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实证学派的儒生已经“攻”入青城学宫了!而且先头部队已经到了学宫的大殿之外!

    这可真是跑都来不及了

    青城学宫里面一片混乱。这里可居住着2000多名进京赶考的举人,其中不少举人还带着随从。虽然绝大多数举人都在“公车上”上署了名,但是真正热心这事儿的也没几个。

    大家毕竟是来考进士的,不是来玩政治的!

    对于开后门的右榜进士,大家只是心理不平衡,所以才在“公车上”上署了名,根本就没几个能有蔡京和苏辙的高度,看清了事物的本质。

    所以在署名之后,大多数的举子都在各自的住处潜心复习功课,准备应付考试了,考上进士才是正途,要不然都是措大一个!所以当辟雍学宫和云台学宫的生员开到了青城学宫外面时,大多数举人都还不知道呢!

    唐逍遥和同乡好友宇文黄中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举人,直到外面纷扰起来,同住在一间房舍里面的两个举子,也都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

    宇文黄中带着个僮,是名叫文忠的少年,他倒是在青城学宫里面玩得挺欢,什么事儿都知道。这时慌慌张张冲了进来,大声嚷道:“郎君,不得了喽,郎君,不得了喽,祸事来咯”

    “祸事?”宇文黄中正低头在做一片文章,听到僮的喊声,又听见外面的纷扰,于是就问,“到底出了啥子事情?”

    “郎君,祸事来喽,是一帮太学生打上门来!一个个凶得很,有拿宝剑的,有的骑马背着大枪,那枪恁么老长一根,要被捅到可就没得救了”

    “啥子?他们,他们”

    坐在宇文黄中对面的唐逍遥一听顿时就跳起来了。这什么世道啊?太学生带着宝剑,扛着大枪来寻仇?大宋居然有这样的太学生,岂不是国将不国了?

    “莫慌张!”还是宇文黄中沉得住气。“文忠,你可知道有啥子地方可以躲藏的?”

    “知道,知道我知道有个狗洞,可以钻进后花园。”

    钻狗洞?

    “好!”宇文黄中道,“大丈夫能屈能伸,元中,你钻不钻?”

    唐逍遥点点头道:“如何不钻?只有留得性命中了进士,还怕没有对于恁般奸贼的机会?”

    “好!文忠,前头带路!”

    宇文黄中和唐逍遥跟着文忠出了房舍,还没来得及去找狗洞,就被宇文黄中的哥哥宇文粹中撞了个正着。

    “二哥儿,快随我来。”宇文粹中也不解释,拉着宇文黄中就往大殿方向走去。

    唐逍遥还以为宇文粹中有什么逃命的好门路,也没多问,就跟着一起走。走了一会儿发现不对了!他看见好些个骑在马上,背着长枪的儒生!

    这是要自投罗书包网.bookbao2吗?

    “大哥儿,我们去哪儿?”宇文黄中也问起来了。

    “去大殿外面和太学生论道!”宇文粹中说,“太学生和云台学宫的人是来论道的赵司业和易安居士做个裁判,双方各出几个人。愚兄不是举人,所以不能出战,就想到你了。”

    真是好兄弟啊!宇文黄中心里那个恨呢,好事儿咋不想到自己,当出头鸟倒拉上自己了。那帮太学生和云台学宫的生员可都带着刀枪呢,也不知道论道输了会不会直接动手杀人?

    宇文黄中正想找借口开溜的时候,已经被他哥哥宇文粹中拖到了青城学宫的青城大殿前的广场上。

    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儒生,他们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个阵营,分别占据了大殿正前方左右两侧的空地。准备考右榜的辟雍、云台两学宫的学生在右,组成了一个方阵,看上去非常严整,而且所有人都非常年轻,极有朝气。在方阵后方,还有一些生员负责看守战马。

    广场左侧,则是一群看着就东倒西歪的举子,高矮胖瘦,老老少少,什么样的人都有,就是没有一点纪律性,队伍都整理不起来。赵鼎和几个领头搞公车上的举子正忙着在人群中拉伕,想要凑出一个论道的团队。

    之所以要团队,是因为赵明诚和李清照定了一个“团体赛”的规则。双方各出七人,在论道过程中可以互相交换意见,但是不能再更换参加论道的成员。

    所以赵鼎等人一定要选出最会讲理的七位举人,赵鼎自己是一个,老太学辟雍学宫一期之前的太学生出身的越州举子李光一个,泉州举子李邴一个,仁宗朝的名臣胡宿曾孙胡世将、胡唐老兄弟也准备参加论道,湖州举子刘珏也算一位。还剩下一个名额,和赵鼎等人相善的宇文粹中推荐了自己的弟弟宇文黄中。

