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好古、纪忆、章援很快就到了界河馆驿。馆驿是对外营业的,住了不少客商。不过其中还是有几个封闭的院子,是专供往来此间的贵人居住的。武好古等人到达的时候,酒宴已经摆了开来,就在花园中一座八角亭中摆上了一席开封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章援又问起来大教化团佣兵的情况他就是为这事儿来界河商市的。

    “致平兄就放宽心吧!”武好古笑着,“4000名壮丁,已经全都到齐了。现下正由骑士学院的老师和生员们在训练,再有两个月就能出动了。五六月间肯定能到灵州的。

    另外,我还安排人去了灵州和统万,去雇佣骑兵和采购器械了,保管能在今年秋天赶上河西军的远征。数千教化团的兵马加上河西军的数万精锐,拿下安西四镇是没有一点困难的。”

    4000名壮丁,再加上僧兵、道兵、武装博士,还有在灵州和朔方雇佣的骑兵,以及一些辅兵,七八千人可就有了。

    这么一支兵力用来对付河西军西贼是不够瞧的,可是要拿来收拾盘踞安西四镇的黑汗鹘是绰绰有余的。即便没有河西大军,就这七八千人,大概也能完成收复四镇的作战了。

    “4000壮丁说有就有了”章援摇着头,“崇道,也难怪家父和蔡京一样忌惮你的界河商市!”

    这话听着不对啊!武好古连忙解释道:“有甚好忌惮的?界河商市不过是二十万人口的城池,开封府可有一百多万人呢!而且附近还有大名府、河南府、应天府等名城大镇。真要用上界河商市、京东商市的办法,十万大军也是随时能召集起来的?”

    章援和纪忆互相看了看,章援问:“崇道兄,你真有办法?”

    “办法?什么办法?”武好古仿佛还不大明白。

    章援笑了起来,“自是替官家练兵的办法啊!”

    “这,”武好古笑着,“蔡相公都练兵练倒了,某一介商贾,还能有什么办法?”

    章援和纪忆都笑了起来。章援道:“崇道兄,实不相瞒,在下拜别老父的时候,老父就说你踹倒了蔡元长后,多半就得自己去顶蔡元长的缺了。”

    “我顶蔡元长的缺?”武好古笑道,“这怎么可能?我是武官啊,怎么可能拜相宣麻?”

    “宰相当然不会让你做,但是你可以顶他练兵的缺啊!”章援笑着道,“你可以当个同知枢密院事也算位列宰执了!”

    去当同知枢密院事?武好古心说:这不是在资产阶级革命的不归路上越走越远了吗?

    纪忆也看着武好古,一张黑胖的面孔上怎么看都憋着笑,“崇道兄啊,我和致平先生这一去要做成大事,就必须有你在背后支撑。你若是也和蔡相公一样了,那我们俩可就要一事无成了。”

    章援也道:“崇道兄,这事儿你是躲不过去的。官家虽然有些轻佻,但同时也聪明绝顶。他一定知道只有你才有办法替他练一支精兵,而且又不会把兵练成武家军。所以他一定会招你入京的你得早做准备啊!”

    我有办法吗?武好古心说:我怎么不知道呢?又想马儿跑得快,又要马儿不吃草,老赵家怎么尽想这样的好事儿呢?

    安排好了章援去位于界河北城的兵营观看正在训练中的4000佣兵后,武好古就和纪忆一块儿了南城。纪忆在南城是有宅邸的,便自家去了。武好古则满腹心事的了自己的大宅,刚一入内宅,就看见潘巧莲在西门青的搀扶下,红着眼睛迎了出来。

    “十八姐,怎么事?是不是家里的孩子”武好古看见潘巧莲哭哭啼啼的模样儿,心里就是咯噔一下,还以为是家里的几个孩子怎么了?

    去年冬天,武家可是添了一男二女,分别取名义久、仙娘和金娘。这几个都还是小娃娃,正是容易得病的时候特别是潘巧莲生下的武家嫡子义久,一生下来就有点体弱,完全不能和他的几个哥哥相比啊!

    “呸呸呸!”潘巧莲没好气的就瞪了武好古一眼,“说什么呢?孩子都好着呢!现在不好的是你!”

    “我?”武好古一愣,“我怎么啦?”

    一旁的西门青道:“开封府的十一哥刚刚让人给姐姐捎了封信,说是过几日他就要到界河了。”

    “潘十一要来?”武好古吐了口气,“那是好事儿啊!十八姐,你怎么”

    “他是来抓你的!”潘巧莲跺跺脚。

    抓我?武好古有紧张起来了他可是亏心事干太多了!

