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巨大的海船在码头上停了下来,一名界河商市税关的吏员就站在栈桥上。纪忆和章援乘坐的是“光明之神”号战船,依例不需要缴纳任何赋税。不过商市税关的吏员还是要上船检查,确认该船的确是真正的“光明之神”号。

    在上船检查的同时,界河商市税关的人员就将“光明之神”号到达的消息,报告给了界河商市的元首武好古。

    很快,武好古就带着数十个护卫策马来到了距离市政所并不太远的南城码头,亲自迎接纪忆和章援。

    在码头上寒暄了一番之后,武好古就和纪忆、章援并辔而行,一块儿向位于界河商市北城的馆驿也就是耶律南仙途径界河商市时居住的地方而去。

    三个人一块儿上了横跨在界河之上的浮桥,一边走一边絮絮地说着不久之前朝中发生的变故。

    “海州那边,不少读人都在为蔡元长鸣不平啊!”章援淡淡地说,“海州那种地方都这样,别处就更不用提了!大约也只有界河商市没有人同情蔡元长吧?”

    历史上,蔡京是很不受待见的。因为他替赵佶搜刮不择手段,而且又搞了个元祐党人碑,打击了一大批政敌。不过如今自有武好古、纪忆、潘孝庵替赵佶搞钱。也没有机会给蔡京去立元祐党人碑,所以他的名声并不怎么臭。

    再加上他反对右榜进士,还因此失去权势,就成了天下读人心目中的忠臣了。他可是为了天下读人才“牺牲”的,虽然落魄,但是在士林中的声望却比之前高了几倍。

    “令尊怎么说?”武好古问。

    历史上的章惇在1105年就死了,不过现在章惇的处境要好很多,心情更好发财了嘛,心情当然好了!所以还活得好好的。

    章援道:“家父说蔡元长能不能复起不是关键,关键是你的实证学派,界河商市,咱们的京东商市,还有依托两大商市的巨商大工,的确是要颠覆天下的。”

    “颠覆天下”

    武好古苦笑了起来。

    章惇没有说错!理性主义和实证主义就是颠覆性的哲学思想。而两大商市实行的共和制度,对于封建王朝的体制怎么会没有冲击?至于巨商大工,更是在封建秩序之外又开启了一条登天之路。

    而且理性主义、实证主义、共和商市和巨商大工现在还被拧在了一起,对于一个封建王朝的威胁就可想而知了。

    “忆之,”武好古扭过头看着纪忆,“这事儿得靠你们二位来化解了。”

    “我?”纪忆一愣。

    章援也是一怔,“我们?”

    “是啊!”武好古笑道,“天下之大,我朝只据一隅;海贸之富,厚利多属他人。天子是要开疆辟土,威加四海的。如果两大商市和实证学派能为天子拓土敛财,天子自然会支持咱们。”

    武好古说赵佶的话可不是什么好话!几乎就在说赵佶是个好大喜功,挥霍无度的昏君。

    而实证学派,两大商市,还有一票巨商大工,现在还没有力量对抗天下读人,所以只能通过满足昏君的欲望,来换取一定的生存空间了。

    而且在武好古看来,以小农经济为基础的传统士大夫,是无法适应一个海洋时代的,也不可能从海洋得到什么好处。

    如果大宋能从海外攫取大片的土地和财富,那么被壮大的必然就是实证学派,两大商市,还有一票巨商大工了。

    “说得也是。”纪忆点着头。

    章援却苦笑道:“海外拓土敛财当然是容易的,现在汇集五岛的战船已经有36条,募集起来的战士水手不下10000人,寻常的海外小国怕是都能袭破了。可是某却要去西边拓土,那里除了石头就是沙子,怕没什么油水吧?”

    他说的“五岛”就是以沙门岛为中心的群岛,由于岛屿的位置特殊,在海上形成了一个岛屿环绕的天然避风港。武好古在得到五岛管辖权后,就将那里当成了海军基地进行建设。修建了大量的码头、营房、堡垒和修船场,还在那里开设了一个船政学堂分校,用来培养海军军官。并且在那里设置了实际上是舰队司令部的五岛巡检司衙门。

