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琼林宫,崇政殿。

    真相当天晚上的时候就查明了,由张商英和张康国一起向赵佶密报了。

    “陛下,今日午后包围青城宫的的确是从陈留的速成武学堂开来的500名府兵。据带队的军官说,他们是接到了蔡京的手令和3000两白银,这才依令调兵围青城宫的”

    “混帐!混帐!青城宫是朕的行宫啊,朕有时候还去小住几日!怎么就敢围宫?这是造反,这就是造反啊!”

    赵佶已经跳脚了。平心而论,他是宋朝皇帝里面,对于拥兵自重这种事情最宽容的一个了。武好古在界河商市,高俅在灵州,童贯在朔方拥兵的事情他都知道。章惇的儿子章援还跟他们仨学,在界河商市雇兵雇将,他也知道。

    这些他都睁一眼闭一眼了。因为他很清楚,高俅、童贯、武好古、章援都不会公开造反的。现在的大宋天下清平,百姓安康,人心所向,谁要造反就是找死。而且这四个人里面,只有没卵子的童贯手下兵马多一点,高俅、武好古、章援三人直辖的兵马都不满万,就这几号人,造反也不可能成功的。

    但是现在有人在开封府拥兵了!这就不一样了,开封府的兵是可以搞政变的。可以废了自己这个圣君,再去立个小娃娃当傀儡。

    “带队的武官呢?”赵佶问,“有没有捕拿?”

    “没,没有。”张康国摇摇头道。“带队的几个武官说,说是奉了蔡京的命令行事,所以不能和咱们走”

    “你们不会抓他吗?”赵佶吼道。

    张康国摇摇头,“陛下,他们有500多人,臣只有200人,而且,而且臣也没”

    “没什么?”赵佶怒喝道。

    “没有房契啊!”张康国苦着脸憋出这么一句来了。

    没有房契,房奴们没有干劲儿啊!

    赵佶翻了翻眼皮,几乎要被眼前这个老狐狸知枢密院事给气晕了。一旁的张商英连忙帮着张康国说话道:“陛下,臣在城墙上看见,带着府兵的几个武官都骑着马。而张枢密带去的200猛士都是步卒,很难捕拿他们。”

    赵佶的骑士们还在放大假人家连着忙活了两三年,老婆有没有跟人跑了都不知道,现在当然要北沧州好好歇一歇了。所以在开封府左近的官军中,还真没有能拿下陈剑等人的骑兵。再说了,陈剑等四人可都骑着第三代界河马,禁军骑兵的矮脚马也追不上人家。

    另外,林冲也早就为他们安排好了逃亡的计划他们会化妆成进奏院的进奏官往京东商市而去。

    到了京东商市后,再以假身份投到章援麾下充当军事机宜。章援很快要前往西域去教化蛮夷了!就算包青天复生,也不可能去安西四镇查案子啊!

    所以抓到陈剑等人,让蔡京沉冤得雪的可能性几乎是不存在的。

    张商英又道:“陛下,那些府兵已经退走了,或可以调集猛士去陈留抓捕首恶。”

    陈剑等人也不傻,看到张康国带了猛士上来查问,当然不会跟着去面圣了,更不会在是非之地久留,马上就带着人返陈留了其实也没军营,路上就滑脚开溜了。这会儿都已经到应天府了!

    “好!”赵佶点点头,对殿中伺候的御药院小黄门道,“去把王禀给朕宣来。”

    现在的御前三直都虞侯就是王禀王太尉了。可惜兴起于高俅手中,壮大于武好古任上的御前三直军传到王禀手中的时候,不可避免已经在走下坡路了。

    因为高俅、童贯、武好古都从三直军中抽走了大量的精锐。而且御前演武也已经停止不办,三直精锐中的御龙猛士也就没有了来路,没落只是时间问题了。

    吩咐宦官去宣召王禀后,赵佶又问张商英和张康国道:“依二位张卿所见,那些府兵真是蔡京调来的吗?”

    “是啊!”张商英点点头,很肯定地说,“要不然他们是怎么来的?”

    张康国也道:“臣也觉得那些府兵不是擅自行动,而且也没有擅自行动的道理。他们和辟雍学宫、云台学宫的生员根本没有交集,和四方举子也没交情。”

    “可是蔡京调集府兵围青城宫也太明目张胆了吧?”赵佶还是有所怀疑。

    张商英和张康国互相瞄了对方一眼,张商英奏道:“陛下,臣有一言,不知当讲否。”

    “讲吧。”赵佶说,“朕难道是听不了谏言的昏君吗?”

