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海州,京东商市。

    六月盛夏,热浪滚滚。

    天空之中,万里无云。炽热的阳光没有半分遮挡,直直的落到了大地上。饱含水汽的空气在阳光下晃动着,带着远处的景物都模糊了起来,潮湿和闷热,笼罩着整个海州。

    海州城和京东商市东边的海州湾上,尚有着一些海风和凉爽。这个时候,正是居住在海州城和京东商市的富豪巨贾,还有那些虽然下野,却依旧保持着一定权势的大人们泛舟出海,去寻觅一丝清凉的时候儿。

    在京东商市一住就是多日的武好古,这个时候仍然没有离开海州,北上自己的老巢界河的意思。

    不仅没有离开的意思,而且还颇有一些泛舟游海的雅兴。在五月份的时候,从海州吴家那里买了一条只能在近海游弋的画舫海舟,只要海上的风浪不大,他就会坐着这条大海舟出海一游。

    这条富丽堂皇的海舟,今天又一次出现在了海州城和郁州道之间的海面上,也没有扬帆,也没有伸出长桨,只是随着海浪轻轻起伏。在背对阳光的海舟右舷,一老一壮,两个穿着薄衫,戴着斗笠,正端坐不动,一人手中有一根竹制的鱼竿。

    两名十三四岁的小使女就站在他们身后,手中各挎着个提篮,里面放着的白色手巾和两只酒葫芦。

    其中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伸出手,一名使女连忙将个葫芦递了过去,老者拿过葫芦,拔掉塞子,将里面的酸梅汤倒入口中,然后享受的咂巴了几下嘴,“刚刚好没有刚才那么冰了。”

    这酸梅汤原来是冰镇的,的确是盛夏驱除酷热的佳品。只是这老者年事已高,身体似乎也不是太好,得小心保养,可喝不得太凉的酸梅汤。

    品了口酸梅汤后,老者又道:“崇道,老夫看你这些日子也挺悠哉的,要不就在海州长居吧反正你的钱财十倍子都花不完了,何必去趟朝廷的浑水?”

    “章相公,莫非你也和蔡相公、小苏相公一样,以为武某的学问会让天下纷乱?”

    这老者原来就是隐居海州的章惇,而和他一起钓鱼的,正是武好古。

    这官场上果然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党同伐异和永恒的利益。

    在海州“度假”的武好古,不怎么,居然和章惇走得很近了!

    “呵呵,”章惇摇摇头,又抿了一口冰镇酸梅汤,“老夫现在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了。如果在其位,多半也会和蔡元长一样,想把你的实证之学打成伪学啊。”

    “哦?晚辈的学问不好吗?”武好古笑了笑,“连大涤翁也看不上?”

    他眯着老眼,又看了看武好古,哼笑了一声:“你以为蔡元长和苏子由是看不上你的学问才反对你的?蔡元长要是真看不上‘实证论’和‘理性论’,才不会把右相的位置拿出来拉拢苏子由呢。苏子由要是看不上你的学问,也不会为了右相的位置就和你的实证学派为难。

    他们二人,恰恰是看得上,而且看得懂,才会与你为难的!

    也就是苏子瞻因为蹉跎太久,看穿了官场,看破了天下事,心性剧变,才会不遗余力支持你的学派。”

    他这话好像在说苏东坡是被一帮儒家官僚整太惨了,心理变态,所以才支持武好古的

    武好古瞅了眼章惇,伸手接过女使递过的葫芦,也拔掉塞子,喝了一口冰镇酸梅汤,然后沉默了一会儿,才问:“大涤翁以为晚辈的学问有何不妥之处?”

    章惇想了想,道:“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武好古皱眉:“何解?”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是论语中的原文,在后世的解释当然是非常负面的。不过在北宋,论语上的每一句话都是圣人之言,不可能有负面的解读。

    所以正确的理解是“圣人之道深远,人不易知,既然不易知,就不用知了,按照圣人的指导去做就行了”。

    不过章惇显然是有了不同的理解当然是他自己的,而不是圣人的。

    “在读懂你的理性论之前,老夫也没有参透圣人的这段教诲。”章惇道,“不过现在老夫总算是明白了圣人的意思并不是不想让民知道他的道,而是不想让民知到求道的手段。而你的‘理性论’,就是求道的手段。你的‘实证论’,则是证道的手段。这二论本应由圣人掌握,你却将它们公之于众。”

    “所以,天下将会因为你迎来千年未有之变局了!”章惇加重了语气,“崇道,你觉得做官家的,做宰执的,有人会喜欢这种千年未有的变局吗?这变局,对于他们而言,又有何增益之处?”

