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宋建中靖国六年正月,界河再一次封冻,熙熙攘攘的商市也陷入了少有的宁静之中。

    路上的行人也少了,城内的商坊也冷清了不少。只有城南依着护城河而建的打铁场和冶铁学院人气依旧一排排各种式样的高炉已经垒起来了,有辽式的,有西夏式样的,也有从利国监抄来的几种中原式样的高炉。高炉旁边,还修建了炒铁炉,有单室式炒炼炉,有双室式炒炼炉,还有串联式的炒炼炉就是将高炉和炒炼炉用砖石砌成的沟渠连接起来。还修了一座双室闷炉,这是用来冶炼坩埚铁的炉子。

    所有的这些高炉、炒炼炉、坩埚炉,都冒着滚滚的浓烟,显出了热火朝天的模样儿。不过这些炉子并不是“生产炉”,而是冶铁学院的实验炉。专门用来进行系统性“试错”的,不同的配方,不同的炉温,不同的炉型,都要一一进行实验。

    而且实验的过程和结果,还会被冶金学院和工学院冶金学院所有的教授都是工学院毕业的的教授们一一记录备案

    在高炉和炒炼炉群的附近,还有敞开式和封闭式的砖窑各一座,这是专门用来实验耐火砖的。

    除了浓烟滚滚的炉子,叮叮当当的锻打声也不时响起。和这片“烧钱”的炉子面对面建起来的,则是依着护城河内侧的打铁场。什么百炼钢、冷锻钢、灌钢、夹钢、包钢,种种锻铁成钢的方法,都要在这里一一实验。

    此外,还有一些水车带动水力锤的设计,也准备在护城河开冻后进行实验。

    而同样的冶金学院其实是冶金研究所,在京东商市那边还有一座。两座学院虽然都有云台学宫的“股份”,但却是独立运作的除了云台学宫,别的股东并不重叠,实际上是竞争关系。

    而且武好古和纪忆还各拿出了十万缗钱,设立了一个“青唐奖”这是发给首先实现量产青唐甲的学院教授团队重奖。

    重赏之下,自然干劲十足了!

    下面的人干劲十足,武好古自己却一连多日宅在家里,尽享着天伦之乐。

    现在他正一身宽松的袍服,躺在自家宅子边上新建成的“一清观”内的一栋小楼上,悠然自得的看着开封府送来的堂报。一身清丽道装的郭小小正在一旁亲自布置午饭的饭桌。就是一桌口味清淡的小菜,没有摆酒,只有四杯清茶。

    二十多岁的道姑,现在显得越发婀娜动人,一举一动之间,都充满了媚态。

    潘巧莲从外面进来,看到她,郭小小连忙站起。

    “小小妹妹你忙你的。”潘巧莲看着有点丰腴过头了,她在去年冬天时给武好古诞下了一个男孩,刚刚做完月子。而西门青和杜文玉则生了女儿。现在武好古可真是儿女成群了!

    有了儿子,心情大好的潘巧莲到了武好古身边,“大郎,那么入神,在瞧什么呢?”

    “开封府出了点事情,”武好古道,“蔡元长好像要倒台了侍御史石国佐石公弼和监察御史张介仲联名弹劾他养兵京畿,闭塞言路,图谋不轨。”

    “怎会有那么大的罪名?”潘巧莲笑着,“现在这些御史也太喜欢给官员胡乱定罪名了。”

    “养兵京畿和闭塞言路似乎是有的,”武好古摇摇头,“图谋不轨自然是顺手按上去的。”

    “养兵京畿?这怎么可能?一个相公。”

    “还不是府兵制闹的?”武好古一笑,“谁也没想到啊大家都把府兵当成禁军仿佛,可是不知怎地,这些府兵居然唯上命是从。而蔡京又把几百个府兵调给了蔡卞的速成武学,所以就弄成养兵京畿了。”

    “府兵怎么可能唯上命是从?”

    武好古想了想,笑道:“大约是现在的府兵是五年连续服役吧?过去禁军都讲究将不知兵,兵不知将。可现在的府兵都是离家五载,长居军营,四时训练,可是和将官日夜相处的。而且府兵都是朴实农人充任,不是禁军那种兵油子,唯上命是从也就不奇怪了。”

    潘巧莲笑了笑,“不过官人却是得利了,要不然蔡元长接下去还得寻你的麻烦呢。”

    “说的也是。”武好古笑着点头。

    这时楼梯声响动传来,西门青也上了小楼,她手中拿着只小小的木匣,见着武好古和潘巧莲,便行了一个福礼,“老爷,姐姐。”

    “大姐可来了,就等你开饭呢。”武好古拉着潘巧莲一块儿起身,就往饭桌旁走去,“今天可是小小亲自下的厨,虽然都是些清淡口味的小菜,但却是美味精致啊。”