    与此同时,辟雍学宫和云台学宫这边也选出了七个参加论道的生员和教授。分别是李纲、章之凤、吕本中吕好问之子、曲傅、刘正彦、张智星和林灵之等七人。其中李纲和张智星都是云台学宫格物科的教授;章之凤和吕本中则是来考左榜的举人;林灵之则是郭京的徒弟,是个能言善辩的道士,被推荐到云台一期,后来又被派到辟雍学宫教授格物,现在是个待业道士,也跟着一块儿瞎起哄。

    就在双方拼凑辩论团队的时候,赵明诚和李清照两人已经把题目商量好了。也不论大道,也不辩小道,只是就事论事,讨论右榜进士科该不该停?

    当然了,这样的题目,其实是很难论出一个高下的。不过主持开封府这场闹剧的林冲,还安排了一个最大的后招!

    “放赏了,放赏了,蔡相公的赏,一人五两白银”

    “蔡相公钧令,开封府有贼子为祸,令我等速速入京平乱!”

    “长枪队、刀盾队披甲,整队”

    “弓箭队备好40支羽箭,上弓弦,整队”

    “长枪队整队已成!”

    “刀盾队整队已成!”

    “弓箭队整队已成!”

    “现在发布口令”

    同一时间,在距离青城学宫不到20里的陈留县城外一所寺庙改建的兵营外面,一营新府兵已经在陈剑的号令下整队完毕,准备开拔了!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500精锐府兵,既没有枢密院的命令,也没有三衙管军的将令,就在陈剑、于同道、刘龙和薛定四个临时代管的速成武学博士这个博士是个官职和2500两白银,还一道伪造的蔡京手令的作用下被调动起来了。

    这样的事情,换成开封府的那支废物禁军,可是根本不敢想象的那帮禁军虽然不能打,但是觉悟还是很高的。不是长官三言两语忽悠一下,再发点钱就自己开动起来的。

    高薪养废物就这点好,可靠!而且不容易收买。对开封禁军的兵士们来说,五两银子根本不是大钱儿。

    另外,他们的父母妻儿都在开封府,怎么可能乱来?

    但是这群一年到头看不到几个钱的新府兵就不一样了,五两银子足以让他们眼红心跳了!而且他们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兵营里面被长官管着的兵,又是朴实农民出身,已经养成了服从长官的习惯。和那种难得上一军营应付差事,整天忙活自己的小日子的禁军士兵在思维方式是不一样的。

    新府军士兵在独立思考这方面是远远不如比猴还精的开封禁军的!所以根本没去“蔡相公钧令”有什么不对?

    在开封府,相公可不能调动军队!

    看到兵士们整队完毕,陈剑就大吼一声:“擂行军鼓,唱无衣,出阵!敌在青城宫!”

    “咚咚咚咚”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

    500名新府军士兵,就这摆出四列纵队,敲着鼙鼓,唱着战歌,糊里糊涂上了官道。

    陈剑、于同道、刘龙和薛定四个人互相看看,也都上了各自的战马,两人在队伍前面开路,两人在队伍后面压阵,一起出发了。

    刚走一块儿,他们就被飞驰而来的一骑给拦住了。

    “陈兴国,你在干什么?”马背上是钟傅,他穿着一身红色的官服,手中持着一把宝剑,大声叱问。

    “本官奉蔡相公钧命,统兵入开封府平乱!”陈剑大声答,“尔休得阻挡大军,速速退开!”

    什么?奉蔡京的钧命入京钟傅险些没从马背上跌下来。

    宰相能调集外兵入开封府?这是要造反吗?不可能,蔡相公是忠臣,怎么可能造反?

    “胡说!”钟傅急道,“不可能是蔡相公的命令,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拿下!”陈剑也不和他废话,直接下令,“长枪队第一火,出动,活捉挡路之人!”

    “喏!”

    这个带兵的火长也是个榆木脑袋,而且还得过陈剑额外的赏赐,当下根本没多想,就带着25个长枪兵出列,把钟傅围了起来,然后用长枪捅死了钟傅的坐骑,把刚刚转成武资的钟傅给掀翻在地,又用绳索捆了。

    “陈剑,你,你反了!”

    “堵嘴!”陈剑又是一声令下,“带去见蔡相公!”

    “喏!”

    “全军前进!”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