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大教谕?这个大教化团有几个大教谕?几品官可以做?文资还是武资?”

    “四叔,大教化团至少得有三个大教谕,释儒道各一不过儒学毕竟领袖诸教,多一两个教谕也可,至于几品官做并没有说好。”

    “那就给我安排一个吧!”

    “甚?”

    纪忆纪胖子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章援,章惇的这个四子现在正在守选,他在西北战场上也捞了一点好处。不过远远不能和高俅、武好古、武好文他们相比。现在虽然也是朝官了,但仍然是不冷不热的行情。光是在开封府守选就守了几个月,也没新的差遣下来。

    “四叔,”纪忆摇了摇头,看着章援,“这又是何苦呢?”

    “苦?”章援一笑,“你以为在西北做官会苦?无论在哪里,苦的都是普通百姓,高高在上的官人,到哪儿都是不苦的。所以得找个能升官的地方啊,既然在官场上蹉跎,总是想着更上层楼的!”

    “说的也是!”纪忆叹了口气,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他想了想,“那么后天我再去和武好古商量此事时,就看看能不能多安排一个大教谕。”

    关于大教化团的谈判,是不可能一个晚上就谈妥的。这可是500万缗的大买卖!昨天晚上,只是最初步的探讨。接下去还会有和尚、道士们的代表参加,最后还要拟定投资的合同凭由,建立起“股份制”的大教化团,再制定各种章程、制度,之后才是和河西军的谈判

    总之,这将是一个漫长、艰难,而且是非常认真的过程!

    病中的右相苏东坡是在武好古、武好文兄弟前来探访时,才知道要组建大教化团这么个古里古怪的组织,而且还准备借钱给西贼打仗的事儿。

    苏东坡脸色蜡黄的坐在一张软榻上,屋子很暖和,而且到处弥漫着中药的味道,他看着气质日益威严的武好古,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崇道,为师时日无多了”

    “老师,您”武好古瞧着苏东坡的样子,也知道老人家快要油尽灯枯了。

    不过,苏东坡看上去却是一副心满意足。

    他现在宰相也做了,大儒也当了,还创办了云台学宫,在将来的历史上,一定会留下很好的名声,不再是一个只会发牢骚的词臣了。而且苏家的子弟现在也都混得不错,官最大的苏迟现在都是权发遣西北路转运使了!他的长子苏迈前不久替代施国忠当了权发遣开封府,次子苏迨则是崇政殿侍读,三子苏过也不错,在武好古和米友仁的提携下已经过了选人四阶,当上京官,现在官拜管勾界河市舶司招商务公事。

    哪怕他现在就咽了气,苏家一门的富贵也不可动摇了!

    不过没有了他这棵大树,旧党,或者更准确的说是云台一党云台学宫这一派,借着实证论和理性论两大“原创”经典,已经是开宗立派,不是旧党这座小庙可以容得下的了肯定得低迷上一阵子。

    而武好古作为一党魁首,虽然有著作支撑,但毕竟少了个进士身份,想要成为宰执是不可能的。

    而且还有可能遭到新旧两党势力的联手打压!日子恐怕不大会好过吧?

    “崇道,”苏东坡看着武好古,“为师古稀之人,而且该有的都有了,苏子由也复起了,几个子侄的仕途也都很顺利。现在唯一不放心的就是你了!你的官是不小了,如果是进士出身的文官,为师就不担心了。可你偏偏是个武官,可是你又写出了实证论和理性论你该明白这两本有多遭人恨吧?”

    苏东坡说着话苦笑了起来,“如果你不是我的学生,我也一定会写文章驳斥实证论和理性论的!”

    武好古也笑道:“如果是这样,那学生就不敢提出实证论和理性论了。”

    “你会不敢?”苏东坡咳嗽了几声,摇了摇头,“你啊你给我记着,虽然天大地大都没有道理大。但那是百年千年的事情,看个十年二十年的,还是权柄最大!那些手握权柄的人,是绝对不会想到百年千年之后,他们的话没有人会记得,而你的实证论和理性论却可以和圣人的道理摆在一起。”

    实证论和理性论现在已经传播开来,而且还被运用到了许多自然科学门类上,现在已经开始推动中国的自然科学发展了后世总喜欢说中国人不重视技术,儒家说“奇技淫巧”什么的。其实,儒家还将“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呢,老庄还有“道法自然”的理论。所以中国古人也没有特别排斥技术和科学,只是没有寻找到科学研究的哲学基础,也就是可以支持研究的思想方法。

    而武好古现在已经基本解决这方面的问题,所以从现在开始,科学研究将会进入一个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快速通道。

    但是科学进步所带来的财富增长,却是存在颠覆性的!

