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时间悄然流逝,眼见已经是孟夏时节了。

    武好古抵达海州,已近二十余日,整日里除了忙于安葬苏东坡的事情,就是在处理郁州岛云台学宫的各种事务。

    现在主持郁州岛云台学宫的司业是大儒吕好问。武好古的实证论和理性论都有他的一份功劳。在黄庭坚入朝做官之后,武好古就推荐吕好问接任司业。这个人事任命,也是动了一番心思的。因为吕好问并不是进士出身的高官,只是荫补了一个官身,而且因为他家是旧党骨干,后来又在云台学宫做学问,所以一直没有得到什么好的差遣,官位也不高。从官场规则来说,他根本不够资格出任司业。但是他又是实证派大儒,对于传统的儒学也极有研究。所以从学术而言,他是最合适的司业人选。

    因此武好古就让吕好问以京官的官阶,出任了本来由苏东坡和黄庭坚这样的朝臣级高官担任的云台学宫司业一职。

    当然了,这个人事安排并不全是出于学术考虑,而是为了逐步确立郁州岛云台学宫和界河云台学宫的独立地位。这两所大学眼下还是官学,办学的经费理论上都来源于界河市舶司,司业也是由朝廷委任的。

    在云台学宫开办的初期,这样的安排当然是很必要的。不过现在南北两所云台学宫已经立稳了脚跟,儒家实证派的牌子也打响了。再把云台学宫挂在朝廷的羽翼之下,可就没有什么必要了。

    大宋王朝毕竟还是个封建王朝,是不大可能长久容许云台学宫自由发展的

    所以现在是时候让南北二云台逐步摆脱朝廷的控制,转变成为两座独立的高等学府了。

    这种转变的第一步,当然是学宫的经费来源不依赖朝廷,同时还要实现多源化当然也不能过分依赖武好古的个人捐赠。现在界河商市、京东商市、利国监这些地方恁么多财子,不要他们的钱多不好意思?

    而转变的第二步,则是学宫的人事逐步和朝廷脱钩。目前司业以下的人事任免,已经由“司业推荐,朝廷允可”,转变为学宫内部的学会类似于校董事会推选,现在就差由学会选举司业了。

    另外,南北两云台之间的隶属关系,也到了应该斩断的时候了。界河云台学宫本来就是在兵学司学堂的基础上独立发展起来的,之前为了顶着苏东坡的招牌,才让界河云台学宫作为郁州岛云台学宫的分校存在。不过现在苏东坡已经不在了,这层关系自然也没有必要再保持下去了。

    任命官阶远比慕容忘忧要低的吕好问为郁州岛云台学宫的司业,就有着宣告南北云台脱钩的意味。

    在郁州岛,云台山脚下的宿城平原不过几平方公里上,现在已经没有了农田商港,这里完全变成了一座学城。郁州云台学宫、云台律学院、云台医学院和云台画学院拥挤在一起,将小小的宿城镇围在了中间。

    宿城小镇也焕然一新,和几年之前完全不一样了。小镇上除了一座座整洁漂亮的教授宅邸,就是一些卷气息浓郁的商铺酒肆茶馆,还有不少斋画廊。

    东海县衙早就没了踪影。原来在云台学宫和京东商市兴起之后,苏东坡就和京东商市背后的大人物们联手发力,把东海县整个儿撤销了,然后把郁州岛划归京东商市管辖。实际上,就是由云台学宫学会自治了。

    原本的东海县衙,现在变成了云台学宫学会的所在。和界河商市多见的高大宏伟不同,郁州岛上流行的小而精洁。学会的门户同样如此,虽然场面不大,但是里里外外都充满了雅趣,显然是用足心思的。

    学会议事的厅堂也不是界河商市元老院的风格,而是一座外表朴素,内部却藏着精致的庐舍,仿佛是个坐而论道的地方。

    庐舍之内,这时坐着不多几人,居中的就是武好古,他现在带着软帽幞头,一身儒服,跪坐在松软的蒲团之上,身边放着一柄长剑这是实证派儒生标准的装扮,儒服加长剑,样子就和画上的孔夫子差不多。

    郁州云台学宫的司业吕好问,管勾沿海市舶制置司招商务公事苏适,提举京东市舶司事纪忆,也都差不多的装扮,在武好古左右跪坐着。

    而在他们对面,也跪坐着三个人,两个年轻一些,一个则是中年人。其中两个年轻人也是实证派儒生的打扮,儒服带剑,一看见知道是以德服人的。而那位中年人却没有携带长剑,坐在那里只是不住叹气,一看就知道没有什么道理了。

    不过手握真理的武好古,这个时候眉头也皱着,正在问身边的纪忆,“忆之兄,你看这事儿怎么办啊?一不小心,就有了个国”

    一不小心有了个国!

