冶金学院学习吗?”赵佶问。

    武好古一笑:“怕是学不会吧。”

    “也对。”赵佶想了想,“你们实证派的学问用到太多算学、形学、格物学的东西了头朕让青城学宫的生员去界河学习吧。”

    “臣一定让云台学宫的教授好好教他们。”赵佶点点头,又对纪忆道,“纪卿,三佛齐固然不恭,但是你也要先礼后兵,不可仗着手中有点武力就肆意欺负他们,可知道了?”

    “臣一定谨遵陛下教诲。”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