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转眼已是八月,界河商市的天气渐渐凉爽起来,同时也迎来了一年之中最好的季节。

    街道上变得熙熙攘攘,城外的界河水面上更是轴轳相接,帆樯林立。两岸码头上的货物更是堆积如山,搬运货物的苦力们也不肯放过这一年中最容易赚钱的时节,忙得不亦乐乎。

    武好古自海州到界河老巢已经有一个月出头了,挤压起来等候他处理的公务,也终于料理完毕,可以忙中偷闲上一阵子了。

    穿着一身宽松的袍服,躺在自家后花园八角亭中的一张软榻之上,悠然自得的看着近日的堂报和报纸。报纸有文曲星旬报、士林、清流、界河商报、京东商报、云台学刊等等。经过几年的发展,报纸这种传播消息和宣传鼓动的方式,算是提前在宋朝的大都市中出现了。

    最近报纸上最热门的话题,当然是围绕三年一度的科举展开的。今年秋天,各州府军都要举行发解试,明年春天则是礼部试和殿试。对于大宋千千万万的读人,特别是占读人大多数的寒门士子而言,接下去的几个月无疑让人兴奋和期待的。

    是跃过龙门,还是继续蹉跎,就要看他们在考场之上的发挥了。

    不过这一次的龙门之跃,却出现了让天下寒门士子们非常不安的情况龙门之侧,又开了一扇大大的后门!

    这扇后门就是右榜进士科!

    虽然暂定的名额只有200人,相当于左榜进士的400人这只是暂定的额度,一般情况都会有增减但是右榜挤占左榜的情形已经非常明显了。

    要知道建中靖国三年的那一科,登进士第的人数有538人,而这一科已经减少到了400人左右。而被看成右榜进士前身的武进士的等第人数,在上一科只有二十几人,可现在也增加到了约200人,几乎翻了十倍!

    而且更让寒门士子们心寒的是左右榜进士在待遇上将完全一样!不再是文武之别了,虽然大部分右榜进士仍然会担任武职,但是在朝廷承认的进士身份上,左右榜是完全平等的。

    也就是说,凭着真本事从百万读人中一场一场硬考出来的左榜进士,居然和走后门的右榜进士平等了这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另外,由于太学的改制,造成了“县学州府学太学”这条官学金属路线的消失。

    原本的太学上舍生是可以直接授官的,上舍出身虽然不如进士出身,但是比起荫补还是要强一点,更不用说和武官相比了。

    因此区区100名太学上舍生的背后,就是全国四百州军数量超过十万的官学生,以及负责管理官学的大批官吏。

    虽然现在地方官学并没有取消,但是中央的太学一改组,就切断了地方官学升太学的途径,这就等于动了全天下官学的奶酪。说穿了,它们存在的基础,就是那100名太学上舍生的名额。

    既然动了人家的奶酪,那么就得承受天下士子的嘴炮攻击了!

    所以这些日子文曲星旬报、士林和清流这三份士林大报上,几乎一边倒的都是对右榜进士和实证学派的批斗。

    什么骂人诅咒的话都出来了,“请废右榜进士”的呼声还是比较温和的,喊打喊杀,要“诛武好古以平天下士子之愤”,“诛武好古以慰孔子、孟子于九原之下”的呼声都出来了。

    甚至还有人公开在报纸上呼吁“天下读人仗剑杀之武好古”幸好天下正经的读人都是“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的,倒是武好古实证一派的读人都剑不离身,所以武好古的小命儿暂时还是安全的。

    但他还是减少了公开露面的次数,尽可能不在公开场合露面了,免得被人用“如刀之笔”戳中了。

    潘巧莲走进了凉亭,挺着个大肚子,由一个丫鬟小心搀扶。看到她,武好古连忙放下报纸,上前去拉着潘巧莲的手,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

    “十八,怎么样?”武好古笑着将手掌按在了潘巧莲的肚皮上,感受着轻微的胎动,“比前两胎可活跃多了,多半是个男孩吧?”

    “但愿吧,”潘巧莲俏丽的容颜上写满了忧色,她撇了一眼摆在一张矮几上的报纸,“大郎,人言汹汹,颇为可畏啊!”

