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徐州利国监所在的狄丘镇,从某种程度上说,和界河商市、京东商市也有点儿类似,也是一个自治程度相当高的商业城镇。在这座遍布冶铁高炉的城镇上真正做主的,并不是朝廷派下来的知利国监事,而是三十六家冶主。

    大宋建中靖国五年三月初十,已经是季春时节,距离彭城六七十里的狄丘镇上一片浓烟滚滚。

    狄丘是矿冶之镇,在其北面就是盘马铁山,山南有条水流平缓的小河,是人工开凿的小运河,称为运铁河。运铁河向南流入狄丘镇,从镇子当中穿过,然后向西穿过后世成为微山湖的洼地,汇入了泗水。此时的泗水是中原运河、水运系统的一部分。每日里都有大量的铁矿石从盘马山运入狄丘,同时还有石炭通过泗水和运铁河运入。最后在狄丘镇上的铁场中加工成生铁,再通过运铁河泗水进入中原水运体系,发往大宋各处。

    而运铁河流经的狄丘镇,则是极为繁华,人口足有数万之多主要是三十六冶冶主的家眷家仆,数千矿工冶工和他们的家人,还有四方汇集而来的商贾,全都聚集在这座市镇之中,使得小小的狄丘镇拥有了不亚于界河商市和京东商市的繁华。

    主宰这座繁华商镇的,名义上当然是朝廷委派的知利国监事这是个相当于知县的官职。这一任的知利国监事是和武好文同科高中进士的刘豫刘彦游。他和武好文的关系不错,武好文还帮他买过开封府的房子。在南下秀州的途中,武好文还在利国监停留,和刘豫把酒言欢。

    不过刘豫在利国监的权力并不大,比不上别处的知县。这是因为利国监的三十六冶冶主无不是背景深厚的豪商巨贾,家家都在开封府有几根粗腿可以抱。而且每一位冶主当家,都捐纳了官身。虽然捐纳之官的地位很低,不能和进士出身的刘豫相比,但多少也是个护身符。理论上,这些捐纳出身的官员犯罪也该由御史台来拿稳。刘豫这个利国监是当不了破门监事的

    而这些冶主,家家都是超级富豪,起码都是百万缗以上的财产,人人都富比王侯。

    他们不仅拥有盘马山的矿山,有狄丘镇上的铁场,还买断了小半个徐州的土地,是徐州最大的地主集团。而且他们还互相联姻,又和徐州当地的士大夫家族联姻,共同组成了一个盘根错节的利益集团。

    不过这些在徐州地方上不可一世的大人物,今天却都和刘豫一起站在狄丘镇外,显然是在恭候某人大驾光临。

    “也不知道武帅司能不能看上我儿怡舟”在诸位冶主中也算头面人物的任百川有些急切地说。

    “舅舅您多虑了,”站在他旁边,穿着绿色官服的朱行笑道,“大哥儿可是徐州城有名的才子,怎就不能拜在武帅司门下?”

    “甚才子,今年的发解试不一样没把握?我们这些冶主家的郎君,真没几个是读的料。”任百川摸着自己大肚皮嘟囔道。

    周围的一群官服在身的冶主都附和着点头,有一位年纪最长些的,慢悠悠叹了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都是望子成龙啊,即便不是读的料,哪怕多花点钱呢?”

    “是啊,咱们有钱!”

    “咱们不怕花钱!”

    “只要能入云台学宫,他要多少钱,咱们就给多少钱!”

    “就怕他不要钱啊!他可是大宋首富比咱们还有钱呢!”

    “他不要钱来咱们利国监做甚?咱们利国监还能出才子入他法眼?”

    “是啊,咱们这里只有财主,没有才子的。”

    众人说着话都哄笑起来,利国监这里的确没有出过什么才子狄丘镇虽然富有,但是读人并不多,也就是三十六家冶主还有一些煤老板的儿子会去正儿八经读。至于矿徒和冶铁匠人们的子弟都走子承父业的路子,可别看他们是工人阶级,其实赚得钱一点不少,所以也就没什么兴趣通过读改变命运了。

    因为狄丘镇上的冶铁业虽然已经够得上资本主义萌芽的初期阶段了,但并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比起新兴的界河商市和京东商市可差远了。

    在狄丘镇上,和冶铁有关的行业大都是高度垄断的!不仅冶主是世代垄断的,矿工和冶匠一样是垄断的。存在着不少矿徒、冶匠帮会,经常会自相争斗,但同时又一致排外,根本不允许外来的劳工在利国监境内的铁矿、铁场和石炭矿上讨生活。

