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纪忆和苏适两个奸臣都奸到国际上去了的事情,蔡京和苏辙是不知道的苏辙真是教子无方啊!儿子走了邪路他也不知道!

    而且他们俩也没这个心思去想日本国和高丽国的事情。因为赵佶下达的制定扩建新军之法的旨意,已经让他们焦头烂额了。

    两人懂什么军事啊?苏辙整个一和平主义者。

    而蔡京则是新党里面少有的和军事基本不沾边的重臣。不过还好,他手上总算还有几个人物,比如正在开封府守选的钟傅就是个知兵的虽然他在之前的宋夏战争中表现糟糕,战后直接丢了官职,一直在开封府守选。

    于是蔡京就让儿子蔡攸把钟傅请到家里,又让蔡卞带上了从枢密院拿来的骑士学院教材步兵学、骑兵学、战术论一起到相府里面,大家一块儿研究研究。

    研究了几天,蔡京和蔡卞还是一头雾水。他们俩都是智商至少130的天才,武经七那是能倒背如流的,而且还能解释的头头是道。但是步兵学、骑兵学和战术论这三本他们却看不大懂因为这三本必须配合算学、形学、地理学和绘图论等籍一起学,而且还必须有一定的武艺和战术素养,才能通透的。另外,在这些籍中,武好古还引入了阿拉伯数字和标点符号,这就更让蔡京、蔡卞两个大才子看得费劲儿了。

    但是钟傅却多少能理解一些上的东西,看得连声叹息。

    蔡卞看到钟傅在摇头叹息,于是便问:“怎么?弱翁,这上的东西不对吗?”

    听到蔡卞的提问,钟傅却又是一声叹息:“蔡学士,这太对了!下官若是早几年看到此,如何会蹉跎至今?”

    蔡卞点点头,心想:你当初别挡着高俅、童贯去突袭喀罗川,现在早当上同知枢密院事了,和看不看这本有何关联?

    钟傅接着又说:“下官也算是熟读兵了,武经七都能倒背,其它兵也看了不下二十本。可是这些却没有一本如步兵学这样详尽、仔细、严谨学士您看第一百零九页到一百十九页,都是关于行军队型的。一队官兵百人以何种队形行军时应有的长度、宽度,都有严格的规定!士兵之间的间隔,行军时先迈哪只脚,后迈哪只脚,每一百尺要走多少步数,也都有严格规定!而且还要求军官通过每日的队列训练,让士兵们完全掌握。”

    “真是太过繁琐了,”蔡京摇摇头,“通篇都是这样的内容,文字也干巴巴的毫无文采,又特别唠叨,还有奇奇怪怪的图形,看得人眼花。”

    其实最早由慕容忘忧主笔的版本并不是这样“没看头”的,慕容老头怎么都是辽国进士,文采还是有的,而且那时他也不懂形学。不过后来武好古和许多云台学宫通才科、博士科毕业的生员,以及从前线返的军事机宜也加入了军事教材的修订。结果就是文采越来越少,内容越来越细,运用到的数学知识越来越多,各种规定也越来越严格,对于阵型更是越来越注重因为赵钟哥等军事机宜在实战中发现,无论是步兵还是骑兵,以严密阵形发起进攻的一方总是能取得优势!所以教给枢密院编修司的最新版教材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相公,”钟傅笑着道,“武好古一介吏商,他的能有甚文采?再说了,这是给粗鄙武人看的,写成白话最合适了。另外,那种小点儿应该是断句的符号,这样不容易误读。这的确是个好办法,军令还是应该避免歧义,务求精准。至于那些古里古怪的字符应该是一种计数的符号,下官在云台学宫的算学上看过。

    虽然这写得没有一分文采,但是上所说的练兵打仗的办法,却是很好的。如果照此行事,应该可以一年之内把一个农夫给调教出来。”

    “一年就够了?”

    蔡卞不大相信,他虽然不懂军事,但是却当过一段时间的知枢密院事,还是知道朝廷挑选禁军的要求不低。就是为了选择有一定武艺的壮丁入武,以方便训练。

    “足够了!武好古、高俅能行,下官也一定能做到!”钟傅突然站起身,冲着蔡京和蔡卞躬身一礼,“如果相公和学士觉得下官还堪使用,下官愿意为相公和学士练兵哪怕要转个武资也行。”

    高级文官转武资在大宋一朝历史上可不多见,而且大多是有将门背景的高级文官。譬如那位在好水川之战中被俘的鄜延路副总官兼鄜延、环庆路同安抚使刘平就是将门之后,进士出身,文官做到监察御史后改武资的。