    武好古一笑:“身处千年未有之剧变,还惧什么人言?十八,你不用担心这些,为夫自有办法对付,保管让蔡元长去海州养老。”

    潘巧莲笑了笑,心里自然是担心的,可是嘴上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道:“对了,刚才赵府来人说,钟哥儿来了,还带来了阿骨打的两个儿子。一个十一岁,名叫斡本,是阿骨打的长子;一个只有八岁,名叫斡啜,是阿骨打的四子。”

    “阿骨打的四子斡啜兀术?”武好古一愣,这不是四太子金兀术吗?赵钟哥怎么把他给带来了?可不能让他往军事上发展,头收他做徒弟,培养他对绘画艺术的兴趣,以后就是金国著名画家金兀术了

    “好!”武好古站起身,对潘巧莲道,“十八,为夫去一趟赵府,把阿骨打的两个孩子接到咱家,以后就让他们和义勇、铁哥一起上蒙学吧。”

    “也好。”潘巧莲笑道,“反正家里房子也大,还有不少屋子空着,多住几个人也热闹一些。”

    “那就好了,”武好古道,“为夫再去叫上章致平,他这些日子看了骑士学院的兵,还读了许多战场日志,对钟哥儿是仰慕的不行,正想要结交一番呢。”

    赵钟哥的宅子坐落在界河商市的赵家坊,也是一所诺大的宅邸,深宅大院,气度森森。

    住在里面的除了赵钟哥一大家子之外,还有早年跟着赵钟哥一起做过贼的伙伴。一共有十六人,现在都成了家,也有了业。有几个在云台学宫和骑士学堂担任教师,有两个是武好古假子骑士的教头,还有一个在界河商市的警巡所任官,还有一个在界河马场做事儿,剩下的都是赵钟哥的家臣赵钟哥还保留着燕云豪强的旧俗,养了一批家臣门客,除了和赵钟哥最亲近的几个住在赵家大宅内,其余的都散居在赵家坊内或者住在城外的庄园里面。

    顺便提一下,现在界河商市的势力范围已经从北沧州扩展到了辽国南京道下属的武清县。

    许多流亡到界河商市的辽国显贵也带来了一些家臣门客,在界河商市内安置不下,就通过关系,在辽国的武清县境内置办了庄园用来安置。此外,马植和张觉也在努力扩充自己的实力。他们也学了武好古的办法,在武清县暗养了大批的武士。同时还将一批子弟送入了云台学宫下属的骑士学院,系统的学习军事。

    至于界河商市在经济上的辐射圈,那就更大了,几乎已经取代了析津府,成为了燕云地区真正的经济中心了。

    可以说,昔日武好古提议创办界河商市的初衷,算是完全达成了。只是也有一些“出乎意料”的地方,这座城市变得非常特殊。虽然是宋辽合办,但是宋辽两国的皇权在这座城市中却都非常微弱。

    而和武好古一同前往赵钟哥府上的章援,也早就发现了异样的地方这座城市中仿佛没有人关心马上就要开始的科举考试,反而是一年一度的四开院入学联考和云台学宫入学考试,更加吸人眼球。

    另外,在大宋其他地方几乎没有人关心的“安西之战”,在界河商市却是个热门话题。

    因为这座城市除了是商人之城、学院之城和工匠之城外,还是一座佣兵之城。

    这里是宋辽两国王法都到不了的地方,自然也就成了各种凶人坏人的避居之地。同时,这里又成了陆上和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许多海商和行商都从这里出发,当然也就在这里雇佣保镖了,所以也就行成了“佣兵市场”。既然有了市场,那就要进行管理,所以佣兵行会也就在界河商市出现了。

    而且之前武好古出征西北的时候,也在界河商市募集了不少佣兵,其中的一些还发了财,做了官。所以这一次大宋要讨伐黑汗鹘的消息一传出来,就在界河商市的佣兵团体中引起了轰动。

    这些佣兵团体的头头们都想在即将开始的战争中大捞一票!所以一早就开始四下活动,想要找到路子去西北打仗。

    不过武好古和慕容忘忧他们是够不着的,慕容鹉总是不见人影他是负责假子骑士的,所以就只能找西门安国、赵钟哥、林冲这几位了。而赵钟哥又无疑是话语权最大的一位,所以在今天上午不少人看见赵钟哥入城后,现在已经有不少佣兵头子抢在武好古、章援之前到访赵府了。

    所以当武好古和章援一行人到达的时候,赵家大宅门外挤满了赳赳武夫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