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金明池,碧波滟潋,荷叶圆圆。

    巨大的龙舟缓缓在池水和荷叶间行过,龙舟上安安静静的,并没有传出丝竹曲乐之声。一个道装女子带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宫女和一个大一些的小黄门,正在船尾的船舷边蹲着,一块儿在清洗从金明池中捞起的鱼虾。清洗完毕后,又用几个小篮子装了,捧着进入了位于船尾的一个小厨房。

    厨房里面正煲着鸡汤,煮着米粥,飘着诱人的香气。

    今天是郭小小亲自下厨,她会准备一席养生大餐,让正在龙舟的船舱顶楼一间舱室里面谈论国家大事的赵佶和武好古享用。

    “大郎,你真的想当知枢密院事?”

    虽然站在一扇打开窗前,但是赵佶却无心欣赏金明池的美景,而是问起了武好古真正的打算。

    武好古呵呵一笑,“陛下要我做枢密的事情,就该给我枢相的权位啊。”

    “做枢密的事情?你要做什么?”

    武好古说:“首先当然改革枢密院了,枢密院素有调兵之权,而无统兵之责。但是自西北乱事迭起后,枢密院的调兵之权也基本下放给了前沿帅司。所谓将从中御,已经沦为形式。究其缘由,除了中枢距离前沿太远,就是枢密院中尽是不知兵的文官,不知兵则无从御将。

    陛下是圣明之主,一定想要恢复祖宗御兵之法,所以才召臣入京,主持枢密院改革的。”

    赵佶陷入了沉思,他的确有点改革枢密院的想法。蔡京在上疏中也提及了,但是真想要改革,却有一种不知该如何入手的感觉。

    “大郎,”赵佶问,“你有什么办法?”

    武好古道:“臣的想法是建立枢密院军机房,军机房的职责类似于沿海制置司的军事机宜指挥,只不过要负责全国的军事调度及训练方略。

    与此同时,还应该在各路帅司设立和三衙设立军事机宜指挥,并且要将各路的军事机宜置于枢密院机宜房和各路帅司的双重管辖之下。而由陛下通过枢密院下达给各路帅司及三衙的调度、训练方面的诏令,也一律由军事机宜房下达给军事机宜指挥。

    如此,通过军机房和军机指挥这两级,陛下就能将各路帅司的调兵权控制在手中了。”

    武好古的这个建议,其实就是建立起一个覆盖全国的军事参谋体系。把枢密院变成了总参谋部,同时又在各路帅司设立参谋部。这样一来,从右榜进士科中取出的进士,就有了许多比较体面的职位可以安排了。

    赵佶点了点头,这个主意不错!

    枢密院军机房可以收了前线帅司的调兵权,而监军御史又能牢牢看住统兵的将领。

    大宋的兵权,就能牢牢被朝廷掌握了!

    “其次,”武好古又言道,“如今西军、朔方军、灵州军都已经变成了强兵,守护开封府的禁军显得柔弱。陛下一定想要臣所管辖的枢密院制定一个在开封府训练精兵的法度……一个既能练出精兵,又不会让这种精兵脱离掌控的法度。”

    怎么变成法度了?赵佶一愣,随即就追问道:“大郎,你有办法了?”

    “这个……”武好古欲言又止。

    “大郎,你快说吧!”赵佶道,“你如果真有办法,朕就让你当枢相。”

    武好古一笑:“办法是有的,不过得让陛下破费了。”

    “破费?”赵佶问,“要多少钱?”

    武好古笑道:“就看陛下想要多少开封亲兵了!拱卫京畿精兵,当然不能和外府的府兵一个待遇了。”

    “那是自然的。”赵佶的眉头皱了起来,并不是心疼钱,而是不大放心。

    武好古会不会借着撒钱练兵的机会,把开封府的新军掌握起来?

    武好古又道:“光是多给钱也不一定能买到兵士的忠心,所以臣以为若要让兵士忠心,就得用世世代代都沐浴圣恩的天下首善之民从军。”

    “天下首善之民?”赵佶一愣,“用开封府的壮丁?这不就是禁军吗?”