    苏东坡自己就是云台学宫的第一任司业,后来又是宰执,全天下的各种信息都会汇总到他这里。他自然可以感受到界河商市、京东商市和云台学宫带来的颠覆性的进步

    这种进步对于大宋王朝而言,可不一定是好事儿!

    苏东坡看着武好古,轻轻道:“老夫不在了,就没有人能在政事堂中护着你了,至少在苏迟、苏迈、苏迨,还有武望道进入政事堂前,你得小心谨慎!可知道了?”

    “学生知道了”

    武好古知道了又能如何?现在按照西历,已经是1105年了,护步达岗之战,就在10年以后!

    还能容得了他放慢脚步,停止挖大宋封建主义墙角的活动吗?他不挖墙角了,完颜敢达们就不来推墙了?

    “500万!?恁么多?”

    “有的赚?”

    “一年能赚多少?”

    “没有的赚,肯定会亏本的呵呵,不过这亏本的买卖却也有人要抢着做的。”

    “谁会抢着亏本?”

    “武崇道、纪忆之、郭真人、刘真人,还有我潘孝庵!”

    大相国寺内,一座清净宽敞的禅房里面,潘孝庵正在和一群老和尚一块儿吃斋饭。哦,其中也有不是很老的和尚,就是从界河大相国寺过来的智深大和尚。

    今天能来这里吃斋菜的和尚,全都是开封府一等大寺的主持方丈。能在这座被商业化淹没的城市中当上大寺方丈,当然是会做生意的。不过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生意,却是有点奇怪了。

    这生意,肯定是亏本的!

    而且投入惊人,至少500万!

    可是这种烧钱的生意,偏偏吸引了武好古、纪忆和潘孝庵这种大宋第一等的豪商。这三人没一个简单的,特别是武好古和纪忆,生意做得都快成仙儿了。他们肯往里面砸钱,一定是有暴利的。

    亏本?骗谁呢!

    “潘大官人,”一个蓄着白胡子的胖和尚问,“既然肯定会亏本,为何还要往里面砸钱?”

    潘孝庵一笑,摸着自己的双下巴道:“安西四镇可连着天竺呢!西贼,哦,是河西军如果能拿下安西,那就能打通进入天竺的通道,说不定还能直接攻入天竺西北。那里现在可不是佛国,而是天方教的地盘了。如果有谁能把寺庙开到天竺,佛祖的老家去,那得多大的功德?那将来可就不是上西天的功德,而是要成佛的!”

    还可以成佛?

    大和尚们互相看看,武好古这几个奸商也配成佛?不对,人家真的能成佛的!天竺外道横行大家都知道,如果能在天竺弘法,佛祖该多高兴啊?奸商的那点罪孽,还不一笔勾销?到时候统统立地成佛!

    “而且安西穷,天竺富啊!”潘孝庵道,“天竺之富,比中华不差,而且那里还是中华往大食的海贸必经之地。如果河西军能入天竺,武崇道和纪忆之还不顺道跟着插手进去?呵呵,光是往西通大食国的海贸,刮个几百万算事儿?安西亏一点算个甚,只要能从海上几倍捞来就行。而且还能捞个佛,那么好的买卖谁不做?”

    潘孝庵说着话拍了拍胸脯,“我肯定是要往里面投钱的,等百年之后,我可就是佛了!哈哈哈,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界河大相国寺也投钱进去,”智深大和尚双手合十,“洒家一心弘法,不怕陪钱的!阿弥陀佛!”

    “老衲也不怕赔钱!算老衲的观音禅院一份!”

    “钱财是身外之物,只要能弘扬佛法,赔就赔了,少林寺不但出钱,还可以出僧兵。”

    “阿弥陀佛,老衲的天宝寺也不怕赔钱,而且老衲还要派徒弟去安西弘法!”

    老和尚们没有一个是傻的,马上都明白是怎么事了。这笔买卖表面上看是亏本的,可是这赚头都在生意外面。十倍的利益都不止啊,而且还能成佛。谁不投资谁是傻子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