    这样一来,利国监的矿工、冶匠也就长期拿着高昂的薪水,过着比较富裕而且有保障的生活,自然不思进取,只是靠祖祖辈辈留下的手艺生活。如果不是铁矿、煤矿、铁场时不时会出点事故,这里的工人阶级可算是相当安逸,小日子过得比开封府的房奴们快活多了。

    而三十六冶冶主的买卖也都是很稳定的,比后世的垄断国企还稳,大部分冶主做的都是从五代十国时传下来的买卖,小二百年的老店,也没啥竞争。怎么炼铁,怎么销售,怎么定价,都是三十六冶一体,除了炭改煤之外那是因为没有炭了,所用的冶铁技术也都是二百年不变,妥妥的匠人精神啊!

    至于大宋别处的冶主,也是不可能威胁到利国监三十六冶的。利国监太得天独厚了,资源优势,地理优势,而且还有千年铁城的积淀。特别是在煤炼铁成为主流后,除了利国监哪儿还有煤铁运河一体的冶铁重镇?

    除非冶铁业发生革命性的变革,这帮冶主都是可以躺着赚钱的

    而现在革命性的变革已经到了!

    一大群人,个个都是鲜衣怒马,浩浩荡荡的来了。都是微服,没有人穿着官袍。不过刘豫还是一眼认出了武好古和纪忆。

    刘豫笑着对身边的冶主们说:“来了,是武帅司,还有提举京东市舶司事的纪忆之也来了。”

    “对对,是纪市舶看他那样,春风得意啊!”

    “听说他得了个优差,出使西方大食国!”

    “好像他也搞了个学宫,名叫格致大院的,如果咱们的儿子进不了云台学宫,能去格致大院也行啊。”

    刘豫微微皱眉,在利国监做官钱是有的,干个一年多就能在开封府攒出一所大房子!可就是官威有点小,这帮冶主个个都是上面有人,消息比自己的当官的还灵通他都不知道纪忆要去出使劳什子大石国呢!对了,大石国在哪儿?是不是盛产大石头所以才叫大石国?

    带着一脑袋疑问,刘豫大步向前,满脸堆笑着冲武好古和纪忆唱了个肥喏,“武帅司,忆之兄,二位大驾光临,可是令狄丘小镇生辉啊!”

    武好古翻身下马,动作那个爽利啊,然后很四海的冲着刘豫还有他身后一帮穿着官服的冶主拱拱手,笑着:“彦游兄,某和忆之兄只是来利国监办点私事,多有叨扰,真是过意不去啊。”

    “无妨,无妨,某和武望道是至交,帅司是望道的大哥,就是某家的大哥。”

    刘豫一副很好打交道的样子,还和武好古攀起了交情。

    武好古接着又对一群还不知道大难几年后或许十年后就要来临的冶主笑着说:“诸位都是利国监的冶主吧?本官来此,就是想请诸位帮忙的。”

    帮忙?

    一群冶主们自是满口答应,心里却想着:这个借口好啊!忙不能白帮吧?顺便再拉几十个“财子”去云台学宫这个是礼尚往来吧?至于学费好说

    “这些都是利国镇上的才子?”

    “禀帅司,这些都是财子,个个都有很多财”

    “真的吗?好好,头都跟某彭城,某让人考考他们,只要过得去,都收入云台学宫或四开院吧。”

    有点出乎武好古的预料,朱行和周大侠并没有给他带来精通冶铁的匠人,反而在利国镇上最大最豪华的任冶主府上的大厅内,给他带来了几十个才子,说是要入云台学宫或者六艺院。

    还别说,看着倒还挺像事儿的。个个都是文质彬彬的人家可不是暴发户,都是200年的“老贵族”了,气质早就养出来了。虽然读不怎么样,但是个人的修养气质,看上去还是很不错的,全都彬彬有礼。

    而且武好古也不大挑学生,他是秉承有教无类的先贤精神在收学生的所以很爽快的就答应下来了。

    在场的一群冶主们都高兴坏了,本来以为武帅司会出个对子,或者拿出半片词牌来考一考,没想到那么好说话。

    这时武好古笑着又说:“这些才子一定都是诸位的子侄吧?你们放心,只要还堪教诲,本官的云台学宫就会把他们教育成才。至于能不能考中右榜进士不敢保证,但是真才实学一定是能学到的。不过本官也有点事儿想让诸位冶主帮衬则个。”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