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在琼林宫旁边,辟雍学宫的大校场上,今儿已经乱成了一团了。和寻常的大宋官学私学校不同,云台式的学宫都有一个巨大的操场,用来让生员们出晨操和进行室外课程。而晨操一般是队列加上一套活动筋骨的拳操或是剑操,是整个学宫的生员和老师聚集在一起做的。

    在以往,辟雍学宫的晨操都是军学同时也是体育科的几个教授负责的。不过在蔡卞赶走了辟雍学宫中所有的云台系老师后,晨操就变成了放羊,也没有老师领操,学生也不是必须出席。包括蔡卞在内,所有的辟雍学宫的学官们都不会把耍拳舞剑和队列演练当成学问的,忽视、轻视自然也在情理之内。

    只是官僚主义的拖沓作风,让蔡卞并没有马上塞这个让全学宫的生员有机会聚集的晨操。

    不过在学宫改组,云台系的老师们都收拾包袱走人以后,辟雍学宫的晨操也就成了放羊,生员们爱来不来的,也没什么人问了。也就是“毕业班”的二百多上舍生们稍微自觉一点,还维持着三年来养成的习惯,会按时出操训练,不过也没有以往那么严整了。

    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事儿,一大清早,上舍、内舍、外舍,甚至还有预备舍就是预科生的生员,都呼啦啦的聚集到了学宫的大校场上。操场上的几块大告示牌上,这时也贴出了乞不开右榜进士科疏的全文。很快就把辟雍学宫的生员们都吸引过去,聚集在告示牌前议论纷纷起来了。

    “这是什么狗屁文章?怎么就不开右榜了?”

    “这是今科举人们公车上的全文啊在借宗青城学宫的举人正在到处拉人来署名,要凑出5000个举人一起联名啊!”

    “公车上?这是何必呢?他们考左榜,我们考右榜,井水不犯河水”

    “你没看文章上怎么写的吗?我们是学杂学的巨商大工之徒们是和赵家共天下的士大夫!”

    “瞎说,我家是开国元勋,我家老祖赵韩王,怎么就是巨商大工之徒了?”

    “是啊,我唐家从唐朝开始就代代为官”

    “唐十四,唐家老店不是你家的吗?”

    “潘五,你家还有潘楼和潘家金银绢帛交引行呢!”

    “行了,行了,咱们自己吵什么吵?巨商大工怎么啦?考左榜进士的就没有巨商大工了?元符三年礼部试第一的纪忆之家里还是海商巨富呢!”

    “咚咚咚咚”

    这个时候一阵紧似一阵的鼓声忽然响了起来,大校场上的生员们都是一愣,然后下意识的都往各自班队所在的位置跑去了擂鼓聚兵,擂鼓集结是过去三年间辟雍学宫生员们每天早上出操时候的信号。

    各自就位之后,生员们才想起来现在辟雍学宫早就变天了,再没有逼着大家伙出早操的教授了,只有一群不知所谓的老学究,连课本都看不懂,每天就知道尸位素餐的混日子。已经在筹备右榜考试的上舍生也无所谓了,他们的学业已经差不多完成了。可是内舍和外舍生们就惨了,根本学不到东西,每天只能自己看课本自学了

    大家将目光投向了摆在校场北侧的一座木头搭建的高台,那是每天晨操时指挥教授站立的地方。几个穿着黑色襕衫生员们的服装,带着士子巾,手里攥着长剑的青年正站在上面。

    他们并不是教授,而是上舍的几个学生领袖。为首的一个身材高大,面如白玉,五官英挺,站在那里就显出了几分儒将风范。此人名叫苗傅,是西军名将苗履之子,早就受了官身。但是苗履希望自己的儿子能中个进士,就送到开封府的辟雍学宫来读了。而且一读还读出个品学兼优的学生领袖一次的右榜进士那是稳稳可以拿下的。

    如果让那帮考左榜的呆子用公车上把右榜给禁了,他的三年苦读不是白费了吗?另外,苗傅是西军将门的公子,当然知道什么地方可以学到真本事。所以他并不想在拿到进士之后马上去做官,更不想去劳什子速成武学浪费时间。他想去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界河骑士学院!

    所以在得到了“保送”界河骑士学院的承诺后,他就答应潘家将门的潘烨来组织这一巢理论道了

    “诸君!”苗傅大吼道,“我等在辟雍学宫的三年苦读,很快就要因为一群迂腐举子的上而付诸东流了!

