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六月盛夏,整个中原大地,就跟放在火上烤一般。

    官道上的行人和往来车马少了许多,沿途的馆驿草市也冷清了不少。这个时节,可真不适合外出赶路。

    不过似火的骄阳却阻不了武好古北上的步伐。他的妻子潘巧莲,侍妾西门青,外室杜文玉在去年年末的时候都相继怀孕,今年秋天就该分娩了。另外罗汉婢也在不久前给他添了个儿子,现在正等着武好古赶去起名儿呢。

    所以天气再热,武好古也得赶界河商市。

    此外,还有一个武好古必须尽快赶界河商市的原因,就是他得履行对章惇的承诺将章援培养成为绝世儒将!

    这事儿在海州是没法办的,因为云台学宫所属的骑士学院并不在海州,而是开在了界河商市。章援要想成为名将,他自己也不能完全不懂啊,总得有点三脚猫功夫吧?所以武好古准备让慕容忘忧给他办个军事家补习班!

    呃,这个军事家还能靠上补习班当上?

    其实章援也有这样的疑问。让武好古介绍几个特别能打的帮手好像还比较靠谱,他自己去参加补习班能行吗?

    “行啊!”和章援并辔而进的武好古抹了把额头的汗珠子,又啜饮了一口被太阳晒热的酸梅汤,“致平兄,其实吧,许多带兵打仗的武将都是不懂装懂的外行。我去找几个高手给你补习一番,你就有点懂行了,这就比他们强了。如果再给你找几个能真善战的军事机宜,就足够让你在西北大显身手了。”

    好像有点道理章援想了想,又问:“那要怎么补呢?是不是要补武经七?”

    所谓武经七是北宋朝廷作为官颁行的兵法丛,由孙子兵法、吴子兵法、六韬、司马法、三略、尉缭子、李卫公问对等七部著名兵汇编而成。

    这些都是很好的,既有战略的,也有战术的,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宋军的战斗力一直堪忧,什么战略都执行不好。至于战术方面的内容就更没啥用了,因为宋朝的军制、装备、战斗模式和武经七中的内容完全脱节。所以学了也是白学,除非要另起炉灶再见一支军队

    “这个不需要了,”武好古笑着摇摇头,“你们浦城章家可是累世名门,子弟当然都是允文允武的,你堂兄章子平还以射箭之技震惊辽国呢!致平兄的武艺武略想来也是不错的吧?”

    章惇的家世可比苏东坡、蔡京好多了。他家老祖是五代时闵国的重臣,后来投降南唐还当重臣,再投降大宋照样做官,也算投降出了一家开国小功臣。后来又有不少长辈在朝为官,也算是代代有名臣。

    而这样的世家子弟,也就有机会接受允文允武的教育了。那个章衡是个文状元,射箭还达到了武状元的水平。出使辽国的时候不仅秀了一手射箭的绝活,还留心辽国的边防,发现辽国在山后八州布置空虚,还提出了出兵偷袭的建议,可把少年宋神宗给吓坏了

    至于章惇的儿子章援,当然也走了文武双全的路线。这个武好古从他骑马的潇洒劲儿就能看出来了。要是没练过,绝对骑不出这样的水准。而且章援的坐骑也不是寻常的走马,而是一匹高大的青唐马,多半是他在西北军前做官的时候得到的。

    “崇道兄,你的武艺看上去也进步颇大啊。”对于武艺,章援也算是内行,他看武好古骑马的姿势,也知道他这些年一直在练习来着。“等到了界河,咱们寻个机会笔试则个如何?”

    “好啊!”武好古笑吟吟点头,“不过致平兄得先补完了军学可有一大堆东西要学呢,有步兵学、骑兵学、战术论、工兵学、火药兵器学、辎重学。哦,我还让人编纂了一本古拉姆兵论,你也得读通了。”

    骑士学院其实也教武经七,但这只是一门课程,而步兵学、骑兵学、战术学、工兵学、兵器学、武艺、马术、辎重等等的也是必修课程。这些课程章援是不可能按部就班学完的,那得花上三年时间呢!不过课本却能让他记牢了人家可是礼部试第一!说是天下第一聪明人也不为过,智商起码130,背几本还不跟玩似的?

    不过智商起码130的章援还是有没听明白的,他问:“古拉姆兵论?这是”

    “黑汗鹘和天方教诸国最流行的兵制就是古拉姆。”武好古说,“古拉姆是波斯语,意思是经过训练的奴隶。”

    “奴隶?”

