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小买卖?”苏之涣在一张杌子上坐下来,“小买卖也做!元首的买卖,再小也不会让某家吃亏的。”

    “倒也是啊,”武好古笑了笑,“那就先说说生意吧。

    给风大和文三的买卖,是从太行山和燕云拉出壮丁去西边。给你的买卖相反,武给你钱,给你骑将,你去西边给我雇人,雇骑兵,年纪要小,马背上的功夫要好,最好是西军里面干过的,弓箭手也行,越多越好。”

    “元,元首,您和某开玩笑呢?”苏之涣被武好古的提议吓了一跳。

    这是挖西军的墙角啊!脑袋还要不要了?他苏之涣虽然是豪侠,但是传统武术是不行的,真要让人逮可跑不掉……

    “怎么是开玩笑呢?”武好古瞧着苏之涣一脸的害怕,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不是叫你去挖西军的墙根……他们的墙根不用挖,已经都是窟窿了。

    现在西贼成了河西军,在朔方还有童大官,在灵州又有高宣帅,还养西军做甚?裁撤调动,就是转眼的事儿了。说是裁汰老弱,但是最后被裁掉的,一定都是少年精锐。你去给我拉一点到界河商市了。

    怎么样?这买卖敢做吗?”

    把西军裁汰下来的少年精锐拉到界河来干雇佣军怎么看都有点图谋不轨……

    “行!”苏之涣重重点头,“某家本就是个走江湖的,有甚不敢做的?”

    “好!”武好古点头,“去找西门大哥,他会给你安排的。”

    苏之涣行了一礼,转身去城外制置司衙署的军事机宜制会找赵钟哥了。他前脚刚走没一会儿,赵钟哥就和米友仁一块儿从外面走进武好古的大书房了。两人都是一副喜气洋洋的,米友仁手中还拿着封书信。

    “寅哥儿,钟哥儿,又有好事儿了?”武好古笑着发问。

    “老师,”米友仁行了一礼,“苏仲南派来了快船通报消息,高丽国发兵3000,去攻打日本了!”

    3000高丽侵略者就要打日本……这事儿听着都不像是真的。

    “高丽国发兵?”武好古一愣,马上伸出只手,“书信拿来。”

    米友仁一边把书信双手递给武好古,一边说道:“是纪忆之把高丽国大王给说动了,高丽人可能不打曷懒甸,改发兵攻打日本国了,已经派了3000人去占领对马岛和隐歧岛。苏仲南也坐船去博多了……他想看看能不能提供船只帮日本的朝廷运兵,这样应该就能让日本开国了。”

    “苏仲南也长进了!”武好古拍了拍手,又问:“武藤亲一在哪里?”

    武藤亲一就是阿比留亲一,武好古的日本家臣。跟着苏适去了几次日本国,都没有什么进展,于是也灰心了,返回中原后就一直跟着花满山混,后来花满山又让他到界河念书。

    “他在界河,”米友仁道,“在云台学宫博士科念书,已经读到上舍了。”

    “太好了?”武好古笑了笑,“派他用处的时候到了!”

    “老师,您打算怎么用他?”米友仁问,“要让他出使日本国?”

    “不。”武好古摆摆手,“寅哥儿,你准备一下,等苏仲南和倭人的太宰府谈妥了,就作为大宋使团正使,和苏仲南一起去京都。

    至于这个武藤亲一嘛……让他去当个新选组组长吧!”

    “新选组?”米友仁和赵钟哥都没听懂。

    武好古笑道:“就是个日本打手团……接下去可有不少人要打,咱们手头的力量可不够啊!”

    原来武好古是想让武藤亲一去北九州召集浪人虽然现在还不是武家执政的时代,但是武士这个群体却已经出现了,有了武士,必然会有浪士。毕竟有俸禄,有封地的武士数量总是有限的,而且武士也不计划生育,总有没办法安排的浪士。

    这帮浪士拉到中原是不够看的。但是送去南洋打天下不错,数量足够,又比较勇武,最主要是便宜啊!廉价炮灰!