    而钟傅虽然不是将门出身,但他也不是进士出身,而是李宪的幕僚出身,靠着军功一步步往上爬,才有了如今的地位。可惜在宋夏大战的收尾之战中表现拙劣,失去了官家的信任。如果不行一点险招,只怕很快就要提举宫观了。

    所以他也顾不得文官尊贵,武官卑微了,提出了转武资的请求。实际上就是看准了蔡京、蔡卞两兄弟夹带里面没有能练新府兵的武官他们麾下能当阃帅的文官不少,可是能当兵马总管的武官却没有一个。

    如果蔡京、蔡卞想要在来日的北伐大业中占主导,光靠一堆只能摇笔杆子,耍嘴皮子的阃臣是无论如何都不够的。

    蔡京笑道:“着啊!弱翁可是文官里面最知兵的。如果转了武资,那么训练新府兵的差遣就非弱翁莫属了。只是弱翁你能拿出一个通盘方略吗?”

    蔡京、蔡卞要交给钟傅的可是建军加练兵的活儿!

    兵怎么练,步兵学、骑兵学上说了。可是新军怎么组建,步兵学、骑兵学上可没有。

    钟傅一时也不知该怎么答,这时就听见房外面传来了相府仆役低低通传的声音:“章大教谕到了,老爷见不见他?”

    “章大教谕?”蔡京一怔,“他怎么来了?”

    钟傅不大知道大教化团的事情,于是就插了一句:“大教谕是个甚官职?”

    蔡卞解释道:“就是大教化团主官,一共有七个,以章子厚的四子章致平为首。

    大哥儿,咱们见不见他?”

    蔡京站起身,整了整衣衫,“当然要见!章子厚的儿子能不见吗?就在中堂相见吧。”

    章惇再怎么落魄,都是蔡京、蔡卞曾经的靠山。而且现在也没“元祐党人碑”,章惇也不是死老虎一只人家手里有京东商市,随随便便就能砸出几百万!什么时候武好古失了圣眷,官家就得去向章家的人要钱花了。

    “元度,和我一起去见章致平吧。”蔡京又看了看钟傅,“弱翁,你稍等片刻,待应付了章致平,再和你说建新军的事情。”

    说完,蔡京、蔡卞就大步向房之外走去。

    章援一身风尘仆仆的,看起来刚刚才入了开封城,来不及去自家新买的宅子里面休息,就直接来了蔡京的府邸。

    他可不是空手来的,还给蔡京、蔡卞带来了一份厚礼。当然不是钱财了,而是一份组建新军和训练新军的“解决方案”正是蔡京、蔡卞当下最需要的东西。

    而制定这份方案的,当然不是章援了。“军事家补习班”可没那么高的水准,章援现在也就是似懂非懂的水平。

    制定这份方案的,正是武好古的军事机宜指挥和骑士学院的教授团,包括赵钟哥、马政他现在是骑士学院的副司业、慕容鹉、慕容忘忧,还有武好古本人都参与其中。

    不过即便有他们这些人参与,这份方案仍然是一个非常粗浅的方案,并没有做到事无巨细,也谈不上有多缜密。要不然章援是不可能一个人带着整套方案来见蔡京的,至少得推上一辆独轮车。

    在蔡府的中堂之内,正在琢磨着要怎么把这个包含着“毒丸”的建军之策献给蔡京的时候,蔡京、蔡卞已经一前一后,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章援连忙起身,笑着行了一礼:“下官章援,见过蔡相公,蔡学士。”

    蔡卞现在有个翰林学士的差遣,所以章援称他一声“蔡学士”。蔡京、蔡卞对章援也是客气,笑着还礼,然后又分宾主落座。

    寒暄了几句,蔡京就问:“致平,这些日子都没见着你,可是在筹备大教化团吗?”

    章援笑道:“非也,蔡相公、蔡学士,下官这些日子被家父派去界河的云台学宫向慕容先生请教军学了。”

    这个牛吹得还是很真的,蔡京、蔡卞在界河商市有耳目,只要调查一下就能知道章援在云台学宫下属的骑士学院呆了些日子。而且谁都知道章惇对慕容老头有知遇之恩,教导一下章援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章援接着就抬手指着眼前案几上摆放的几本册,笑着说:“蔡相公,蔡学士,这是下官在云台学宫向慕容先生,还有慕容先生的几位得意门生请教之后,写的一些关于新府兵的建言,虽然都是些粗浅之见,但还是想请二位过目。”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