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帅司,这是章大教谕托人捎来的信。”

    界河商市政所内,武好古猛地从公案后面站了起来,忙不迭地冲过去,从界河商市暗堂的堂主林冲手中接过了一个没有任何署名的信封。公案下按着膝盖坐着的赵钟哥和马政两人对望了一眼。他们都是来和武好古汇报编练大教化团下属的护道团佣兵进展的。看到武好古急切的样子,赵钟哥嘴角一丝淡笑,马政却是眉头微皱。

    作为武好古的心腹属下,他们谁还不明白武好古现在的处境?他的势力现在是养成了。界河商市、云台学宫、博士团、实证学派、沿海市舶制置司,当然还有共和行等商行。林林总总的实力加在一起,足以让他成为大宋政坛上的巨头。但是实力强大起来的同时,武好古也给自己树了一个难以战胜的敌人天下士子!这可不是一两个官场朋党,而是全天下的读人中的十之八九。

    就连武好古的另一个心腹重臣苏适的爸爸苏辙,现在也站到了实证学派的对立面去了爸爸反对实证学派不等于儿子也要跟着反对,在学派站队这方面,苏家一向是非常开明的

    而武好古的这份诺大基业要怎么维持,想想都是让人头疼了。

    不过武好古倒是一向很沉得住气儿,甚至把即将到来的风雨丢在了一边,忙起了组织大教化团、促使日本开国和组织出访大食国使团这些事情了。一点不把蔡京的敌对态度放在心上。看见武好古这样沉着的气势,他的那些手下也就放心了一点。

    只是到底能不能摆脱目前的困境,谁都是心中没底。

    武好古接过信,匆匆拆开,一目十行的看完,才大松了口气。

    蔡京果然如他应该是章惇所料,还是中了圈套。这当然也是圈套设得太完美,以蔡京如今的地位和处境,实在是不能拒绝的谁让蔡京是靠能折腾,能做事而当上左仆射的?赵佶大用他,不就是要他做事情吗?而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不就是军改吗?

    现在蔡京已经吞下了“毒丸”,如果还要利用科举大比的机会搞劳什子公车上,那武好古就能略施小计把蔡京毒翻了发送去海州养老了。

    不过毒翻了蔡京,也不等于天下太平。要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儒家顽固派”冒出来和自家为敌的谁让自己打开了理性主义和实证主义的魔盒?

    可是魔盒既然已经打开,就不可能再合上了!

    他不动神色,收好了章援的信,然后对林冲道:“林教头,你且坐一会儿。”

    “喏。”

    林冲应了一声,就退到了一旁,也找了把椅子坐下静静等着。

    武好古则继续和赵钟哥、马政两人商量护道团的组织。护道团看似是一支杂牌军,由僧兵、道兵和儒家博士团武装构成,主要成员都是临时雇佣来的。但是武好古的博士团却有能力为其提供一支核心军官团以及相当精良的装备,从而将其打造成为具有战斗力的精锐部队。

    通过这一次的出兵,武好古还希望摸索出一套军官团加佣兵的“商业化军队”组织模式,将专业化和高水平的管理变成军队的核心战斗力在他看来,北宋禁军的没落,主要原因也不是重文轻武,而是管理极度混乱、低效和不专业。

    实际上,同样的问题也不仅仅存在于军队。北宋朝廷在其他方面的情况也差不多,水利工程可以玩到黄河三易,冲毁良田无数。开封府的官营房产出租则是到了房子大量倒塌都没有人问的地步。养马的群牧司更是个笑话,养一匹马居然需要一二百亩土地,而且还要再花费两三百缗钱而且养来养去就是养不出几匹合格的战马,最后还责怪中原的土地不好!现在“好”的土地河套草原已经到手了,且看群牧监能养出什么好马吧!

    “林教头,要麻烦你走一趟开封府了!”

    和赵钟哥、马政的谈话已经结束,现在到了关起门来密谋的时间了!

