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苏东坡的灵柩是通过运河,走水路往海州而去的。可不是一艘船,而长长的一溜官船,首尾相接,十好几艘。其中最大的一艘当然摆着苏东坡的棺材了,上好的楠木棺材,里面除了苏东坡的尸体,还有一堆陪葬品,主要是字画,有武好古的,有米友仁的,有黄庭坚的,有苏东坡自己的,有杜文玉的,有张择端的,当然还有拥有四海的天可汗赵佶的瘦金体法作品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总之,后世要是给谁挖出来的话,一百个亿都有了

    有那么多的宝贝,当然得找个好地方埋葬苏东坡的棺材了。所以武好古还带了一船会看风水,会分金定穴的道士,有万寿宫的无极真人刘无忌,画仙观的青一散人郭青衣郭小小带领,也跟着一块儿去了海州。到时候得让他们寻个可以保佑苏家后人升官发财的宝穴把苏东坡埋了武好古真的不知道刘无忌和郭小小还会分金定穴。

    道士负责分金定穴,和尚就负责超渡亡灵!请了大相国寺的高僧烧猪院和尚惠明禅师,界河大相国寺方丈智深禅师,少林寺达摩院首座玄寂禅师。个个都是得道高僧!一定可以把苏东坡超渡到西天上去的。

    佛道两家都齐了,儒生当然不能少了。苏东坡的几个儿子是儒生,他的得意门生武好古、李廌、姜唐佐、潘大临、潘大观也是儒生,还有一个“顺道遇上”的元符三年礼部试第一的儒生纪忆之。大家伙儿一块送苏东坡的灵柩去海州云台山下葬,路上倒也挺热闹的。

    当然,送葬的队伍还是要严肃一点的,路上也不好搞什么娱乐活动,所以大家每天就聚集在纪忆那条超豪华的“游船”上讨论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什么的!

    呃,可是真的在讨论啊。

    “我的意思,还是要走三教合一的路子,要不然大教化团也不用去教化别人,自己就得掐起来。”

    “可三教怎么合一?”

    “可以这样说,太初有天理,便有了佛、儒、道,佛治人心,儒治家国,道法自然。也就是天理生出佛、儒、道三教,三教各司其职”

    “这可不行,佛祖才是最大的!阿弥陀佛!”

    “老君才是最大的,无量天尊!”

    “嗯咳,明明是天理最大,天人合一,天人一理”

    吵起来了!

    和尚、道士,还有理学大儒侯仲良在谁最大的问题上,那是谁都不服谁的。

    三教合一在宋朝时是个热门话题。不仅二程理学走这个路子,苏门蜀学也想要三教合一,便是王安石的荆公新学也从佛道之中吸收了大量的养分。

    可是这种三教合一都是儒家在向佛、道学习,而不是真正的合一。

    而现在,儒家有了武好古的实证论和理性论,已经有了一条唯物主义的路线,没有佛、道指道教忽悠人的理论也不要紧了。唯物主义什么时候怕过唯心主义?

    不过武好古为了方便儒学的外传,还是提出了三教合一的理念不是作为实证主义和理性主义的大儒提出的,而是作为理学大儒提出的。

    武好古看了一眼眉头微皱的纪忆,他从一开始讨论到现在,就没有表面过立场。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想把摩尼教的一套东西也加进来?

    “忆之兄,”武好古道,“你怎么看?”

    纪忆摇了摇头,“崇道兄,这不同教派之间的合流,据我所知就没有成功的先例啊。

    信神这事儿,其实是越纯越好的!譬如天方教、景教都是一个神仙佛教和道教的神仙已经多了,如果再搞个三教合一,恐怕太乱太杂了。”

    还别说,纪忆这个儒生的知识还真是挺杂的,什么都知道一点,很有点杂家的意思。

    “也有道理。”武好古点了点头。

    理学其实有点一神教的意思,只是儒家从初始开始就不立神,主张对鬼神敬而远之。所以程颐也没办法把理学变成天理教,他没有办法立神,也没办法虚构神言。

    对于信徒而言,神言是不容置疑的,自然也就没有进行实践建议和理性推论的必要或者只能用实践和理性证明神的存在、正确,而不能得出相反的结论,要不然就要烤肉了。

    从这方面来说,没有立神的儒学其实更容易接受理性和实证。

    不过理学的不立神只是因为受到儒家“源代码”的牵制,没有办法立神。这个问题只是在中原存在,到了西域这种没有儒学基础的地方,天理和胡安拉,和天父完全可以是一事儿。

    “不如这样吧,”武好古想了想,“三教合一的旗帜暂时还是要举的,至少在西域,将来可能还有南洋必须这样。”

    传教还得靠忽悠啊!历史上西方殖民者不也传天主教、基督教吗?也没听说他们一上来就把牛顿三大定律传给殖民地人民啊。

    他想了想,又道:“大教化团就是三教联手没有一个合一的说法怎么能行?不过等大家到了西域,开了寺庙、道观、院后就各教各的。只是一点要遵循,那就是三教本一家,不能自相残杀,而且也不分地盘,不分彼此。”

    “这倒可以!”

