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蔡京和苏辙已经分宾主坐下,苏逊亲自奉上了茶汤。蔡京喝了一口,然后又笑吟吟看着苏辙,说道:“实不相瞒,官家心中其实没有合适的右相人选。吕吉甫、张天觉、韩师朴还有苏子由你都不是官家心中理想的右相。但是右相总是要有人来做的,所以在这几位中,在下支持谁,谁就有很大的把握拜相。”

    一群老家伙,赵佶当然看不上!

    苏东坡的儿子苏迨,武好古的弟弟武好文,米芾的儿子米友仁,赵挺之的儿子赵明诚等等,才是赵佶中意的人选如果纪忆不当了小人,他也是其中之一,而且是最理想的一位。

    不过这些年轻人还不够资历,至少10年之内连政事堂都入不了,更别说当右相了。

    所以赵佶这次只能在一群他都看不上的人当中选一个做右仆射。

    而蔡京这个左仆射在这个问题上,可就有一定的发言权了。他至少可以找理由挡住其他几个人,再给苏辙放点水,苏辙也就拜相了。

    “元长兄,韩师朴比我更合适吧?”苏辙也是老江湖了,他已经有点猜到蔡京的心思了。

    吕惠卿是个人见人厌的大恶人,又是新党大佬,他要当了右相,蔡京一天安稳日子也没有。张商英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出了名的凶啊,谁都敢骂,也就是章惇能降住他。而且张商英和吕惠卿还有自己一样,都是英宗朝的进士。资格虽然差了一点,但也是四朝老臣,比蔡京可老多了。

    所以两个新党的大佬,都是蔡京要卡住的,右相绝对不能给!那么在旧党之中,仿佛韩忠彦这个老实人更合适一些啊。

    “韩师朴还肯来开封府?”蔡京笑着反问。“他如今在大名府过得是神仙日子,何必来开封府这个是非地?

    而且,他是做过左相的人,再做右相怕是有点屈就了。”

    苏辙笑了笑,不置可否。

    蔡京抿了口茶,接着说:“不过话说来,如果子由兄对于实证之学的主张和令兄一样,我是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子由兄再次拜相的!”

    苏辙挑了下眉毛,果然开始提条件了!

    “实证之学不对吗?”苏辙问。

    “对啊!”蔡京点了点头,一脸认真地说,“实证论、理性论都是对的!虽然不是儒家的正统学术,但是道理绝对不错,是可以把事情办好的。

    只是子由兄你有没有想过天下间有多少寒门士子?有没想过科举的目的并不是全是为国家选取人才,更主要的,其实是给天下寒士一架通天之梯啊!可是实证论、理性论所引出的诸多学科,诸多的院、学院、学宫,却是实实在在的要断了天下寒门士子的通天之梯啊!

    子由兄,你难道真的忍心看到你我都曾经用过的这架通天梯,在我们手中失去吗?”

    苏辙皱眉不言。

    云台学宫所推行的教育是高成本的,而且在可以想见的年代中都无法降低成本后世高等教育普及的原因不是成本低了,而是生产力大幅提升,使得广大人民群众都能够负担。

    而在当下和可以想见的年代,高等教育注定只能让少数人享受。不仅是高等教育,就是和云台学宫、辟雍院配套的“六艺小学”,同样也是贵族化的教育,只有富贵人家的子孙才可以享受。虽然“六艺小学”也会免费招收一些特别聪颖的寒门子弟,但是人数并不会很多。而且还存在地域限制,毕竟现在只有界河商市、海州和开封府才有为数不多的六艺小学,自然不可能到特别遥远的地方去招几个寒门子弟。

    对普天下绝大多数的寒门子弟而言,这种昂贵的新式教育,是和他们绝缘的。

    蔡京叹了口气:“如果武崇道早生200年,做了太祖皇帝的开国功臣,你我这样生在乡下的寒门子弟,怕是只能一辈子种地,再无得见天日的机会了!”

    其实蔡京是个官二代,并不是寒门子弟。蔡京的父亲蔡准是仁宗景祐元年的进士,官终侍郎。而苏辙的伯父苏涣是仁宗天圣二年的进士,也勉强能算个官二代。不过蔡准和苏涣却不是官宦家庭出身,而且也算不上富豪,如果大宋一开国就走了云台学宫的教育路线,恐怕真的没有蔡京、蔡卞、苏轼、苏辙的出头之日了。

    蔡京又道:“如果天下的才智之士不能通过科举闻达,他们真的会甘心情愿种一辈子地吗?只怕要烽烟处处,天下大乱了!”