    如果公车上遂行,我等就再没有右榜进士可以考了!我们能答应吗?”

    “不能!”

    马上就有人大声答。

    “不能!”

    更多的人发出了怒吼。

    辟雍学宫可不是那么好入的\在这里读的,不是有个特别靠谱的爹,就是家里花了大钱走了门路。而且能拼爹走门子进入的只是预舍,能入外舍,再一步步读到上舍的,都是下了苦功的。现在眼看就要金榜题名了,却有人要用公车上封杀,怎不叫人恼火?

    “我们该怎么办?”苗傅大声发问。

    “论道!”有人一边大喊,一边举起了长剑这可不是礼仪之剑,而是真正的杀人利器,辟雍学宫的军学课程里面就教击剑,而且是军中实战的剑术!

    “论道!论道!论道”

    大校承的一千多生员包括预舍,全都沸腾起来了。长剑在手,真理在心,还怕和天下举子论道吗?

    苗傅锵踉一声拔出了自己的长剑,想东南方向一指:“论道!敌在青城宫!”

    “论道!敌在青城宫!”

    “出发!敌在青城宫!”

    同一时刻,梨花别院大门外,二百多名云台学宫的生员,也已经集结完毕。带领他们的章之凤,也拔出长剑,指向东南。

    为了这一次的科举大比,云台学宫也是下了血本,拿出了二百多名第一流的生员,其中不少人还是学宫加专科的“学历”,可以稳拿下右榜进士的虽然武好古并不愿意让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人才去当进士,为朝廷所用。但是这臣试关系到“升学率”啊!

    云台学宫必须拿下至少100个右榜进士了这样的“升学率”,武好古才能去扩招一批“财子”。要不然云台学宫的开支越来越大,早晚会让武好古承受不了的。

    当然了,对于教育的投资是不会付诸流水的。云台学宫最终会变成带动界河商市和京东商市前进的发动机。

    不过那不是短期内可以看见成效的,得等上很长一段时间。而在云台学生在各行各业崭露头角之前,进士文凭就是云台学宫最大的倚仗。

    所以武好古是绝不能在右榜进士科的问题上向蔡京让步的!

    而蔡京同样知道右榜进士科对于实证学派的意义,所以也猜到这批云台学宫的生员不会老老实实等着被剥夺前程。

    因此他除了让蔡卞牢牢控制辟雍学宫之外,还给权发遣开封府李孝寿下达了指示,让他派出大批军巡院的铺兵,严密监控梨花别院。

    梨花别院内的异动,早就被人通报给了李孝寿。与此同时,在梨花别院附近指挥铺兵行动的开封府左军巡院判官还命令铺兵在梨花别院所在的巷子外,拉出了一条封锁线。

    所以章之凤带领的200多生员已经没有办法用长剑去讲道理了。好在,右榜进士科要考骑士和夹枪冲锋。所以聚集在梨花别院的绝大部分云台生员们还带着自己的战马、盾牌和长枪,而且他们还练习过骑马集团冲锋的本事

    “显谟,下官派去监视梨花别院的铺兵报,已经有好几百士子集结起来了”

    “显谟,军巡院主管的是风火、争斗、盗贼与刑狱审讯事,举子论道咱们管不了啊!”

    开封府左右军巡院的军巡使和军巡判官这个时候都到了公厅,一个个愁眉苦脸,束手无策。

    李孝寿冷哼了一声:“什么举子?不过是一群商人徒罢了去的铺兵有多少?带没带器械?”

    “派去了300人,都有棍棒刀枪,只是”

    “只是什么?”李孝寿脸色阴沉,“蔡相公已经下了钧命,我等只管照办去点齐300人,随本官一起去看看。”

    “喏!”

    李孝寿也是个酷吏,在王安石变法的时候做过吕嘉问的帮手,可是得罪了不少人。如果不是蔡京提携,他恐怕要一辈子蹉跎了。所以这个时候,他也就顾不得太多,只管跟着蔡京一条道走到黑吧。

    不过他也不太担心会在这事儿上栽个大跟头,毕竟天下读人都站在他背后,连苏辙都支持蔡京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大不了就把那帮来考右榜的云台学宫生员堵在梨花别院里面,只要等到公车上实行了,官家就会在群臣一致的要求下塞右榜进士科,到时候他们就不是举子了。

    还不是想怎么整治就怎么整治?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