    “非也,”武好古摇摇头道,“禁军是终身服役,二十岁入伍,五六十岁方能除役。而且他们都是拖家带口服役的,不可能长住营中四时训练的。初兴之时因为是久战精锐,所以还算不错,但是如今却早就朽不堪用了。

    如果陛下想在开封府置一支可靠之精兵,就得选拔京畿各县的丁壮,加以厚饷,再使之服役数年,犹如府兵,长住兵营,每日操练,如此必能成为精锐。

    另外,这些开封壮丁,都是世世代代沐浴皇恩的首善之民,家眷亲人也都在开封府。而且见多识广,多数还能识得几个文字,自然不会轻易被居心叵测之人蛊惑。哪怕是统军的大将,也可能把他们变成自家的私兵。

    毕竟我大宋在开封府广施恩义已经一百六七十年了!这样的根基,是没有人能够动摇的。”

    武好古提出的办法其实就是将新府兵制挪到了开封府,同时再发放高额薪俸以换取士兵的忠诚。

    因为开封府在北宋是个非常特殊的地方,由于赵家王朝的精心治理,这里已经是大宋国内社会最稳定,人均收入最高,赵家也最受拥护的首善之区。

    而且开封府百姓受教育的程度也比外府要高,大部分的壮丁青年都识得几个文字,又见多识广,可不是那些山沟沟里来的朴实农人可以相比的。这些识字断文,知道的又多的士兵和后世的公民军队多少也有点类似了。

    要鼓动这种公民军队造反,可比煽动那些只知道“吃谁家的饭”和“穿谁家的衣”的雇佣军困难多了……至少赵佶是这么想的!

    “好!好!好……”赵佶连着叫了三声好,转过身看着武好古,“好一个足智多谋的武大郎,果然没有让朕失望!”

    “陛下,”武好古看到赵佶对“公民军队”很感兴趣,便继续进言道,“臣还有建言。”

    “好好,快说快说。”

    武好古道:“臣建议将御龙猛士直,以及这一科右榜进士中的半数都编入这支开封模范军,做为骨干。再从府城内及各县征召平民子弟两万,混编成军即可。”

    “如此甚好!”赵佶道,“御龙猛士无精打采已经很长时间了,若能有个出路,也能让他们鼓起精神。

    只是……这支开封模范军应该由谁来统带?大郎,你有人可以推荐吗?”

    武好古道:“开封模范军的官长应该包括管军、监军御史和军机长三人。现在主管三直禁军的王禀肯定是三位官长之一,监军御史应该由御史台推荐人选,臣要接掌的是枢密院,不方便说话。

    另外,臣还想为模范军推荐一人。”

    “说吧,想推荐谁?朕照准就是。”赵佶心中有数,武好古一定是想推荐赵钟哥或慕容鹉。

    这两人虽然是武好古的心腹,可本事是真有的,有他们来训练开封模范军,应该是可以使之成为劲旅的。

    “臣推荐钟傅。”

    “谁?”

    “钟傅,”武好古道,“他不是转成武资了吗?正好可以带兵啊。”

    赵佶想了想,“可他还在御史台狱里面呢。”

    “罪很大吗?”

    “也不是很大,”赵佶道,“多半是被人冤枉的。”

    “那陛下正好用他啊。”武好古笑道,“要不然,谁肯去当模范军的管军?虽然管军控制不了模范军,但是御史台可不管这个……谁当管军,都少不得被弹章给淹没了。”

    “说的也是……”赵佶点点头,又看了武好古一眼,“大郎,你当了枢密使,也少不得被人弹劾啊!”

    武好古笑道:“臣早有准备,所以臣不打算干太久,有一年时间,能替陛下把军机房这一块给理顺了,再给陛下出点练兵的主意,臣就该请郡外放了。

    陛下可得把沿海市舶制置司的差遣给臣留着啊!”

    “好,一言为定!”赵佶笑道,“现在就让寅哥儿权发遣沿海市舶制置司,等你请郡了,再调他入朝吧。”

    ……

    原来钟傅现在就在火坑里面呆着,而且随时可能“喝鸡汤”,真是倒霉到家了。

    把他逮进御史台狱的原因,就是蔡卞给他的那道接管直属速成武学堂的一营府兵的手令。

    他被陈剑下令抓捕的时候,这道手令也给搜了出来。后来陈剑等人跑没影了,可这道手令不知怎么,就到了御史台。结果他就被当成了“兵变”的主谋,逮进了御史台狱。

    而且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事情,最糟糕的是他在不久前自己请求换了武资。

    所以他是作为一个武官被御史抓起来的,大宋不杀的是文官士大夫,可不是他这号“粗鄙武夫”。

    “钟弱翁!”刚刚在弹劾蔡京的事情上大出了一把风头的张克公,这个时候正在审问钟傅,“你现在已经是个武官了!武官煽动兵变,依律是要处死的!”

    处死……

    钟傅那个悔恨啊!自己好好的文资,转什么武资啊!不就是提举宫观吗?安安稳稳的也挺好的,现在可怎么办?要杀头了!真是冤枉啊!

    “张御史,钟某冤枉啊!”他看着张克公,低声下气的哀求。

    他如果是文官,就那点事,御史台都不会进,更不用说掉脑袋了。

    可是现在,真是一切都有可能啊!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