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陛下,梨花别院的云台学宫生员和辟雍学宫的生员持械闹事,跋扈飞扬,绝不可以等闲视之!”

    蔡京有点气急败坏了。

    事情完全出乎他的预料,他本来以为辟雍学宫的生员有可能会以“伏阙上”对抗“公车上”。也就是两种最高级的嘴炮对轰!

    对此,蔡京是有办法加以瓦解的。因为“伏阙上”是需要花时间组织的,要有人领头,要写一篇雄文,还要有足够多的士子联名。就像青城学宫里面的举人们搞公车上一样,没有十天八天根本不行。

    有了那么长的时间,蔡京就有很多种方法进行分化瓦解,让辟雍学宫的“伏阙上”无法成功。

    而且就算“伏阙上”组织起来了,也不是公车上的对手。因为辟雍学宫的生员们的身份是存在争议的,他们不是从县学、州学一步步通过考核晋升上来的太学生。而是用府兵名额交换出来的生员,还有一部分是原本该去国子学的官员子弟。

    也就是说,他们都拼爹拼出来的,不是凭本事考出来的!

    而云台学宫的情况也差不多爸爸是骑士或是爸爸支付了高额学费,这也是拼爹啊!

    在宋朝的官场上,靠拼爹是过不硬的。呃,地主阶级知识分子其实也拼爹,贫下中农的儿子连读的机会都没有呢!不过拼爹拼到最广大的地富分子都能承受就对了,要再往上,可就是不公平了。

    赵佶又看了看苏辙,苏辙奏道:“云台学宫、辟雍学宫的生员闹事,完全是因为左右榜进士而起朝廷开科取士,一为选出德才兼备之士;二为天下寒门开登天之路。而云台学宫和辟雍学宫以往的教学,却一味重才轻德,所以才有今天的事情。”

    赵佶问:“苏卿的意思是云台学宫和辟雍学宫的生员都是有才无德之辈?”

    “非也,”苏辙摇摇头道,“臣觉得实证学派只注重自然之道,而忽视了仁义道德,这才是真正的失德败德之处。”

    苏辙在学问上的高度果然是蔡京不能比的!他一眼就看出了实证学派的错谬之处道德是很难用实证检验的,而且道德的高度有时候比真理还高,只是敌不过屠刀!而真理则可以打造出比愚昧的屠刀犀利一万倍的武器

    赵佶点了点头,问:“苏卿,那你说仁义道德和实证学问相比,孰轻孰重?”

    “自然是仁义道德!”苏辙答道,“太上有立德,其中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实证学问,最多是立功立言,却忽视了立德,因而处于下乘。”

    说得是挺有道理的,可有什么用呢?

    赵佶心想:苏辙的德肯定是好的,就是什么有功的事儿都做不出来。如果都用他的德,可就没有皇儿赵乾顺了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小黄门快步走到赵佶跟前,俯在他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知道了!”赵佶点点头,又对在场的大臣们说,“辟雍、云台两学宫的生员都出城往青城学宫去了。”

    “陛下!”蔡京连忙上奏道,“千万不能让辟雍、云台两学宫的生员和青城学宫内的举人遇上啊!”

    赵佶笑道,“蔡卿是害怕辟雍、云台两学宫的生员暴打想要公车上的举人?苏卿,你觉得呢?”

    “陛下,辟雍、云台两学宫的生员是去论道的。”苏辙答,“不会动武,也不必动武,因为举子们论不过他们的。”

    “论不过?”赵佶笑问,“难道立德论不过立功?”

    “进京赶考的举子难言已经立德,”苏辙道,“立德难,而立功、立言易。实证学派专修立功立言之学,忽视基础,一味精进,因此可以速成一些本事。虽然基础不牢,但是在做事和论道上还是有立竿见影之效的。”

    “是这样啊!”

