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李伯纪,你错了!我朝大兴科举,并不是全是为了取才,而是取士和养士!士者,乃是四民之首,国之柱石。士人安分,天下才会太平,我大宋才会万代千秋!”

    “胡言!赵元镇,亏你是解州名士,见识怎如此之短?士者,事也。任事之称也。能任事才是士,百无一用的生怎能称士?如今天下并没有归于一统,北有契丹,西有鹘、吐蕃,南有大理、安南,东有高丽、日本,皆不在王化之内,形势犹如战国。天子如果想混同海内,再建一统,就必须选闲任能。怎可全用无能生?”

    “吕居仁此言荒谬!如今四海清平,天下无事,怎么能和战国乱世相比?而且战国皆用毒士,一味用能,而不修仁德,因此才会攻战不休,使生民不得立命,使天下不得安泰。这正是用能不用德的结果!”

    “西贼得以平定,是因为用能还是用德?”

    “用能!但是平定西贼之法并非正途,只能偶尔用之,否则必使天下陷于纷乱!”

    “何为正途?多给岁币资敌吗?”

    “非也,重农抑商,养士修德,富国强兵,才是正途!重农抑商,强壮的是根本。养士修德,才能让朝廷得到仁德之臣。然后才能富国,富国者则必须遏制巨商大工,使得工商之利尽归朝廷,这样才能使国富而民安。国富民安之后,才能寓兵于民,并以闲士大夫将之。如此才能国富兵强”

    “一派胡言,百无一用之腐士,还想官营工商,还想将民兵以驱虎狼,这不是异想天开吗?”

    青城学宫大殿之前,嘴炮战正在上演。两边你一句,我一言,各不相让,似乎谁也不能说服谁。

    这可是李纲和赵鼎之间的较量啊!两边都是能说能写的主儿,

    李纲一上来就高举起“选闲任能”的大旗,科举应该是唯才是举,得有能力才能举,没用的举来干什么?

    而赵鼎也知道自己这边的能力不如人家自己这边就是道德文章好一点,可人家那边也有“儒学”和“文学”两门课程。差一点是可能的,但不会差太多,不影响做事儿的。

    但是要比理财,比营造,比带兵打仗,比律法,比农艺等等,自己这边就没人了。

    所以赵鼎一上来就讲“仁德”,用人以德为先。当然了,这个“德”不是个人操守道德,而是封建的伦理纲常,尊卑上下。还提出了“重农抑商,养士修德,富国强兵”的理想路线

    “如何是异想天开?”跪坐在一张蒲团上的赵鼎朗声道,“天下之民不买良田,不建高楼,不置车马,一心以耕读持家,以科举为通天之途,工商之利皆归国家,军伍之事也由生掌握,不就是我朝历代官家所思所想的吗?李伯纪,你难道敢说官家也在异想天开吗?”

    赵鼎的话其实是从真宗皇帝的励学篇延伸出来的!励学篇乍一看似乎是在鼓励大家读,但是实际上却在构建一个以科举制度为分配手段的理想社会形态。

    “荒唐,不买,不建,不置,田从哪里来?房子从哪里来?车马又从哪里来?从天上掉下来吗?”

    “你错了!”跪坐在赵鼎身边的李光大笑道,“尔等果然是巨商大工之流,满脑子都是铜臭。须不知这金钱真是乱人心,乱上下,乱尊卑,乱家国天下的恶物啊!”

    “何必做此虚伪之言?你李泰发若不爱钱,自在家修身养性便是,何必出来考科举做官?”

    李光只是笑着摇头,道:“某不爱的只是钱,而不是不爱黄金屋、粟千钟、车马多和颜如玉。”

    “哈哈,这有何不同?”

    “自是不同的!”李光笑着道,“第一,黄金屋、粟千钟、车马多和颜如玉是不应该用钱得到的。”

    “不用钱?难道去抢?”

    李光鄙夷的看着发问的刘正彦,“除了买,就知道抢吗?”

    刘正彦是西北军中那个天生神将刘法的儿子,现在是辟雍学宫的内舍生,他早就跟着爸爸上过战场,官身也有了。之所以到辟雍学宫读,是因为刘法觉得武好古和高俅的兵法太厉害了,要儿子去跟人家学习。这小子居然也是读的材料,在辟雍学宫里面成绩优异,而且很受同窗爱戴,和曲傅一样,都是学生领袖。

    “哼!”刘正彦哼了一声,指着李光道,“你这腐儒,既不花钱买,又不动手抢,上哪里去得来黄金屋、粟千钟、车马多和颜如玉。”

    “从中得啊!”李光看着刘正彦,“看来你还是读太少,不明白真宗先皇的励学篇中的深意啊!

