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这次入京的声势不小,虽然他并不是作为知枢密院事入京的正式任命他知枢密院事的宣麻大诏还没有下达。

    他现在是作为沿海市舶制置司入京述职的。倒不完全是因为赵佶的召唤,其实武好古筹谋了许久的两件大事儿,现在已经到了将要进入实行阶段的时候。

    其一是纪忆的出使大食国现在终于是万事俱备,只欠北风了。纪忆作为正使,李纲作为副使,自然要进京面圣,领取国和礼物,然后才可以出发。

    当然了,由于这次出使的特殊性。武好古希望赵佶能给沿海市舶制置司“移牒外交”的权力,这样就可以不用国,而是用更加灵活的沿海市舶制置司文牒的形式展开外交。

    毕竟国是非常正式的外交文件,不可能给纪忆带上一叠空白国出国。而换成沿海市舶制置司文牒就没有问题的,直接准备一百张空白加盖官印的文牒就是了,途径的国家都可以塞上一份。至于内容,完全可以让纪忆自由发挥。

    其二自然是教化团西征。赵乾顺、赵忠顺兄弟的河西军现在已经准备就绪了。就等赵佶的“讨伐安西诏”送达,就可以挥军向安西四镇发起进攻了。

    所以大教化团也必须尽快到位,这样才能赶上出兵。

    因为这两件大事,所以纪忆和章援这一次就和武好古一起入京了。再加上一个潘孝庵,入京的队伍也就浩浩荡荡,很有一点气势了。

    不过武好古等人并没有沿途游山玩水,慢腾腾的行动,而是抓紧时间赶路,在春暖花开的三月初就抵达了大宋帝国的首善之都开封府。

    由于武好古等人沿途入住了馆驿,所以他们抵达的消息也提前送到了开封府。在开封府西北,金水河畔的接官亭前,风尘仆仆的武好古见到了从宫中派出的李忠,还有一百几十个穿着绿袍的年轻官员,人人都佩戴宝剑,显然都是新科的右榜进士。

    李忠是奉旨而来的,那些穿绿袍的右榜进士在某种意义上,都是武好古的一派,自然要来迎接。而且也只有武好古才能给他们尽快安排官职另外,这段时间还有不少传闻说有一些礼部试落榜的读人出于义愤,要仗剑诛杀入京的武好古。

    所以这些实学派的进士都带着长剑在都门迎接武好古,也是为了保护武大奸佞。

    至于开封府的其他官员和亲贵,现在可不会来迎接武好古这个“实证学派”的头头。

    上次因为公车上而引发的论道和斗殴,虽然都以辟雍学宫和云台学宫的生员大获全胜而告终,但是舆论却是一边倒的支持举人们的。

    这已经不是一个讲道理的问题了,而是一个屁股问题。谁要是支持实证学派,那可就是屁股歪了。

    “李大官,可是久违了。”武好古的目光左右一扫,也没显出多少惊讶,而是翻身下马,笑着和李忠招呼了。

    “倒是好久不见了。”李忠笑着。他现在是提举皇城司,算是开封府城中实权最大的宦官了。“咱家今次是奉了皇命,来这里等候武崇道你的。官家可是非常想念你啊,让咱家马上带你进宫去。”顿了一下,又低声道:“官家请你去金明池水心殿游玩,也不须换上公服,便装即可。”

    听李忠这么一说,在场的一百几十个绿袍官人脸上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得色。官家显然还是把武好古当成自己人的!

    武好古则冲着前来迎接他的一百多个绿袍官人拱拱手,大声道:“天子有召,武某只能先走一步了。”接着他头对跟随自己进京的赵佳人道,“赵夫子,替某好生招待诸位。”

    这一武好古入京,随从的护卫是带了不少他也怕被某个仗剑护道的儒生刺杀了不过幕僚却带得不多,除了师爷赵佳人,就是大状何天然,吏陆人嘉,一共三人。另外还有两个女人,白飞飞和郭小小一路陪伴着武好古,倒也不会寂寞。

    同潘孝庵、章援和纪忆道了声暂别,又招来了郭小小,让她拿上两身替换的衣服,两人一起跟着李忠,上马前往万胜楼。然后又上了万胜楼的城墙,再沿着城墙往琼林宫而去。

    一路进了宫中,天子正在殿中议事。武好古和郭小小就被李忠领到了金明池北岸的奥屋,这里是停放大龙舟的地方。龙舟上面已经有宫女和小黄门在准备了,看到李忠走来,便纷纷向他行礼。