    张商英道:“陛下,自苏文忠死后,蔡京的确有点一手遮天了譬如这一次的公车上,其实就是蔡京在背后鼓动起来的。而且权发遣开封府李孝寿也是蔡京的人,今日清晨还调了300铺兵去堵梨花别院。梨花别院中的云台学宫生员也是举子的身份,不少人还有官身,就算要公车上,也是合乎规矩的。怎么可以派铺兵去堵?”

    张康国也附和道:“臣也有同感,现在台谏之中已经有不少人附和蔡京弹劾实证学派。今次又鼓动举子公车上,还指使辟雍学宫丞蒋存诚和权发遣开封府李孝寿阻止太学生、云台生员上这分明就是闭塞言路啊!本朝开国以来,何时有过这样的宰相?”

    赵佶被这两人一说,也觉得蔡京做事太过了。其实他和朝中大部分文武一样,并没有将辟雍学宫和云台学宫的生员看成太学生。也没有将右榜进士科看得和左榜一样高贵。

    可是现在一想,又发现辟雍学宫的生员就是太学生啊,云台学宫的生员至少也是举人的身份。

    蔡京不让这些太学生和举人向自己上,不就是闭塞言路吗?自己是圣君啊,圣君就是兼听则明的,怎么可以闭塞沿路?

    而且堂堂开封府的父母官,居然替蔡京去干这种闭塞言路的事情,难道不是蔡京一手遮天了吗?

    另外,青城学宫的举人是从天下四方而来的,怎么就被蔡京鼓动起来了呢?

    这个蔡京,是不是势力太大了?

    赵佶沉默了一会儿,才对张商英和张康国说:“你们先去吧,刚才的话,不要向任何人泄露。”

    “高,实在是高没有想到武好古的手段那么高明!”

    同一个晚上,蔡京的府邸之内,房里面,灯火通明。蔡京、蔡卞两兄弟正在昼夜商谈,想寻个对策。

    他们现在当然知道自己被武好古阴了一把!

    什么闭塞言路,什么操纵公车上,什么支使权发遣开封府事,这些事情都还能对付过去,可是调动500精锐府兵包围青城宫就把事情彻底闹大了。

    这是可以政变的力量啊!

    官家怎么能忍这样的事情?

    “大哥,此事一定是武好古在捣鬼,”蔡卞急急地说,“我明天一早就出城,亲自去陈留,一定要拿住那几个祸首”

    蔡京摆摆手,“没有用了官家一定会连夜调兵去包围速成武学的!不过他们也抓不到领头的几个武官,那些人一定都跑了。武好古做事还没那么粗枝大叶。”

    “那不就说不清楚了?”蔡卞道。“这可如何是好?难道你我兄弟就要被奸人陷害了?”

    蔡京苦笑:“还有什么办法?请郡外放吧只要不提举宫观,总有再起的一天!”

    “再起?”蔡卞看着哥哥,“真的能再起?”

    蔡京一笑:“如何不能?武好古以为这样就能让你我兄弟一蹶不振,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元度,如果武好古自己可以入政事堂,那么你我兄弟真要去海州养老了。因为他比咱们会办事儿,能让官家丰亨豫大,而且还让钱财越挥霍越多这样的本事,连我都是非常佩服的。但他就是进不了政事堂!”

    “武资也可以转文,”蔡卞摇摇头道,“武好古现在是正任的防御使,转文的话四品、五品的朝臣肯定有啊。而且他还是大儒,著作那么多,是够得上赐进士的。”

    “呵呵,正因为他是大儒,他又那么多的著作,就注定了他入不了政事堂!”蔡京道,“因为和赵家共天下的终究是读人,是士大夫!而武好古,就是天下士大夫的敌人!

    他虽然赢了当下的一局,但也只是为实证学派续了命元度,你觉得谁会取代为兄?”

    “当然是苏子由了。”蔡卞道,“他现在是右相,你倒了,自然升左相了。”

    “右相会给谁?”

    “张天觉啊。”蔡卞道,“除了他还能有谁?”

    蔡京冷笑,“你认为苏子由和张天觉会容得了武好古的实证学说?”

    “自是容不下的。”蔡卞想了想,“但是这次的公车上算是黄了,要禁止实证伪学又得再等上三年”

    “三年?”蔡京冷哼,“官家容易蒙蔽,苏子由和张天觉可都是老狐狸了!他们会不知道你我兄弟是被武好古暗害的?这武好古都能在开封府左近调动府兵了,将来要是为祸,还不颠覆了整个大宋江山?他们又怎会容武好古此贼三年?”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