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平壤,郊外。

    一片空旷的原野之上,战旗招展,兵将如林。

    将近五万的别武班新军战兵,戴着皮笠子,穿着粗布战袄,战袄外面还披着皮甲,直挺挺的肃立。

    虽然只有前后掩心,而非全装披甲,但是对高丽国而言,一次拿出那么多的皮甲,还是豁出血本了。不仅把早先从大宋买来的甲胄和高丽国多年的积蓄都拿了出来,而且还从国中的贵族和商人那里又搜刮了一笔金银钱帛,从大辽国购买了不少牛皮,都制成了皮甲,发给了被高丽国大王王颙视为高丽复兴之倚靠的别武班精锐。

    除了皮甲、皮笠之外,别武班精锐还装备了长弓、硬弩、长矛、刀盾等兵器。都是尹瓘、吴延宠等人挖空心思才搜集打造出来的良品。特别是被称为高丽精弩的踏张弩,是参考从宋国进口的硬弩打造而出。射程远,精度大,堪称是弩中的精品。

    另外,昂贵的马匹也被从各处搜集了起来。一部分是大辽国赠送的,一部分是高丽国旧有的,还有一部分则是大宋的海商走私而来的。林林总总,凑出了不下3000匹,都交给了别武班,组成了一支骑兵。现在也牵着马站在这篇旷野上,接受高丽国大王的校阅。

    兵当然还没有完全练好,但是兵样子已经有了一点。至少看上去比之前在曷懒甸败北的两路高丽大军要神气多了。一个个看上去都还挺有力气的,脸色也好看,都是黑中透着红润。这可不是光靠训练能练出来的,还得吃饱饭啊!至少泡菜黄米得管够,将近一年练下来,光是吃都把王颙给吃穷了。

    对高丽国这样一个穷得连侵略者都有点看不上的小国而言,训练5万别武班精兵简直就是在砸锅卖铁,以后不打算好好过日子的行为。

    这场大练兵,再加上去年的两场损失惨重的大败,已经让本来就穷困的高丽国上下都有点儿吃不消了虽然之前的两次出兵也就动用了几万人马。可是前线几万兵马,后方就得有数倍的人力用于转运粮草。不仅消耗巨大,而且十几万近二十万人连续一整年在曷懒甸前线和后方的运输线上奔忙,对农事和生产的耽误也是可想而知的。高丽国又不是大宋那样有几千万到上万万人口的超级大国。

    所以高丽国中对王颙不满的呼声也日益高涨起来了。和曾经在两年前发生的大将军高文盖、张洪占、李弓济及将军金子珍等谋逆未遂事件不同,如今对王颙这位“高丽雄主”不满的已经不是少数勋贵重臣,而是包括了相当多的民间百姓。

    府军人和民伕逃亡事件屡见不鲜,在千里长城沿线,甚至还发生了几起军人因为缺少衣食和驻防时间太久而哗变的恶性事件。

    哗变的军人们甚至贴出告示,宣称要讨伐穷兵黩武的高丽炀帝这可是将王颙比喻成了隋炀帝了。

    在这种情况下,感到屁股底下的宝座已经在摇晃的王颙更加急于拿出一点可以让人信服的成就。

    生女直眼下是打不过的,而且王颙也知道,自己如果再被生女直吊打一次,那么这个高丽炀宗恐怕当定了。

    至于获胜,和尹瓘一起负责训练别武班的吴延宠日前就和他分析过利弊,认为下一次曷懒甸之战即便取胜,也会陷入持久的消耗。因为大高丽根本没有征服整个生女直的实力,所以一旦进入生女直部落联盟的地盘,很有可能会陷入持久的拉锯这是高丽国力所承受不起的!

    对于这样的分析,王颙其实是相信的。但是他现在已经势成骑虎,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所以为了尽快拿出一点成绩,他在去年冬天就下旨将属国耽罗变成耽罗郡这马马虎虎也算是开疆辟土吧?可是诏令下达了好多日子,耽罗国那边都没音。直到大前天才有蔚州递来的好消息,说是监耽罗国事崔宪乘坐宋国的船只到了蔚州,还带来了耽罗星主请求取消国号的上表还有耽罗国十四县村的版籍。

    听到这个消息后大松了口气的王颙,就马上下令两天后,也就是今天校阅别五班三军也不是为了让大臣们相信他可以靠着别武班吊打生女直,而是要让大家知道他这个大王手中有那么一支精锐。

    谁要是有贰心,那就来试试看吧!

    可是今天,就在这位高丽大王带着群臣校阅大军的时候,却是脸色阴沉,没有一丝的笑容,看谁的眼神都是冰凉透骨的。

    这让负责练兵的尹瓘和吴延宠也有点不知所措了,该不是大王对别武班的表现还不满意?要拿咱们俩问罪吧?