    这叫什么事儿?

    纪忆心想:这真的是一不小心吗?怎么看都像有阴谋的样子。先是借口访日船只受损,在耽罗国租块地皮修船,修着修着,又要在岛上养马,养马的同时又开始在岛上建学校,收学生,传播天理大道结果把耽罗国的星主给收了!接着就是少年星主发奋图强,联合不知道从哪儿来的海贼就把耽罗岛上是高丽人给收拾了。而耽罗岛上的博士团成员又发扬宋丽友好的传统,出手驱逐了海贼,还调停了耽罗星主和高丽监国之间的矛盾,还顺手接管了耽罗岛的防务和政权!

    耽罗国就这样被博士团控制了居然还说一不小心,好像很无辜的样子!

    “高丽王现在知道此事了吗?”纪忆皱着眉头问。

    “还,还不知道”答他的是高丽派出的监耽罗国事崔宪,他终于没有一死报君王,而是决定忍辱负重,先活下来再说。还被高岷和范之文就是那两个年轻的带剑儒生一起带来了郁州岛。本来想在郁州岛休息几日再北上界河商市的,却没想到武好古这些日子就在郁州岛上。

    “知道以后,会不会发兵攻打耽罗国?”

    “多半会”崔宪苦着张脸。

    这事儿要怎么交待啊?大王那个暴脾气,要知道自己把耽罗岛玩丢了,杀头的罪过肯定跑不了。而且一定会发兵攻打的!

    自己当然只能引颈就戮了。可是高丽国能打败占据耽罗岛的宋人和雄起的耽罗星主吗?

    根据崔宪的判断,高丽国肯定打不赢!虽然高丽国有能力动员集中起20万人的大军,但那是在陆地上。因为高丽国基本没有水师,平日打个海盗都费劲儿,根本不可能海运一万以上的兵马去耽罗国。

    一万以下的兵力又是渡海,又是登陆,而且更糟糕的是以步抗骑几千个晕船晕得方向都没有的高丽步兵,在耽罗岛的滩头上去对抗博士团骑士的集团冲锋,想想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崔宪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在东南风起后,就跟着星主高岷还有范之文,一块儿跨海来了中土。

    “忆之兄,”武好古对纪忆道,“高丽人兵弱而且咱们也不宜和他们翻脸。”

    高丽的兵再弱,会打不过博士团在耽罗岛上的几百号人?纪忆心里面直犯嘀咕。

    “如何才能不翻脸呢?”纪忆眉头大皱。

    他知道武好古把自己找来,还告诉了自己耽罗岛上发生的事情,一准是没按好心。

    这是要拉自己下水啊!

    可自己好像也不能向官家揭发他这个在海外一不小心就拿下一国的奸臣。因为自己刚刚给云台学宫的冶金学院捐了50万缗!而且,还替武好古招集了一支水师!

    没错,纪忆这厮真的干了一件可以让他名垂青史的蠢事了。

    他被武好古画出的“三佛齐海峡收费权”的大饼吸引,联络了明州谢家、广州陈家、泉州白家,而且还把纪家自己的战船队招到了海州。再加上海州吴家和界河市舶司的船队,现在海州湾里面已经有三十艘大型海战船了!

    这可都是3000料以上的战船!每条船上都配置了至少200名水手和战士,还安装有床子弩和旋风砲这些大型水战器械。

    这样一支海上武力,在东洋海上绝对是无敌的存在啊!

    “崇,崇道兄,”纪忆忽然明白了,他瞪着眼珠子看着武好古,“你要用战船队和高丽国开战!?”

    “不,不,不怎么可能和高丽国开战呢?”武好古连忙摇头,“咱们大宋和高丽乃是友邦啊。不过耽罗岛的事情,的确是存有误会的,需要咱们出面调停。

    另外,高丽人去年答应把釜山浦的绝影岛租给辽国了咱们又从辽人那里转租了绝影岛,准备在那里建个商市,得运不少东西过去,不如就让海州港内的三十条战船走一趟。

    忆之兄你是提举京东市舶司事,建商市的高手,不如也和苏仲南走一趟绝影岛吧,也算是远航历练一番。”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