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完全出乎尹瓘的预料,当他日夜兼程走了好几天,终于抵达被“宋寇”侵占的釜山浦时,见到的却是百姓安乐,士商和谐的盛世场面。

    小小的釜山浦“村城”里面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物品,大多数从附近乡村运来的食物,黄米、泡菜,还有昂贵的腌肉,堆积如山。周围还有釜山浦的府兵们在看守,而且那些府兵看着也不大对了,居然挺胸凸肚,精气神十足。

    怎么事?吃饱饭了?不能啊,大高丽国寻常的府兵怎么可能吃得饱?难道是蔚州所缴纳的税赋太少了

    尹瓘是穿着便服而来的,不过在“村城”内巡逻守护的府兵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是个官人了他可是骑着高头大马,还带着骑马的随从!而且随从们都带着弓箭和直刀,一看就知道是勋贵人家的家兵。

    “这位官人!”一个看着很瘦,但是气色明显好看了很多的府兵拦住了尹瓘,“您可是来釜山浦拜访宋国大儒纪先生和苏先生的吗?”

    大儒,怎么变成大儒了?他们应该是宋寇啊!

    尹瓘声色不动,问那府兵道:“蔚州的李州牧在釜山浦吗?”

    “在啊,”府兵答道,“官人您原来是州牧的朋友啊。”

    “啊,”尹瓘点点头,“李州牧在哪儿?”

    “在绝影岛上,”府兵答,“州牧带着一千几百个民伕去绝影岛上帮着宋国来的大儒修建学校了。”

    什么!蔚州牧李汝霖带人去帮宋寇修房子,这是投敌了?

    看到尹瓘的表情,那名府兵笑着解释道:“大官人您是不知道,绝影岛上的宋人可好啦,看到咱们这个府兵都吃不饱,就拿出好几百匹绢让李州牧换了黄米、泡菜和咸鱼给咱们咱们现在可是一天两顿黄米加泡菜,敞开了吃啊,而且还能吃到耽罗咸鱼。”

    不就是一些黄米、泡菜和咸鱼嘛!就把你们这些大高丽的府兵给收买了?你们这样对得起大王的恩惠吗?

    尹瓘心里真是又生气又失望。不过他也不会和一个小人计较太多,当时就带着随从穿城而过,去了釜山浦的码头。寻了一艘高丽水军的小舢板,又让一个随从亮出官告,然后就乘着这艘小船渡海去了绝影岛。

    绝影岛是一座丘陵遍布的岛屿,并不是一个理想的商业中心。只是在岛屿的东面靠近海滩的地方比较平坦,附近还散布着一些供渔船停靠的码头。

    尹瓘到达的时候,这一带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工地。用来筑城的平地已经清理出来了,从蔚州当地募集来的小工们,正狼吞虎咽吃着米饭和肉汤。肉汤很香,应该是加足了料的,飘到了尹瓘的鼻子里,尽然让这位高丽国的重臣也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除了正在吃肉汤和米饭的高丽人,尹瓘还看到不少宋人,穿着丝绸的衣服,手里拿着不知名的测量工具,在刚刚平整出来的土地上一边测量,一边撒着石灰粉,撒出了一条条笔直白线。

    还有许多建筑材料,正被高丽小工源源不断从停靠在码头上的宋国大商船中运来,大包大包的红色砖石,一块块整整齐齐的,好像刀切斧砍出来的一般。

    另外还有到附近丘陵里面拉木料的队伍,也喊着号子,推着装满了木材的板车,一辆辆来来去去,好不热闹。当然了,干活的壮工,也都是高丽的百姓。一个个都喜气洋洋的,比给王颙大王服徭役的时候看起来快活多了。

    不用说,这些高丽人一定是拿了宋人的钱尹瓘叹了口气,心想:铜钱果然是败坏人心的东西。拿了钱,就不知道什么是忠义了。等了西京,我一定要禀明大王,禁止铜钱,以后还是以物易物比较好!

    码头上有知客的京东市舶司的前后行,都是跑海出身的纪家商人,眼光锐利的很,这个时候已经迎了上来。其中一个还会说高丽话,行了一礼就问:“这位官人可是来岛上拜访我家纪大官人的?”

    尹瓘的随从掏出了一份名帖,递给了纪家的前后行,“家主乃是坡平尹氏的同玄先生,来岛上拜访纪先生和苏先生的。”

    “不知尹大参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在下久闻尹大参的大名,今日总算得见,也不虚此行了。”

    “尹大参,您怎么也不提前让人知会下官,下官也好安排招待”

    在一间老早就清空了的寺庙里面,尹瓘终于见到了纪忆和苏适,还有高丽蔚州的州牧李汝霖。

    李汝霖现在已经和纪忆、苏适混成了莫逆之交。而且还给绝影岛上的施工大开方便之门,帮着招募了大批劳工,本来以为蔚州山高大王远的,朝廷方面根本不会知道。可是万万没想到参知政事尹瓘居然微服到访这可多少有点麻烦了!大王可是下过令旨,不许高丽人上绝影岛的!

