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怎么?”

    蔡京的面孔已经板起来了。

    自己那么大一个宰相,放下架子请你们几个粗鄙武夫吃喝嫖赌没有赌,就是吃喝嫖。现在要你们帮点小忙,居然敢推三阻四。

    陈剑,于同道,刘龙,薛定四个芝麻大的武官看到宰相板了面孔,顿时都是一身冷汗开封府的这碗饭真心不好吃啊,还是早点界河去吧。那边的机会更多,大教化团正在招人,哥几个的本事,一个准备将营长还怕没有?

    “四位,”钟傅还是和颜悦色的,他知道这四个如果吓跑了,那模范军也就没有了,“有何难处,尽管可以和蔡相公明言。”

    “相公,这个做不到啊”第一个开口的是陈剑,就是那个林冲派到开封府来的特务,二十多岁年纪,是个长相非常威武的汉子,就是脸膛黑了一点,不过一张黑脸也让他看着显得忠厚。

    “做不到?”蔡京问,“为何?”

    陈剑站起身,拱手行了一礼,“相公的话,步兵学、骑兵学、战术论这三本是用来给云台学宫和辟雍学宫学成的生员来读的,而且也没有速成之法。学问,怎么可以速成?相公觉得儒学能速成吗?”

    说的也是啊蔡京眉头紧皱,学问怎么可以速成?不对!带兵打仗怎么成了学问了?

    他刚想到这里,国子监祭酒蔡卞就说出口了,“不就是带兵打仗嘛,怎么能和儒学相比?”

    这话说的钟傅眉头大皱。

    “内翰指翰林学士所言甚善。”陈剑满脸堆笑着说,“不过就是学一门手艺,也是得按部就班,多少年的苦功下去,才能精通的。如果要速成,可就是学艺不精了。”

    蔡卞点点头。带兵打仗就门手艺罢了,和学问是不沾边的。

    “也就是说可以速成?”

    “当然可以了。”陈剑说,“不过不能按着步兵学、骑兵学、战术论这三本来教相公,内翰,这三本其实是最新的版本,下官等人在骑士学院里面学的,其实不是这三本,要简单得多。”

    武好古的学问也是慢慢完善的,而且“进步”很快,所以差上几年从骑士学院毕业,掌握的知识就差了许多了。

    为了让部属可以掌握最新的知识,武好古还命令云台学宫开设了许多“短训班”,给外出任职的生员们轮流补课。

    在苏东坡去世前,云台学宫的教授李纲就带着理性论,还有最新版的形学和算学到了辟雍学宫,给辟雍学宫中任职的云台系教授补了两个月的课。所以陈剑他们几个可以看明白新版的步兵学、骑兵学和战术论。

    “你的意思是先教旧版的?”钟傅追问道。

    “旧版的也太难了,”陈剑进一步道,“还得进行删减而且骑兵学和战术论是很难速成的,可以先教删减后的步兵学。”

    钟傅点点头,他是能理解陈剑所说的话的。没有人能把一个不会骑马骑兵标准的军官教成训练骑兵的高手的。而且战术论讲的是各种队以上不包括队单位的战术配合,在掌握骑兵学、步兵学还有那个复杂的章援都不好意思拿给蔡京、蔡卞看的工兵学之前,战术论根本没法教。

    “相公,下官觉得可以依着那个陈剑的办法来。”

    蔡京、蔡卞和钟傅并没有在惜惜楼留宿,晚饭后就离开了,只是吩咐阎惜惜好生照看那四个武夫阎惜惜是不可能陪他们过夜的,不过会安排别的佳人侍寝。

    在返相府的途中,钟傅对蔡京、蔡卞说着自己的看法。

    “下官研究过高俅和武好古指挥的那几场交战,”钟傅说,“在下官看来,真正的神来之笔,其实是武好古用兵学司出来的骑士指挥府兵,将府兵调教成了可以组成密集枪阵冲锋的精锐。而且和寻常的禁军不同,武好古调教出来的府兵并不重视弓弩,而是以长枪为主”

    钟傅的败仗的确没有白吃,居然认真研究了武好古和高俅的战例,还从中发现了一点诀窍。

    在他看来,只要能练出一支能打长枪集团冲锋的步兵,再配合上御前骑士和从界河、西北抽调来的骑兵,就足够完成收复燕云的重任了。

    蔡京听着钟傅的话,心思却已经从练兵的事情上飘走了既然钟傅说可以,那应该就可以了吧?大不了多练点兵,有个五六十万的,还怕复不了燕云?而且恢复燕云那是十多年后的事情了,当下最要紧的还是得尽快斗倒实证学派!

