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元首,是元首!”

    “洒家文安邦,见过元首!”

    “某家医巫闾山风鸣山,参见元首!”

    “某家苏之涣,见过元首!”

    虽然是微服出行,但是武好古在赵钟哥家门口还是被一群佣兵头子认出来了,纷纷上前行礼。武好古可是他们的财神爷啊!在界河商市内开业的几家佣兵商行,都得到过武大财神的暗中资助佣兵行也是武好古重点要在界河商市扶植的产业!

    “致平,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河东护卫行的文安邦,文武双全,号称文能安邦,武能定国。和文潞公还是同宗呢!

    这位是医巫闾山风家的风鸣山,能够替咱联络到大辽国的好汉,可是手眼通天,上千人都能给你拉了来。

    这位是河北豪雄苏之涣,马背上的功夫了得,是界河商市最好的马师之一,还是界河马师行会的会员”

    武好古还让随从从一堆佣兵头子中找出三个最靠谱的,介绍给章援认识。其中一个是河东,也就是山西来的佣兵头子,自称姓文,叫文安邦,是文彦博的亲戚听着就不像是真的!不过他真的能拉来壮丁,而且都是太行山拉来的山民,朴实可靠。

    还有一个是马植的门客,医巫闾山来的风鸣山。也是个靠得住的佣兵头目,拉来的都是辽国汉人贫民。

    最后一个是河北当地江湖上的豪客,名叫苏之涣,在界河商市开业前在宋辽之间贩私为业,练得一身马背上的好本领。商市开业后走私生意就难做了,于是在西门安国的介绍下当了效用骑士,去了趟西北战场。来以后又做了界河赛马场的马师,同时也有个佣兵行,专做高级的骑马佣兵的买卖。

    光是这三个佣兵头,两三千人的队伍都能给章援拉出来!

    当然了,章援必须付得起钱。

    “帅司,您怎么来了?这位是”

    武好古正想介绍其他佣兵头子给章援认识的时候,赵府正门已经吱呀呀敞开了,还没有换下行装的赵钟哥已经带着几个心腹家臣出迎了。

    “咱们多日未见,今日听说你来,也就等不及上门来了,没耽误你休息吧?”

    武好古拉着赵钟哥的手,真有一点好生想念的模样儿,然后又把章援拉到身边,笑着对赵钟哥道,“这是章相公家的四郎,安西大教化团的大教谕章致平。”

    “原来是章大教谕,久仰,久仰。”赵钟哥哈哈笑着,很四海的一抱拳。这时门外一群佣兵头子也都向他行礼,开口称“赵军师”。

    赵钟哥也向他们抱了下拳,“好好好,诸位都到府中坐坐,待会儿都来陪赵某饮酒!”

    接下去自有钟哥儿的门客家臣替他应付一众佣兵头子,他自己则陪着武好古和章援入了自家的大宅,一块儿入了中堂。

    “赵军师,”坐下闲聊几句后,章援就把话题引向了佣兵,他也和门外那些佣兵头子一样,管赵钟哥叫“赵军师”,他笑着问:“那些拿钱打仗的效用士,真个靠得住么?”

    效用士在北宋其实就是佣兵的意思,被朝廷或者朝廷的武将、帅臣雇佣就是效用士,给商人打工就是打手、护卫,被界河商市雇佣则是佣兵。

    赵钟哥一笑,反问道:“怎地,大宋的禁军不是拿钱卖命吗?”

    “那可不一样,”章援摇摇头,“禁军是为朝廷效力,佣兵则是在做买卖,谁给钱就给谁卖命。”

    武好古在旁一笑,补充道:“还有一点不同,禁军是朝廷养着的。这些佣兵却没有这等福气,一分钱,一分货,可没闲饭好吃啊。真要精打细算起来,雇效用士可比养禁军划算多了。”

    “怎么会?效用士可比禁军拿钱多啊。”

    武好古摇头笑道,“那是致平兄不会算账!”

    “怎么算?”