    “李州牧,”尹瓘看了李汝霖一眼,只是笑了笑,“本官和两位宋国来客有点话说,你还是先釜山浦吧。”

    李汝霖哪敢违抗尹瓘的命令,只能夹着尾巴离开。尹瓘叹了口气,目光阴郁地看着和自己还算熟悉的苏适,“仲南先生,你们千里迢迢来我高丽,先夺了耽罗,又占了绝影,到底意欲何为?”

    苏适看了一眼纪忆,今天的这场谈判,纪忆才是主角!

    武好古把那么重要的事情交给曾经和自己有过节的纪忆,就是想让纪忆纳个投名状。

    殖民侵略的坏事大家一起干的,以后朝廷要追究,可就谁都没跑了!

    纪忆笑了笑,端起茶汤,抿了一口,笑着道:“听说你们高丽国现在举国练兵,想要一雪曷懒甸战败之耻?”

    “那是自然!”尹瓘道。

    “可是你们打不过生女真的”纪忆摇摇头道,“明知道要输,何苦没完没了的和生女真过不去?”

    “这个不关你们大宋的事儿吧?”尹瓘反问的时候又点心虚。

    说实在的,他也不知道大宋和生女真有没有勾结?万一有的话,那高丽国的麻烦可就大了去啦!

    “你们大王无非是想开疆辟土,张扬一下国威。”纪忆道,“可是没想到生女真那么厉害,仅仅用几百人,就两次击败了高丽国的数万大军,真是有点丢人呢!”

    “胡说!”尹瓘正色道,“生女真大军明明有几千人!”

    纪忆摆摆手,笑道:“尹大参,你真以为我朝天子只在你们高丽国下了注?实话和你说吧,两次曷懒甸之战,包括尹大参您亲自指挥的辟登水之战,都有我朝的军将临场观阵。”

    “你”尹瓘被纪忆一番话说的脸都黑了。

    纪忆接着说:“根据我朝派出的观战军将汇报,其实你们高丽军还可以比西贼是差一点的,比起我大宋的兵马肯定也不如。但也不是没有用武之地,只是北伐生女真是个失误。那些人你们是打不赢的!如果硬要打第三次曷懒甸之战,只怕隋炀亡国的覆辙,就要在高丽再现了。”

    尹瓘眉头大皱,似乎已经听出一点话外之音了。

    “纪市舶,你的意思是我大高丽的精兵用错了地方?”

    纪忆笑着,“明明有软弱可欺的敌人不去攻打,偏偏要和满万不可敌的女真开衅,难道不是用错了地方?”

    “软弱可欺的敌人是”

    “当然是日本国了!”纪忆笑道,“除了日本人,你们高丽人还能去欺负谁?难道去和辽国打?”

    纪忆现在和尹瓘说的事情并不是武好古交代的。不过这年头一个好的使臣一定要敢于自作主张!因为没有什么通讯手段可以和国内保持及时联系,如果事事都要请示,那么差事就很难办了。特别是纪忆过一阵还得去大食国,如果一点主意都不会拿,可就要糟糕了。

    所以武好古把他派到高丽国,也是在考验他的能力。

    尹瓘完全没有想到纪忆会鼓动高丽国去入侵日本,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答了,只是愣愣地看着纪忆和苏适。

    纪忆笑道:“你们有兵,我们有船,而日本国两样都没有。只要我们两边联手,还怕日本国不服软吗?如果能让日本屈服,你家大王的威名不就立起来了?”

    “可日本国的人口土地不亚于高丽,而且地形也不利于大军发挥,想要平定是很困难的。”尹瓘看着纪忆,心里则在盘算纪忆背后的奸臣武好古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纪忆摇了摇头,“何必要平定?抢下几个岛屿也是开疆辟土啊!譬如夹在日本和高丽之间的对马和隐歧都空虚无备,只要高丽出兵数千,乘坐我方提供的船只渡海,就可以轻易得手。

    此二岛的土地,也不比曷懒甸小吧?而且高丽国还必胜无疑,难道不是一个大张国威的好机会吗?”

    尹瓘望着纪忆,有些不确定地问:“那你们又能从中得到怎样的好处呢?”

    纪忆道:“我们不需要日本国的土地人口,我们只要日本国开放通商,并且向我大宋天朝称臣!”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