    苏辙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元长,现在还是有左榜进士的还是左榜为贵的!”

    “左榜为贵?”蔡京看着苏辙,“这是谁说的?”

    谁说的?反正不是赵佶说的。赵佶在诏令上是是左右榜同为进士,不分上下。而且也没有规定右榜进士只能当武官右榜进士可是允文允武的!

    而且在云台学宫下面的七学院中还有一个律学院,就是教人做官断案的。请了开封府最好的讼师和幕职当教授,将大宋律法和官衙里面的各种门道都编成课本仔细传授,甚至还安排去界河商市和京东商市实习。如果律学院的生员做了文官,不知道要比那些只会读圣贤的传统进士强多少!

    “天下人都是怎么认为的!”苏辙说,“左榜进士是天下百万士子中取四百人,而且还是凭本事一级级考出来的。而右榜进士,不过是三所学宫的两千人中取二百,而且也不需要通过发解试,如何能和左榜相比?”

    和右榜相比,左榜最大的优势是公平!几乎人人男人都可以参与。

    而右榜是不公平的,除了三大学宫之外,就只能由地方府州军长官推荐。因为右榜进士根本不可能层层考核,地方上也没那么多懂实证派学问的官员,卷子都出不了,怎么考?而且右榜还得考核武艺,得弓马娴熟。大宋的大部分地方上都没有什么马,怎么考弓马?

    但是苏辙和蔡京这个层次的人都知道,右榜进士的能力一定是普遍强于左榜的,两者在官场上长久竞争的结果一定是右榜胜出。

    因此右榜现在是200人的额度,将来很有可能变成400人乃至600人,最终将左榜的份额完全挤掉

    听苏辙这么一说,蔡京心中已经有数了。苏辙果然是自家的同路人啊!

    蔡京叹了口气,又道:“子由兄,其实你我反对右榜进士的目的,都是出于公心啊!若出于私心,你我的子孙后代还怕入不了云台学宫吗?能入了云台学宫,右榜进士还不是十拿九稳?可是这样一来,寒门子弟的通天之路就封死了,以后天下的富贵,只怕要被豪门权贵世代垄断了。情况只会比士族高门掌控天下的时候更严重啊!”

    还别说,蔡奸相的公心真的是没有办法反驳的。因为云台学宫所代表的精英教育,的确对蔡京的子孙后代有好处。

    苏辙点了点头,低声道:“可是武崇道毕竟是苏门七学士之一啊!”

    武好古拜苏东坡为师,虽然是个“恶儒”,但是学问还是公认的,所以苏门六学士现在加了他一个,变成七学士了。

    而且苏东坡现在已经死了,也就是说没有人可以将武好古逐出师门了。

    另外,苏辙也不方便对付武好古。毕竟苏家受武好古的恩惠颇多,如果他跳出来咬武好古,会被士林看成不义的。

    蔡京笑了起来:“足下袖手旁观即可。”

    “冶金学院?炼金子的!?”

    “不,不,眼下主要研究铜铁,和金子的关系不大。”

    “铜铁有啥好研究的?”

    “怎么没有?铜铁的生意可比黄金大多了”

    “说的也是!”

    “忆之兄,那咱们就去见见利国监的大匠吧。”

    苏东坡的灵柩已经到达了徐州彭城,不过并没有马上往海州而去,而是在徐州暂时停留了。因为武好古在徐州有点事儿,他要去利国监见几个朱行和周大侠替他请来的冶铁大匠,临出发的时候遇上了纪忆,顺带着就把他也拉上了。

    武好古并不是要马上杀入竞争激烈的冶铁业,而是准备从研发入手,在界河商市开设冶金学院。

    据武好古所知的情况,宋朝的冶金技术相对唐朝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倒退铁的产量应该是增长的,但是质量却出现了下降,甚至还比不上西夏。西夏剑和青唐铠在北宋的军中可是人见人爱的宝器。更有甚者,连日本刀都能在大宋卖成精品了。

    这样的情况在大唐时是根本不可想象的!

    而宋朝武力的下降,冶铁技术的退步也是重要的原因。没有马的锅可以甩给唐朝,铁都炼不好了,这可不关唐朝人的事儿吧?

    所以武好古这个宋儒很早就打算要提高宋朝的冶铁技术水平了。不过打算是一事,真的要上马就是另一事了。

    因为冶铁技术的提升不仅需要烧钱,而且还需要大量的冶铁方面的人才。这玩意就是试错,一炉烧掉上百缗,有决心烧掉几十万几百万,技术一定是会进步的,但前提是拥有一批会烧钱的人才!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