    李忠笑着对武好古道:“天色阴沉,怕是有个阴雨绵绵之夜了。能够水上泛龙舟,金池听夜雨的,满朝文武之中也不得几人啊。”

    所谓“金池夜雨”就是阴雨之夜,雨打荷叶的声音传入金明池中的水心殿,别有一番意境。不过这番意境现在是属于天家的金明池自打纳入了扩建的琼林宫中就不再开放了,也只有武好古这样级别的宠臣才有机会见识一二。

    只是如今这些天子的宠臣也流散各地,只有潘孝庵一人能时常入宫伴驾了。不过赵佶也不是能耐住寂寞的孤家寡人,在宠臣们和他渐行渐远的同时,身边的道人们却开始多了起来。除了郭京和刘无忌,又多了王老志、王仔者和林灵素,时常陪着赵佶谈论神仙性命。

    因为赵佶还没到,李忠就陪着武好古、郭小小上了龙舟,在一个颇为雅致的小间里面一边喝茶,一边等候。

    李忠是李宪的养子,在内侍里面也算是知兵的,当然也知道武好古是为何而来,官家赵佶现下最担心的又是什么事儿?

    所以和武好古聊了几句风花雪月,就把话题转到练兵上面去了。

    “崇道,你可知道蔡元长这次到底错在哪里吗?”

    武好古一笑,“不是说养兵京畿,闭塞言路吗?”

    李忠知道武好古在装糊涂,摇摇头道:“那500个府兵又不是蔡京养的,是官家下旨调给速成武学的。速成武学的生员就是学练兵的,在学校里面认识几百个兵总是理所当然的吧?要不然兵都没怎么见过,将来怎么练,怎么带?

    至于闭塞言路,呵呵”

    武好古露出疑惑的表情,“那蔡元长是怎么倒台的?”

    李忠看了还在装糊涂的武好古一眼,笑了起来:“实话和你说了吧。蔡元长之所以倒台,就是因为那500个府兵太好指挥,太听上官的话,而且又太凶了!

    这样的兵摆在外府没有什么,可以摆在开封府,摆在天子脚下,那可就大大的不妥了。”

    李忠是在好意提醒武好古他虽然不是武好古一党的人物,但是界河商市每年都给他一笔丰厚的孝敬。拿了人家那么多,总不好眼睁睁看着人家掉坑里万劫不覆吧?

    “实不相瞒,”武好古也不隐瞒李忠了,笑着道,“本官早就知道这些朴实乡民、山民容易被蛊惑了他们连着当五年兵,如果太太平平的是拿不着一文钱军饷的,而且如今的府兵不是有家产的农夫在当,而是赤贫之民为豪门胁迫,不得已才当兵的,他们想要搞事儿是很自然的。有事儿才能拿钱嘛!

    而且官家对他们也没有恩义,同时又和将官朝夕相处。说句不应该说的,带兵的将官可以搞到一点钱发给他们,他们很可能变成将官的心腹私兵。这就是如今这个府兵制度的隐患所在啊!”

    现在的府兵制和隋唐那种征中上富户当兵不同,基本上都是强健而赤贫的农民当兵,而且又没军饷,只是在军官的强迫下训练作战。

    至于终身免役的好处,对于他们而言,只是未来的,长期的好处。当下却是感觉不到的,而且能不能落实也不好说所以这样的军队是比较容易闹出军乱的。

    “对对对,”李忠连连点头,“还是崇道你看得明白,不愧为当世大儒。”

    武好古笑着:“大儒可不敢当,只不过带过府兵,知道他们的秉性如果朝廷真的要实行府兵,那就一定要有好的武官去带,要不然真的容易出乱子。”

    李忠点点头,“若以可靠论,还是禁军最善。”

    禁军中的东军在武好古看来根本不是真正的军队,就是一群有着各自营生的老百姓兼职去军营里面站个岗。这样的军队当然可靠了,但前提是没有敌人。

    “禁军也不成。”武好古摇摇头,“除了西军尚可,东军根本就是名为军实为民,天下无事还好,一旦有用兵的地方,朝廷要如何应付?”

    “可不是吗?”李忠道,“官家正发愁呢!崇道,你真有办法?”

    “有一点办法,”武好古道,“全天下几十万府兵要怎么调教某也不知道,不过在开封府替官家练出几万既可靠,又堪用的兵,某还是有点办法的。”

    “真的吗?”李忠一扬眉毛,正想询问,外面进来一个小黄门,看见李忠就行了一礼:“李都知,官家就快到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