    如果让武好古的实证学派不受限制的再发展上十几年,到时候恐怕就尾大不掉,不仅对正统的儒家经义是个威胁,对于大宋也绝不会是好事儿!

    这时,蔡京等人正好到了开封府西皇城的脚下。高大的城墙下北风呼啸,特别的寒冷。骑在马背上的蔡京被寒风一激,忽然开口道:“快了,快了”

    “元长,什么快了?”

    蔡京笑了笑,对弟弟说:“当然是天下士子就快要云集开封府了!元度,辟雍学宫那里,不会有问题吧?”

    “不会。”蔡卞道,“所有云台学宫出身的教授,都已经派人看着了。”

    蔡京道:“都打发了!除了那四个军学的,其他都赶走!”

    “都赶走?”蔡卞一愣,“那学宫怎么上课?”

    蔡京道:“之前太学怎么上课的,如今的辟雍学宫就怎么上课!只要再加上弓马武艺兵法就可以了算学、形学、格物学、生物学等等的,学来何用?还有武好古的实证论、理性论也不必教了。

    现在最要紧的,是别让武好古的人在辟雍学宫里面煽动学生和咱们做对。”

    “元长,这样不好吧?”蔡卞摇摇头道,“官家对算学、形学、格物学、生物学也是很有兴趣的如果骤然取消,被官家知晓,只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那也得把武好古的人赶走!”蔡京道,“随便找点人去教就行了,如果生员们有意见,就和他们说,今科的右榜科举,将会以文章、武艺和兵学为题目,不会考算学、形学、格物学和生物学的。

    对了,那四个军官也别留在辟雍学宫教了,让他们去筹建速成武学堂。”

    “武学堂要开始招生吗?”钟傅插话问。

    “开始吧!”蔡京道,“先拟定一个章程,在京的武官都可以报名不论出身,都可以报名!”

    “不论出身?”

    “是的,不论出身!”

    “蔡京就怕没有人读他的武学吧?”

    “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报名,得有官身啊!”

    “张三,你想要个官身吗?”

    “官身,堂主,你想让我去?”

    惜惜楼,再一次光临的陈剑见到的不是阎惜惜或是别的什么佳人,而是不知什么时候住进来的界河暗堂的堂主林冲。

    阎惜惜在开封府可是个没什么人敢招惹的红行首,她的惜惜楼,自然也是皇城司和开封府的兵巡院碰都不敢碰的。所以也就成了林冲这个大特务最佳的藏身之处了。

    在惜惜楼从不对外开放的三楼的一间屋子里面,陈剑,还有一个穿着一件明显大一号的锦袍,有点胡子拉碴的汉子正在和林冲说话。这汉子被林冲称为张三,名言志,年纪看着比林冲小一点,不过也是三十大几了。他是个杂品武臣,就是那种一辈子也混不上一个官身的落魄武人。

    而且他也没有林冲的机遇,也没有那一身的本事,参加了两次御前演武都没成为猛士。自然也没得到房子,所以老大不小了也没娶上娘子。不过他和林冲有过几面之缘,走投无路之下就去界河商市投靠了,正好当时林冲接手了暗堂,就顺手把他给吸收了。还替他在界河商市娶了娘子,置办了房产,现在娘子还怀了孕不过他在界河拥有的一切,在开封府是没有人知道的。

    在开封府的张言志依旧是个落魄的不行的汉子,而且吃光用尽,交了一群狐朋狗友,也不置家产,今天来逛惜惜楼穿的衣裳,也是向朋友借来的。

    “怎么?”林冲看着自己的这个得力手下,“不想做官?”

    张言志只是摇摇头,“堂主,蔡老贼可精明,一定会看是谁保举的”

    林冲道:“知道,会让惜惜安排的她的路子可比我广。”

    他顿了顿,“你在猛士直里有不少朋友吧?”

    “有啊!”张言志道,“猛士直里面有不少人也是汴梁子啊。不过大家都看不惯蔡老贼,都想让高宣帅来。”

    林冲笑道:“想让高宣帅来,就得先让蔡老贼滚蛋不是?张三哥,你想办法去动员一些猛士,大家一起考进去。

    兴国,入学试没有问题吧?”

    陈剑一笑:“能有个鸟事儿,无非就是卖了名额,两个蔡贼用得着某,不会计较的。”

    “那就好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