    赵佶笑了笑,“那就摆驾青城宫!朕去听听他们怎么论道的。”

    “陛下,不可”蔡京马上奏道,“辟雍、云台两学宫的生员都携带利器,只怕会对陛下不利。”

    赵佶摆摆手道:“无妨,朕有御龙猛士护卫,谅他们也不敢造次。”

    蔡京连忙看了看苏辙,可苏辙也只有一声叹息了。章惇说的没错,赵佶就是轻佻了!而且也和武好古是一个路子,只知道立功、立言,压根不知道立德。上台以来除了打仗就是修园子,各种败家,而且花钱花得财政盈余连创新高真是太不像话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

    站在青城学宫的城门楼上向一群“武装士子”发问的,是个带着孝的女人,她就是李清照。

    赵明诚胆小,听说有一千多个“武装士子”要来攻打青城学宫,险些没吓尿,连封闭宫门抵抗都不敢,直接就想跑。结果被他老婆李清照给挡住了,好说歹说才打消了逃跑的念头。不过也不敢出去和一帮气势汹汹的士子讲道理,倒是李清照一点不害怕,自己一个女人家的就站在门楼上问话了。

    还别说,李清照一出马,真就没人敢乱来了。

    因为李清照也是实证学派的大佬云台学宫最早的算学、工学和格物学的课本还是李清照同米友仁、赵明诚还有赵佶一块儿整理出来的呢!

    而且李清照也没和赵明诚、赵佶一样脱离实证学派了,而是一直参与实证学派的学术。李清照虽然是女流,但是天赋极高,对于理性主义和实证主义的理解非常透彻。并且将它们运用在了金石学考古学和一种被武好古称为“概率学”的学问上。

    另外,由于赵佶的油画李清照写真图,辟雍学宫和云台学宫的生员也都认得出她。自然知道眼前这位妇人就是实证学派的大师李清照了。

    “易安居士,我们是来论道的!”李纲在马上向李清照抱了抱拳。

    “论道?”李清照笑了笑,“只是论道?不会说不过就动手吧?”

    “怎么会说不过?”李纲笑道,“咱们有实证论和理性论!”

    实证论和理性论用在儒学上的效果特别好!因为儒学是不立神的,不立神就没有“不可证”的道了,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对抗实践经验和理性推理。

    历史上,当西方哲学思想侵入中国的时候,貌似强大的理学体系根本不堪一击,几十年间就土崩瓦解,成了被批评的对象鲁迅先生批判仁义道德并不能说明中国封建思想如何强大,反而说明其在西方哲学思想面前不堪一击,只能被鲁迅这样接受了西方思想的知识分子批判,而无力进行反击。

    相比之下,哪怕是西方世界自己的基督教在面对理性主义和科学思想的进攻时,还可以祭出火刑柱和“圣父永”。“圣父”就是普世教会教宗,也就是所谓的教皇,作为神在世间的代理人,是永远的。这样的威权,是清末民国时任何一个理学巨匠自己都不敢想象的

    “说的也对!”李清照笑道,“不过你们可得保证不能杀人!”

    “好的,”李纲道,“保证不杀人!”

    “那就行了。”

    说完话,李清照就脚步匆匆下了城楼,看到几个手足无措的学宫吏员,就对他们讲:“快些把门打开,外面是来论道的太学生。”

    “啊,真的要打开?”

    “快快打开!”李清照怒道,“难不成还能闭门不见?天下举子真怕了太学生不成?”

    “喏!”

    看到几个吏员手忙脚乱的去开门,李清照就一路快跑到了青城学宫的大堂上,跑得急切,还娇喘了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

    一到堂上,李清照就一边喘气一边嚷着“不好了”,可把赵明诚还有一群发动公车上的举人头头们吓得够呛。

    “娘子,他们连你的面子都不给了?”

    赵明诚抖着声问。却让在场的举人老爷们一头雾水,都在想:赵司业的老婆很有面子吗?难道传说中她和官家有纯洁的友谊是真的?

    “哎呀,你们要断他们的登天之路!”李清照跺了跺脚,“这还有什么面子好讲的?现在也只有三条路走了,一是你们几个举子去向人家赔礼道歉;二是登城抵抗,青城学宫也是个城堡,还有个兵器库,存了一些弓箭,原本是为学宫生员预备的,现在正好用来应急”

    说到这里李清照忽然止住了言语,只是盯着赵鼎等人看。

    “我等都是读人,不大好动武吧?”赵鼎皱眉说。“还是拖延些时间,朝廷不会坐视不管的。”

    李清照摇了摇头:“第三嘛,就是你们派人去和他们论道了。”

    “论道?这可不成他们都带着兵器呢!”

    “是啊!我等读人,怎么能和这般粗鄙武夫论道?”

    “不可,不可”

    一帮举人正推脱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喊声。

    “辟雍学宫,云台学宫学生,前来请教!来请教!”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