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苏东坡一命呜呼,李格非则是一病不起。

    东府中门下,便成了蔡京蔡元长的一言堂。

    朝会之后,宰辅们到政事堂中,共议今日要处置的几项重要政务。

    “‘陕西和西北歉收,各地府库空虚’。薛嗣昌和苏迟的这两份奏章,几位都看过了吧?”蔡京高坐于中厅正位,将陕西转运使薛嗣昌和西北转运使苏迟发来的奏章,当先拿在了手中,“陕西和西北从前年开始就陷于战火,生民困于征战而疏于稼樯,歉收和府库空虚也是预料之中的。现在又要征伐安西,也不知西北、陕西能不能负担得起?”

    尚左丞张商英抿了一口茶汤,漫不经心地道:“征伐安西可以推迟个一二年,再让界河市舶司多运个一二百万石米粮到洛阳白波,同时调出部分西军到白波就食即可。”

    张商英是在陆佃外任后当上尚左丞的,他是章惇一派在朝廷中的代言人,历史上和蔡京也是政敌。不过现在旧党并没有倒台,所以新党内部的斗争也就不那么激烈了。张商英和蔡京的关系还算不错。

    所以张商英现在提出的应对西北、陕西缺粮的建议,实际上是在给蔡京“打下手”界河市舶司多运米粮是需要武好古这个重臣去操办的!所以他就别赖在开封府了,赶紧走人吧!

    “西军东调之事非同小可,也是需要重臣坐镇洛阳才能妥善处置的。”中侍郎邓洵武发话道,“不如让苏辙安抚京西吧!”

    邓洵武和张商英一样,都是二苏兄弟的四川老乡,可却是蔡京的党羽。现在又给蔡京支了一个把苏辙调离开封府的招儿。

    “中所言甚是。不过苏辙在西军中没有多少根基,恐怕震不住局面。不如让吕吉甫出镇京西、永兴军两路,全权负责西军的调度安置。同时再让苏辙担任六路大发运使,负责筹措粮食运往白波,更为妥帖。”

    当过兵部尚,现在官拜门下侍郎的刘逵想得更加周到。不仅要把苏辙发送出京,连吕惠卿这个隐患也一并解决了。

    蔡京拈着胡须,满脸都是笑意,最近可真是走大运啊!不仅苏东坡这个死对头一命呜呼了,而且苏东坡的接班人李格非、黄庭坚,现在也一样病得快不行了。待到他们二人一死,尚右丞和国子监祭酒这两个相当关键的位子也都空了出来。

    “除了吕吉甫,谁还能拜尚右仆射?”蔡京笑问道,“诸位心中可有人选?不妨说来听听。”

    这个问题一出,屋子里面的气氛顿时就有点怪异了。张商英眉头微皱,邓洵武和刘逵则将目光投向了张商英。虽然三人都是副相,但是官场资历还是不一样的。张商英是英宗朝的进士,邓洵武是神宗朝的进士,而刘逵资历更浅,是哲宗元丰八年的进士张商英高中的那一年,刘逵还没开蒙呢!就连蔡京都比张商英晚出道两届,是神宗熙宁三年的进士。

    张商英笑了起来,淡淡地道:“以资历论,商英可以做右相,赵正夫勉强也做得!”

    赵挺之也是熙宁三年的进士,和蔡京是一届。不过他的年纪比张商英老,今年已经65岁,而且身体也不好。如果让他当右相,过过瘾也就该嗝屁了。张商英比赵挺之小三岁,但是身体却好太多了。现在礼让一下赵挺之,等赵挺之过完了瘾,也该张商英上了。这个右相,他是一定要做一做的!

    “苏辙如何?”蔡京忽然问。

    “苏辙?”

    “他可是”

    “元长,能这是何意?”

    蔡京笑着:“他是旧党。可是今年还是建中靖国五年啊!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就是建中靖国六年再说了,你们觉得现在还是绍述和更化之争吗?

    西平王现在还在开封府忙着给官家生个孙子出来呢!收复燕云想来也是等个机会罢了,绍述、更化,也已经过时了!我等朝廷重臣,现在应该与时偕行,不能总想着熙宁、元丰、元符年间的事情。所以咱们和苏辙,也不能算是敌人了。”

    还别说,蔡京的话很有道理啊!