    “是小小的手艺啊,那奴家可得多吃一点儿。”西门青和潘巧莲差不多的时候生的孩子,不过身材看上去却比潘巧莲要匀称多了她可是自幼习武的底子,可以承受比较大的运动量,所以不怕多吃上几口。

    “大姐儿,你拿着的是什么呀?”郭小小瞧见西门青手中的木匣子了,好奇地发问。

    “是一块甲片。”

    西门青说着话,将木匣子搁在了饭桌上,然后打开了盖子。就看见木匣子里面放着一片半掌大小,颜色青黑,光洁透亮可以照见毛发的甲片。在甲片的一端,还有一小块突出部,隐约如皮肤上长的瘊子这是用来验证没有锻打时候铁片厚度的,青唐瘊子甲的“瘊子”就因此而来。

    “是朱行刚刚送到宅子里面的。”西门青又说。

    “东西对吗?”

    “对,”西门青伸出两根手指,将甲叶翻了个身,上面很明显有一个白点。“这是用神臂弩在15步开外射出来的,完全没有穿透。”

    “好!”武好古点了点头,笑道,“看来朱行的人能赢下那20万了。”

    当然了,靠这一片青唐瘊子甲,朱行和他的团队是拿不下20万奖金的。武好古的要求是“量产”!

    而且还要做到质量可靠,产量巨大。产量的问题,朱行的团队准备用水力锤解决。现在难办到质量的控制,朱行团队选择的路线是木炭炼铁加炒铁或坩埚熟铁两条路线同时攻关的工艺流程。说起来简单,但是真要完全掌握,也是很不容易的。

    真也是挺惭愧的,武好古穿越都那么些年了,也只是将要攻克“冷锻甲”这个难关这不过是宋朝这个时代,华夏冶金工业的最高水平,远没有到突破的程度。

    至于传说中穿越者最爱的板甲,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武好古和两个妻妾还有一个外室一起用餐的时候,蔡京一家也正在避居的寺庙中用餐。

    蔡京现在已经被一群御史谏臣弹劾了,而且都是露章弹劾。所以他不能再履行左相的职责了,同时他自己也和蔡卞一同请郡外调了。

    不过赵佶并没有马上批准蔡京的请求,只是惯例而已,总要让蔡京请辞几,再把他打发走的。

    而从家中避居寺庙,也是一种认罪伏法的好态度,表示自己不敢在相府中居住了其实蔡京在开封府西城的宅邸是私宅,便是贬去了海州,也不会没收的。

    “爹爹,官家官家今天还是不肯相见。”

    正在和蔡京说话的是蔡攸。他也是赵佶的心腹,地位和武好古、高俅、潘孝庵仿佛,可是现在却见不着赵佶了。

    蔡京叹了一声:“见不着就暂时别去打扰官家了。实在不行,你也请外调吧。先去地方上做几年知州,总有机会再来的。”

    “爹爹”蔡攸显然不愿意离开赵佶。“您是被奸人陷害的,官家只是一时糊涂,等到将来想清楚了,一定会把您召的。”

    “陷害是有的,”蔡京捏起一个蟹粉馒头,拿到嘴边咬了一口,“但光是武好古的陷害,也不至于让为父失去官家的信任。

    为父还是自己糊涂,走错了一步啊!”

    “爹爹错在哪里?”

    “兵权!”蔡京苦笑,“身为宰执,染指兵权就已经是大错了章惇独相七年,最后也没敢真的在开封府练兵。王荆公搞了那么多富国强兵的办法,就是不敢去练一支精兵。为父是被高俅、武好古和童贯他们几个的军功给搞迷糊了,以为官家真的是一代雄主。”

    “官家不是吗?”

    蔡京摇头道:“自然不是!官家只是聪明之主,却配不上雄主。雄主一定要手握雄兵,绝没有害怕雄兵作乱而不敢练兵的道理。现在为父因为练兵而倒台,苏子由、张天觉还敢再重提练兵之事吗?”

    有利必然有弊!武好古用诡计整倒了蔡京也不是没有弊端的。因为蔡京之前一时糊涂,是真把赵佶当成了雄主天可汗,想要替他练一支精兵的。可是现在他因为练兵而倒台,苏辙和张商英怎么还敢大刀阔斧的练兵?兵权这种有害的东西,还是离得远一点吧!

    他叹了口气:“只可惜好不容易寻到的富国强兵之路,又要半途而废了。不过只要官家的雄心不死,张天觉和武好古就都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爹爹,这话是怎说的?”

    蔡京冷冷一笑:“官家要当雄主,这兵就必须得有人去练!谁练,谁就会倒霉!”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