    现在由呼延庆、吴四德、吴四海、花满仓等人指挥的舰队,就驻扎在五岛群岛,日夜操练,准备在今年秋天跟随护送纪忆为首的师团出使大食国。

    除了36条战船和10000名水手战士之外,还会有海州吴家、平江纪家、明州谢家、泉州白家、广州陈家的上百条商船随行,进行一次远距离的武装贩运。

    根据计划,纪忆率领的船队将会在三佛齐海峡停留一段时间,等到在三佛齐海峡中的某座岛屿上修建起港口和城堡后,船队才会一分为三。一部分跟随纪忆进入西洋史称纪忆之一下西洋;一部分则驻留三佛齐海峡,并且建立南洋巡检司;还有一部分则会在来年南风吹起后北返中原。

    “致平兄此去也是大有可为啊!”武好古笑着,“若不是实在走不开,某就自走这一遭了。”

    说着话,他就在马背上半转过身,冲着跟随在章援身后的陈剑一招手,“兴国。”

    “学生在。”陈剑立即打马向前,到了落后章援半个马身的位置上。

    “家里人都带来了吗?”

    “都带来了,”陈剑答,“乘坐‘光明之神’号战舟来了界河。”

    陈剑、于同道、刘龙、薛定等四人中的三人都是河北京东一带的江湖豪强家庭出身的,至亲都住在界河商市,亲族都是一方豪强,自有办法应付地方官府的骚扰。只有陈剑是荆湖南路的潭州人士,而是赫赫有名的义门陈氏出身,至亲也都居住在老家潭州。所以林冲一早就安排人手去潭州接走了陈剑的父母、兄弟等至亲他们都是官户,转移起来自然不困难。

    至于义门族亲,只能让他们自己去应付了。不过皇封的义门,也不会因为其中出了一二不肖子就垮掉的。这可是江州义门陈的分支啊!

    而且陈剑、于同道、刘龙、薛定的行为,也没有被定为谋逆人家本来就不是谋逆,只是奉了蔡京的命令去驱散进入青城学宫的太学生和云台学宫生员。

    就算是蔡京这个首犯,虽然被御史们喷成逆贼了,但也没被逮进御史台问罪,不过是自己辞去相位,请了外郡,现在以端明殿大学士出判江宁府去了。

    其实赵佶在冷静下来后,也觉得蔡京挺冤枉的。反对实证学派是天下读人的公论,蔡京的立场没什么不对。而让蔡京放手去练兵的,也是赵佶本人赵佶现在轻轻放过蔡京,应该是在表面自己练兵强国的决心还在!

    “那就好。”武好古笑着,“让他们放心住在界河北城就是了这里是辽国的土地,官家的圣旨都到不了,某也会照顾他们的。”

    “谢帅司。”陈剑在马背上行了一礼。

    武好古又言道:“和章大教谕说了大教化团到了安西之后,再要向何处去了吗?”

    “禀帅司,下官已经说了。”

    武好古画的大饼是很大的!在拿下安西四镇后,他计划让大教化团和河西军联手向天竺扩张。进攻已经衰弱的迦色尼王国,争取在赵乾顺、赵忠顺兄弟被他们庞大的军队搞到破产前,攻入富庶繁荣的阿富汗。

    这话在后世人听来就是个疯话。但是根据武好古搜集到的情报,现在的阿富汗就是个富庶之地。受惠于迦色尼王国的雄主马赫穆德本索卜克塔琴对印度的17次入侵和洗劫,阿富汗得到了不计其数的财富,又得以用财富吸引来自波斯的学者和艺术家。天方寺、宫殿、医院、学校,甚至包括一所大学,都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阿富汗。包括巴尔赫、赫拉特、坎大哈等一大批经济文化名城,也相继繁荣起来。

    不过和历史上所有靠抢劫发家的野蛮人一样,马赫穆德的辉煌就是迦色尼王国衰弱的开始。富裕起来的野蛮人迅速腐化,而且分崩离析,再也没有能力保卫祖先们抢夺到的一切。位于波斯和中亚的领地马赫穆德还入侵过波斯,占领了大片土地在马赫穆德去世后没多久就被塞尔柱人夺取,迦色尼王国剩余的部分也陷入无休止的分裂和内乱。根本抵挡不住穷疯了的河西大军和大教化团

    “致平兄,如果一切顺利,也许明年后年,你就能和忆之兄在天竺相见了。”

    武好古似乎在憧憬美好的未来,“致平兄由陆上而进,就和当年的王玄策一样,只是王玄策是一人灭一国,只能得逞一时,不可能长久占据。而致平兄是领着教化团和河西军的大军而去,去了就一定能站住脚跟!

    而忆之兄从海上去,周游西方列国,宣我大宋之雄威。也必将名垂青史,让无数后人敬仰。兴许二位联手,就能替中华开辟出一个由海上发扬的新局面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