    “尹卿,吴卿,你们随寡人来吧。”

    好不容易捱到了校阅结束,王颙果然抛下了一句冷冰冰的话语,把尹瓘和吴延宠都叫走了,带了自己在西京城内的宫殿。

    一路无话,到了王宫之中,王颙就直接领着忐忑不安的尹瓘和吴延宠进了一间被侍卫团团守护的偏殿。

    偏殿之内,跪着一个上身打着赤膊还缠着荆条的中年男子,把尹瓘和吴延宠都吓了一跳。两人互相看看,心说:这是怎么了?这人是谁?怎么得罪大王了?待会儿不会这样对待咱们俩吧?

    “崔宪!”王颙已经一屁股坐在御座上了,一指跪着的男人,“你说说吧!”

    原来是崔宪!

    尹瓘和吴延宠这下都认出这个被荆条捆上的男人就是监耽罗国事崔宪!那可是名门之后啊!虽然过去和大王有点矛盾,但是也不能这样虐待啊

    “大王,罪臣该死!”崔宪身哭哭啼啼开口了,他上的荆条其实不是王颙捆的,而是他自己让人捆的,这叫负荆请罪。

    “耽罗没了!”

    崔宪接下去的一句话却让尹瓘和吴延宠吓了一跳。

    耽罗岛没了?

    沉到海里去了?

    不能吧?

    “咱们在耽罗岛上的兵马,全都叫耽罗星主高岷和宋国奸佞武好古的人给灭了!罪臣也叫敌人捉拿了如果不是想要留着一条性命,将耽罗岛上发生的事情和宋国奸佞的阴谋报告大王,臣,臣早就以死殉国了!

    陛下,臣现在心愿已了,再无牵挂,就要一头碰死了!”

    说着话就挣扎着要站起来,大概是想找个有棱有角的地方拿脑瓜子猛撞吧?不挣扎了半天也没起来,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嗷嗷哭了起来。

    王颙冷眼看着他在那里表演,过了半天才是一声叹息:“没有想到大宋礼仪之邦,居然也出了这样的奸臣!”

    武好古现在已经是国际上有名的奸臣了

    “崔监国,到底出了何事?”吴延宠一脸惊讶万分的表情。

    他惊讶不是因为武好古是奸臣,而是因为他对耽罗岛上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海州吴家可是武好古奸臣奸商奸人圈子里的要角儿,武好古在海上干的坏事儿,多半有吴家的份儿。

    可他吴延宠怎么就不知道?

    “武好古他私蓄了数万精兵,还建造了蒙冲战船数百艘!”崔宪咬着牙道,“而且他还利用耽罗岛上劳什子博士团院把高岷给蛊惑了去年秋天的时候就突然出动数千精兵登上的耽罗岛,把耽罗岛给夺走了!”

    “夺,夺走了?高岷不是称臣纳土了吗?”

    “假的,都是假的!”崔宪摇摇头道,“高岷和耽罗岛现在都被奸臣武好古的人控制了,所谓称臣纳土不过是应付我大高丽的手段。那高岷求的是耽罗节度使兼征夷大将军整个耽罗,是不允许我大高丽的兵马再踏足了!

    大王,请您向大宋派出使臣,揭发武好古的罪行吧!”

    王颙眉头大皱,看着尹瓘和吴延宠二人,“尹卿、吴卿,你们觉得如何?”

    吴延宠提着胆子说:“去大宋控告他们的大臣,这个,这个不妥!”

    他当然不敢让人去宋朝告状了,因为他好像是武好古的外国同党

    “为何不妥?”

    “一旦告发了武好古,那么别人就会知道耽罗国没有了,还会觉得我大高丽连一个宋朝的奸臣也,也斗不过”

    王颙点点头,这个吴延宠的脑子可比崔宪这个腐儒清醒多了。

    一个生女直就让他这个大王威风扫地了,再来一宋朝奸臣也随便欺负高丽国,他这个大王还当不当了?

    而且,那个奸臣武好古派出的几十艘战场已经到了釜山浦,他的现在正在绝影岛上筑城。

    也别耽罗国了,绝影岛能打得下来?

    尹瓘也道:“大王,吴枢密所言甚善敌在海上,有蒙冲巨舰,而我大高丽三面环海,且有海无防。所以一定要谨慎对待,万不可弃好成仇。”

    “弃好?”王颙问,“好在哪里?”

    尹瓘道:“大王,那武好古让高岷在表面上称臣纳土,就说明不想和咱们翻脸啊!至少当下给了咱们一个台阶,这说明他可能有求于高丽国”

    王颙点了点头,他脾气虽然暴躁,但是也知道自己在海上没有一点实力。

    “崔宪!”王颙问,“你说武好古还派了两个手下的官员到了釜山浦?”

    “正,正是。”

    王颙看着尹瓘,“尹卿,你去一趟釜山浦,行宗要保密!”

    “臣领旨。”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