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咚咚咚咚”

    一阵紧似一阵的战鼓声在梨花别院里面响起来了。然后就别院大门敞开,武装骑士鱼贯而出。人人都骑着高头大马,持着扇形骑兵盾,背着马矟,携带着弓箭,看上去都特别会讲道理,浑身上下都是真理啊

    堵在梨花别院外面巷子口的铺兵们看到这一幕都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不是说来堵一群工商之徒吗?怎么看上去像是御前骑士啊?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对,一定是迷路了!

    一群老油条铺兵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也不和站在他们前面的左军巡判官黄潜善打招呼,就蹑手蹑脚的开溜了

    开封府左军巡院判官黄潜善瞧见这一幕,也是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意思?要造反?不就是不让考进士吗?犯得着造反吗?还真是一群目光短浅的工商之徒和粗鄙武夫啊!以为靠他们这区区数百人就能覆了铁桶一般的大宋江山了?真是找死!

    想到这里,黄潜善挺起胸膛,大喝一声:“来人!给本官将这些反贼统统拿下!”

    人,没有来,也没有人应他。

    怎么事?黄潜善连忙左右张望,才发现本来在他身后列队的军巡院的铺兵已经神秘失踪了人都去哪儿了?三百多个大活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大变活人吗?铺兵都没有了,本官怎么办?难道要以身许国了?不行,本官要留着有用之身和逆贼斗争到底!可是,本官可是腿怎么发软了?难道是为朝廷操劳过度了?

    黄潜因为腿软迈不开步子的时候,一匹匹高头大马就从他左右两边大摇大摆的通过了,也没人多看他一眼,当然也没人用背着的马矟来扎他一下,似乎把他完全无视了。

    不过黄潜善却一辈子也忘不了二百来个骑士策马从他身边通过的这一幕。他们胯下的战马高大强壮,看上去跟头蛮牛似的。背在肩膀上的长枪枪尖磨得雪亮,一看就是杀人利器!而骑在马背上的骑士却是身着对襟儒服,头戴士子巾。

    这是什么装扮啊?强盗扮生?还是生当强盗了?等二百余骑强盗生策马而过,向着万胜门而去的时候,黄潜善才抹了把额头的冷汗,长长吐了口气。

    这帮强盗生大概不是想造反吧?黄潜善心想:不过就凭他们这等在开封府城内持械骑马,还无视本官的行为,也足可以定个跋扈桀骜之罪了。

    而且,这群人既是武夫,又是儒生,而且还习了不容于正道的实证邪说!如果不早日加以铲除,恐怕不是国家之福啊!

    “谁敢踏出辟雍学宫一步,本官就要奏名官家,将之除名了!”

    新任的辟雍学宫丞蒋存诚带着十几个博士、学正、学录,将试图冲出学宫的一千多个持剑儒生给堵在学宫大门口。

    辟雍学宫的最高长官称为大司成,原本由苏东坡门下的张耒出任。在苏东坡、李格非、黄庭坚相继过世后,张耒也被外放去了四川当知州了。而在蔡卞出任判国子监后,又兼任了辟雍大司成,实际上就把辟雍至于国子监的直接管辖之下了。

    不过蔡卞是个大忙人,他同时还是翰林学士,是要每天上朝还得参加崇政殿问对,不到午后是不可能到辟雍学宫办公的。所日常主持辟雍学宫的,就是学宫丞蒋存诚了。

    蒋存诚对于辟雍学宫现在所授的课程是非常不以为然的。在他看来,太学生应该以道德文章为立命之本。算学、格物学、军学等等的,只是课外的小道。而且就算是小道,辟雍学宫所授的东西也走偏了。课本完全不知所谓,根本就是在误人子弟!

    在他上任之后还亲自考核了辟雍上舍生,发现他们的文章只是尚可,但是对于儒学、军学的见解都的错误的!更有甚者,有些学生自以为精通军学,可是连武经七都没有通透,对于各种阵图更是一窍不通,此等不学无术之辈,比起以前的武学生都差远了,更不用说太学生了。他们最多就是读过的粗鄙武夫,打仗的路子都是武夫的那一套。就知道结阵硬冲,一点计谋都不会用。

    苏东坡的治学,看来是完全失败了!

    “学宫丞,我等又非囚徒,怎不能踏出学宫一步?”

    带头闹事的曲傅也是头脑发热的主儿,根本不把一个啥都不懂的学宫丞放在眼睛里,而且也不知道什么叫尊师重道在他看来,那些被蒋存诚赶走的云台系的老师才是自己的授业恩师,蒋存诚是个老糊涂,课本都看不懂,怎么当老师?