    武好古道:“禁军服役之期长久,往往二十入伍,五六十才能退役,一干就是三四十年。可是寻常士卒的精壮之期才有几年?致平兄也是练过武艺的,应该知道武艺之道,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而且年老体衰之后,武艺也会衰退。如果不努力打熬,三十岁后就要走下坡了。而要打熬气力,这开销可不是寻常士卒可以承担的。

    所以朝廷花三十到五十缗养一兵,养他三十年,真正可用的也就是十五年。而且禁军因为要长久服役,所以都是拖家带口的。因此也不可能四时在营,不停训练。往往三日之中,只有一日在营。这十五年可用之期,又得狠打一个折扣了。

    另外,禁军阙额严重,也是尽人皆知的。朝廷账面上有五十五万禁军将士,可实际上有多少?能有三十多万就不错了。而这三十多万还常常被长官占役挪用,去干各种私活了这样七折八扣下来,朝廷花了那么多钱养五十五万禁军,真正能用的,也不知有没有五万?朝廷为了得到一个可用的禁军,一年怎么都得花费数百缗吧?远比雇效用士昂贵了。”

    “帅司只算了人工,”赵钟哥插话道,“还没有计算器械马匹的开支朝廷实际上只有五万可用的禁军,却要按照五十五万禁军的标准制备器械、马匹。负责制备器械、马匹的官吏厢兵,少不得又要上下其手捞上一笔。而效用士的器械马匹多是自备,虽然要给一笔置办费用,但还是划算的。要不然大宋朝廷也不会频繁招募效用士随征了。”

    武好古笑着,“养了五十五万禁军,可打仗的时候又是效用士,又是弓箭手朝廷养兵可真是个赔了老本的买卖啊!致平兄,咱们的大教化团可不能这样,也没那么多钱可以赔。”

    章援问:“大教化团全用效用?”

    武好古笑着反问:“除了效用,大教化团还有别的兵可以用?”

    章援认真想了想,摇摇头,“的确没有,只是,只是”

    “只是效用用好了也不易。”赵钟哥插话道。

    “没错,”章援说,“从外面那些佣兵头子手中雇来的效用,只怕不能按照骑兵学、步兵学、战术论上面的办法使用吧?”

    武好古笑了笑:“这和从谁手里雇佣效用无关,而是和谁去雇效用有关。”

    章援没有明白。

    武好古解释道:“谁雇佣,谁装备,谁训练。致平兄,你首先要有一个军事机宜指挥,这是万万不能马虎的。其次要有一批能按照骑兵学、步兵学、战术论上的办法带兵的部将、准备将和队正。然后直接把组成部、营、队的钱发给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同佣兵行和器械行的人谈,自己去训练。再让军事机宜指挥去监督他们就行了。

    当然了,还得有人帮着你管帐、管粮、管地盘这些人才,致平兄不缺吧?

    最后,还得有一个合适的功赏、惩罚、抚恤的办法,这样才能督促力战。”

    武好古的办法,其实就是把军队管理给商业化了军事机宜指挥就是高效率的管理团队。能按照骑兵学、步兵学、战术论上的办法带兵的部将、准备将和队正则是承包制下的分店、分厂经理。佣兵行和器械行则是供应商。

    这种商业化的军队当然比不过革命化的军队,比起那些管理良好的封建化军队可能也差一点不过封建军队的管理通常是很差的。但是比起北宋的官僚军队,却是有着明显的优势。

    北宋的军队同样化了大钱,但是官僚化的管理使得各级权责不明,激励和处罚的机制失控,甚至出现了逆向激励的效力。宋军实行的是高薪俸和低功赏加低抚恤的激励制度。也就是说混军饷是最划算的,拼死拼活去立功也不大可能从小兵一路升到将军,因为晋升路上的等级太多了。而战死和负伤后的抚恤又太少,如果谁打死打残了,那可就要大大亏本了。

    所以宋军不仅管理效率低下,真正能战的部队占总兵力的比例很低,而且激励机制失灵,造成部队在战场上死战、苦战的动力不足。

    因此从西北战场上返之后,武好古就指示他的军事机宜指挥和骑士学院开始编纂一本新的军事教材治军论。等到完成以后,也会成为骑士学院的必修之课。

    “崇道兄真是大才啊!崇道兄是把经商之道用于军事了,真没想到还可以这样”

    章援听了武好古的一番介绍,已经有了一种顿悟的感觉人家130以上的高智商,领悟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武好古笑着点头,又言道:“致平兄过奖了,以商道督军,不过是歪门邪道,比不得朝廷所行的新府兵那才是堂堂正道!如果能够成功,何愁天下不能平定?致平兄,小弟最近也让人在研究此事,或许可以有所心得,等你京复命的时候,就把小弟准备好的建白带上,以致平兄自己的名义献给蔡相公吧。”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