    果然厉害!

    武好古心道:理性主义不就是启蒙运动的主导思想吗?而启蒙运动不是敲响了欧洲大陆封建势力的丧钟吗?

    虽然自己的理性论还是非常浅薄的,还停留在理性演绎法的阶段因为受到科学发展的限制,清楚明白的原理很少,所以通过理性演绎法推理而出的道理有时候会非常神秘而不可验证。

    但是理性论配合上实证论,还是给了人民,或者更准确说是一部分知识分子进行独立思考和理性判断的能力。

    而居上位的当权派,又有几个人会希望下面的老百姓知识分子能够独立思考和理性判断?老百姓要都会独立思考了,谁还会相信赵佶是“受命于天”的“天子”?他爸爸明明是神宗皇帝,怎么成“天”了?而且他们老赵家的天下,也是老祖宗赵匡胤行不忠不义之举,从恩主柴荣的孤儿寡母手里夺来的同样的,人民的独立思考和理性判断,也会动摇没什么用处的士大夫的权威以及他们所坚持的政治路线和伦理道德。

    “还是大涤翁所虑周全啊。”

    到了这个时候,武好古也不得不承认章惇的眼光理性主义和实证主义在社会学上的确是存在负面影响的,它们可以说直接推动了万恶的资本主义的诞生!

    但是没有它们,科学技术又无法进步,中国社会就只能长久停留在中世纪,静静等待着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

    “可惜理性论和实证论是没有办法收去的!”武好古摇摇头道,“即便打成了伪学,也阻挡不了它们的传播就算是学始皇帝焚坑儒,也没有用的。”

    是啊,赵佶、蔡京还能去巴格达,去君士坦丁堡,去意大利焚羊皮卷,坑神斗士吗?

    章惇点点头,“没错,即便是打成了伪学,你的理性论和实证论还会在辽国继续传播即便是大宋民间,你的学问也不可能完全禁绝了。”

    也是啊,在界河云台学宫里面,来自燕云诸家和契丹贵胄的学生至少占了三分之一。

    而且赵钟哥这两天又去了按出虎水他是去接阿骨打的庶长子完颜斡本宗干和嫡长子完颜绳果宗峻到界河读的。

    赵佶权力再大,也不可能去白山黑水之间坑了完颜阿骨打的儿子们吧?

    “既然不可能禁绝,”武好古顿了顿,“那还不如用其精华,去其糟粕。”

    “怎么可能?”章惇一笑,“民若已知,又怎能使之不知?”

    他摇摇头,“不过老夫现在不在其位,也就不必为蔡元长谋了。崇道,你今天请老夫出来钓鱼,不会就想和老夫坐而论道吧?”

    “大涤翁,”武好古看着须发皆白的章惇,笑道,“晚辈能和张相公亲近亲近吗?”

    张相公就是张商英!蔡京用右相拉拢苏辙,瓦解了武好古和旧党之间的同盟,同时也当了张商英上升的途径。所以张商英一定是怨恨蔡京的!

    武好古这些日子躲在海州也没闲着,一直都在和吕好问、苏迨还有替代苏辙出任礼部尚的施国忠在谋划对策施国忠现在的职官是礼部尚兼翰林学士,人当然在开封府,不过却可以通过信和武好古往来。

    吕好问、苏迨和施国忠三人谋划出来的办法就是主动出手,搅动朝局。用张商英敲掉蔡京!然后再让苏辙晋升左相,由张商英出任右相。这样苏辙和张商英又得斗上好久

    不过武好古是没有能力扶张商英上台的。他虽然有钱,但是相位也不会拿到佳士得行唱卖啊!所以他得求着章惇帮忙章惇肯帮忙了,武好古的钱才能用对地方。张商英才能上台!

    “哈哈哈!”章惇大笑着,“崇道啊,你可是越来越长进了只是张天觉和蔡元长又有何不同?你觉得他会容得下理性论和实证论?”

    “总能拖延数年吧?”武好古说,“无尽居士如果当上右相,总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坐稳位置。然后还要做出一点政绩,以便获得官家的信用。而我实证学派,是可以给无尽居士帮忙的。”

    实证学派现在是一天天在壮大!如果能拖过明年,起码能多一百几十个右榜进士。如果再拖上三年,那么实证学派的官员数量就能达到四五百之数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