    “本官是学丞!”蒋存诚沉声道,“本官说不许就是不许!”

    “我等要去青城学宫找那些想要公车上的举人论道!这事儿又不违反辟雍学宫的规章,你凭什么拦着?”

    “论道?”蒋存诚冷笑,“尔等的学问如此不堪,还敢和四方举子论道?且不论儒家经义,就是论军学,他们都胜过尔等!尔等还是去好好温习武经七和各种阵图吧。

    进士不是你们可以考的!不过朝廷也会给你们出路的,速成武学才是你们应该去的地方!”

    “什么?进士不是我们可以考的?”

    “学宫丞,开右榜进士科可是官家下过大诏的,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考?”

    “对!凭什么不让我们去考?”

    蒋存诚气得只摇头,这群家伙太不像话,明明没有学问,还想考进士。

    “别理他!”曲傅大吼着拔出长剑,向前一指,“跟着某,冲将出去!去找青城学宫那帮腐儒论道!”

    “冲啊!”

    “冲”

    大家伙都急眼了。连辟雍学宫丞都不帮他们了,他们要是再退缩,就真的没有进士可以考了!

    走在最前面的一群辟雍学宫的上舍生最着急,全都亮出宝剑了,可把蒋存诚给吓坏了。

    太学生不讲道理,喜欢闹事是谁都知道的。但是以为闹事都是开嘴炮,现在直接拿宝剑来了。

    这个国子监的学官怎么有生命危险呢?

    蒋存诚真腿肚子发抖的时候,身边已经有反应敏捷的博士、学正拉着他就跑了。一边跑一边还说:“学宫诚,快去找蔡相公调兵吧!这帮太学生造反了”

    “对,对,”蒋存诚应着,“快扶蒋某去政事堂!去报告蔡相公”

    辟雍学宫的所在距离琼林宫很近,到政事堂在西皇城的办公地也没多远,蒋存诚很快就到了政事堂。不过却没有见到蔡京,现在崇政殿问对还没结束呢,倒是在政事堂撞上了急得跟个热锅蚂蚁一样的权发遣开封府李孝寿。

    “景山,”见到权发遣开封府,蒋存诚就道,“不好了,太学生反了!你赶紧发兵去捉拿!”

    “什么?太学生也反了?”李孝寿也是一头汗,他带着300大军抵达梨花别院外面的时候,正遇到已经变成孤家寡人的黄潜善,才知道梨花别院里面的“武举人”都反了。

    俗话都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现在怎么举人说造反就造反?

    知道事情闹大的李孝寿也不敢善作主张,连忙到政事堂找蔡京。结果遇上了蒋存诚,还听说了“太学生造反”的消息。

    好嘛!太学生加上武举人,这事儿闹得可真是太大发了

    “发兵?”李孝寿翻了翻眼皮,“发兵捉拿太学生?遂明兄,这事儿可不那么简单!”

    “怎地?”

    李孝寿道:“咱们说他们造反,可有什么凭据吗?他们有打出反旗吗?有杀害官吏吗?有劫夺官仓吗?有攻打官衙吗?辟雍学宫和梨花别院距离琼林宫不过咫尺,他们有惊扰圣驾吗?”

    好像都没有啊!可是他们的确是反了

    “可他们是真的反了!”蒋存诚摇了摇头,“虽然不反官家,却反天下士大夫我朝是个士大夫共天下的!反了士大夫,就是反了大宋天下啊!”

    他这话说的没错!现在辟雍学宫和生员和云台系的举人,的确是反了。但他们并不是反赵佶,而是反对传统的儒家士大夫。如果让他们得逞了,那大宋就不是大宋了。

    这可就在考验赵佶的智慧了!

    崇政殿内,赵佶已经知道了“实证学派造反”的事情了。他有皇城司做耳目,开封府的那点事情瞒不过他。

    所以他知道公车上的事儿,也知道辟雍学宫和梨花别院里面的士子是因为反对公车上而闹起来的至于权发遣开封府李孝寿派出铺兵去阻拦梨花别院里面的“骑士”,赵佶也知道了。

    不过他不赞成李孝寿这么干,且不说梨花别院里面不少“骑士”是有官身的,便是学宫生员加上举人的资历,也不能让铺兵去对付啊。

    铺兵是用来对付民间贼人的,怎么能用来对付举人和官人?这不瞎胡闹嘛!上下尊卑还要不要了?

    “蔡卿,苏卿,”赵佶直接点了两个宰相的名,“这事儿,你们怎么看?”

    请记住本域名:。手机版阅读书包网.bookbao2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