    “他要抓你去当同知枢密院事”潘巧莲的后半半句姗姗来迟。不过武好古的心并没有因为这句话放平下来。

    还真是给章惇的老乌鸦嘴说中了!蔡京一下台,就轮到自己去顶杠了。

    潘巧莲叹了口气:“本朝的武官只要当上枢密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了!天天都得夹着尾巴做官。何况大郎你在界河商市这边又有点基业,还不让御史整日弹劾?”

    西门青在旁劝着,“老爷,你不如推了差遣界河商市这边没你可不行啊。”

    推了差事?武好古眉头大皱着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能推得了吗?武好古心想:虽然界河商市已经有点实力了,也不是不能和朝廷对抗一下。可自己还有云台学宫,还有实证学派呢!得让云台学宫的生员能够通过右榜进士科入仕,云台学宫才能持续吸引天下“财子”入读啊。

    如果自己在界河商市公开割据,朝廷即使不发兵征讨,也会取消右榜进士科的

    武好古叹了口气,对潘巧莲说:“十八,你莫担心,为夫总有办法应付的。”

    然后又对西门青道:“大姐,派人去请慕容先生、米元晖、钟哥儿、西门大哥、慕容五哥、马仲甫、黄四郎、张熙载、魏四海、屈华杰、林老教头、赵佳人、何状师、陆仁嘉他们来用晚餐。”

    这些人都是武好古在界河商市的核心团队,现在武好古遇到了大事儿,自然要让他们一块儿来出谋划策了。

    汴河,两岸村落遍布,阡陌相连。

    此处的汴河已经流出了开封府,向南进入了应天府的境内。汴河其实就是中原运河体系的一部分,现在正是纲运最繁忙的时候,河面上轴撸相连,都是装满了各种货物的纲船。其中也有一些官船画舫,缓缓在河上行过,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杳渺的琴声歌声,从这些官船画舫中传出。

    蔡京和蔡攸两父子,现在就坐在一艘特别宽大的画舫里面,一边饮宴,一边看着姿色上乘的家伎在卖力的表演。

    父子两人,好不悠然自得,哪有一点仓惶离京的模样儿?

    “爹爹,您说那个武好古敢往枢密院那个火坑里面跳吗?”

    蔡攸忍不住还是把话题引向了自家的政敌武好古了。

    蔡京呵呵一笑,“他敢不跳吗?难不成还真在界河商市举兵谋反?”

    “那就好了!”

    蔡攸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蔡京眉头一蹙,沉吟半晌后摇了摇头,“没准他真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官家满意”

    “大人,这可就糟了!”

    蔡京大笑,“糟什么?武好古兴许有办法替官家练几个兵,但那又如何?全天下的士子会放过他?朝中那帮风闻言事的御史能放过他?呵呵,一个武官当同知枢密院事就是个罪过了。武好古偏偏还是实证派的头目,还提出劳什子实证论、理性论,只怕天下读人早就视他为仇寇了。

    他要是当了同知枢密院事,就等着被人弹劾到身败名裂吧!”

    “元首,这同知枢密院事您可当不得!”

    同一时间,在武好古的大宅之内,一席家宴已经摆开,武好古的心腹骨干,只要人在界河的,个个都位列其上。

    提出反对意见的是沿海市舶制置司管勾机宜公事的赵佳人。他也是机宜,不过是文职的机宜,和赵钟哥这个军事机宜分管不是一事。他管的是官场上各种狗屁倒灶的事情,实际上就个师爷。

    “为何当不得?”武好古看着赵佳人问。

    上年纪,稀疏的须发都变成白色的赵佳人只是摇头:“元首要当就当知枢密院事,何故做同知呢?”

    “当知枢密院事?”武好古道,“这不更遭人恨?”

    赵佳人摸着胡子道:“元首难道还不够糟人恨?难道因为元首做了同知,御史台的那些人就肯放过元首了?既然横竖要被人弹劾,权大总比权小要好。

    而且,元首还应该向官家提出不设同知,由您独掌枢密院事。”

    “独掌?”武好古蹙起眉头,“这有什么好处?”

    “有啊,”赵佳人道,“如果有人露章弹劾您,那枢密院就没有枢密使了!”

    “官家不会答应吧?”

    赵佳人摇摇头道:“元首,只要您带老夫一人入京,官家一定什么都答应您。”

    “就我们俩?”

    “保镖护卫姬妾仆役当然可以带几个,不过别带军事机宜去开封府。”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