    有了他们,大食海商和三佛齐国就都不再话下了。

    米友仁的事儿说完了,赵钟哥又开口了:“帅司,大教化团的军事机宜名单已经拟好了,请您过个目。”

    说完他就将一份军事机宜的名单递给了武好古。

    名单上面领衔的是马政,武好古的假子武天、武黄也名列期间这两人可是武好古重点培养的对象。在这一次返回界河后,武好古还替他们俩安排了亲事,娶了西门家和柴家的闺女,还在界河商市给他们买了宅子。

    “再加几个。”武好古说着就提起毛笔,在名单上写了耶律大石、韩大狗和萧铁牛三个名字,然后再递还给赵钟哥。

    “他们仨?”赵钟哥看了看名单,皱眉道,“他们都是辽人啊,其中两个还是契丹。”

    耶律大石、韩大狗和萧铁牛三个是一起到界河商市,一起考入云台学宫博士科的,后来又一起转入骑士学院,现在已经从骑士学院毕业,并且留校任教。从培养军事精英的角度出发,现在也该让他们出去历练一下了。

    只是他们的身份有点问题。耶律大石是辽国皇族,萧铁牛是萧氏后族,韩大狗虽然是汉人,但却出身玉田韩氏,是韩德让的一族……

    “无妨,”武好古摆摆手,“我会亲自找他们谈话的。

    这一次要收拾的是天方教,他们可都是信天理的!”

    对于黑汗回鹘和塞尔柱突厥当然得让大石头出马了,人家可是克星!有他在大教化团的军事机宜指挥中任职,可就不怕打不了胜仗啦。

    ……

    琼林宫,崇政殿。

    蔡京昨天终于下了决心,把章援送来的建白书的抄本蔡京自己抄的,还进行了修改以暗入文字的形式,送去给了赵佶。

    现在厚厚的一本乞编练新府兵并裁撤旧军疏,已经摆在了赵佶的御案之前。

    蔡京和蔡卞当然不是冒失鬼,拿到了章援的“建白书”后,并没有马上往上递,而是找了钟傅、蔡攸等人一起来研究。反反复复的推敲,最后得出结论,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这才将“建白书”改动了一下,又抄了一遍,以蔡京、蔡卞的名义联名上奏给了赵佶。

    赵佶当然已经看过了,拍案叫好啊!

    能不好吗?

    按照这套办法,不仅新军可以牢牢控制在朝廷手中,旧军也可以一步步缓缓撤除。两者衔接得天衣无缝,完全可以保证国家的稳定。

    而且因为裁撤旧军的速度很慢,完全在旧军的承受范围之内……全部裁撤要等到十三四年后,到那时新军已成,而旧军就都是一些中老年人,想造反也没力气了。

    所以今天,在崇政殿召对后被留下来的,就是蔡京和蔡卞两兄弟了。

    赵佶拍了拍案几上的乞编练新府兵并裁撤旧军疏,满意地笑着:“不错!果然不负朕望!两位蔡卿,你们看谁可以负责速成武学和模范府兵编练?”

    “此事当由陛下圣裁。”蔡京绝不会推荐自己的弟弟,那样就太蠢了,“以臣思之,速成武学和模范府兵不应该由一人主管,至少需要两人,而且还应该一人主管武学,一人主管模范军,其中主管武学者最好还能在枢密院任过职。如此才方便制定出一个由枢密院直接指挥调度新府兵各军的办法。”

    虽然不能直接推荐蔡卞,但是却可以给赵佶下套,让赵佶自己往里钻。而这个套,在章援献给蔡京的建白书里面已经有了就是由枢密院直接指挥河东、河北的新府兵各军!

    这可是老赵家从赵光义开始多少代的梦想了,可就是老也指挥不好。

    “由枢密院直接调度各军?”赵佶眉头微皱,“会不会贻误军机?”

    “不会的,”蔡京说,“在上一次西征中,武好古、高俅二人都是依靠军事指挥机宜作战,大致的方略,都是在战前就拟定的……当然了,枢密院拟定的方略也不能具体到临阵布置之上,这就有点过了。但是如朔方军在西征灵州之战前那样的方略,其实是可以由枢密院制定的。”

    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赵佶琢磨了一番,既然武好古和高俅可以利用军事机宜指挥制定出万全的方略,那么枢密院为什么不能制定出同样的方略?

    对了,枢密院里面少有会打仗的将官啊。

    “是要让武官入枢密院?”赵佶问。

    “或可成立一个枢密院军事机宜房。”蔡卞适时提出建议其实在枢密院成立军事机宜房的建议,章援送来的建白书中就有,只是蔡京在抄写的时候一不小心给漏了……

    听蔡卞这么一说,赵佶才想起来,蔡卞当过知枢密院事的。

    当下赵佶就道:“不如就由蔡卞来主管……蔡卿你当过知枢密院事,现在又是祭酒,负责速成武学是最合适的。至于模范军,管军应该是个武官吧?”

    “应该是武官。”蔡京道,“但是将门出身的武官不大合适,没有上过战阵的武官,也不大合适。”

    将门出身的确不行,成立新府兵就是要砸将门的金饭碗,你让他们自己来砸?像话吗?没上过战场也不行,啥也不懂,练个屁兵?

    赵佶眉头一皱,“那就是……就是武好古了!”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