    “行!”

    “阿弥陀佛,就这样了。”

    “无量天尊”

    武好古点了点头,又对身边的何天然何大状师道:“拟一个三教盟约吧!把三教一家,不自相杀,不分地盘,不论彼此,同心联手都写上去!”

    “帅司,”何天然想了想,又问,“要不要写上如有违反,天打雷劈,三刀六洞?”

    怎么听着像黑道拜把子!

    武好古看了看在场的和尚道士还有侯大儒歃血为盟的是他们,武好古是幕后金主,不参与结盟的。

    “也行!”大儒侯仲良道,“都写上去吧,待会儿杀只鸡,咱们歃血为盟!”

    “杀鸡?”少林寺的玄寂大和尚摇摇头,“这是杀生啊,阿弥陀佛”

    武好古道:“那就不杀鸡了,改在佛祖、三清和孔圣人像前立誓吧!立完誓,咱们再商量一下僧兵、剑士和护道博士的事儿。”

    西域传教当然要以理服人的,得学孔圣人“剑不离身,以德服人”,所以不仅博士团要派出武装的护道博士骑士,少林寺也打算派出罗汉僧兵。而景灵宫和万寿观这些道观是没有道兵的,不过郭京和刘无忌也从赵佶那里请了旨,可以招募少量的剑士一块儿去西域。

    “爹爹,有贵客来访。”

    正在房里面读和思考的苏辙突然被门外传来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打断他的是三子苏逊。苏逊是建中靖国三年的进士,名次并不是很高,不过得授的官职很不错,是秘省校不是给赵佶当秘,而是个图管理员!不过在宋朝文官的升官图中,图管理员比县尉要吃香多了。

    “贵客?”苏辙皱眉,他家可是有日子没贵客上门了。

    “进来。”苏辙道。

    内房的房门吱呀呀被人推开了,走进来的正是苏逊,手里拿着一份名帖,双手递给了苏辙。

    苏辙接过名帖一看,顿时就是一愣来访的是尚左仆射蔡京!

    “蔡元长?”苏辙猛地站了起来,“他亲自来了?”

    “正是!”苏逊说,“是微服而来,孩儿请他在内堂等候。”

    堂堂左相微服夜访一个马上就要外任的礼部尚这是想干什么?难道是想拉拢自己?苏辙心说:我可是刚正不阿的苏青天!不过,蔡京毕竟是宰相,避而不见还是大失礼数的。

    想到这里,苏辙对儿子道:“走,去见见。”

    蔡京微服来访,当然是不希望有人看见了。不过他也不是没有一点安排,他的儿子,同样在秘省做校的蔡翛一大早就和苏逊说好了,安排两位相公见上一面别看苏辙和蔡京是政敌,他们的两位公子其实关系不错。

    而且现在蔡京和苏辙之间,已经没有不可调和的矛盾了。

    “爹爹,苏相公到了。”

    陪着蔡京一起到来的蔡翛的声音从内堂门口传来,蔡京马上站了起来,满脸堆笑,看着从外面快步走进来的苏辙。

    苏辙拱拱手道:“元长,你怎不事先让人通报则个,我也好开中门相迎啊。”

    蔡京摇了摇头道:“不可,不可啊!尚省的两个仆射,最好还是不要大明大方的往来,免得御史说话。”

    “元长,你这话”苏辙有些不大确定的看着蔡京。

    苏辙是当过尚右仆射的,不过那是在元丰年间,现在他不过是礼部尚。

    “怎么?”蔡京笑道,“令兄仙逝后空出来的右仆射难道不应该子由兄去补了。”

    “我?”苏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右相他当然想做,而且苏东坡也想要他做,可是决定权不在他们俩手里啊!这事儿得官家说了算可谁都知道官家没有这个意思,官家不大看得上苏辙这个“辽国人民的老朋友”。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