    “就是奴隶!”武好古道,“天方教诸国都是存在奴隶制的,他们的君王和大臣会购买突厥种的少年进行长达七年的严格训练,将他们调教成精锐之兵,再用他们组成自己的卫队。黑汗鹘也是天方教诸国之一,自然也养了古拉姆兵。”

    “还有这种军制?”章援摇摇头,“使奴隶为兵,难道就不怕这些奴隶造反,反噬其主吗?”

    “名为奴隶,实际上也是待遇优厚的。”武好古笑着,“会不会反噬其主不知道,不过肯定得小心应付。”

    章援点点头,心里对武好古的兵学又佩服了几分兵法上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武好古在西征黑汗鹘之战开始前,就把人家的兵制摸透了,还编成了,看来这一战打不赢都不可能了。

    同一时间,在高丽国西京平壤又小又寒酸的宫殿里面,已经变成大外交家的纪忆,正跪坐在高丽国大王王颙对面,用一口流利的高丽话在劝说着这位精神萎靡的大王。

    “大王殿下高丽国要图强,一定要认清现实!北方的大辽和女真,根本不是高丽可以觊觎的。加固千里长城,稳守防御,才是图强的根本。而高丽可以伸张国威的地方,只有南方的日本诸岛。日本国自唐朝末年时开始锁岛自闭,到现在已经200多年了。原本可以在日韩之间海上纵横的国家,如今已不复存在。日本岛国,若无水师护佑,就是有国无防,万里海疆,处处都可以突入。他们的锁国,其实是锁住了自己,是掩耳盗铃之举。如此愚昧无知之国,正是上天留给高丽人吞并的对象啊!你们高丽如果不抓住这个机遇,那么我们的沿海市舶制置使就要奏请天子,发兵东征日本国了”

    王颙努力听着,他感到非常困倦,浑身没有一点力气。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得病了好像是被眼前这个穿着绿色官服的大宋奸臣给吓,也许是给气出毛病的。

    大宋的奸臣显然不止武好古一个啊!这个姓纪的也够奸诈的!居然收买了蔚州上下不少官员和府兵,让他们帮助雇佣民伕去修筑城池在高丽国的土地上,利用高丽国官员和民众,去修建了一座宋国的城池!真是太奸诈了!

    现在宋朝的奸臣怎么那么多,那么奸呢?看起来大宋也是主昏臣奸,就快亡国了。还是高丽国好,臣子们个个都那么老实可靠。哦,那个李汝霖例外,犯了错不说,还因为怕死带着家人奴仆一起逃到绝影岛上去了。

    不过这个宋国奸臣提出的南征日本的办法也是个办法!

    至少比继续去打生女真要强!生女真实在太厉害了,个个都打不死的妖怪似的,高丽国的战士在人家跟前和豆腐渣似的。

    相比之下,日本国的兵应该没有那么厉害吧?

    可是宋朝的奸臣提出这种建议,怎么看都不像安了好心,不会是在坑害高丽国吧?

    想到这里,王颙就对纪忆的提议产生了疑虑,只是一言不发。

    纪忆也只是静静的等待着。

    “可是日本国并无过错,伐之只怕无名啊!”

    “生女真就有过错了?”纪忆一句话就堵得王颙面孔通红。

    “没有过错,就给他们生造一个吧。”纪忆想了想,“就说耽罗岛被日本国海盗洗劫,驻耽罗的高丽兵将悉数阵亡。有了这个借口,总可以发兵了吧?”

    “这”

    王颙还是犹豫,他知道奸臣的提议对高丽和日本都不是好事儿。

    但是他现在因为北伐曷懒甸惨败,国内有不少人在反对他,还把他比作隋炀帝,说不定还会有人谋逆造反!所以必须得拿出点战果安抚人心。

    “大王,只要你同意出兵日本国,今年秋天就能拿下对马岛和隐歧岛。而且也不需要出兵太多,有个三五千人就可以大获全胜了。这样的好事儿还需要考虑吗?如果错过了,等下官带来的船队开走了,再要出兵就麻烦了。”

    纪忆带来的舰队现在就在釜山浦呆着,可他们不会一直留在高丽,最晚到冬天就要开走了。到了那时,王颙再想出兵,也没船只可以用了。

    “那那就在八月出兵吧!”王颙咬咬牙,终于下了决心,“出兵3000,攻打对马岛,可以吗?”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