    真宗皇帝的意思是要是读定上下尊卑,以上下尊卑定黄金屋、粟千钟、车马多和颜如玉!

    不买、不建、不置的意思是不能由着工商之徒低买高卖,侥幸致富,坏了上下尊卑,又使得百姓日益穷困!”

    李光当然是在胡说八道,真宗皇帝的励学篇就是在鼓励大家死读罢了,还没到“社会革命”的地步。但是李光的这番发挥,倒是蛮符合一批读人的理想社会形态的。

    社会财富的分配完全由科举考试来决定!秀才拿多少,举人拿多少,进士更是一步登天这个理想社会在宋朝并没有实现,宋朝只有中了进士才会有黄金屋、粟千钟、车马多和颜如玉,考不中就是个措大。所以宋朝的社会财富分配方式还是非常多样化的。

    刘正彦瞪了李光一眼,“还是胡言乱语,没有人做买卖,农人种出的米粮卖给谁去?”

    “错了!你又错了!”李光摇着头,“农人种粮本不是要卖掉的,而是为了自用如果种粮食为了出卖,那么农人和商人还有什么区别?种地岂不是变成了经营?”

    “种地难道不是经营?”

    李光笑道:“若是经营,必然赔本的人多,赚钱的人少工商百业,莫不如此,难道农业就会例外吗?可是天下农人何其之多?如果十之七八破产,十之二三成为大农,岂不是要流民遍地,天下大乱了吗?所以历朝历代都会以工商为末,以农为本,原因就在于此。

    对于我朝而言,想要天下安泰,就必须以科举定上下尊卑,以小农为养民之本,以官营工商为国致富。如此才会国富、兵强、民安、士大夫有德。”

    还真是头头是道而且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他的道理就是参透了小农经济的本质以养民为目的,但总是会走上商品经济的歧途!而一旦将种地变成经营,就必须将本就利。小农破产,大农兼并,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

    经营土地,也是商业啊!而从商做买卖,总是赔钱的人多,赚钱的人少而要避免这种状况,唯一的办法就是消灭私商,全部官营,然后再以科举定上下尊卑富贵,以科举出身的有德士大夫去监管官营工商!从而形成一个小农完全依附官衙,工商也完全被官府控制的经济体系。

    这个体系早在王莽时代就是儒者的理想,王安石的变法也有这方面的追求,可惜因为种种原因而无法实现。

    不过没有办法实现,也不能否定这种理想的政治正确。

    而云台学宫为工商服务的路线,虽然可行,但是在政治上却是错误的

    “好!这个李光说得好!”

    为李光叫好的,正是微服而来的官家赵佶。当然了,赵佶没有进入青城宫,而是在一千多名御前猛士的护卫下和蔡京、苏辙、张康国、张商英、赵挺之、蔡卞等重臣一起登上南熏楼开封府的城门楼。然后又赵明诚抄写下双方的辩词,再派人骑快马送上南熏楼。

    赵佶顿了顿,又来了一句,“虽然用他的办法,大宋多半是要亡国的,但是道理却是不错的!诸卿以为如何?”

    “陛下圣明”

    大臣们应声虫似的答。

    谁不知道这个道理,是不可能混到现在这个位置上的。

    赵佶笑道:“那就且看云台学宫的人怎么拆穿他吧。”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跑得气喘吁吁的小黄门给赵佶送来了新的辩词。这是云台学宫一边的章之凤反击了。

    章之凤问李光道:“若以小农为养民之本,何以天下有人坐拥良田无数,有人却无寸尺之土?以君所言,是不是应该实行均田,根据科举功名和官职规定土地多寡,超过规定着一律充公,然后无偿分配给无地少地之小农?既然士大夫有德而不爱钱,不如就从朝中科举出身的文官开始实行,没收他们家中多余的土地吧!

    如果有德的士大夫们都不肯实行,就说明士大夫的德行不够。”

    “哈哈哈,”赵佶也是调皮,大声念出了章之凤的话,然后对众臣道,“这个李光果然被拆穿了!”

    “陛下圣明”

    群臣应道。还是圣明要不怎么说?谁站出来说自己的土地不要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