    张商英、邓洵武和刘逵三个仔细一想也对啊!绍述什么的,无法就是拿富国强兵忽悠官家。现在是国不富还是兵不强?官家刚刚搬进了崭新的琼林宫,西贼也被揍得喊爸爸了,而且西北的战事一停止,军费开支肯定大减,又有了个不大花钱的新府兵所以富国强兵什么的,对赵佶没有多少紧迫感了。

    而且帮着赵佶富国强兵的也不是“绍述”,而是高俅、武好古这帮幸近,哦,现在不能说他们是幸近了,人家是有真本事的!

    “如今咱们和苏辙、韩忠彦、范纯粹其实都是旧党了,”蔡京苦苦一笑,“经术造士又如何?研习汉唐经学又如何?在实证论和理性论面前,不一样是陈旧之说?不一样要用实践来检验,用理性来推论?

    而且实证派有三大学宫,七大学院,六门基本之科,十一门专业之科所传授的学问,可比经术之学更深更广,而且还能不停精进,不再是故步而封。你们难道不觉得危险吗?”

    传统的儒家学问不说是停滞,至少也是发展缓慢的。宋朝的儒学只是终结了汉唐经学,并不能说比汉唐经学高明多少。至少“学以致用”的荆公新学看不出有多高明。倒是起源于北宋的理学、心学倒是大有精进。不过现在理学和实证学派一样,都是传统儒学学者眼中的异端用后世比较能理解的归类,理学、心学都属于唯心主义,而实证论和理性论无疑是属于唯物主义的。

    也就是说,对蔡京等人所坚持的荆公新学而言,现在左边是唯心主义,右边是唯物主义,两边一起挤压蔡京要守住自家的学术阵地,得有多大的学问才够用啊?

    而学术阵地失陷的后果,是远比后世人们想象的要严重的!

    要不然王安石也不会在主持变法的同时创立荆公新学,建立一个学派来推行自己的主张了。而蜀学的代表人物苏东坡和关洛之学的首领程颐也就不会遭受那么大的打击了。

    蔡京接着说:“据我所知,苏辙虽然是苏东坡的弟弟,但他并不同意实证学派,也不赞同理学。他的学问和咱们的荆公新学虽然不一样,但终究是一路的。

    如果咱们能把苏辙摆到右相的位置上,一来可以顺了官家建中靖国的意思;二来也能稳住韩忠彦、范纯粹、范纯礼等人他们和苏东坡不一样,和云台学宫也不是一路的。”

    蔡京推苏辙上台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挡住对自己威胁比较大的张商英和吕惠卿这两人都是新党大佬,资格又老,如果当了右相新党就不是蔡京的一言堂了。

    而苏辙对蔡京的威胁就小多了,苏辙不可能当上新党的首领,而且赵挺之入政事堂是肯定的。到时苏辙就是个光棍,能有多大用处?

    再说了,蔡京也不会无条件支持苏辙。他想让自己的弟弟蔡卞入主国子监!

    蔡卞可是当过尚左丞和知枢密院事的大人物,而且也是熙宁三年的进士,入仕35年,又以学问著称,如何不能屈就一个国子监祭酒?

    而蔡卞一入国子监,就会想方设法化解辟雍学宫生员伏阙上的危险。这样到了今年冬天,蔡京就能煽动公车上,一举把实证派打成伪学了!

    武好古这些日子,都在张罗着苏东坡的身后之事,这也是他滞留在开封府的理由。

    苏东坡是以右相的地位去世的,自然是极尽哀荣。先是官家赵佶照例宣布废朝三日,以示哀悼,然后还有追封了王爵,追赠了太傅,还赐下了“文忠”的谥号,配享孔庙等等等到赵佶自己驾崩的时候,如果北宋还在,他老人家也没去雪乡打猎的话,苏东坡肯定还有配享太庙!可谓是人臣之极了。

    不过这些死后哀荣的事情,也不需要武好古去运动,都会按照惯例赐下。而武好古帮着张罗的,则是安葬苏东坡的墓园和苏东坡的三个儿子守孝的地方。

    苏东坡是四川人,老家是眉州,他爸爸苏洵也埋在那里。不过苏东坡并不一定要归葬四川,历史上他就和苏辙一起埋骨在了许洛古道上的小峨嵋山麓。而如今苏东坡遗命中的埋骨之地,则是海州云台山,就埋在云台学宫之旁。

    这样一来,苏东坡的三个孝子也不必扶柩入蜀,也不需要在四川老家守孝,而是可以前往云台山隐居。一边守孝,一边还可以在云台学宫里面做学问,还可以关心天下大事。

    而苏东坡灵柩入云台山和苏家三子在云台山守孝时的生活,当然都是武好古要尽力张罗操办的。

    总之,很大一堆事情,而且武好古还得前往海州一段时间。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