    在武好古诺大的公厅大房里面,就剩下了武好古和林冲二人。林冲跟随武好古真是很多年了,也没怎么大用,一直都是个看家护院的角色,不过胜在可靠。所以武好古到界河商市后,就把西门青一手组建起来的暗堂交给了林冲主持。

    因为林冲当过好几年的“警察头子”,又主持过警巡学堂,也算是有点搞特务工作的基础。所以接管暗堂之后,也算做得不错,没有出什么大的篓子。当然了,他也没遇到什么大的考验。

    而这一,则是对林冲能力的巨大考验了。

    “帅司放心,属下一定会把差事办好的。”林冲拍着胸脯向武好古做保。

    “现在谁在负责开封府的堂口?”武好古还是有点不放心。

    “是刘二狗。”

    刘二狗也是追随武好古多年的老臣子里。去年被西门青派了开封府,接下了州北瓦子的买卖作为掩护,设立了界河暗堂的开封府堂口。

    “辟雍学宫呢?”武好古问。“里面有咱们的人吗?”

    “有!”林冲道,“陈兴国在辟雍学宫当军学教授。”

    陈兴国的“兴国”是字号,他单名一个剑字,是荆湖南路潭州的儒生。说是儒生,其实儒家的学问真心学得不咋地,倒是耍得一手的好棍棒。凭着点武艺游走天下,走到海州的时候正好遇上云台学宫开张,于是就心血来潮前去报名,居然因为棍棒耍得好而被录取了,成了第一期的博士生。在博士科毕业后,又被送去骑士学院学习了两年军学。在去年被派到辟雍学宫担任了军学教授辟雍学宫的军学和骑士学院教授的军学相比可要简单多了,但也属于实证派的体系,所以必须得用云台学宫所属的骑士学院毕业的生员去教。

    武好古想了想,又问:“兴国也是暗堂的人?”

    “是的!”

    听到了肯定的答复,武好古点了点头,又问:“还有哪个能大用的?”

    林冲压低声音:“阎惜惜也是咱们的人!”

    “哦!”武好古扬了扬眉毛,笑着点头,“不错!的确是能大用的”

    “还有几个落魄的武官,”林冲又道,“在马步诸军中都有咱们的人马步诸军虽然不能打,但是闹起事来还是很厉害的。另外,在猛士直里面也有咱们的人。”

    “好!”武好古终于大笑了起来,满意地点点头,“林教头,那我就祝你马到成功了!”

    当林冲风尘仆仆抵达开封府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入瓮的蔡京、蔡卞两兄弟,还有准备投笔从戎的钟傅三人,正在阎惜惜的小楼之中摆酒,还请了辟雍学宫的几个军学教授吃饭这些军学教授都是武官儿衔,而且也不是什么大官,都是从九品的芝麻官。

    这样的官职,在往常别说宰相请吃饭,就是去宰相府上送礼的资格都是没有的。

    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蔡京、蔡卞两兄弟正准备办速成武学。而俗称武学的教材,当然是从云台学宫的骑士学院抄来的。可问题是,光是步兵学、骑兵学、战术论这三本,就蔡京、蔡卞这样大的学问,居然看着如同天一般。在补了标点符号和天竺数字的课后,三本上面的每一个字符,蔡京、蔡卞都认识了。

    可是合在一起看,却不知道在说什么?完全不能理解啊!钟傅倒是能理解一点,至少大概的意思他明白就是在战斗层面强调阵型的严密和依靠冲锋取得战果。但是要怎么达成阵型的严密,怎么组织枪阵和重骑兵的冲锋,钟傅还是不明白

    所以三个人一合计,也别自己瞎琢磨了,找懂行的来问吧!

    而懂行的专家,就在蔡卞主管的辟雍学宫里面在苏东坡活着的时候,辟雍学宫拥有相当的自主性,不过在蔡卞出任国子监祭酒后,辟雍学宫又变成了国子监直辖下的官学了,自主性完全丧失。不过这倒方便了蔡卞调动辟雍学宫之中的人才,其中以陈剑为首的几个军学教授,则是蔡京、蔡卞最看重的人才了。

    所以他们也顾不得宰相之尊,也不管什么文贵武轻,拿出了礼贤下士的态度,请陈剑等人到惜惜楼吃饭了这可是如今开封府最贵的“会所”,没有之一!

    “相公,您说要俺们几个去撑起速成武学?”

    “相公,这事儿”

    酒过三巡之后,几个如在云雾之中的军学教授,终于知道了蔡京和蔡卞的目的。几个教授还没喝醉,所以都有一种想要掉头逃跑的冲动。

    云台学宫的军学现在已经是儒家实证学派的一个分支了,它是属于实证学派这个体系的。如果生员来源于三大学宫不包括刚刚开张的青城和格致,学起来倒是不困难。可是也不可能几个月就速成了如果是体系外面的学生,没个几年时间把算学、形学、画学等方面的知识补齐了,怎么教啊?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